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的族群>>

‧ <<如果想安然活到畢業,就一定要鍛鍊自己的堅強心靈。>>

 

坐在十人一桌的美食前,不知為何完全沒有食慾…

看著桌上一大盤菜色…我強烈建議把燈關掉吃,一定不會像我旁邊這位不認識的新生一直處在狂吐嘔吐袋……

不過也難為他了,誰讓桌上一大盤美食,居然是呈現赤裸健美青年的大體…這就算了,但有必要把它的表情、四肢弄的血肉糢糊成殘酷兇殺案嗎!

再看看其他桌雖然也是各種生物的獵奇狀況,但至少沒比我們這桌誇張啊!

這樣誰敢動筷子!

而且夾了還會有非常寫實的血腥醬料噴出來……

現在換走驚悚活動嗎?

抹了一把臉,我覺得超沒胃口。

不過很顯然的,也有少數坐在我右手邊依舊很歡樂吃著的人…而且我相信他們絕對不是食人族,因為他們是我的一群友人…當中還包括了哈利爸爸的親生兒子。

戴著不知是啥墨鏡的阿不思夾了菜盤大體的腹部放入碗中,配著白飯吃了幾口,發現我都沒動筷子,困惑著:「納啟你怎都不吃?這很好吃呢!」

……看著血腥醬料從阿不思嘴角流下,立即讓這桌不敢吃的其他位新生飆淚哭喊跌在地上……

「…阿不思……我比較錯愕你們怎麼都敢吃…痾…大體……」

阿不思聽完沉默了……

「納啟…你說這是大體?」

我點著頭。

正當阿不思要拿下墨鏡,坐在他旁邊也一樣戴著墨鏡大口咀嚼得席納發現到,立即阻止著:『等、別拿下來!』

但很顯然來不及了,阿不思看了看桌上的菜盤再看到碗中咬了一口的某部位,接著、光榮的暈倒了……

席納惋惜得說:『我就說千萬別拿下得…』

默默拿起阿不思的墨鏡戴上…原來這墨鏡暗藏玄機,眼中所看的大體居然變成非常正常的一大盤豐盛餐點……

拿下墨鏡,再來看看隼,他一副老神在在的咀嚼著,我好奇問著:「隼,你吃得下去?」

「……」

隼沒有任何反應得動作連貫吃著。

「隼,你還好嗎?」,輕輕搖著。

但是隼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隼?」

吃飽得一郎非常有禮儀得放下碗筷拿著餐巾擦擦嘴角,合十:「我吃飽了。隼他從第一眼看到大體後就已經兩眼開開昏過去了。」

…強……昏過去也能吃東西……

只是,一郎居然還吃得下去?

