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意傳達至遠方>>

‧ <<唯一的微笑祝福是我最寶貴的寶藏。>>

 

來到異地旅遊的我們,隨著時間的流逝玩過了許多地方…

直到今日的清醒,一直感覺到不好的事情即將發生。

是的,想必就是今天會是所謂的:無法改變的分歧點。

如果可以,真希望這一天不要到來……

 

因為我想和小渡哥哥永遠在一起…可這卻是不可能的……

因為有相聚也會有分離的一天。

只有無形的心意才能夠長久至永遠。

 

「小界,我們今天要去廟宇拜拜,趕緊梳洗和整潔儀容吧。」

老早醒來並梳洗好的小渡哥哥喚著我。

「……好……」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換好短袖短褲的運動休閒服,拖著沉重腳步走入浴室梳洗。

「就是今天對吧。」

一出來我就聽到小渡哥哥說出這句話。

「別難過、小界,你我都知這一天會到來,不過至少我們有珍惜相處的每一天……可是,唯獨你我放不下心…」,小渡哥哥眼神充滿擔憂地:「留下你一人獨自面對未知的敵人,甚至踏上未知與極度危險的異世界。」

「…既使如此我也一樣會一直走下去!」

「是嗎。那你要加油喔,小小救世主。」

今天就是要和最親的哥哥分離的日子…

無法逃避的現實即是殘酷到令人淚流不已…

但,至少我們是幸運的。

畢竟我們提早知道,所以更珍惜時光。

總比突然的道別來的幸運許多。

 

 

高掛晴朗的天空,隱約可看見一某幽暗無光的晦暗。

四周是許多老長輩、少數年輕人在祭拜著觀音菩薩神像。

爸媽阿俊哥哥及由美姐姐都各自一對在廟中走動,只留我和小渡哥哥在廟門口望著天空體會最後的安寧。

緊握著小渡哥哥的手,我私心地希望哥哥他永遠陪在我身邊。

不過這私心終究被無情粉碎了…

天空頓時烏雲密布,無數閃雷在烏雲中不停糾纏。

雷響聲壯烈彷若將整片大地震憾得顫抖。

被雷聲嚇到、又因大地抖動使我差點跌倒,雙手更是握緊著小渡哥哥。

兩道雷電交錯,瞬間出現一名身穿不輕不重盔甲和手持淡紅利劍的少年…他額頭戴著龍形頭冠、歷經無數戰鬥的炯炯黑眸、無數鍛鍊之後的精瘦結實身驅,完全就是那時夢境中那名襲擊小渡哥哥的少年。

小渡哥哥看著浮在半空中的帥氣少年不可置信說著:「炎部渡…」

是認識的?

名為炎部渡的少年輕鬆自在地落在地上,無視因慌亂並驚恐跑走的一堆路人,緩步走到我與小渡哥哥不遠處說著:

「未來小渡好久不見了。」

雖然這語氣聽起來有著和老朋友一般的對話,可是卻也帶給人一種充滿威壓與恐懼不已的錯覺。

不等小渡哥哥回話的炎部渡繼續說著:「想想那時我們在創界山的三層一群人結伴迎戰敵人的日子,似乎是遙遠千年的時光呢。」

我感覺果然沒錯,這炎部渡非常危險!他剛剛原本好好和融的氣息、一說到千年這兩字時瞬間變得更是想要報復一切的可怕氣息。

「哪,未來小渡你會不會覺得一切都沒意義呢?」炎部渡舉劍隨手一揮,一旁閃避不及的路人無故被劃開胸膛。

天呀!這少年根本危險人物!

小渡哥哥見了立即將我護在身後並警戒著炎部渡。

隨著人群更是驚恐尖叫,至於兇手炎部渡則事不關己是地說著:「呵呵,不說廢話了。未來小渡,我需要你的無有形‧救世之劍,能否交出來呢?」

「我沒有。」

「不不,你有的。」,炎部渡瘋狂竊笑著:「就在你身心中軀處,那一把在於無形與有形的特異之劍,哈哈哈!」

他一定是瘋了……

「哪,交出來!」,炎部渡一說完就瘋狂提劍迎面撲來。

此時不知是何物的尾巴重重甩下來正好完全擋住殺氣滿滿的炎部渡。

我驚愕的順著尾巴往上看,差點暈倒…這是金色的神龍!

而小渡哥哥呢喃著:「龍神丸…」

被妨礙的炎部渡抬頭望向金色神龍:「嘖,又是祢這條老是愛打亂人辦正事的神龍。」

『不會讓你對救世主‧小渡下毒手的!』,充滿威嚴的聲音傳遞在四周。

「救世主?哼哈哈哈!」,炎部渡大聲笑著:「早已完成使命並卸任的救世主祢們這些神龍還會想保護他?哈哈!笑死人了!卸任的救世主最後所迎接的結局不就是被送往虛無世界成為永遠的石柱不是嗎!」

此話,令我們錯愕了!

