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族群>>

‧ <<前往霍格華茲的魔導器‧異次元特列車>>

 

「我說親愛的…這孩子是從哪來的?」

意識迷濛間我好像聽到一位女性聲嗓得溫和語氣。

「是我在斜角巷閒逛奧利凡德的魔杖店內遇到的……」

嗯,這是哈利爸爸的聲音,他在跟誰說話?

「喔、是嗎,那為何那隻小龍說他是你兒子?」

「痾…這是有原因的…」

「原因?哪,親愛的,快點說你在外面跟誰外遇!你敢不說就別怪我狠心把你脫光綁在床上這樣那樣~」,疑是聽見勒緊的聲音?

「冷靜點啊!這孩子真的是偶然遇到的!而且我看他是流浪孤兒,所以才想認養他!」

「這還差不多。」

嗯…對話中斷了……不過這裡是哪裡?

我記得我被哈利爸爸拖著帶去逛,結果突然意識中斷……

睜開雙眸,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坐起身子,看了看四周…除去擺放些許雜物外就是灰色的牆壁。往旁邊一看,正好看到倆名很像年少版哈利爸爸的青少年和另一名年紀小一點的少年正全神專注地盯著前方尾巴貼地卻身軀浮空得席納。

席納目前戴著眼鏡莊重嚴肅得眼神拿著書籍向他們倆說著:

『由於這裡不需要傻乎乎地揮動魔杖,所以你們之中有許多人不會相信這是魔法。我並不指望你們能真正領會那溫火慢墩的大鍋冒著白煙、飄出陣陣清香的美妙所在;你們不會真正懂得流入人們血管的液體、令人心蕩神馳、意志迷離的那種神妙魔力……但我可以教會你們怎樣提高聲望,釀造榮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須有一條絕對條件,那就是你們不是我經常遇到的那種笨蛋傻瓜才行。』

聽著席納如此嚴肅得說完,這倆聽眾拍著手,而我也拍著手。

頓時二人一龍視線往我一看。

『唷~小傢伙你醒啦。』

「阿不思我們去跟爸媽說爸爸帶回來的少年醒了。」,比較高的黑髮褐眼青少年向著一旁有點相像的少年說著。

阿不思點著頭就跟著青少年一起跑出房門。

席納飛起來在床邊飄來飄去:『真是的,你的人群恐懼症還真是令人不敢恭維啊…居然會造成直接昏迷,這樣到霍格華茲上學還真是前途堪憂。』

面對席納的虧損,我嘟嘴不滿回著:「我只是還不習慣人多的地方。」

『是是是…』

「對了,席納你剛剛說的那段話?」

『喔喔,是我剛好翻到這本相簿,剛好看到某位最著名的冷血史萊哲林教授個人照,就學一下咩~!』,席納抓著一本相簿翻到某頁,用著尾巴只著某位冷酷的個人照。

看了看照片後,我皺眉:「你不是羊,是神龍,所以不能咩。」

席納聽了差點摔在地上,牠怒喊著:『糾結的點不在這裡!』

頓時門口處也傳來複數笑聲。

席納和我轉到門口一看,是哈利爸爸和另外剛剛跑出去的倆名男生以及一位偏淡紅髮色的婦人和女孩。

「小源你有好一點了嗎?」

我下了床向著哈利爸爸點著頭做回應。

望著其他不認識的四人,我問著:「哈利爸爸他們是?」

「他們是我家人,也是你未來的家人。來,大家各自介紹一下。」

婦人笑著先介紹自己:「孩子你好,我叫金妮‧衛斯理,是哈利的老婆,你可以叫我金妮媽媽。」

我鞠躬向著金妮媽媽說道:「好的,金妮媽媽。」

面對我如此恭敬,金妮媽媽笑笑著:「呵呵,不要這麼拘束。」

「?可是…」

正當我還想說什麼時,席納甩尾輕拍我後腦低聲提醒:『小傢伙這裡是外界,不是你所生活的異界,了嗎?』

「了解。」

接著換年紀排序下來的青少年開始介紹起自己:「換我了!我叫詹姆‧天狼星‧波特,是霍格華茲的葛蘭芬多三年級生,同時也是你兄長,所以你要像阿不思和莉莉一樣叫我詹姆哥哥。」

