<<將心意傳達至遠方>>

‧ <<我的哥哥是偉大的救世主!>>

 

「啊!我的娃娃放不進去啦──!」

一陣巨響的哭鬧聲從打開的房門內傳出。

早已熟悉的家人已聽習慣,但如果是不熟悉的外人恐怕會立即拿出手機隨時通知警察這裡發生何重大案件。

「好了、音量小聲一點,小界,你的音嗓還真是大……」

一名穿著輕便服飾、雙手提著行李箱的青年沒好氣說著。

「小渡哥哥,我的皮卡丘、悟空、悟飯、悟天、納茲、阿守、立向居、天馬…等少年比例尺吋娃娃放不進行李箱啦!」

青年囧得:「停停停!小界千萬別放進去行李箱,根本塞不進去!」

「可是…」

「我們只是出國去玩一個月而已,你帶這麼多…娃娃到時會累慘我們所有人的。」

「嗚……好吧…那我就不帶了……」

青年鬆口氣說:「你換洗衣物和要攜帶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好了!」

「嗯,那下樓吧、別讓發車的爸爸媽媽等太久。」

「好!」

奔跑下樓,讓後頭跟著的青年擔心著:「小界樓梯間不要這樣奔跑。」

「小渡哥哥快點啦──!」

「唉,好好、我來了。」

一坐上車就開始行駛至機場。

在此向大家介紹我是誰?和我的家人唄~

我叫做戰部界,是戰部一家最年幼只有十歲的少年!是一名喜愛抱著娃娃的小少年!沒啥特別之處得天賦,只有體能比常人還好上一點,身材臉蛋據家人所言根本就是小渡哥哥小時候的翻版,也就是非常陽光活潑的天然外表,繁厚微翹瀏海接近眉毛的黑短髮,五官清秀偏帥氣與可愛之間,敝人身材可是有些微人魚線。

而坐在我旁邊欣賞外面風景的青年,可是我最最最最驕傲的哥哥!他叫做戰部渡是位人見人愛的健壯精瘦清秀帥氣如男神的不常不短黑髮青年!說起我這位目前就讀大學快畢業的哥哥可是很厲害的運動型全能天才,不但什麼運動都難不倒他、甚至體術類都很厲害!尤其是劍道,招招都帶著令對手深恐的魄力,據對手都私底下說:太可怕了,好像有種無形的壓迫感。真是難為他們了…畢竟時常給小渡哥哥特訓的我可是熟知自家哥哥那種壓迫感比殺氣或霸氣還要更強更令人差點窒息,好比是經歷過無數戰鬥的勇者一樣給人有著正向黎明和能撕裂一切黑暗的魄力。

如此全能的哥哥當然就是造就我體能比常人還好上一點的原因,畢竟小渡哥哥可是平時都有在訓練我和教我一些防身術,原因好像是怕我小小年紀會被拐走和欺負,當時在場的爸爸媽媽也深有同感得點頭。

但別以為我們一家的爸爸媽媽也是如此特異,反倒平淡絕對是普通人而已。

所以小時候充滿好奇心的我不像爸爸媽媽認為自家大兒子是在就讀中自然而然有今日這實力,而是有次看見小渡哥哥拿著一幅他國中畫的畫就趴在小渡哥哥背上問著。

那時,小渡哥哥微笑說著:因為我在小四開始就當起救世主這職責。

也因為這句話讓我更加崇拜這位大我十二歲的血緣哥哥,甚至引以為傲!

可是我那時也看見小渡哥哥的眼神透漏著無盡思念。

「小渡哥哥。」

小渡哥哥收回看上窗外的視線,看著我說:「嗯,怎麼了?」

「可以再和我說說你身為救世主的故事嗎?」

「呵呵,好啊。」,小渡哥哥微笑著,回憶起過往:

『那是我小學四年級的事情了…有一座連結各界的山,被當地居民喚為創界山。這座山很特殊,完全就像是被切割成七層的一座山、而每一層都是由彩虹通道作為連結路,並且由一位住在頂層的主人管控所有。而在各層除了頂層之外都有一位遠古自今的守護神以及七位神龍共同守護著創界山到永遠,因此被稱為七部神龍與六位守護神。此外創界山的每一層不但擁有各界當中不同的文化、還有特殊的力量,甚至會間接影響到各個世界和我們所生存的這世界。

也因此創界山常常容易被各界有心人士盯上並侵略,所以每次的戰況都非常的激烈,甚至造就了七部神龍之首在創界山遭受到危機時、就會到異世界尋求當代的救世主來到創界山救助。