「別擔心,我是因為在陰陽寮見習生時遇到過更獵奇的景觀訓練過,比方說在墓園跟一大堆腐爛的骷顱人共同吃一餐噁爛到不行的蛆蟲魔物。」

…原來我們當中膽子最大的是一郎,難為你了……

至於敖多?唉,別提了,看看那趴在桌上口吐白沫雙眼失焦的遺體,就知道打擊太大,而且有礙觀膽…

說真的…我也有點餓到了……看了看極度飢餓卻因為恐懼飆淚的四位新生,算了…反正就破例一下好了。

我從背包拿出紙和筆放在餐桌上畫了個簡易卻又有點複雜的圖案。

注意到得席納立即飛到還再哭天搶地的四位新生面前,各送一記尾拳巴頭說著:『四個傻小子,注意看!小傢伙所畫的魔法陣。』

在我邊畫的同時,也一邊說著:「這個召喚陣是我當時和同僚為了針對某人的餐點惡作劇而研發出來的魔法陣。」

席納聽了立即摔地怒喊著:『理由不會好一點嗎!』

聳聳肩,完成。

「聆聽所呼喚,為我所顯現,來自幽冥的使徒,呼喚你現身於眼前,其名:詭廚‧芬多精。」

隨著我所言,魔法陣蹦出一抹帶著廚師帽的少年阿飄,他腰圍下半身卡住抱怨著:『真是的,召喚陣太小讓我出不來!是歧視我身材還不夠纖細嗎?』

「或許是我把魔法陣放得太小的緣故?」,我在一旁提議。

『…混帳!又是你!!!上次你和你那些可惡的死小鬼居然要我在那位大人物的餐點惡作劇!害我差點沒被那位大人物抓出來幹掉!』

無視詭廚‧芬多精的控告,我指著餐桌上:「幫我料理成美食餐點。」

『啥?我不爽。』,詭廚‧芬多精極度超跩的不屑。

聳肩說著:「那我就告訴你剛剛口中所說的大人物,你就是兇手也是指使者。」

『你──!你這無恥的混帳──!』,詭廚‧芬多精邊抱怨邊看向桌上的大體,立即用高分貝聲嗓喊道:『呀啊啊啊──!神父在上啊!這裡怎麼有大體?!還是兇殺命案現場!快!快打電話報警!不!不對要先搶救!不!要先保持原樣採集證物!』

看著詭廚‧芬多精大呼小叫又手忙腳亂,早已習慣的我悠哉坐著欣賞他歇斯底里的動作,至於錯愣的席納飄過來:

『我說小傢伙,這歇斯底里的好兄弟有點…』

一郎也在一旁點著頭。

「習慣了就好。」,老神在在回覆席納。

等到這抹阿飄確定桌上大體其實是數多種菜組合成,一臉像黑道不良份子提著我衣領瞪著:『死小子,你是故意捉弄我,啊?』

「我剛剛就說了幫我料理成美食餐點。」

詭廚‧芬多精冒出額頭數多條青筋,憤怒著:『那、敢情你刻意用菜色組成的大體放在桌上,是怎樣?』

「那是學校的惡搞活動。」

『啥?是哪所學校會這麼亂搞?』

「霍格華茲。」

詭廚‧芬多精聽完,瞬間無力:『……果然又是霍格華茲……我早就猜想世上有哪所學校會有這麼無厘頭的惡搞活動……』

「幫我料理完再回到你該待的地方自憐自哀。」

『閉嘴!你這一針見血的混帳小子!』

「快點,我們都餓了。」

『嘖,我知道啦!』

在詭廚‧芬多精展現他高超的料理技巧時刻,我向著一旁發楞的不認識四位新生、一郎即席納:

「這是魔法之一‧召喚陣,藉由自身魔力能夠召喚出任何異界存在,只是奉勸別亂召喚,否則召喚出自己無法管控的異界存在可是會被反咬一口的,像這阿飄我和我同僚當初為了逼迫他乖乖聽話,可是費了許多心力,唉。」

快速分解大體成數多豐盛佳餚的某位阿飄極度不爽反駁:『哼,聽你鬼扯。你和你那些混帳小子,當初可是一把我召喚出來就直接拿繩子把我綁住吊在樹上鞭刑,哼。已經料理完,我要回去了,繼續待著我怕又有一堆麻煩事。』

