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族群>>  

‧  <<不曾踏入外界讓我得了人群恐懼症!>>

 

 

望著眼前人山人海的街道,即使它存在了不知多久或者有多新奇有趣,依舊無法讓我像其他小巫師和小女巫一樣興奮爆炸…因為對我來說,這裡根本就是擠到快讓我抓狂!

誰讓我從小就不曾碰過現在這種人山人海的情況……

而且為何我會在這?

說起源由,真是令我氣憤!

不過還是得先說說,我從何而來,要不讓別人以為我是像齊天大聖那位石猴一樣從石頭蹦出來那還得了……

我的身世很簡單,只是個生活在我們一族所創造的封閉異界中、隱匿世俗的族群而已,不過雖說隱匿世俗、實際在我們一族還是有跟外界某些特定人士有著聯繫。

此外多說題外話,我們一族很特殊,都是無性別、無壽命限制甚至外表都是維持中性少年的形體,所以人們口中說的生命傳承文化對我族沒啥意義。

更別說我族活了有多久…所以別問我年紀,免得嚇死人。

再來說說我們的異界,是自然之力充沛的小型世界跟外界早已昏煙瀰漫的現實地球相比,就像是夢幻與煉獄的對比,誰讓我的故鄉這裡可是保有地球源初的天境、是最適合萬物調養和鍛鍊的美好小世界。而且也如此貌美到令人感受自身汙穢不該來此,其中生存的生命體更是多樣到令人啞口無言。

簡單說,這異界可是網羅了自古以來世界各地或失落的傳說之物集中地也不為過。

接下來就要說說我為何氣憤的原因了!

某天,我正在故鄉跟著同僚們一起接受前輩指導著我族的特殊能力,然而某隻很欠揍的混帳貓頭鷹帶著一封信件闖入了異界、甚至還可恨的把信件直接拋在我臉上!

害我當時注意力不集中導致正好在施放中的能量瞬間爆炸…害得我當面在數多同僚滿身灰土灰臉和沒有表情的注視下,不停致歉著…

嗚嗚,回想起來,就算同僚們無奈的原諒我,可當時前輩、根本就是所謂的皮笑肉不笑!

他一手拿著信件另一隻手扭轉我耳朵,帶我到大尊長所在處…實在是有夠痛!

至於害我施放能量失敗的可惡貓頭鷹安然站在前輩肩膀展開一邊翅膀遮住我想幹掉牠的眼神!

而且我心想著:哼哼,等到你這可惡的貓頭鷹落單時,就知道我會如何整治你!

不知是我目光太螫人還是預謀犯罪的想法太強烈,讓貓頭鷹感受到危機意識而顫抖地更貼近前輩,以求安全。

走了不久,來到高大至天際的樹木前,前輩鬆開毒手率先單跪身子,而我也趕緊照做。

畢竟在大樹前方所站著的純白衣袍少年,是我們一族中最敬愛的大尊長,也可以說是我們所有族人的唯一家長兼長輩。

「大尊長,這是霍格華茲校長寄來的信件。」

前輩向著大尊長說明來意,大尊長慈祥微笑地接過信件:「我知道了。」

將信件打開閱讀的大尊長,他迅速讀完,沈思了一會後對著叫喚前輩的名字:「源‧洛斯,你覺得我族現今年輕一輩的孩子們當中,誰最適合出外界學習?」

前輩回答大尊長:「大尊長,老實說我不建議讓年輕後輩外出異界,畢竟他們不知外界的人們是多麼心性險惡。」

「嗯……」,大尊長點著頭也搖著頭:「但,我跟老朋友梅林有過諾言,每隔一段時期的新生入校,我族必須要有一位最為年輕的一名孩子到霍格華茲就讀。」

「那麼大尊長,是否有能選?」

面對前輩的提問,大尊長笑著伸手指著我:「這裡不就有了。」

啥咪──!