炎部渡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哼哼,想必未來小渡也不知道卸任的救世主之後的結局吧?」,炎部渡收起攻勢,懷念地說:「每代救世主一旦成功在創界山打敗敵人並讓創界山恢復昔日和平之後就會卸任返回自己的世界過著美好的生活,可是呢、卻並不盡然。卸任的救世主在返回自己的世界之後就會開始真正的克難,那些以往被救世主打敗的敵人將會集中成為龐大的詛咒體到卸任救世主所居住的世界裡進行最後的報復,那就是將卸任的救世主送往生與死之間的虛無世界慢慢變成石化人柱!」

金色神龍沉默了。

「哈哈哈!卸任救世主在虛無世界受盡時空折磨成為石柱,為的就是讓各個世界能夠擁有短暫的和平,而被迫造就和平而犧牲的活人祭柱!」,炎部渡望向小渡哥哥說著:「你知道我在虛無世界看到什麼嗎?當我飽受折磨的同時我還看見歷代救世主早已皮包骨並眼神透漏不甘願和半死不活的石柱,哈哈哈!這就是救世主?這就是一心為了創界山平安而忍下苦痛之者最後的下場?還是說這是為了各界和平而成為活人祭品的可憐唯一犧牲者?」

面對炎部渡如此瘋狂得神情,小渡哥哥望著龍神丸,而龍神丸則是移開視線。

「既然、過去小渡這麼說,那為何卸任的我沒有遭遇一樣的下場?」

對於小渡哥哥的疑問,炎部渡笑得更大聲:「因為你被保護了,被那充滿慈愛之心的魔界之王‧暗黑達與創界山之主‧聖龍妃犧牲他們自己的性命化為曙光來保護你免於這樣的結局,不過倒也讓暗黑達和聖龍妃的所有一切完全消失在任何世界中、就連輪迴的機會也沒有。」

怎麼會…

『……我們無法改變…這宿命……自古以來一旦成為救世主就必須面臨這樣的宿命。』

「宿命?龍神丸祢倒不如說就是因為每代被選上的救世主藉由打敗無數敵人等克難之後,本身的身心靈將會蛻變成持有的無有形‧救世之劍,是把能夠依照每位救世主的特性所呈現出不同能力與喚出強大凌駕於所有之上的魔神的特殊之物。在各界可說是完全不受世界秩序所限制和干涉,如同至上主宰一樣超乎常理之力,也因此祢們害怕救世主誤入歧途或被世人發現到這把劍的存在,還特意將救世主打敗的敵人怨念集中並在卸任時送往虛無世界成為永久石柱。」

龍神丸無法反駁得沉默了。

「哈哈,既然廢話說完了,那麼我就繼續被打斷了正事。」,炎部渡再次舉起利劍帶著恐怖殺氣笑著。

『縱使如此我還是會阻止你,千年前的救世主:炎部渡。』

聽到龍神丸這麼說,我錯愕不已,炎部渡也是救世主?

而且是千年前?!

炎部渡一聽到這句話,更是瘋狂得怒瞪著天空中得龍神丸喊著:「不准用那稱號叫我!我老早就已經是被歷史抹消也不被各界接納而淪落到虛無世界得可悲之人!而且,現在的我是追隨《尊帝》理念的八位聖邪者之一!才不是那個令人唾棄、可恥和愚昧的稱號!」

『……不論你變得如何你依舊是…』

「住嘴──!依舊是什麼?是那個稱號?祢們這些神龍哪會知道!當我們淪落到虛無世界的每代救世主在分不清日夜與時光中飽受寂靜和恐懼顫抖看著自己身影慢慢石化的折磨裡,又有誰是我們的救世主!沒人!誰都沒有來!當我們深陷恐懼、當我們哭泣不已,不停吶喊得無盡歲月裡,又有誰來救我們──?祢說啊──!」

望向炎部渡,他雖然憤怒,可他的眼瞳中是帶著無盡絕望和失落的眼神,不知為何令人感受到悲傷至瘋狂,不、應該說是崩潰…更是那種不管如何求救和期盼最終是假象的悲傷眼眸……

「算了,礙眼,一切都好礙眼又好無意義。」,炎部渡舉著劍面對龍神丸:「七部神龍之首,我向祢重新自我介紹一下,免得祢老是用老早捨棄的過往稱號叫我。我是追隨《尊帝》理念與理想並實踐的八聖邪-盼望救贖的心滅迷途者:炎部渡,代表著《尊帝》所想所願中的救贖使者。」

面對炎部渡的自我介紹,龍神丸只默默回應:『……那麼你就是敵人。』

「沒錯,所以祢就安心的被我打敗、之後就像那些慘敗又無能的神龍、守護神以及那倆位沒用的皇子成為連接各界的石化祭柱吧。」

炎部渡跳躍至空中向著龍神丸揮出劍氣,但卻被無形的屏障擋住。

「…哼哼,不愧是七部神龍之首,要解決祢恐怕得耗上一段時間,不過呢…」,炎部渡冷笑著:「在得到《尊帝》所賦予的代表之後,我們八聖邪可是每人都擁有各自能輕鬆除去礙事者的聖邪魔神。」

頓時炎部渡身後浮現出複雜線條交錯的巨大魔法陣,:「讓祢有幸看看身為救贖使者的我、所代表的聖邪魔神一眼,來做為最後的餞別禮。聖邪魔神‧救贖!」

隨著巨大魔法陣散發幽冥漆黑的光彩,一抹宛若鬼魂般的魔神竄了出來,我差點恐懼尖叫起來。

小渡哥哥立即用身影擋住我視線,但還是遲了一步,因為那魔神的模樣已經烙入我腦海中。

那是有著驚悚片中常出現的噁心殭屍、腐爛鬼王、可怕怨魂、寄體異形都還來的令人全身顫抖到無法平息…這種物型真的是魔神嗎?雖然是巨大人形,可是臉孔只有吶喊的表情、上半身是赤裸的結實強壯體魄可是卻多處破裂到像沒有填補完成的空洞、而且雙手更是漆黑到彷若被火焰燃燒過的焦炭…