阿不思有點彆扭地說:「我是阿不思‧賽佛勒斯‧波特,跟你一樣是即將成為霍格華茲新生的,所以你直接叫我阿不思就好了。」

最後一位是唯一的女孩,她笑的很靦腆:「我是莉莉‧露娜‧波特,是家中年紀最小的,所以請多指教囉~哥哥~」

在莉莉俏皮的介紹完,席納也接著介紹自己:『嘟嘟,接下來是我,我是最惹人憐愛的小神龍,原先是霍格華茲的特派貓頭鷹、後來發生了偶然事件就變成現在這樣擁有高強法力的小神龍!』

我鄙視席納一眼,接著介紹自己:「我叫源‧納啟,你們可以叫我納啟就好了。」

金妮媽媽疑惑著:「納啟,你的小名不是源嗎?不然哈利怎麼叫你小源?」

一邊的哈利爸爸接收到金妮的懷疑眼神,而吞了吞口水。

我笑了出聲:「我的姓氏是源,小名才是納啟。」

這次換席納給了我鄙視的眼神:『小傢伙當時跟哈利偶像報自己名字時,忘了各國姓名傳統,所以導致哈利偶像誤以為小傢伙的姓氏是納啟。』

雖然金妮媽媽還是有點疑惑,不過她依舊笑著:「嗯,我明白了。」,同時她看了看掛在牆上的時鐘:「現在時間也不晚了,各位好孩子都該上床睡覺了。媽媽帶你們回房睡覺、順便說說睡前故事…」

聽到自家老媽尚未說完的話,迅速、真的是迅速,看著原先還站在門口的三名孩子瞬間消失在原地…

「哎呀,這些孩子真害羞。哪,納啟需不需要金妮媽媽來給你睡前故事呢?」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熟知自家老婆睡前故事是什麼的哈利爸爸,立即苦笑著邊說邊帶出房門:「金妮,小源,說錯、是納啟,他需要睡覺了,不要跟他說恐怖…咳,睡前故事……」

「好吧,晚安囉納啟。」

在房門關上後,席納打了個哈欠:『嗚啊~好睏…小傢伙不睡?』

「等等,我先向大尊長報備一下。」

『喔,那你早點睡。』,席納倒在床上不到幾秒瞬間睡去…是有多累?

「嗯。」

舉起手、帶著自身體內些許能量在前方輕柔畫出一個正方形,形成半透明的鏡像,單跪身子:「大尊長。」

鏡像立即出現大尊長的身影。

「孩子,看來你在外界平安無事。」

面對大尊長的關懷,望著大尊長:「是的,納啟在外界平安無事。」

「嗯,那就好。你有找到暫時住的地方嗎?」

「有的,大尊長。目前有好心人讓我住在他們家裡,也收養我。」

「是嗎,那你要記得不可以給他們添麻煩,知道嗎?」

「是的!」

「好了,你那邊時刻滿晚了,你早點休息吧。」

「好,大尊長!」

解除鏡像,我躺回床上,開心地用臉頰蹭了蹭被單,不久進入夢鄉……

 

清晨,刺眼的光芒,還有繁雜的人聲以及不知是什麼奇異的聲響令我清醒過來。

半睡半醒間,雙手凝聚水的元素,抹了臉一把、讓自己清醒過來。

聽著許多吵雜的聲音,覺得耳朵好難受…

『喔~你醒啦~小傢伙。』

看著不知何時早已醒來,同時還穿著縮小型圍兜兜的席納…我瞬間囧了…你是有變裝癖?