打死我都不想踏入外界那個恐怖聚集之地──!

我開始求饒著:「大尊長、我只不過剛剛被某隻可恨的外界物種偷襲而導致能量爆炸,不必這樣處罰我吧……」

大尊長眉毛上揚一些:「我沒有要處罰你,而是要你去外界的霍格華茲上學,同時學習那邊的魔法和外界的生活。」

「我魔法資質不好、學習程度偏差、專注力不集中到需要加入特教班的地步…所以請求大尊長另指派同僚…」

「喔~這句話我中聽。就是因為如此,你更該去學習外界的多元化教程。」

看著大尊長帶著可恨得無害微笑,我拚死抵抗:

「那個大尊長,我體弱多病…」

「呵呵,放心我族不會死,因為我們是絕對的不老不死。」

「痾…」,我眼睛轉一轉:「我害怕外界…」

「呵呵,外界也是有美好的一面。」

「我…我壓力過大!」

「呵呵,放心不會壓力過大的,因為你等等就要直接出遠門了。」

該死,我說不過大尊長…縱使我再多麼努力想要推託,卻無法打動大尊長的心意已決。

我望著前輩,希望他能好心幫我…

「安心去吧,仗著我們一族不老不死也不會受到任何威脅,要多努力讓自己身陷絕境!」

看著沒安好心的前輩,舉起拇指給予我一個讚和那燦爛笑容,我超想揍他一拳…不行我要忍住……在大尊長面前不可以這麼無理…

就這樣的,我就被送離故鄉到外界自生自滅了……

我說…至少給我行李啊──!

 

以上就是我如此悽慘到被一隻可恨的貓頭鷹陷害的過程。

在此說個題外話,至於那隻貓頭鷹去哪了?

相信如此和藹可親的我,當然不可能把牠做掉埋屍了。

別懷疑我這麼有大愛的精神,才不會像喪心病狂的人一樣!

我頂多把牠藉由口袋剛好有的一小部分龍骸變成更有用處的存在,只是、就再也變不回原本的貓頭鷹了~哈哈哈!

把牠變成一隻會使用魔法的中國神話神龍,等到了霍格華茲讓牠變回巨大身軀,來嚇死霍格華茲的全體師生。

嘛,你說我如此狠心?錯!看看原先是沒戰鬥力的貓頭鷹變成充滿力量的神龍而不停歡呼龍吼著就知道有多喜歡這形體。

只不過礙於我對外界沒有任何認知,我只好拜託這傢伙充當我在外界的嚮導,所以就把牠變小披掛在肩上,雖然看起來類似蛇、不過牠的四隻爪子出賣了牠使他看起來像變異種…當然同時賦予牠能夠開口說人話。