至於腰椎以下的下半身…我真的差點被嚇到哭出聲音……因為那根本是以無數半死不活的石化人形堅硬物體所組成的棺材樣貌。

整體魔神恐怖到散發足以讓世間陷入不祥的氛圍。

小渡哥哥趕緊抱著我後腦說道:「小界不要回想!」

「哎呀!我忘記這裡還有可愛的小後輩無法承受聖邪魔神‧救贖的真實容貌呢~」,炎部渡不知做了什麼消除掉自己魔神除了雙手以外的部分,笑著說:「這樣就不會嚇到可愛的小後輩了,只不過看過之後會不會有什麼影響就不關我的事了。」

『…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你難道連人的尊嚴都沒有了嗎!』

「人的尊嚴?哈哈哈!當然是都被絕望啃噬了啊!哈哈哈──!很令祢生氣嗎七部神龍之首?難怪呀~畢竟看到剛剛我的魔神下半身棺材上的石化之人都是昔日祢所熟悉和並肩作戰的可悲戰友,祢應該會生氣吧?」

聽到炎部渡這麼說…我大致上可以猜測到了…那些石化之人是誰了,就是被流放到虛無世界的救世主們……

『你難道就這樣踐踏他們身為救世主的尊嚴嗎!』

「踐踏?不,祢說錯了,這是救贖。因為歷代救世主們的恨、悲、傷、痛、苦、失、悔、孤、寂所凝聚形成這一體魔神!所以才救贖!所以才想毀掉這所有充滿無意義、甚至把延續建構在犧牲一人的這種結局世界!哈哈哈──!」

好瘋狂的想法…實在太瘋狂了。

「好了,七部神龍之首,現在就當著未來小渡還有可愛的小後輩面前,將祢給活活變成石化祭柱!順便也昭告這世界的人們,從今以後、虛偽假象的和平將會化為粉末!」

炎部渡揮手指示,巨大的魔神雙手開始向龍神丸進攻。

扭動身軀來擊退魔神雙手的龍神丸,無法分散注意力得吃力用屏障防守著。

炎部渡將手中的利劍甩出去變巨大,讓魔神雙手緊握住,他笑著對龍神丸:「注意囉~救世主的專屬必殺技:登龍劍。」

魔神雙手將劍舉高使力狠狠往下一劈,看似簡單的動作卻居然讓有著屏障保護的龍神丸瞬間被擊倒至地面無法動彈而低吼。

「哎呀呀,凝聚歷代救世主力量的必殺技還真是強大呢,是吧、七部神龍之首。」

小渡哥哥向著龍神丸喊道:「龍神丸!」

『……他說的都是真的…當你知道真相後……一定也很恨我這挑選救世主的神龍吧。』

「龍神丸…這一定是誤會!」

望著小渡哥哥的眼神,他是如此相信著龍神丸。

炎部渡在空中欣賞著這最後別離的片刻:「還真是感人哪,直到現在都還一直相信著七部神龍之首的信任之心,實在是令我想吐。」

「龍神丸既使如此我仍然相信著祢。」

『小渡…謝謝你。』

「好了,告別完了吧,再看下去我都快吐出來了,而且耗費了這麼長的時間,如果耽誤了行程、其他人可是會生氣的。」

炎部渡身後的魔神再次現出全身形體,雖然是第二次看到那充滿恐怖的身影,可是還是依舊讓我驚恐緊緊拉著小渡哥哥的衣角。

「七部神龍之首祢就成為我們打通各界的石化祭柱,安心在永遠石化中度過虛無止盡的光陰吧。聖邪魔神‧救贖-破滅曙光!」

巨大魔神接收指示的開始哀號或尖叫了起來,四周傳遞著充滿淒涼無助的複數高低聲嗓彷若要把人的魂魄都震碎一般,接著在巨大魔神上方的烏雲開始緩慢扭轉著,隨著可怕的聲音逐漸快速流動最後像似被開了個洞通往漆黑的宇宙中,剎那,一道光束眨眼間照射在龍神丸全身。

瞬間,龍神丸就不動了…原本亮麗的身軀變成死灰般的顏色。

「呵呵,搞定。那麼未來小渡我們走吧,到你最想回到同時也是最後舞台的創界山去吧。」

炎部渡瞬間出現在小渡哥哥面前,勒緊脖子。

「放開小渡哥哥!」

我才一說完,不知發生什麼事情整身突然沒有力氣倒在地上,直到注意後才感受到後腰劇烈疼痛到像似遭受酷刑的致命感覺。

將視線往上看,看著被勒緊脖子而說不出話來小渡哥哥,低聲呻吟著:

「嗚…小渡哥哥……」

「哼哼,未來小渡你放心,我可沒奪去可愛小後輩的性命,只是稍微砍了他的腰椎讓他安靜倒在地上,哈哈!不過我依照我剛剛砍的程度恐怕之後一輩子應該會有很淒慘的後遺症吧!哈哈哈──!」炎部渡笑完指使自己魔神:「聖邪魔神‧救贖,把那石化的七部神龍之首一併帶回創界山。」

炎部渡和小渡哥哥的身影瞬間消失無蹤。

巨大魔神在伸手抓起石化的龍神丸前,盯著我看了一會,伸出雙手凝聚光芒輕輕落在我身上。

淋浴在光球中的我、在失去意識前,腦海中浮現帶著期盼的複數聲音:

『…拯救誤入歧途而瘋狂的我們……繼承戰部渡意志的少年…繼承救世主的意志……我們盼望能夠被救贖……』

 

不知在迷茫的何方,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和浮霧。

這裡…是哪裡?