身為一名救世主一般來說必須要是一位擁有善、正義、堅強力量,甚至是能勇於擊退敵人的人。

可是在歷經數多次的戰鬥中,我了解到救世主並非只有如此就能擔任。尤其在國中時最後一次重返創界山的那時候,我遇到一位以往都無法比擬的強大魔界帝王,他是位能奪走任何人善心並隨心所用的可怕幕後敵人、甚至連自己下屬的一家人都毫不留情的下毒手,就連身為救世主的我完全在毫無警戒的狀態下輕易被奪走善心和身為救世主的記憶。雖說經過一連串的克難後,我成功奪回自己的善心和救世主的記憶,也很幸運的遇見初代救世主之魔神。

也在當時從初代救世主之魔神口中得知,所謂的救世主不單只有善、正義與堅強力量而已,還必須要有救贖敵人心中的悲傷和安撫受害的人們一同向前邁進的光引。』

我趴在小渡哥哥大腿上:「嘟,救世主還真是不好當。」

「呵呵,是啊。想當初我是很辛苦的走在救世主這條路呢。」小渡哥哥微笑地摸著我頭髮說:「不過我卻也碰到許多很多知心好友和難忘的寶貴回憶。」

「那小渡哥哥不能隨時回到創界山嗎?」

我這句天真的話,令小渡哥哥苦笑著:

「不能……雖說我算是卸任的救世主。但最主要的是得靠創界山七部神龍之首才能回到創界山,可是這也代表創界山又再次遭遇重大危機…所以也只能盼望不能再回去。」

望著小渡哥哥,我笑著:「不過至少我的小渡哥哥可是偉大的,那就好哩!」

「呵,小界說的也是。」

接著一路上我們兄弟玩鬧起來,直到坐在前頭的爸媽受不了要我們安靜一點。

過了不知多久,我們終於來到機場了,一下車差點腿軟發麻…因為坐太久了……不過超幸運!小渡哥哥好心得說要背我!

也就變成小渡哥哥充滿男子氣概得背著我,一手從後車廂拿下行李、另一手撐著我。

看看一旁人山人海的年幼弟弟如此羨慕我有這麼棒的哥哥,超驕傲呀──!和小渡哥哥好帥呀──!

說起來從有意識起就超喜歡小渡哥哥背我、反而不太希望爸爸背,畢竟一位是強壯柔軟恰恰及好的韌性,另一位則是考慮年紀和僵硬吃力深怕會閃到腰……

我深信,任何人不會給後者更多壓力。

窩在小渡哥哥背上,趁著爸爸將車子停到不遠停車場的短時間裡,我好奇盯著這偌大的機場,誰叫我是生平第一次看到。

同時我也目睹到自家哥哥無形間釋放的魅力讓不少男女深深著迷…真是……小渡哥哥是我的,你們這些外面不認識得花草休想過來搶!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得拿出致命園藝刀做掉你們!

「喂──!小渡!」

聽著聲音方向,我們兄弟和媽媽看到不遠有一男一女跟小渡哥哥年紀相符的青年拖著行李緩步走來。

「阿俊、由美!」,小渡哥哥揮手著。

看著走近的男青年是阿俊哥哥,他是位戴著細框眼鏡深棕色短髮溫和主義者、外貌不比小渡哥哥差而且第一印象就是知識份子,但實際上卻不是…因為他可是深藏不露也不如表面溫和……這位阿俊哥哥從小就視小渡哥哥為一輩子的競爭對手、尤其一和小渡哥哥較量時個性常常會性格大變,因此身手可不如表面懦弱,在此小聲提醒千萬別小看外表像知識份子的人,否則會吃大虧的,曾經阿俊哥哥帶我出去玩時就遇到不良份子搞圍毆、結果…不良份子幾乎都被阿俊哥哥當成教導我的真實教材…

而另一位貌美氣質不凡身材完美比例的女性青年叫做由美姊姊,她跟阿俊哥哥都是小渡哥哥小學時就認識的死黨,根據由美姐姐所言、這兩位哥哥從小幾乎都會在她身邊鬥嘴,常常吵得她好奇究竟感情好還是不好?