向著他揮揮手:「掰掰,有緣再見。」

在他消散前,怒吼著:『是永遠不見!』

轉頭向著已經錯愣的不認識四名新生、一郎及席納:「好了,可以開動了。對了,一郎、席納,你們叫阿不思、隼還有敖多起來吃飯。」

等到昏迷的人都清醒、嚇到發楞的不認識新生也都坐好,我們這一桌才正式開始吃起豐盛的一餐。

完全不知剛剛的召喚過程,讓其他桌用餐的的師生都傻眼。

『啊,好好吃~!完全跟剛剛那盤…不同的味道!』,席納一大口咀嚼著食物。

其他人跟著品嘗一口也附和著席納。

我笑著:「詭廚‧芬多精料理過後的餐點,盡量要吃完,否則沒吃完、他可是會拿菜刀憑空冒出來捅你下地獄。」

話一說完,其他人加緊速度努力吃著。

不知是餓了太久?還是被嚇到饑餓感大幅度增加亦或者是我剛剛所說的話?不到幾分鐘,桌上的豐盛餐點一點殘渣都不留。

席納圓滾滾的飄在空中,雙手抱著腹部心滿意足:『好美味…吃的好滿足。』

趴在桌上露出幸福表情的阿不思:「我也是。」

我注意到餐碗旁邊用來召喚詭廚‧芬多精的紙張,輕輕一碰、讓此張紙瞬間化為粉塵消散。

「不過我第一次看到這麼神奇的魔法。」,一郎感嘆著。

錯過剛剛精彩過程的阿不思也好奇著:「可惜、我剛剛昏迷,不然就可以看到魔法書上都不曾有紀錄的魔法了。」

敖多在一旁點頭。

此時坐在我對面位子的一名女新生,鼓起勇氣問著:「那個,可以請問一下剛剛那個召喚陣是不是奇幻小說中常出現的…因為我之前都不曾看過這麼奇特的魔法。」

望著這名女新生,偏頭回答著:「奇幻小說?」

『小傢伙,你又搞錯重點了…』,席納感到非常無奈…

「喔、好吧。」,回歸正題:「這召喚陣其實並不是奇特的魔法…」

突然我身後有人接替解釋著:「召喚陣是擁有魔法之力的任何人都可學會和施展,可是…在千年前不被記載的隱沒歷史中就全被下令封鎖相關消息、甚至任何典籍也被抹消,從此消失的禁忌古魔法之一。」

回頭一看居然是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他此刻整個人精神狀況不再是先前那副模樣,反而充滿警戒盯著我,突然我感受到時間波動的靜止。

「你到底是誰?不但會使用空間魔法甚至連召喚陣都會!」,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憑空變出有著上端為太陽、下端為月亮、中間鑲著星紋的特殊魔杖指著我。

看著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如此警戒,我猶豫著:「…到底該說…還是不該說呢?」

「快說!」,不耐煩的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怒吼著。

「啊!算了,直接請大尊長來說,反正我也是被逼來霍格華茲的!」,喚出鏡像,聯繫上大尊長。

正在悠閒躺在椅子上看漫畫的大尊長有點錯楞到,不過一下子就回復原態笑著問道:「孩子怎麼了呢?」

「大尊長我目前碰到難題,有人質問我是誰、也問我空間魔法和召喚陣都會。」

聽完我問題的大尊長苦笑著:「我說孩子,這些小問題應該不需要特地聯繫我來處理吧。」

「是嗎,好吧,打擾大尊長了。」

正當我要切斷鏡像時,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率先搶話:「等等!你到底是誰?不,應該說你們到底是誰?」

大尊長望向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盯了一會後:「嗯…你的本質居然有時間波動…而且鑲著日、月、星象徵的那權杖……難道是七大掌權之一的時間掌權者?」

聽到此話,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驚訝得後退幾步,同時將魔杖舉在眼前準備發動魔法。

「看來是了,別緊張時間掌權者。不過說也奇怪,我印象中的時間掌權者不都是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嗎?怎麼變成這有點神經質得小屁孩?」

我在一旁咳了一聲,示意大尊長的說詞有點激怒他人,誰教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一聽到一名比他看起來更年輕的小孩子當面說他是神經質的小屁孩,論誰都一定會火冒三丈。

「您別再戲弄他了大尊長。」

大尊長笑了笑:「好好好…我不調戲他了。」,正色嚴謹說著:「你應該是新上任的時間掌權者,難道身為歷史紀錄的歷代時間掌權者那邊傳承我們的事情?」

極度不爽得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哼了一聲:「沒有。」

「呵呵。看來我們一族的事情在外界都無任何消息了,真是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呢~呵呵。」