『哪,小傢伙快快回神~太陽都曬屁股了!』

「喔。」

下了床,將被單摺好,穿起適合活動的休閒服和深藍色布鞋。

『喔~沒想到小傢伙被單摺的真好,為人父母的我太開心了。』,席納靈活的用尾巴勾著手帕擦擦眼角。

「…我的印象中,你不是我的父母,論要說的話是大尊長…畢竟我們一族可是沒有所謂的親生父母……」

『嘖,真是不解風情的小傢伙。哪~這幾天哈利偶像一家人帶著我們到處玩咧,有沒有心情開闊呀~~』

混帳席納…看著你不懷好意的眼神,我深信你是故意又刻意的提醒!

說起這幾天是我非常悽慘的日子…為什麼呢?

原因就在於哈利爸爸一家人在我入住的隔天立即帶我去什麼戶政所那邊辦理一堆資料,在當時我看到了一群人差點又緊張到昏迷…直到離開戶政所後某龍混帳傢伙居然說出我有人群恐懼症,害得哈利爸爸一家人為了避免我到霍格華茲成為孤立小圈子,就帶我到數多絕對是人擠人的場所……

很慶信的,我終於克服了人群恐懼症,同樣地、也知曉外界許多事情。

沒想到哈利爸爸一家人居然是生活名為英國的普通人國家,在這國家沒有魔法、只有先進的高科技,所以這幾天我也一直聽著家人特別訓誡我不可以使用魔法,免得被普通人知道的後果可是非常的嚴重。

而且反倒令我詫異的事情是,在我眼中的這些高科技才比較像魔法吧……看看那些畫質超高到彷若栩栩如生的數位電視還有快速連上虛擬網路到處傳遞訊息等一大堆產品,我不免感嘆時代的進步。

除去現代的高科技文明,哈利爸爸一家人不但在這幾天內教我如何能使用電子產品,也向我說道現今的魔法界狀況,至於本身就是霍格華茲特派信件貓頭鷹的席納則是相當了解、所以就不想聽廢話直接跟阿不思又吵鬧起來。

當時我聽了實在是啞口無言…因為超誇張的……現今的英國魔法界居然已經完全脫離了古老魔法秩序的範疇,不但原先封閉到死都不肯跟世界各地的各方魔法界有交流、直到佛地魔一連串事件後才正式了解各國魔法。

甚至由霍格華茲校長率先開創嶄新世代,以結合現代高科技文明和分享各國魔法,將霍格華茲成為了魔法界的龍頭學校,同時也為魔法生物和其他特殊族類統稱的異族生命體設置了特殊機構給予魔法界生存保障和學習的機會,更甚至讓普通人也可以藉由社會中特殊機關的特定器具來使用魔法了……

好吧,這完全推翻我對外界的認知……

唉,還是老話一句…時代變遷真是令人不容小覷……

只是這位霍格華茲校長也太神了吧!

『好了,回神唄~今天可是要去霍格華茲了,你還是早點下樓比較好唷~』

「知道啦。」

扭開門把,走出房門,往右往左看看,嗯,看著走廊還是暗暗的,而其他房間不時傳來極小的鼾聲。

呵呵,這次絕對是我先下樓等你們!

我躡手躡腳的走下樓,想說這樣不會吵到其他人…殊不知走樓梯走到一半,看著一樓客廳…我居然很神奇的看見哈利爸爸一家人誰也不少的都坐在沙發上了!?

這也太驚悚了吧!

轉過頭,看著二樓的房門不知何時早已全都打開……

是說他們是怎麼到一樓的?