順道一提,別看由美姐姐很正常,當身為男生的你接近她並相處半天,相信我、你必會立即後悔遇見她。因為由美姐姐可是最近最夯最盛行的某可怕新興勢力也是眾人類最恐懼的新勢力,一旦陷入、咳,會一輩子深陷……

在此,了解的人就會懂是什麼新勢力,然而不了的人…好吧,我只好說,就是腐之字眼的勢力。

這可是很可怕的!尤其在我五歲的那一天發現自家監護人在短短一小時內被來家裡作客的由美姐姐相談之後並在客人一走的晚餐時間,對我說起自家哥哥有多好時就開始覺得些微怪異。可、遺憾小渡哥哥當時這段日子並未在家,而是在學校努力訓練,所以錯過這拯救與求救的黃金時間。

為何我家監護人會被洗腦……說起來原因也得怪我自己……自從由美姐姐來我家作客的那次,看到我剛洗好澡並只穿一條三角內褲就跑到媽媽身邊鬧著要找小渡哥哥,結果造就此位姐姐說什麼發現理想正太之後,就常常拉著阿俊哥哥來我家陪我玩,實際上卻是趁阿俊哥哥專注在遊戲中時對我灌輸一堆腐知識甚至開始洗腦著如何喜歡上小渡哥哥……

結果呢,很遺憾,我淪陷了,尤其當小渡哥哥操訓完回來的當晚發現一家人都被由美這女生感化的這可怕真相後,立即衝出家門尋仇…咳,真的是尋仇,因為小渡哥哥可是冒著烈火拿著木刀衝出去。

可是…等到小渡哥哥回家後,他一臉微笑,甚至還充滿愛意的抱著我時…我就知道此腐女功力想必就只剩阿俊哥哥這由美姐姐至上的偏執情感呆子尚未察覺這可怕的一面。

不過所幸在案發六個月後這位阿俊哥哥在和由美姐姐成為情人並再次來我們家時,才終於注意到小渡哥哥跟我之間超出兄弟控的情感之後,當下,阿俊哥哥得知這不幸得一面,又加上人家由美姐姐當著阿俊哥哥說希望生下來的男孩子能做阿俊哥哥的攻,就會知道阿俊哥哥如何風化並光榮昏倒,嗯、可喜可賀。

以上是不堪回首的過往回憶,聽聽就好,免得心臟不好的人會承受不了。

「戰部阿姨,妳好。」,身為女性的由美姐姐用著良好禮儀向著媽媽問聲。

「好好,由美一日不見你又變得更漂亮了呢!」

「呵呵,謝謝阿姨的稱讚。」,由美姐姐瞄向我又轉頭向著媽媽說出令我感到毛骨悚然得話:「阿姨,我們家小界最近有沒有成功撲倒小渡?」

媽媽感嘆著:「唉,小界目前這身板離我們理想還有段距離,所以很遺憾。」

「是嗎,放心吧阿姨,我相信我的眼光。」

「呵呵,由美說得好。」

……太可怕了…我就知道腐得傳播力根本無減反增!

而且這裡是公共場所勞煩不要在這裡討論!

爸爸停好車走過來也加入話題說:「不過由美我之前倒是有聽到小渡可是非常希望被小界硬上,感謝妳教導如此成功!這樣我們倆老可以放心了。」

我倒……爸爸你應該要操心吧!要知道戰部家的香火可是會到我們這代就結束啊!

可是這香火大事似乎在由美姐姐如此高超的話語中完全攻略爸爸媽媽了,因為她是這麼說得:所謂的香火不是只有血脈傳承,看看那小帥哥以下攻上大帥哥之後再讓他們去領養有資質的孤兒不就會有香火傳承了嗎?

這鬼道理最好能說服人啦!

可遺憾我爸媽居然接受了……好吧,我只能說我們家已經跳脫常人觀念完全被拉入新人類世界的一份子了……

「伯父感謝您得稱讚,可惜我家阿俊實在是難以攻略啊。」,由美姐姐望著阿俊哥哥,令他顫抖微笑得狂冒冷汗。

我和小渡哥哥只能對他說一句:「「阿俊哥哥\老兄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早點接受新人類世界吧。」

「你們這倆兄弟!說!是誰讓你們走向偏路得!」

我和小渡哥哥指著由美姐姐說:「「你的女朋友。」」

阿俊哥哥眼神已死,難為他了。

我想阿俊哥哥應該打死他都不想讓由美姐姐生下男孩子,不然結果會很刺激…想想也比我和小渡哥哥慘。因為由美姐姐私底下有跟我說過等到阿俊哥哥一畢業就要把他綁在床上開始兒童不宜的事情,簡言之就是一畢業立即生孩子甚至也開始培養自家年幼孩子從小如何愛上自家父親……實在可怕……