『這裡是能買到許多魔法道具、衣袍和書籍的斜角巷。』

「席納這裡人好多…我感覺很難受……」

相對於掛在我肩上的小型神龍如此興高采烈的說明,本人我可是非常難受的想要離開這裡。

『喂喂,小傢伙你這樣就不行了?你嘛幫幫忙,只不過是看到許多人就這麼閉俗!這樣以後到霍格華茲上學那不就天天無力聽課,期末讓你族人見識傳聞中的E級廢物嫩咖評語?』

「可是…我頭一次看到這麼多人……」

席納晃動著頭嘆氣著:『只能習慣了,誰叫你們一族都只像個寄居蟹一樣待在異界生活。』

面對席納所言,我也無從反駁,畢竟牠說的是對的

『對了小傢伙,你要買魔杖嗎?』

「魔杖?那是什麼?」,一聽到這名詞,我好奇了起來。

『那是巫師和女巫施展魔法的持有武器。』

「喔,那沒有魔杖那巫師和女巫就不能使用魔法了?」

『不一定,因為有些魔法是不需要使用魔杖就能施展的無杖咒。』

「原來如此,那還有其他種魔法嗎?」

『有,魔法可是千變萬化,如果要用口語來說明的話,一時之間也說不完。』

「嗯。所以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呢?」

『嘛…我看小傢伙你還是需要去買支魔杖好了,免得明眼人會懷疑你的身份,之後再去將入學需要的東西買齊就可以了。』

我點著頭:「魔杖要去哪買?」

『到那間房子。』

往席納的尾巴所指的某棟屋子走去,拉開門進去,看到不少成年巫師女巫陪伴自家即將成為小巫師小女巫的孩子來購買魔杖。

看著櫃檯那邊有許多此店人員如此迅速穿梭在後方許多櫃子挑出盒子又放回去,這麼熟練的速度想必是受過專業訓練…

『沒想到奧立凡德家族的魔杖商店依然如此熱絡。』

我望向席納問著:「奧立凡德家族?」

『喔喔,就是專門製作魔杖的家族,這家族所製作的魔杖幾乎所有巫師和女巫都持有著,所以這家族可說是製作魔杖中的龍頭勢力唷。』

聽著席納的解說,我頓時看到有人拿出硬幣給店員的畫面。

「席納,為什麼那人要把硬幣給店員,店員才將魔杖遞給那人?」

『天哪!』,席納用著尾巴撫摸額頭:『我說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傢伙,你該不會不知道過去和現在的世界都是以錢幣來做買賣吧?』

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因為之前都不曾到外界。」

席納囧了……

『天哪,那你身上有沒有攜帶比較值錢的東西可以賣?』

我還是搖了搖頭,誰叫我可是兩手空空直接被大尊長傳送到外界的,就算有東西也只有剛剛用來把席納變成神龍的龍骸。

『慘了…』,席納用著尾巴摀住面孔。

「小男孩你出了什麼事情?」

正當我和席納交談的同時,一名穿著巫師袍的黑髮四處亂翹、眼眸是很奇異祖母綠的青年,走到我面前蹲下身詢問著我。

我困惑要如何開口時,席納像似見到偶像般的大喊著:『哈利波特!我的偶像啊──!』

隨著席納高聲喊著,讓眼前這位青年神色嚴警的從袖子挑出魔杖對著席納:「高智商魔法生物?」

『痾…』,席納吞了吞口水:『咳咳,偶、偶像,別激動…我不是魔法生物、也不會害人……拜託別把魔杖對著我……』

看著席納這麼恐懼著名為哈利波特手中的魔杖,我困惑著伸手碰了碰:「席納你在怕什麼?這魔杖有這麼恐怖嗎?」

『小傢伙你別亂來,手中握有魔杖的巫師或女巫可是會隨時發動攻擊的!』

聽著席納所說,我看向哈利波特:「別欺負席納,牠可不是你剛剛所說的魔法生物,牠原本是隻沒啥用處的貓頭鷹,可礙於我需要一位嚮導所以我才用魔法將牠變成一隻會說話的神龍。」

哈利波特聽了整人傻了:「…你說你把原本是貓頭鷹的牠變成會說話的神龍?!你在說笑吧?」,哈利波特抓過席納不停亂摸著:「這不是變形咒、也不是幻形咒…而是真正的神龍……我的梅林啊!這是什麼魔法?」

席納則是尖叫外加不停甩著尾巴拍打哈利波特的臉頰說著:『呀──!有變態亂吃豆腐啊!』

抽嘴在一旁看著這一人一龍這麼示好,我不知該說什麼…

不過哈利波特剛說的梅林?感覺好像在哪有聽過?

算了,看著哈利波特如此驚訝,我眉毛緊湊:「有這麼吃驚嗎?」

哈利波特緊逼到我眼前,眼瞳散發光芒問著我:「小男孩,你知道這是什麼魔法嗎?」

「知道。這是…」

當我要說出口時,席納立即整身纏住我嘴巴,牠靠近我耳邊低聲說道:『小傢伙你是笨蛋嗎?這裡是公共場所,而且還是有這麼多陌生人在這觀看的情況下說出你們一族的事情,不怕造成危害嗎?』

對吼!