這幾天都是這樣!明明我最先走出房門,可是下樓梯只到一半,就會看到其他人集體坐在客廳!這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而且前後不到幾秒的過程……

好吧,或許這是無解的謎。

看著這幾位幾天前成為我的新家人是處在剛剛幾秒內醒過來的狀態,畢竟他們雖然休閒服穿的很整齊、但表情還是處在些微恍神中。

不過、經過這幾天的相處,面對哈利爸爸和詹姆哥哥的髮型…我還是難以接受…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看似發生過一番波折的狼狽…說句實在話,根本就像流浪漢……

然而這解答,金妮媽媽、阿不思、莉莉以及這兩位當事人都只回了個我:不知道。

「哈利爸爸、金妮媽媽、詹姆哥哥、阿不思、莉莉早安。」

問聲早安,立即得到複數回聲:早安。

帶著眼鏡的哈利爸爸抓了抓頭髮笑著:「納啟今天你就要去霍格華茲了,有沒有特別興奮?」

望著哈利爸爸榮光散發,我抽了抽嘴角…去上學能興奮什麼?

此刻阿不思悄悄走到我身後說道:

「因為爸爸小時候的處境,導致他非常熱愛上學……」

在此我得說明,阿不思不知為何非常容易讀出他人心裡所想的可怕異能…別看他如此和善和些微內向和微偏低自尊,告訴你,當你看到他面帶笑容露出溫和無害與絕對通殺男女老少的無辜眼神下、拿著魔杖對著觸怒他底線理智的人下咒時,你就會知道這禮拜只有走路衰、吃飯噎到衰、人緣無故排擠衰等三衰的悲劇…

「哈利爸爸小時候的處境?」

這次阿不思還未解答,席納就率先搶答:『因為哈利偶像從小生活在普通的親戚家庭裡,而那一家人在知道他身上是有著強大魔法力量的小巫師後就對他非常刻薄,所以可憐的哈利偶像不但被那一家親戚欺負的很慘還常常把哈利偶像關在閣樓裡不准輕易出來見人,嗚嗚嗚,我的哈利偶像啊~你好悽慘啊~嗚嗚嗚……』

看著席納誇張的M字型眼淚,再加上那有點像似弔喪的語氣……令當下的我只希望剛剛不該開口問的……

「死龍,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

『假裝高智商的屁孩就該閉上嘴~』

望著不知先天有什麼恩怨的阿不思和席納互瞪對方還大打出手,我深深嘆氣著。

回想這幾天…明明剛開始還是和樂融融…怎麼變成現在這樣?他們之間到底有啥過節?

「納啟,你已經決定好要加入哪門學院了?」,不知何時早已回過神看著一人一龍大打出手的哈利爸爸問著。

詹姆哥哥立即:「不用說,一定是葛蘭分多!」

被席納綁成肉粽的阿不思小小聲嘆氣著:「希望不要進入史萊哲林…那可是黑魔…」

尚未說完的阿不思被耳尖的哈利爸爸瞪了一眼。

『不不,小傢伙不屬於任何學院、反而由他自己選擇課程,同時他也算是教授唷。』

此句非常震撼的話,出自非常不關己事的席納口中。

在場眾人無不吃驚,我更驚恐地問道:

「!?等等,席納,為何我是教授?」

『啊咧?小傢伙不知道嗎?』

看著我搖頭,席納壞笑著:『嘛~等你到霍格華茲就知道哩~』

看著席納這樣懷笑和打啞謎,我突然不想去了……

「痾,咳咳,好了,時間差不多了,席納把綁在小思身上的繩子解開吧。」

哈利爸爸一說,席納舉尾致敬:『遵命,我的哈利偶像!』,牠慢慢浮游到阿不思上方,無視阿不思對牠的恨意,依舊慢慢的解開、慢慢的搔他養。

所以當阿不思一得到自由,立即拿出魔杖準備對席納發射魔咒。

看不下去的金妮媽媽擺出威嚴:「夠了,小思、席納,你們再鬧下去,可是會遲到的!」

『「是…」』

就這樣,為了不讓金妮媽媽發火,我們乖乖地把行李搬上廂型車,一路上完全不敢惹事。

所幸車程只有半小時,要不然一路都靜悄悄的,實在令人難以忍受…

抵達火車站,下了車,也將行李都搬到從站台服務處那推來的手推車後,跟著哈利爸爸來到八、九月台中間的石柱前。

嗯?