我…又是誰……

好像遺忘了什麼?

想不起來…

(我答應你一件事情。)

這聲音好熟悉…令人感受到溫暖……

(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陪伴在你身邊,即使我不在人世也一樣。)

腦海裡浮現一名模糊的身影…

(……別難過了,注定命運是無法改變,不過或許將來的有一天會換成你是我的救世主也說不定。)

好像我窩在那人懷裡……

(好啊,我們勾手指做約定,到時你要來救我喔,屬於我的小小救世主。)

望著自己右手小拇指,勾手指?

(別難過、……,你我都知這一天會到來,不過至少我們有珍惜相處的每一天……可是,唯獨你我放不下心…

留下你一人獨自面對未知的敵人,甚至踏上未知與極度危險的異世界。)

還是想不起來…他是誰?

(是嗎。那你要加油喔,小小救世主。)

救世主?那是什麼?

『迷失在夢境中的孩子…』

是誰?

『世態仍然走向了最悽慘的情況……』

到底是誰?

『始終只能旁觀與實現祈願的我,只能無力觀看無法干涉和改變…星命早已注定、未來早已定局,想改變就必須要有能夠扭轉的契機……』

什麼嘛,到底是誰在亂說聽不懂的話……

「來這裡~快來這裡~」

嗯?

突然我眼前不遠處濃霧中出現一抹人影,它陰沉的音嗓叫喚著我。

正當我要走過去時,那不知名的聲音又再次傳來了:

『無法改變的未來,不代表最後的結果無法改變。

人人可以當救世主、但也並非人人可以當救世主。

何謂救世主?何謂英雄?何謂勇者?去理解當中的含意而選擇你要走的道路。』

不知不覺我停下了步伐……這幾段話…好熟悉……

是誰曾經對我這麼說?

「快來~快來這裡~」

不理會前方隱沒在濃霧中的人影,我再次思索著究竟這腦海裡的聲音是誰?

『遊翔於各界巡歸歷史見證所有的……而人們則是稱呼我為……』

見證所有?稱呼我為?

好神祕…這是謎語嗎?

思索中下意識脫口而出…遊翔於各界巡歸歷史見證所有的初始神龍,而人們則是稱呼為黑黯神龍……

!?

瞬間我回憶起夢境中的那漆黑之龍。

『呵呵,你終於想起來了、孩子。』

你是黑黯神龍?

『是的。』

「快來!快來這裡!」

似乎受不了的濃霧人影隨著怒吼,濃霧散去,看著它……噫!這是什麼!

像人卻不像人的怪物,全身被漆黑鎖鏈拴住無法動彈。

「幫我…我就為你實現願望…」

看著它如此痛苦扭動身軀,我於心不忍的接近。

『別碰它!』,黑黯神龍警告著。

?為什麼?

它不是需要有人幫助嗎?

當我一碰到它身上的鎖鏈時,鎖鏈立即碎裂,得到自由的它奸笑著:「哈哈哈!我自由啦!感謝你啊、做為謝禮,那就是讓我得到你這笨蛋的身體!」

它一說完就立即撲過來,我錯愣著不知如何是好。

當它距離不到我眼前幾公分時,接著就是很突兀地被某人硬生生踹臉踢往一旁地上,接著下秒拿出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漆黑鎖鏈把它捆起來。

看著眼前這位少年,他擁有一頭黑短微卷髮,他的身高跟我差不多,身穿縫補的斗篷。

他轉頭,望著我,而我則是觀察他,此少年五官要說帥氣也不算、可愛也不是,偏向陽光或陰柔也更不用說,就好比兩者兼具卻又不兼具一樣。

他睜大黑色雙眼如同烈日太陽溫暖的微笑:「你就是黑黯神龍祂所說的迷途貴客吧。我是心毅,來帶你到黑黯神龍所在處。」

「喔、喔,我叫做戰部界,請多指教。」

「戰部界嗎,是個好名字呢!」,心毅拉著我的手頭也不回地往前走:「這裡不能久留喔,雖然不知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不過要注意下次如果碰巧來到這裡千萬不要像剛才那樣輕易相信這裡的虛影,否則會被虛影拐騙和被吞噬成為他們的新軀體唷。」

「……我知道了……對了!這裡是哪裡?」

心毅笑著說:「這裡是所有世界的歷史終焉處,也是唯一的初始神龍‧黑黯神龍所居住的特殊地帶。此外這裡存在的虛影可說是個渴望肉體的變態,所以下次迷入到這裡要記得無視它們,如果覺得很煩可以多踹幾下,它們不會介意的。」

望著心毅如此燦笑說著,我沉默了……最好被踹真的不會介意……

可下秒,我錯了…

因為有某虛影一直對著心毅說一堆詭異又噁爛的話,導致心毅他微笑著踹向討死的虛影臉上不停動腳蹂蹭著,而且很可怕的是…居然聽到那虛影痛到非常有爽感地直呼:啊~好棒呀~再用力點!