席納鬆開身子,掛回我肩上向著哈利波特露出無辜的眼神:『我的哈利偶像,我身上這魔法是一種混合許多魔藥和魔法偶然的情況下造成的結果。』

一聽到席納說出我的哈利偶像這幾個字,我跟哈利波特起了個冷顫……

不過也多虧席納這麼說,縱使哈利波特覺得很奇異卻還是接受?!

是說這樣都能信!

也太扯了吧!

席納趁著哈利波特還在恍神時,悄悄跟我說:『這說法縱使再多麼牽強還是會有人相信,畢竟魔法就是如此深不可測。要記住小傢伙,不論別人問你身世或說你會奇怪的魔法,千萬別傻傻自報自己的族裡秘密,只要隨便亂掰各種理由就好。』

「喔。」,既然席納都這麼說了,我點著頭向牠答應。

回過神的哈利波特搔搔頭:「不好意思我突然走神了,小男孩和…小神龍,你們在這裡是要買魔杖嗎?」

席納吐槽:『廢話,不然我們來這裡買菜?還是當三姑六婆?』

「痾,說的也是。那你們怎麼不去排隊買魔杖?」

席納突然臨機一想,攀上哈利波特的肩上用著非常無助的眼神:『我的哈利偶像,小傢伙他收到了霍格華茲的入校信件,可是小傢伙從小就是流浪街童,所以身上沒有錢買魔杖、學校各科書籍,也不知要如何去霍格華茲。你看他這身衣服再看看他發育不良的矮小,嗚嗚、讓人心疼啊!』

我心裡腹誹著席納居然亂說我身世…而且我哪裡發育不良!我只不過是比其他族人還來的瘦小而已……可是牠也很可惡說的不是錯,因為我身上真的沒錢買入校需要的用品……

「是嗎…」,哈利波特想了想之後說道:「哪,小男孩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源‧納啟。」

「源‧納啟,是嗎,那叫你小源好了,你叫我哈利爸爸吧。」

「?為什麼?」,疑惑著。

「這個嘛,因為我要領養你。」

領養?

沒事為何要領養我?

我轉頭看向掛在哈利波特肩上的席納,牠則是狂點著頭。

看著席納似乎要我答應,也只能鞠躬說道:「好的,哈利爸爸。」

「嗯,那我先帶你去買魔杖,之後再帶你去見見你未來的家人。」

哈利爸爸伸手握著我比他還小的手,帶我走到排隊的隊伍比較少人的那邊。

在排隊的空閒時間,我聽到有許多人指著哈利爸爸:快看!那是哈利波特!

「哈利爸爸,為什麼那麼多人認識你?你是偶像?」

哈利爸爸困窘著:「痾…是因為我過往的事蹟讓許多人對我崇拜了起來……」

『哈哈哈,我的哈利偶像,你應該要說你從小嬰兒時期逃過了殺人不眨眼的佛地魔、長大又完全消滅了世間頭號打了好幾次才死的小強佛地魔,所以就成為所有巫師和女巫的眼中偶像。』

我看了看目前處在不好意思而有點傻愣的哈利爸爸…眼神有點死…是說這看起來有點不可靠的哈利爸爸真的確定有這些輝煌事蹟?