八、九號月台中間的這段距離有魔法的能量。

哈利爸爸率先穿過去…真的整個人穿過去!?

原來是能傳送目的地的石柱。

就在金妮媽媽和莉莉跟在哈利爸爸撞牆離開後,我隨著詹姆哥哥依序撞牆到另一個地方。

穿越石柱,來到另一站月台、看著招牌標示著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發楞了一會才看到原先過來的哈利爸爸等人在向我們招手。

推著推車過去的時候,我順道看了看四周…有各式各樣造型的人…還有不知是我眼殘或眼花、居然看見超多特異型體的異類生物跟自家孩子道別……

好吧,我知道這很奇異,不過也不能說什麼,只能說現在是開放的時代。

再來說說這月台相當的奇特,因為是建在地底下,四周牆壁上憑空漂浮著各種顏色火焰,而我們要搭的乘車工具…居然是超長型飛天魔毯……

這也太誇張了吧…在地底下搭乘加長型魔毯,不怕我們這群乘客直接頭頂撞壁?

詹姆哥哥在前方老神在在地說:「這只是障眼法,為的是要更加保護霍格華茲的學生。」

席納接著:『誰讓之前舊型火車常常被突如其來的意外造就駕駛員喪命和危害到學生的生命安全~更何況不說佛地魔事件前後就常常發生一些差點悲劇的慘況下,十幾年前新上任的麥米奈娃校長跟某幾位信得過的普通人科學家以及其餘國家的些許志同道合朋友們一同發明了跨越高科技與魔法的結晶,稱之為魔導器具。』,席納尾巴指著加長型魔毯:

『其中最令人驕傲的就是眼前我們所見的魔導器‧異次元特列車,它總共有三層,外層就是用肉眼所看的加長型魔毯外觀、是一種結合各種保護咒的魔法障壁,當你們踏上魔毯後就會被傳送到裡面中層的巨大魔法陣中、拿出入學通知信給陣中的審核機器審核,之後才會到最內層現代最常看見的特快車內。順帶偷偷跟你說,這特快車內的舒適度跟以往老舊火車截然不同,當時只能吃著零嘴吹外面的冷熱風和看風景…實在有夠無聊……哪像現在的特快車上有許多好玩的高科技產品可以打發時間。』

看著席納說得如此,我嚴重懷疑是真是假,但看到詹姆哥哥熱血的握拳,想必已經巴不得衝上車去大戰了……

我只能說時代變遷到結合魔法與高科技產物的魔導器具令人讚嘆…

詹姆哥哥心得有感:「麥米奈娃校長與信得過的普通人科學家以及各國友人們的合作下創造出新領域的魔導器具大大跌破了許多堅持保有傳統的巫師和女巫的理念,甚至為了避免悲哀事件再次造就,因此還在各國持續創建特殊學院來保護生在普通社會中擁有特殊異能的異能者。」

詹姆哥哥停頓了一下:「那時我入學典禮的時候,曾經上演純血巫師和女巫槓上麥米奈娃校長,那時她回話:就因為有你們這些自認血統高貴的人和堅持錯誤傳統觀念的份子在,才會導致湯姆‧瑞斗被迫成為黑魔王。」

說實在的,我是完全不知為何佛地魔在現今魔法界被冠上許多負面評語,光是前幾天從哈利爸爸口中聽到些微佛地魔的事蹟,老實說、我不全然認為這位已逝的佛地魔是位人們口中的大惡人…因為他跳脫以往巫師和女巫的認知,自行發展出結合各國當中黑暗禁忌魔法的死靈魔法,是一位偉大的巫師;拉攏魔法生物與特殊族類,只因會給予事後一定的生存價值,也代表其實他很尊重任何種族…只是後來因為分魂導致走偏了路,真是可惜。