發現話題扯遠,而時間不晚得爸爸趕緊說著:「好了,我們先趕快上飛機吧,有話等等在再談。」

趕上飛機後,位置當然是爸爸跟媽媽、我跟小渡哥哥、阿俊哥哥和由美姐姐,至於靠窗的位置就是媽媽、我和阿俊哥哥。不過偷偷說阿俊哥哥做靠窗的位置是被逼得,因為由美姐姐正在努力不懈灌輸阿俊哥哥免得他施展尿遁。

轉頭看著阿俊哥哥求救得眼神…默默轉回頭笑著跟小渡哥哥說:

「小渡哥哥我們來玩遊戲好不好?」,我張大眼睛看著小渡哥哥。

「當然好。」

就這樣我們兩兄弟無視阿俊哥哥:「你們這兩個沒良心的傢伙──!」

「阿俊,不可以大聲喧嘩唷。」,由美姐姐微笑著。

阿俊哥哥欲哭無淚得:「是……」

阿俊哥哥不是我和小渡哥哥不救你,而是這或許是讓你親身體驗當時我們倆兄弟的處境…相信不久你就會慘敗在腐得新人類世界。

「那個…要不要到我那邊坐坐呢~大帥哥~」

突然一名前凸後翹的美女害羞靠近小渡哥哥甚至還故意把鹹豬手放在小渡哥哥胸前亂摸。

看著眼前這女人蓄意要侵襲完全對她不感興趣又害小渡哥哥嚇到把手上的遊戲機掉落在腿上,我立即不滿得撿起遊戲機並坐到小渡哥哥腿上拍掉她的鹹豬手冷眼對她說:「不守道德的阿姨,妳在對我哥哥吃豆腐?」

「阿、阿姨──!你這小鬼至少要叫姊姊!」

「誰管妳這阿姨的稱呼。」

「你這沒大沒小的小鬼!」

眼前這位不守道德的阿姨氣到動手揮我巴掌時,一隻纖細的手快狠準抓著她:「這位女士你想對我家倆兒子做什麼?」

是的,抓住她的手的人是媽媽,媽媽瞪著:「在其他乘客面前亂摸我大兒子的豆腐,甚至還打算打我小兒子的臉,信不信我告妳?」

「告我?哼哈哈!我可是某黑道的女兒,法官對上我只有禮貌得奉上茶,妳家兒子被我看上是他的福氣,而妳這做媽媽的也該感到光榮!看他年紀輕輕就英俊不拔身體健壯很適合納入我後宮。」

聽著這老太婆的話,我陰沉了下來,這混帳女人……

看到我氣場充滿不悅深怕我動手扁大放厥詞得陌生女子,小渡哥哥趕緊將我抱在懷裡安撫:「小界乖,不可以動手,要記得約定。」

要知道敝人在小渡哥哥和阿俊哥哥倆位老師教導下,體術可是足以和持槍的恐怖份子一對一單挑完勝。

聽著小渡哥哥的話,沒來由得就淡下怒火,沒辦法之前和家人還有阿俊哥哥與由美姐姐面前一起約定過:不論何時狀況都不可隨意出手打人。

服務的空姐走過來勸解說著:「倆位小姐,飛機即將起飛。請妳們坐回各自的位置不要給其他乘客帶來困擾。」

面對空姐好言相勸,這位不守道德的阿姨被我在心中變罵成臉上化妝化得很鮮麗得老太婆,她瞪了媽媽和我一眼就哼得走回自己的座位。

「好噁心的阿姨根本就是一名化妝專拐少男的虎姑婆。」

小渡哥哥沒好氣地捏捏我鼻角說:「小界…不可隨便亂說話。」

我嘟了嘴。

小渡哥哥笑笑著將我抱回旁邊的椅子上,安撫著:「別氣了,難得好好的旅遊別因碰上這種事情就壞了興致。」

由於飛機起飛中不能離開座位,我只好忿忿地抱怨:

「可是小渡哥哥不生氣嗎!那個壞老太婆什麼態度!」

「痾……小界…」,第一次聽到自家弟弟口氣這麼衝,小渡哥哥頓時錯愕了。

「要乖乖聽小渡的話別生氣囉,小界乖乖讓由美姐姐幫你出口氣,好不好?」

坐在後頭完全將剛剛過程看在眼裡的由美姐姐笑著安慰我。

轉頭望向由美姐姐,她正拿著智慧型手機將剛剛得過程全都錄下來了,甚至還把剛剛那壞老太婆得臉特地放大清晰,她微笑著補了句:「小界乖乖你想不想讓那臉上化妝得虎姑婆身敗名裂?」

「想!」

「呵呵,那就拿起你的手機在FaceBook(非死不可!)上面按個讚並且傳給你的朋友群留言說:此狼女光天化日之下伸出狼爪襲擊可憐大帥哥胸部,請大家特別注意。」

我笑著點頭。

小渡哥哥嘆氣說著:「你們也手下留情啊……」

至於為何充滿正義感的阿俊哥哥為何沒有參一腳呢?