我覺得還是裝作不知情比較能突顯我對這裡的虛影有一點點恐懼觀感。

走了不知多久,終於來到一個很神奇的地方。

眼前盡是漂浮著各種巨大鏡片的空間,同時十二點鐘的所有方位都有把奇形異狀的鑰匙,巨大又熟悉的龍軀穿梭在這空間;往不遠處的在某處的小型星球看去,黑黯神龍的頭部正趴在小星球上閉目養神。

「這裡就是黑黯神龍所待的各界歷史起源與終焉的初始聖地。」

隨著心毅帶我走過剛好面向我們方向的一把鑰匙入進這奇妙空間時,錯愕看著四周鏡片每片顯示著不同世界的畫面,當我想停下腳步細看的念頭,走在前面的心毅頭也不回的傳來聲音:

「盡量別停下腳步,否則會不小心被一旁的黑洞拖入並吞噬掉。」

聽到此話我整人毛骨悚然的更是貼近心毅。

走到小星球前,跟著心毅跳到小星球上,正好看到一位身穿睡衣、帶著睡帽、雙手握著遊戲主機的人型大小之龍慵懶躺在椅子上,此龍視線沒離開遊戲畫面說道:

『終於來了呢。』

心毅沒好氣得說:「又在玩電玩了,祢這慵懶樣如果讓崇敬祢的任何存在目睹可是會心碎的。」

『嘛~很無聊嘛。』

心毅嘆著氣:「算了,懶的跟祢理論。人已經帶到了,我就先去忙了。」

『喔。』

瞬間心毅就丟下我一個人消失無蹤,完全放任我面對眼前這未知的龍。

『呵呵,孩子、別緊張我可不會對你做什麼的。』,此龍將遊戲機放在一旁的桌上,浮起身軀笑笑地:『我是黑黯神龍,所以別害怕。』

我再次錯愕……眼前這慵懶的龍居然就是黑黯神龍?可是怎麼跟夢境中那巨大又充滿威嚴的神龍截然不同?

『嘛,別用那種不相信的眼神看我,我可是貨真價實的黑黯神龍,只是太無聊就把自己化成這形體窩在這裡當電玩迷。』

「痾…」,我該說什麼?

『好了,回歸正題。』,黑黯神龍的眼眸緊盯著:『現在你依舊想要救你哥哥嗎?』

面對黑黯神龍突然正經問著,我立即要回答時,祂開口說道:

『我奉勸你放棄甚至遺忘你哥哥的事情比較好。』

「你說…」

『孩子你自己最清楚的不是?在面對炎部渡時的無力、甚至目睹聖邪魔神‧救贖的可怕力量,更何況炎部渡可是還有七位志同道合的同伴以及他口中所指的尊帝,這樣子你依舊認為只是平凡人的你有辦法救回你哥哥嗎?』

我靜下來了…因為黑黯神龍說的是對的……炎部渡那時瘋狂的殘忍無情還有他所召喚出來的恐怖魔神令人窒息的氣氛……可是,我不能放棄去救小渡哥哥!

「就算沒有辦法,或者會死在異世界我也要試著救小渡哥哥!」

『…還真是不怕死的孩子,好,我就讓你親自了解當你自己面對絕境是有多麼無力。』

黑黯神龍一說完,祂那充滿漆黑無邊的眼瞳閃耀了一下。

頓時我感覺到四周模糊與搖晃了起來,正當我差點昏倒時,四周變到另一個景色。

望著四周,發現自己在某森林內的一座湖泊橋上,往天空與遠處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我頓時叫了出聲,也不停向那邊跑著。

跑離湖泊到四處都是田地的鄉下地方,同時也有無數火球到處落下襲擊著,人們在街道上四處哀號逃跑著,可我、只是想要不停往前跑,不管火球是否會砸到自己。

但,不管怎麼跑依舊接近不了那裏,甚至不小心踩到小石子而摔倒在地上。

起了身不管四周的人靠過來問著:有沒有事,我拔腿繼續跑著,只希望、能到達那裡找那個人…

可是,命運總是無情奪走希望……

「各位創界山的居民們,你們恐懼嗎?你們害怕嗎?看著無數慘況,想必你們的表情是最棒的!哈哈哈,不停四處逃竄,也無力自拔的望著一片狼藉的家園,你們很難過也一定憎恨著我是不是?」

飄浮在空中同時也是我追跑的那熟悉身影,他冷笑對著底下的所有人喊著的話,令我現在心裡只想著:(這個思想有問題的神經病!有沒有人可以把他關進精神病院感化一下!)

「啊啊~對了,同時你們創界山居民一定在心裡這麼想著的:救世主大人,求求你救救我們,求求你。」

浮在上空的那神經病用著哀傷、嘴角忍住笑容得神情,雙手緊握在胸前假意的祈求著……說真的…好想扁他!

「可是呢~你們的救世主永遠無法再救你們了!創界山的居民啊,好好看著你們最景仰的救世主最後一眼!哈哈哈──!」

地面竄出巨大樹藤,而頂端有著被綁住四肢無力反抗的熟悉之人。

隨著大地的震動,逃竄得創界山居民看到那人各個像似沒有希望的跌坐在地上,完全絕望得無法再逃跑。

「喔!就是這表情!沒錯,就是這沒有希望而等死的表情!哈哈哈!看到救世主毫無反抗得被綁在這裡,你們只能失望得等死!沒有人可以救你們、也沒有人能幫你們!害怕得顫抖!恐懼得哀嚎吧!這將會是史上最棒的慶典!哈哈!」

可惡!

這個精神病患,實在有夠變態得──!