正當我還在對佛地魔評語的時候,不遠處的哈利爸爸向我們喊著。

「快過來,時間快到了。」

我們三人外加一龍,趕緊過去。

「詹姆、小思、納啟,你們到霍格華茲後要好好照顧自己。」

金妮媽媽邊說邊抱了抱我們三人。

哈利爸爸則是拍了拍我們肩膀:「記得遇到危險或麻煩一定要找人幫忙。」,望著席納:「席納拜託你好好照顧他們。」

『放心,我會顧好他們的,如果發生什麼事情,我會立即通知你們的。』

在哈利爸爸、金妮媽媽以及莉莉的目送下,我們踏上加長型魔毯的瞬間,就被轉送到虛無空間,在這裡有許多少年少女還有各種年少異族生命體都在此集合。

看著自己踏在散發光巨大魔法陣,看出陣中結構,不免感嘆著:「這魔法陣真是高超,比我在族裡所學的魔法陣都還來的特別。」

『是吧是吧,其實現在的魔法界能如此進步,也應該要感謝著佛地魔…若沒有他…巫師界魔法部會一直腐敗下去、不受控制的催狂魔會回歸死神行列大舉入侵殺光所有人類、任何族類以及魔法生物完全侵蝕整個世界…可是他卻也是公認的大惡人……』

望著席納用著不知是喜是悲的表情低語著,我聳肩:「無聊。別想那麼多,畢竟沒意義。」

『什麼嘛!難得我這麼感傷的說。』

「什麼感傷?」,詹姆哥哥疑惑得回過頭看了看席納。

至於阿不思則是說出讓席納飛撲過去咬他的話:「或許是想家了。」

『才不是!!!』,席納憤恨衝過去張口一咬。

「痛!」,阿不思揮動被席納咬住的右手:「放開啦!思家的笨龍!」

看著阿不思和席納又吵起來,詹姆哥哥擺出年長的氣魄說道:「好了,別鬧了,不要讓外人看笑話。」

阿不思立即閉上嘴、席納也鬆開了嘴。

嗯,耳根清靜了。

頓時虛無的空間傳來了敲鐘聲,隨之不帶任何情感的機器聲音:

【歡迎各位即將成為霍格華茲的新生們和舊生們搭乘本列車,本列車就不多說廢話來耽誤發車時間直接切入重點。請在場的不屬於霍格華茲學生和相關職員的人士或異族請從旁邊的門扉離去,否則待會的資料認證將會採取粗暴手段請你離開本列車,此外也別妄想奪取他人的入學信件和學院證,不然後果自負。對了,如果忘了攜帶入學證明的新生和學院證的舊生請直接向機器面板說出姓名,機器面板自然就會核對是否為本人。】

機器聲音一說完,結界邊緣出現一扇通往月台的虹光門扉,只不過沒有人往那邊走去。同時我們每個人所戰的前方一小步浮起一台機器面板。

【請各位新生舊生開始核對資料。】

照著機器生所說,我從背包拿出入學信件攤開放置在機器面板上。

正當機器面板在核對的同時,我突然意識到席納,才剛轉頭看向牠就知道自己是多心的,看看牠直接盤坐在機器面板上並沒有慘遭機器聲音剛剛所說的任何激烈手段,想必牠一定有屬於霍格華茲的證明。

突然席納笑著用尾巴比著某一方向:『有趣的事情開始了,小傢伙看看那邊。』

往席納所指的方向看去,同時也聽到某人的慘叫。

數多無人持有的魔杖憑空漂浮包圍著一名男子不斷施放魔咒把他逼往虹光門扉。

…還真是激烈手段……這根本就是暴力手段才對吧!