很簡單,他目前依舊處在被迫看手上對他而言非常可怕的男男漫畫,可見在這令人憐憫的情境中不停被洗腦著,希望下飛機時還能看到阿俊哥哥保有純潔,祝福他。

回到正事,趁飛機升空不能用手機前,我趕緊瘋狂在FB上不停傳訊息給朋友群並請他們幫忙傳給其他人之後,我心情愉悅得吃著飛機餐點,哼哼,看這壞虎姑婆等等得表情會如何~

在飛機上說真的什麼都不能做很無聊,所以就開始緩緩陷入夢中……

…我做了一場很逼真的夢境……

在國外某座不曾看過的街道上,天空頓時漆黑,一名身穿很奇特戰甲的少年浮空對持著黃金之龍,一人一龍在空中互相鬥爭,不久那少年身後不知冒出漆黑的影子、就讓黃金之龍被擊敗在地,而小渡哥哥對著黃金之龍不知說了什麼就反應不及被戰甲少年給抓走了。

…突然,夢境破碎,我看見眼前有一頭巨大的漆黑之龍,牠粗長的身軀飄遊於四周,牠巨大無邊的四片龍翼展翅著。還有牠漆黑無光的龍之瞳望向我,完全令人無法停止恐懼和顫抖。

『不用害怕,孩子。』,清澈無威嚴並保有活力得聲音傳遞在四周。

「你是誰?」

『呵呵,遊翔於各界巡歸歷史見證所有的初始神龍。以你們人類說法就是外界的黑黯神龍。』

「是嗎,請問我怎麼會在這裡?」

『是我呼喚你來此的。今次轉變的齒輪牽影各界甚至連同卸任的救世主將會被抓走並被迫奪走救世主心劍來打破那被封印的《尊帝》,甚至讓救世主辭世。為了避免這情況發生、因此特意讓你看見不久未來。』

「!?你說小渡哥哥會被抓走?!」

『沒錯,孩子。這是注定的走向,不論如何也無法改變的分歧點。』

黑黯神龍晃動龍翅,頓時讓四周虛無的空間再次有了景象,這次是一座山,而且是很奇怪又眼熟的山。

先前夢境最後那名抓走小渡哥哥的戰甲少年,當著底下的所有居民面前,不知說了什麼並大笑著,瞬間直接伸手捅入小渡哥哥胸口中,頓時小渡哥哥周圍的空間產生亂流,接著一把像似劍的透明物體從小渡哥哥的胸口拿出來後就消失無蹤,只留下墬落在地上不省人事彷若安祥辭世得小渡哥哥。

「不──!小渡哥哥!」,看著眼前的景象我哭泣喊著。

『今次的敵人非比昔往的強大,縱使是創界山的倆名少主、七部神龍與守護神也無法敵過他們,甚至慘遭毒手成為通往各界通道的祭柱無法再像以往幫助救世主,只能任由事態走向終焉虛無,甚至是各界毀滅旦夕。』

「……要怎麼做……要怎麼做我才能拯救小渡哥哥……」

『很遺憾…孩子,你無法拯救你哥哥,如同我剛剛所說這是無法改變的分歧點,但卻可以在過程中改變最後的結果…』,黑黯之龍的龍瞳充滿憐憫:『這是一場艱苦的大戰,尤其敵人是非常強大的,稍有不慎就會死在異界,這樣你也願意做這樣的決定嗎?』

「沒錯!我喜歡小渡哥哥所以我會努力救他!」

『咳咳,還真是開放的宣言…不過這回答我還中意,那麼不是救世主的你再次遇到我時,我就給予你能夠扭轉未來的契機,再次於最後給予你建言:多深思你哥哥對你所說的救世主最主要的含意。』

 