我一邊望著上方一邊跑著。

「那麼,開始重頭戲吧,相信各位創界山的居民已經知道我是誰,所以我就省去開場白直接切入正題。你們都是有幸能夠目睹救世主慘遭毒手失去榮耀以及解開封印喚回即將統治各界的偉大《尊帝》降臨的觀眾,所以要好好看著,畢竟往後可沒機會了~因為成了死人就再也看不到了!哈哈哈!」

接著他不知做了什麼,被綁住雙手雙腳的人周圍產生了亂流,看到這裡…我停下了腳步,如同夢境一樣的走向……

是的,在接下來就是,我不願看到的那一幕,真實實踐了…

他當著眾人眼前無情笑著將右手突入胸口得那時,我哭喊著:「不──!小渡哥哥──!」

雙腳無力得跌坐在地上,吃吃看著上空,眼淚無法自拔得流落。

縱使他的手因周圍亂流而渾身是血傷,可依然還是笑著把手抽出來並握著一把充滿神祕之力與無數小型雷電伴隨的無形之劍。

「呵呵,這就是未來小渡的無有形‧救世之劍!沒想到比我、不,是比歷代救世主的無有形‧救世之劍都還要強大,還真是令人驚訝。」

他輕輕一揮,天空被劃開了一道劍痕、同時也伴隨無數雷電落下地面傷擊數人。

「果真是把至上的救世主之劍,可惜,代表邪惡一方的我們八聖邪和《尊帝》無法完全使出隱藏的絕對之力,不過用來破除封印是可以的。呵呵,那麼救世主沒用處了~就還給你們吧~」

他彈了個手指,巨大樹藤逐漸瓦解墬落,看著小渡哥哥也跟著落下。

我站起身子,不管多無力也跑了起來。

接著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腦海裡只想著要跑到小渡哥哥那邊,對於四周情況也沒什麼印象…只些微記得好像有什麼封印被砍破、接著有人出現……

終於跑到小渡哥哥墬落的地方,是在某戶住家的殘骸內,推開許多木骸阻礙才發現到小渡哥哥在樹藤堆的上方安祥得躺著。

爬起樹藤堆來到小渡哥哥身邊,搖著呼喚:「小渡哥哥…小渡哥哥你醒醒……」

蒼白的臉孔沒有任何活力,彷若離死亡不遠的小渡哥哥緩緩睜開雙眼看著我微笑:「…小…界……你…平……平安……」,話未說完,小渡哥哥就閉起了雙眼。

「小渡哥哥!哥哥!你醒醒,你醒醒!」,我用力搖晃和哭喊著:「哥哥!」

「哎呀呀,沒想到可愛的後輩居然還活著啊~真是令人驚訝。」

熟悉到令人憎恨得聲音從後方傳來。

轉頭瞪著害死小渡哥哥的他:「炎部渡!是你害死我哥哥!」

「呵呵,所以呢?要向我復仇,讓我再殺你一次?哈哈哈!」,炎部渡右手握著無形之劍,左手摸在額頭上大笑著:「好棒的表情!這充滿恨意的眼神,真是棒啊!哈哈哈!讓我,好想毀了你──!」

充滿暴戾的氣息瞬間從炎部渡身上傳來同時襲擊過來。

眼看死亡來臨,我趴在小渡哥哥身上緊閉雙眼。

在閉上眼睛的同時,聽到堅硬物體的碰撞聲。

張開眼,看到炎部渡手中的無形之劍砍在屏障上。

「什麼!這是怎麼回事?是誰妨礙我!」,炎部渡憤怒得瞪著四周。

可是沒有人現出身影。

突然,無形之劍釋放強烈的電流迫使炎部渡慘叫得鬆開手。

「可惡!沒想到未來小渡的無有形‧救世之劍居然會為了這後輩而產生保護意志!既可恨,又礙眼!反正已經讓《尊帝》重返降世,也沒必要讓這把劍存在的意義!」

炎部渡瞪著飄到我眼前的無有形之劍說著,同時他手上出現先前那把淡紅之劍再次襲擊而來。

鋒利的淡紅劍斬擊在無有形‧救世之劍的屏障上,讓屏障產生了裂縫,炎部渡壞笑著:「沒有劍主的無有形‧救世之劍仍不過只是把比一般劍還來的強上一點的寶劍而已,哈哈!」

在屏障消失後,炎部渡擺起架式說道:「看我毀了這把救世之劍!」

此刻間,四周傳遞很淒涼的低沉旋律,接著一某黑影擋住炎部渡:『救贖使者停手。』

聽到眼前這抹黑影的老人般聲音,炎部渡不悅說著:「嘖,你來做啥,能別妨礙我的餘興節目嗎?」

『我也不想妨礙,可是、這是《尊帝》的想法。』

炎部渡沉默幾秒,再多不滿也只能抱怨著:「…嘖,好吧。」

『《尊帝》召集所有人了,趕快回來。』

「是是。」,炎部渡聳聳肩,對著我冷哼著:「小後輩恭喜你撿回寶貴性命了,希望下次還有斬殺你的機會~呵哈哈哈!」,一說完就消失無蹤。

黑影沉思呢喃著:『真搞不懂《尊帝》為何要下令救贖使者不殺害這少年?真令人感到不解……』

一說完,黑影就消散。

敵人離去、危機解除後,小渡哥哥的無有形‧救世之劍漂浮到我面前並恰好落在我的雙手與小渡哥哥胸膛上。

望著小渡哥哥安祥的睡臉,不知過了多久…

『既定的事實已注定,就算流淚回首也不見得可以改變。』

聽到熟悉的沉嚴聲嗓,我只能默默回應:「我只希望小渡哥哥能再回到我身邊…」

『…你哥哥不會再醒過來……不論是卸任或在職的救世主在尚未到虛無世界前、一旦自身的無有形‧救世之劍被取出就會慢慢陷入永遠沉睡不再醒過來…』

聽著這句話,只能趴在小渡哥哥的身體上哭泣著。

「黑黯神龍…請容我提出無理的話語。」,隨著腳步聲熟悉來者發出聲:「你是能實現遨遊在各界歷史不受時間、空間以及限制的初始神龍‧黑黯神龍,甚至是位唯一能不付出相等代價來實現祈求者心願的神龍。」