有了此人開先鋒,陸續各個方向也有數多人慘遭這樣的下場。

『唉唷~居然有人開始搶奪了…替他們這些搶奪者感到同情。』

邊聽席納所言邊往牠的視線看去,有兩名看似不良份子的壯碩男子很霸道地揍傷兩名新生還搶了他們入學信件,甚至伸腳踢了踢可憐的兩名新生。

正當有人看不過去時,這兩名壯碩男子上方落下雷電直接劈在他們身上,複數悽慘的叫聲完全說明這道雷電有多致命。

我嘴角抽蓄著:「……這應該很麻…」

『不只麻,或許會被電死。』

嗯,也是。

【這只是個警告,請不是霍格華茲學生和相關職員的人士或異族盡速離開,別試圖待下來而耽誤發車時間,否則本列車將會召喚催狂魔來請貴客離開。】

一聽到催狂魔,立即有不少恐懼的少年少女癱軟在地上,不過也有人像自家詹姆哥哥和阿不思都拿出各自魔杖老神在在的把玩,看來也未必每個人都害怕這名為催狂魔的未知生物。

「席納、催狂魔是什麼?」

『那是世上所有生命體都最為害怕的魔法生物之一,同時也是傳說死神所創造出來的可怕物體,能夠藉由靠近生靈使之心生恐懼與心悸顫抖、其吐出的冰冷寒氣則是能毫不留情奪去任何生命;而且許多魔法都對催狂魔無效,也造就許多巫師、女巫以及魔法生物都非常恐懼著它們,尤其它們的必勝絕招是:催狂魔之吻,一吻即可死。』

突然一抹物體憑空出現在我旁邊,席納注意到了著急說著:『小傢伙別看過去!』

遺憾席納慢了一步,因為我已經注視這一抹物體,嗯…像個阿飄,全身只有一件灰白色斗篷,伸出的在斗篷外的雙手是枯瘦的骨頭,至於臉孔、只有一團黑。

隨著我的注視這一抹物體立即靠了過來,我也注意到冰冷寒意和感受到死亡氣息,只不過我沒什麼好恐懼。

誰讓我可是有目睹過比這還要更冰冷更接近死亡的生物,就連死神也不敢接近的可怕生物可是居住在我們一族的異界中充當守護神之一。

碰上枯瘦骨頭的雙手,接觸著這抹物體的意識說著:「你很冷嗎?」

此話讓這抹物體停頓了。

從背包裡翻出前天心血來潮做出來的數多顆像路邊小石子的石頭放在它雙手:「這能讓你和你的同伴們脫離極寒之苦,可以敲碎成數小塊帶在身上保持溫暖。」

這抹物體感受到手中數多小石頭傳來的溫暖,立即顫抖著、一團黑的頭部流下了血淚,它不停向我狂點頭致謝著並消失無蹤。

【好了不相關的人士或異族已經全數離開了,那麼傳送各位霍格華茲的新生與舊生進入本列車中。此外各位無須擔心各自的行李,本列車會有專員保護好各位的行李並在抵達霍格華茲後幫各位送往各自的寢室。】