黑黯神龍的身影慢慢淡去,而四周也逐漸模糊…

『無法改變的未來,不代表最後的結果無法改變。人人可以當救世主、但也並非人人可以當救世主,何謂救世主?何謂英雄?何謂勇者?去理解當中的含意而選擇你要走的道路。』

 

 

當我清醒時,正好是飛機停駛在異地國家的機場。

「小界你醒了?」,發現我醒過來的小渡哥哥將蓋在我身上他得外套穿回身上。

看著小渡哥哥,剛剛夢境中的些許片段在我腦海裡不停重演著。

「怎麼了?身體不適應?」

「……沒…」

「嗯,那我揹著你吧。」

靠在小渡哥哥背上下了飛機,在排隊領行李和等待關口檢查時,那位在飛機上找碴的壞老太婆又來了,只是她這次整個人氣炸並帶著一群帶著墨鏡的西裝男子來圍堵。

「一群只會在網路上造謠的傢伙!說!是誰在FB亂傳這敗壞我名聲的影片?」

沒啥精神看著壞老太婆的智慧型手機畫面,嗯、看著那眼熟的影片,說真的,笑不起來。

「這位大嬸你這樣一直找碴實在很煩耶。」,由美姐姐不耐煩地刺激壞老太婆。

「妳!妳這……!」

眼看壞老太婆又要吵鬧時,不知從哪出現的清秀金髮少年用著沒感情的聲音冷淡說著:

「這裡是跟我們日本有友好關係的台灣,勞煩請不要再敗壞我們組織的顏面。」

「你憑……」,一看到勸止的金髮少年,壞老太婆立即靜音了。

金髮少年瞥了她一眼:「剛剛老爸來電說妳回去可以準備搬出去了。」

壞老太婆聽了崩潰喊著:「不!」

金髮少年望向壞老太婆身邊的西裝男子們:「你們把這瘋婆娘盯緊一點,否則再鬧出事情來就準備後事和遺言。」

西裝男子們對著金髮少年顫抖說:是。

處理完家醜的金髮少年看著我們六人禮貌致歉著:「不好意思,家姊這樣沒禮貌得騷擾你們,希望你們見諒。」

「嗯,希望彼此之間不要再有糾葛。」,爸爸平靜說道。

「那是當然。這次我們會盯緊家姊不會再為各位帶來麻煩。」

一說完,金髮少年就離開了。

就這樣結束,我們也不能多說什麼。

畢竟對方可是有著龐大勢力得黑道組織。

領完行李也在關口檢查完,爸爸開著租來的廂型車帶我們駛向飯店。

一路上我們雖然有說有笑,可是小渡哥哥老早察覺到我的不對勁,在我們倆兄弟於飯店房間內放好行李的空檔,小渡哥哥開口詢問著:

「小界你怎麼了?」

張著眼睛看著小渡哥哥,不知點頭還是搖頭。

「你有心事?」

抿著嘴巴,突然流下眼淚。

「!?小界乖、乖,你怎麼了,跟哥哥說,哥哥會幫你的。」,小渡哥哥將我抱在懷裡安慰著。

窩在溫暖的懷裡,我拉著小渡哥哥的衣服:「我做了一個預知夢……」

「?預知夢?」

「嗯……我看到小渡哥哥被一名穿著戰甲的少年抓到創界山慘遭毒手……」

小渡哥哥揉揉我頭髮:「這只是一場夢而已…」

「不是的、小渡哥哥,這是不久的未來……黑黯神龍跟我說這是無法改變的未來。」

「……黑黯神龍是嗎…那麼、我答應你一件事情。」

眨著眼看著小渡哥哥,他輕柔抹拭我臉頰的淚水:「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陪伴在你身邊,即使我不在人世也一樣。」

「哥哥…嗚、嗚嗚……」

小渡哥哥微笑地說:「小界別難過了,注定命運是無法改變,不過或許將來的有一天會換成你是我的救世主也說不定。」

「嗯…」,我擤著鼻涕點頭:「我一定會救小渡哥哥的!」

「好啊,我們勾手指做約定,到時你要來救我喔,屬於我的小小救世主。」

跟小渡哥哥做好約定後,牽著他溫暖的手走出門外跟爸媽還有阿俊哥哥和由美姐姐會合。

雖然我心裡還是不免失落,看著小渡哥哥依舊保持愉悅心情牽著我的手。

不行,我要打起精神來,怎麼可以錯失和小渡哥哥相處的最後時光!

因為我可是小渡哥哥的救世主!

 

下一節    

<<唯一的微笑祝福是我最寶貴的寶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