「小巫師換你了。」,頓時前方男性櫃台店員叫喚著我。

「喔,好!」

走進靠近櫃台,店員指著桌上數多隻魔杖:「小巫師你隨意挑選一支魔杖。」

照著店員所說,我隨便拿一隻魔杖,不過拿在手上這隻細小到似乎容易折斷的魔杖沒啥任何反應。

店員緊皺著眉毛:「小巫師你碰碰其他跟魔杖試試。」

結果我碰了其餘魔杖,依然沒啥反應。

店員眉毛皺到快糾結了,接著他從抽屜裡拿出一顆占卜用的水晶球,此時他神情不大對的說:「小子,你碰這顆水晶球,證明你體內是不是有法力,我可不想浪費浪費時間在沒啥法力的普通人身上。」

不知為何店員的語氣為何改變,我依舊照著他所說的伸出雙手碰著水晶球,結果還是沒有反應。

此時店員生氣著喊:「麻瓜?!你這麻瓜怎麼會來到斜角巷!」

隨著店員的聲嗓,許多人都轉過頭來看著。

「滾!沒法力的麻瓜,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店員粗魯地將我往後推開。

沒踩好腳步,差點往後跌的時候,有人接住我。

「小源還好吧?」,轉過頭看到哈利爸爸正抱著我。

而前方傳來了一陣龍吼和眾人尖叫的聲音。

身形變回巨大神龍形體的席納極度不爽得瞪著店員:『愚昧的巫師,你好大的膽子敢說小傢伙是麻瓜。』

「本、本、本來、就是…咿──!」

驚嚇過度得店員說不到一半,就被席納伸手緊抓著:『嘴巴不要亂說話、愚昧的巫師,小傢伙可是有拿到霍格華茲的信件、而且還是校長親筆寫信簽名,你還敢說小傢伙是麻瓜?還是你質疑霍格華茲的入學資格是假冒的?』

隨著席納手指彈了一下,先前我所看到的那封霍格華茲的入學信件憑空浮在空中攤開,店員看了立即慘白了。

『如果有任何疑問,你可以現在用魔法道具聯繫霍格華茲校長詢問。』

店員慌張搖著頭。

席納鬆開手瞪著:『你隨便拿支魔杖給小傢伙就好,他跟一般巫師和女巫不同,是完全不需要跟任何魔杖有所謂的契合度。』

店員在席納的瞪視下,顫抖地將一開始我拿的細小魔杖要遞給我時,席納一爪搶過來:『拿個東西這麼慢、態度又那麼差,真不知奧利凡德家族是不是沒有職前訓練?』

席納將魔杖輕輕丟到我眼前:『小傢伙,你就用這跟魔杖。』,席納說完就縮小披掛在我肩上。

「等等!」,此時有一名觀眾說道:「既然有霍格華茲的入學證明,那就讓這小孩來施展魔法讓我們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麻瓜!」

一聽到麻瓜兩個字得席納,差點氣到又變身準備咬人。

但哈利爸爸搶先說著:「各位先別對小源這孩子亂說話。」

「即使你是大名鼎鼎得哈利波特也不該這麼袒護這麻瓜!」

隨著一人叫暄,也跟著就會有其他人一同喧嘩。

看著眾人似乎爭吵還要一段時間,我憑空變出茶杯喝著茶水。

突然被席納甩了一尾在後腦,我哀怨地看著牠。

『你這笨蛋!你這樣突然變出茶杯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嚴重!』

似乎有人看著我一舉一動,立即大叫著:「大家看啊!那麻瓜沒有法力卻居然可以憑空變出茶杯!是怪物啊!」

『你看吧……』

……怎麼他們越說越誇張?

而且還集體拿出魔杖對準我,哈利爸爸也一樣拿出魔杖保護著我,眼看戰火即將一觸即發。

充滿生氣的老人聲嗓突如傳進所有人耳中:「都給我收起魔杖!」

如此強而有力得聲嗓是哪名老人的呢?