聽到這話,我立即抬頭望著說話的少年問著:「心毅你說的是真的嗎?」

『呵呵,心毅說的沒錯。』,沒有恢復本體依舊保持穿著睡衣的黑黯神龍慈祥說道:『我確實能夠依照自身具備的天能在不影響所有世界規範和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實現你心裡祈求的心願,可是我目前拒絕…』

聽到黑黯神龍的拒絕我不免灰心。

『孩子別灰心,我是說目前、而不是往後都拒絕。一直以來不論是身為救世主或者卸任的救世主,都是為著他人而努力迎戰,可是唯獨這次各界大戰、縱使有新上任卻尚未發芽的救世主,我會希望由不是救世主繼承者的你來見證。』

「為什麼是我?」,我困惑著:「世界陷入危機的時候,救世主不就是為了世間而奮戰?」

『……孩子你還記得八聖邪-救贖使者:炎部渡的瘋狂嗎?就是因為救世主生來必定為了蒼生而付出、死離也得到虛無世界為著和平而犧牲的職責太過於重大才導致了炎部渡如此偏激,也因此不論有多少位新任的救世主經過磨練後去迎戰八聖邪都絕對會慘敗在救贖使者:炎部渡的手上。』

「所以,只有不是救世主的人才可以迎戰炎部渡?」

『沒錯,可是,你還會想要代替你哥哥來迎戰八聖邪和他們口中所說的尊帝嗎?尤其當你在經過剛剛差點兩次死在救贖使者:炎部渡手上之後,明白敵人的實力有多可怕,你還會想要阻止他們嗎?』

面對黑黯神龍的質問,說真的…心裡非常恐懼…因為面對實力非凡又如此瘋狂的炎部渡,不論有多少次能復甦的機會都還是會慘死……

『其實孩子我會找上你是認定你是最適合擔任見證或阻止八聖邪和尊帝的首要人選。不在於任何原因和因素,只在於你的內心與想法,為了拯救你哥哥戰部渡而彼此約定好的承諾,就已經是我認可的人之一。』

「?為什麼?只單單因為我和小渡哥哥的承諾就選擇我的話,那世上還有更多人比我更適合…」

黑黯神龍眼角勾起笑著:『就是因為你所擁有的承諾、相信以及盼望才能阻止和拯救八聖邪與尊帝。相信你哥哥也告訴過你,所謂的救世主是什麼涵義了不是?』

「…所謂的救世主不單只有善、正義與堅強力量而已,還必須要有救贖敵人心中的悲傷和安撫受害的人們一同向前邁進的光引。」

『孩子、你說的,是正解卻也不正解,因為你和歷代救世主都不是成為真正救世主的人才,縱使是初代救世主也一樣。你剛剛所說的只能被冠上英雄或勇者之名而並非救世主。

『一位能冠上救世主之名的人,是必須做到你剛剛所說的之外還必須完全無私、既是光明也是黑暗的人,擁有慈愛蒼生的心懷、包容眾生罪過的寬容、制裁罪業的冷漠、規定枷鎖制約的無情、奉獻所有不留自我的精神以及無時無刻都把任何存在都做親人一樣的呵護,因此幾乎無任何人能成為真正救世主,畢竟這必須達到剃除七情六慾和十全十美,就連各界的神佛尊修道者都無法達成。至於人們口中所說的救世主則是繼承的,藉由精神、意志的傳承並修練而成的救世主雖然不比真正救世主來的強大,但卻還是不足以迎戰救贖使者:炎部渡。

『畢竟炎部渡的救贖魔神還有他手上那把劍,可說是凝聚虛無世界裡自古以來救世主的所有一切遭遇,因此只要凡是身為救世主責任的繼承者是絕對打不贏炎部渡。只能感嘆的不能把此代新任的救世主作為抵抗八聖邪與尊帝的首要人選,要不然我看倒時在對抗炎部渡時直接倒戈了。』

聽著黑黯神龍常常的一段話,我困惑著問:「所以說了救世主的緣由,有什麼特別原因?」

『呵呵,只是題外話而已,反正最後總結就是,我能為你實現讓你哥哥復甦的願望,不過呢、你必須親眼見證尊帝於往後的最後選擇。』

「我親眼見證?為什麼?」

黑黯神龍苦笑著:『原因不是我不願告訴你,而是現在的你不會懂得,只能當你正式踏上旅途過程中才會了解到。』

「等等你這樣說,我更聽不懂了!」

黑黯神龍完全不理會我的問題,不知道做了什麼、我只注意到祂眼瞳又閃亮了一瞬間,頓時躺在地上的小渡哥哥開始浮了起來、身形開始縮小到只有一小截手指的大小浮在空中。

正當我要說話的同時,站在黑黯神龍保持沉默的心毅搖著頭,示意:不要說也不要問。

在這時,縮小的小渡哥哥不知何時被透明反光的不規則晶體包覆其中並漂浮到我面前。

「這是…」,當我打算觸碰的時候,黑黯神龍繼續說著:

『我將你哥哥封入這時空晶石內,來阻止你哥哥的身體因缺少無有形‧救世之劍而逐漸消逝。』,黑黯神龍尖銳的指甲指著我一旁地面上的劍:『至於那把無有形‧救世之劍嘛。』

黑黯神龍輕彈手指,瞬間地面上的劍底方浮現錯綜複雜的陣式。

『我將這把無有形‧救世之劍變成你能使用的特殊武器,同時在進行魔神對戰的時候、也是讓你能夠呼喚屬於你的魔神。』

「魔神?」

說到魔神…立即想起炎部渡的救贖魔神……有夠驚悚!