一聽完機器聲音,瞬間我們每個人所站的地上都出現光圈,接著就來到列車走道。

看著燈光通明的走道,和數多車廂。

突然後方傳來熟識的聲嗓:「納啟你沒事吧?」

轉過頭看到詹姆哥哥慌張得將我帶入某車廂內,無視車廂內本來坐著的人,直接對我毛手毛腳的檢查是否受傷。

「唔…詹姆哥哥我沒事啦。」

詹姆哥哥確定沒事後,鬆了口氣:「還好沒事…不過你都當面注視催狂魔的視線怎麼會沒事?」

面對詹姆哥哥的質疑,我偏頭想了想:「原來那就是催狂魔?」

詹姆哥哥無言了:「這不是重點!」

「喔。那是因為我有接觸過比催狂魔還要更致命的生物,回想那時我和其他同僚可是死了好…」幾次……

突然某龍纏住我嘴巴,趕緊轉移話題:『唉唷小傢伙,你沒事吧!我好擔心你是不是被催狂魔狼吻到羞愧而死了。』

瞪了席納一眼,但牠不以為意的小聲說:『我知道你們一族所生存的異界有比催狂魔還要更加恐怖的生物,不過、千萬別說出來,不然會有人質疑你的身份。』

微微點著頭。

「好了啦、哥哥,你這樣子好像準備吃抹小男孩的大野狼。」,坐在車廂內椅子上的阿不思雙手遮著眼睛說道。

此時我才注意到此車廂內還有倆名跟我和阿不思同年齡的純情黑髮黃膚色體態瘦弱少年。

『天哪!這告訴哈利偶像絕對會是造成大風波的亂倫呀──!呀!不知哈利偶像和金妮大姊會不會開心呢~?』

意識到自己動作的詹姆哥哥爆紅得手足舞蹈否認:「別亂說!!!」

在詹姆哥哥鬆開手的時候,我趕緊整理一下衣服,誰讓剛剛愛弟心切的某位哥哥把我衣服都弄到像似被強暴一樣的凌亂……

坐到椅子上,我好奇盯著倆名近黑髮色、黃褐膚色、黑瞳雙眸、東方輪廓的少年說:「是外國人?」

倆名少年聽了,顫抖點著頭。

看著他們閉俗得點頭,我不免好奇著。

「左邊那位是一郎、是混血日本陰陽世家的小巫師。右邊的則是隼、是混血台灣普通人的小巫師。」

隨著阿不思所說,我算是初步了解他們,不過我還是自我介紹著:

「一郎、隼,初次見面,我是源‧納啟‧波特。是詹姆哥哥和阿不思的兄弟,你們可以直接叫我納啟,請多指教!」

有著絕美面容的短髮一郎害羞靦腆回了我一個笑容,而俊俏臉蛋的隼則是給了陽光男兒的笑容。

一郎伸出手笑著用不太流利的話說著:「我叫做一郎,全名天守一郎,是來自日本隱匿世俗的陰陽世家。」

我困惑著:「陰陽世家?」

『那是日本非常盛行的異能力,是專門藉由式神之力驅逐妖魔鬼怪和解決超自然現象等特殊職員。』

「哇!那不就很厲害?!可以看到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對於我的話,一郎苦笑著不語。

「我叫隼,是個孤兒,沒有什麼身世。」,隼笑著說道。

席納用著尾巴柔亂我頭髮:『要好好相處唷!既然有緣相見,就要保持緣分唷~』

我們所有一致點頭著。

 

接下來的時間,由於我想休息就拒絕像似吃了興奮劑的詹姆哥哥與席納帶著阿不思、一郎還有隼離開車廂。看來想必是要去這列車某處大戰……

趁著無人的時候,我召喚出鏡像聯繫給大尊長。

當人影出現時,我立即單跪下身子:「大尊長我即將前往霍格華茲了。」

「呵呵,在外界學習記得要多充實自己的智慧,不要跟別人隨便起衝突、要跟他人好好相處,知道嗎?」

「是的,大尊長!」

大尊長點著頭,此時我突然想起早上席納說的一句話:

「對了、大尊長,為何席納會說我是霍格華茲的教授?」

「喔~這件事情是因為霍格華茲那邊希望我族今次入學的孩子來教授我族基礎特殊魔法給新世代的學生。」

我聽錯愕著:「大尊長,請恕納啟直說,我族的特殊魔法不是不能……」

「呵呵,孩子你要記住,學習者不分國界也不分種族,只要是願意求得學習之人,我們都該教導他們。」

聽著大尊長所說,我也只能嘆氣著:「是的、大尊長。」

「好好地當教授傳授我族的特殊魔法基礎,我相信你不會令我們失望的。」

向大尊長行禮,消除鏡像。

「唉…看來我得要心理準備了……」

 

 

下一節

<<惡整新生羞恥的典禮!讓我們新生吶喊:放我們回地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