往聲音來源一看,在通往二樓的階梯處,有一名坐著輪椅的白髮老人和一名充當推手的金髮少年,他們浮在空中往底下看著。

「咳咳,真是的、一群熱血方剛的傻瓜,本店不容許任何人蓄意在此進行爭鬥。」,白髮老人嘆氣說著。

至於金髮少年則是用著血紅雙眸瞪著眾人:「要打的話去外面,別在本店亂事,我們這裡只做生意、不是鬥技場。」

被金髮少年這麼一說,當下立即持杖的人都抱著不甘的心情收起魔杖,但警戒心依然沒有停下。

「諸位,既然霍格華茲的校長:麥米奈娃寄給這孩子入學證明,那麼就不要再多說無意義的話了,免得造就無辜的人又踏上黑魔王這條末路。」

白髮老人所說的話立即讓警戒得人都不再這麼抱有敵意、反而充滿的恐懼,而我看著哈利爸爸則是一副悲傷的眼神。

「席納,黑魔王是什麼?」

席納看了看我,搖頭嘆著氣:『黑魔王是風靡在英國封閉無知的魔法界中最強大、最兇殘、最無情…同時也是最悲慘的稱號,成為黑魔王的人、通常都是被眾人所唾棄的人在絕望中遭受黑暗洗禮而無法自拔…』

席納望著所有人:『就像年少的湯姆,在普通人的社會和英國魔法界中遭受許多人唾棄和排斥,甚至一天到晚被喊成怪物和混血麻瓜…最後導致湯姆成為了佛地魔,更甚至偏執的瘋狂造就數多人間慘案……』

我偏頭想了想,還是想不通:「嗯…不懂。算了,既然魔杖有了,席納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買衣袍還有要買哪些書籍?」

一聽到我這麼置身於外,眾人啞口無言完全不知該作何反應。

席納瞪大雙眼,用尾巴猛戳我額頭:『小傢伙你是腦袋有問題還是神經大條!你沒看到這麼多人針對你,居然還一副不關己事的問我要去哪裡買衣袍和書籍!』

「嗚…可是那也不關我的事……他人要怎麼說我又何必要聽?」

『你…唉,算了……哪,我的哈利偶像,該走了。既然小傢伙不爭辯,何必繼續在這跟一群人鬧、又不是鬧好玩的,真是夠了……』

哈利爸爸再次傻愣住。

所以我只好拉著哈利爸爸的手走往門口,不料金髮少年擋住路盯著我們,伸出手說道:「客人,你拿了魔杖還沒付錢。」

我點頭:「對吼!」,轉頭望著哈利爸爸。

回過神的哈利爸爸困窘得抽抽嘴角,從口袋裡抓幾枚錢幣給金髮少年。

「感謝客人的觀臨,希望此次不會令客人對本店有任何負面印象,至於那造成您們不快得欠教育店員,本店會再次對他進行嚴格的再教育。」

面對金髮少年的保證還有直逼某店員的黑色氣場,我不免替那名店員祈福平安。

踏出奧利凡德的魔杖店,看著四周依然是人山人海……

「席納、我可不可以…」

『你的衣袍和教科書都沒買。』,熟知我打算逃離斜角巷的席納狠心說了這句話賭我。

可惡!

「小源,我帶你去訂做巫師袍吧,至於教科書的話、可以不用買,只要上網訂購就可以宅配到家了。」

聽到哈利爸爸這句如同救我離苦海的天籟之聲,我開心地撲進他懷裡笑著:「哈利爸爸謝謝你!」

哈利爸爸聽了又開始興高彩烈的犯傻了,讓席納低喃著:

『根本就是寵溺小孩的蠢爸爸……』

接下來、哈利爸爸一邊歡樂到他身邊四周冒著盛開的花朵,一邊帶著我走進不遠的服飾店裡訂做衣服。

不過真不能小看魔法界的服飾店…看看幾分鐘前還在量尺寸,幾分鐘後瞬間就製好了好幾套巫師袍……還真是有效率…

原本以為拿到好幾套巫師袍之後就能離開斜角巷了,哪知哈利爸爸居然帶著我逛起斜角巷每個店面,甚至還買了一大堆東西。

嗚嗚…我有人群恐懼症……

拜託帶我離開啦──!

 

下一節    

<<前往霍格華茲的魔導器‧異次元特列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