『…你想太多……不是所有魔神都是像救贖魔神那樣走驚悚風格的,而且那也算是炎部渡的特殊嗜好……』,看出我想法的黑黯神龍越說越囧,停頓一下繼續說:『所謂的魔神是任何有自我意識的存在,於心中象徵呈現實體化,因此魔神有大有小、形體也不依。』

我就知道炎部渡是神經病…

『好了,閒聊到此。來,決定你的特殊武器是什麼形體你最拿手。』

「我最拿手的武器……」,我困窘了…在和平時代現在大多拿手體技或棍拐之類的,至於槍枝…別提了,我根本不會用……

『…算我沒說…』,也意識到我所生存的時代和地方,黑黯神龍摸著下顎一會,想到似的說:『不然這樣好了,既然你基礎體能在你哥哥和你哥哥的朋友鍛鍊下至少反映不比尋常人差,不如就這樣吧。』

黑黯神龍決定了什麼想法,彈個響指,瞬間、一道雷電劈碎了小渡哥哥的無有形‧救世之劍!?

「!?」

『別緊張,我只是把這把劍轉變成我所想的形體,並不會對你哥哥所擁有的這把劍造成任何傷害。』,黑黯神龍吐出淡白色煙霧包住被劈碎的無有形‧救世之劍,再呼出一口氣吹散那團煙霧,只剩七枚手環飄在空中,當中有四枚潔白無色、剩下的三枚則是星光色。

『這七枚手環:祈願環的本質力量依舊是你哥哥那把無有形‧救世之劍的力量,但為了封住無有形‧救世之劍的力量會影響你所待的世界,因此當中這三枚星光色的手環主要都是凝聚了無有形‧救世之劍的大部分力量,所以必須加入我的禁制,除非必要、否則只要解除禁制就會讓祈願環暫時變回劍形,其能力會恢復成強大到足以毀天滅的絕對之力,至於解除禁制的關鍵…』,黑黯神龍伸手控制著面前的小渡哥哥球體跟某一枚金色手環鑲嵌在一起:『就讓這枚手環跟你哥哥成為祈願環的主要關鍵是最合適的,畢竟能完全壓制和釋放無有形‧救世之劍的絕對力量只有你哥哥而已,此外除去另兩枚金色手環的四枚無色手環、是你在往後穿梭於各部界能夠幫助你的特殊功用。』

「嗯,謝謝祢、黑黯神龍。」

『孩子別跟我客氣,反倒我應該跟你致歉。明明這事態是必須由救世主、七部神龍、六位守護神以及創界山現任的兩位皇子共同迎戰,可是除了新任尚未覺醒前的救世主之外全都慘遭石化作為祭柱……而且我明明有能力可以阻止、或者該說像過往一樣一瞬間消滅這次的敵人,可是、我不忍心…看著他們到消逝前都是帶著苦痛而深陷深淵的慘境,讓我無法抉擇……』

望著黑黯神龍閉著雙眸,我想,我是知道他心裡為何如此遲疑…畢竟我也一樣,在經歷過、聆聽過炎部渡瘋狂到根本是神經病的病態,依然會真的會想拯救他……不是真善美、也不是大愛精神,而是他的眼眸映照著內心崩潰無助的絕望……

「小渡哥哥曾經跟我說過:只要有情感,就絕對不是完美。」,我伸手將四枚潔白無色的祈願環套戴在雙手,唯獨三枚及當中鑲嵌著包覆小渡哥哥的晶石手環還拿在手上,笑著對黑黯神龍說著:「而且我覺得黑黯神龍已經做的很多了,祢為了扭轉未來的契機不惜呼喚我到夢境、讓我知道注定的將來並很幸運的跟小渡哥哥相處最後的時光。這對我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所以我很感謝祢,作為回報就讓我來見證八聖邪和尊帝他們的想法。」

黑黯神龍望著我,苦笑著:『是嗎,那就拜託你了。哪,這是我拜託心毅從世界樹中取得的藤蔓製成的鏈子給你,這樣你就可以把手上那三枚手環當成項鍊戴著了。』

「嗯,謝謝。」

『那麼你該走了。』,黑黯神龍凝視著我。

瞬間四周景色再次瓦解消散,轉眼間變回到我失去小渡哥哥的寺廟空地上,只是現在是一片漆黑的深夜。

這是我頭一次最害怕的夜晚、也是最傷心到想哭卻哭不出來的黑夜。

可是我卻無法擁有恐懼,因為我知道、我不孤單…縱使周遭靜悄悄無任何人聲,再看看周遭崩毀的建築物和地上的坑坑洞洞……能讓夜晚中的孤單自己清晰目睹是因為戴在脖子上的項墬和雙手的手環所散發的微弱亮光,才確信這是真實到無法反駁的真實。

從領口小心翼翼地拿出項墬望著鑲嵌晶石內的小渡哥哥:「小渡哥哥,我一定會成為你的小小救世主。不論未來有什麼困境,我相信小渡哥哥都會在我身邊陪著我,所以我不孤單、也不會哭泣,因為你一定會真正回到我身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