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瞪著大尊長:「誰管你們是哪一族,反正快交代你們是何方神聖!」

「真是個不知輕重的小鬼頭。」,大尊長瞬間釋放壓迫感直逼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可見你上代時間掌權者沒有想想管教你得禮儀。」

隨著大尊長的壓迫感,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感受到不知是生也不知是死的錯覺,不停搖晃著。

「就叫大尊長不要一直玩他。」,我嘆著氣,彈響手指、地上瞬間冒出巨大的金色魔法陣消除大尊長的壓迫感。

大尊長嘟起嘴:「難得有這麼好玩的玩具說。」

逃過一劫得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怒喊著:「誰是玩具!」

看著大尊長一直刺激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我深深嘆氣:「我們一族是異界‧源族。至於為何會使用空間魔法和召喚陣,是因為我們本身就是魔法的起源者,同時也是賦予眾生使用魔法權力的一族。而你眼前這位看起來很欠揍又玩心很重的大尊長是我們一族的族長,同時也是造就魔法出現的始源神祗。」

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不可置信著指著大尊長:「你說這個比我更像屁孩的可惡小鬼是神祗?騙誰啊!從我於至上神‧造物主所在的英靈聖堂繼任上代成為時間掌權者遨遊任何時間點,都沒碰到過所謂的始源神祗,更沒聽過什麼異界‧源族!」

不知何時變出浮空飄著水壺倒茶並喝著的大尊長陰險笑著:「小傻瓜,別以為只有你會使用時間魔法,身為魔法起源者的我當然也會,甚至比你和至上神‧造物主更無所不能。活過無盡歲月不停穿梭在任何時空定點、各界與平行世界的我,不論是千年前或更久遠前的任何錯誤走向中為了再次避免我族被利慾薰心的眾生捲入不幸,直接回到魔法剛賦予給眾生的那時代分歧點,與至上神‧造物主提出將人數稀少的我族全都帶進了我所創造的異界、消除歷史有關我族的所有消息,因此我族的事情幾乎無人知曉,只有我在千年前結交的死黨梅林例外。」

「!?你說見證者‧梅林知道──!那他怎不跟我和其他位掌權者說?」

「這個嘛,是梅林的意思。因為他好歹目睹過千年前歷史中的錯誤走向因而不希望讓太多人知道我們一族的存在,尤其是掌權者。」,大尊長再次喝了一口笑著:「因為掌權者如果更貪婪強大力量,可是會讓一切毀於旦夕的。就像千年前隱沒聖戰的主使者就是當代的掌權者全體所策動的,為的就是將我族所有族人的力量成為他們的,只因妄想推翻至上神‧造物主成為撼動一切的唯一真神。也造就我族從我修正最初分歧點之後都一直活在異界,直到修正的千年前再次與梅林見面,並知曉他的四位弟子想創造一所魔法學院,才有少數像這孩子一樣到外界學習。」

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沉默下來,並跪下身子:「……對不起……都怪先前歷代的掌權者們導致你們一族退出歷史……」

「嘛~反正又不打緊、畢竟那都是錯誤走向的慘劇,完全沒影響到已經生活在異界的我們一族,而且異界每天也如此有趣。」,大尊長放下茶杯,用著長輩關切的眼神望著我:「只是我希望現任時間掌權者的你能否幫我看顧這孩子呢?外界眾生的險惡這孩子算是新生代又不曾接觸過眾生,我擔憂有人一知道我族身份後又會再次演變錯誤走向的情況。」

「我會的,我以時間掌權者的職責向您保證,同時也不會讓其他位掌權者或有心人士知道。」,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恭敬。

「呵呵,這樣我能放心了。」,大尊長向我:「那麼、孩子,你在霍格華茲可要好好學習,同時好好當個教授教導基礎喔。」

「是的,大尊長。」

大尊長一說完立即切斷鏡像聯繫,而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則在解除時間暫停前說道:

「聽你大尊長說的,盡量別讓太多人不熟悉的人知道你們一族的事情。對了,你可以直接叫我庫洛,你呢?」

「喔。」,我笑了笑:「你可以直接叫我納啟。」

時間恢復正常,庫洛回復先前慵懶的狀態,至於剛剛誤以為召喚陣是奇幻小說的女新生因庫洛率先回答而繼續問著:

「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既然您剛剛說這召喚陣是禁忌魔法之一,那為何源‧納啟教授會呢?而且剛剛也使用空間系魔法,難不成源‧納啟教授他的身份是世上七大掌權者之一或者是魔法界所囚禁的罪惡者…」

庫洛伸手打斷阻止女新生的話:「每個人的身世是不該如此探究,甚至還隨便懷疑校長:麥米奈娃欽點的新任教授,難道妳這樣不覺得很失禮嗎?」

隨著庫洛所說,女新生立即羞紅地低下頭。

「看妳胸前這聖火紋章妳是葛來分多的新生吧。」,庫洛憑空變出一本手冊翻開:「隨意懷疑新任教授甚至還亂說話與猜測,葛萊芬多扣十分。」

女新生聽了立即慘白。

收起那本打著各學院的分數手冊,庫洛看了看四周啞口無言的新舊生和教授們:「在場的新舊生和其他位教授都聽著,別隨便懷疑任何人的身世和猜測身份。尤其是新舊生,既然我接受校長:麥米奈娃的邀約來霍格華茲來擔任你們的教授就要給我做好心理準備。」

至於我錯愣地問席納:「有這麼嚴重嗎?」

席納用尾巴搔搔頭頂:『這個嗎…我也不太曉得。』

隨著庫洛所說,立即引起不少教授的不滿和向著校長反對庫洛擔任教授一職。

「安靜!教授們。殊坊里‧庫洛伊德有他的教學方針,何況論資歷、論經驗都不是在場得我們能比得上、甚至都得向他學習。更何況魔法界的最高領導成員都認可他是位傑出的老師。」

雖然有校長的解釋,不過依舊還是有許多人不服。

庫洛依舊很性格得保持慵懶樣:「這就是我的教學方式,我不管是否有很多人非常不滿,只因為這女新生剛剛所說的懷疑和猜忌就被我扣分。所以我直接明說,在霍格華茲擔任教授一職時所教授的心靈學,想必在場除了少數人清楚,因此我就詳細說明、並給在場的人上一堂課。世上的魔法、巫術、祭咒、言靈及超自然等任何不思議力量目前皆以區分在廣為人知的理之五則‧牽連其一‧失落的二禁忌。因此我所教授的心靈學即是和理之五則都有關聯的牽連其一:心靈魔法,是能夠跟理之五則有所牽連的特殊性魔法,也是只有少數人才知曉正確習得的魔法。

「所謂的心靈魔法是以自身信念意志、隨著心性搭配著理之五則或化身出特定形體的特殊魔法。藉由心靈魔法的修練與施展不但能大幅度提升自己的魔力、異能力以及精神力之外,甚至在最後還能夠運用在理之五則創新嶄新能力。

「如果想習得者,最重要的注意事項就是不可猜忌和懷疑,否則容易走火入魔。」

庫洛說完就無視無數師生的竊竊私語,直接走回自己的座位趴在桌上沉睡。

就這樣的,這場晚餐聚會的鬧劇就這樣收尾,同時也引起數多學生和教授開始敵意起庫洛。

不論校長怎麼勸解都無法解決,最後只好說著:「新任教授的聘請期限是一學期,如果這一學期結束各位依舊認定殊坊里‧庫洛伊德教授不適任,那麼就解雇這樣可以了吧?」

隨著校長最後這句話,立即不再有人有任何話。

至於當事者庫洛依然不關己事的繼續趴著睡…還真是……

不過他是真的一位值得學習的好教授,因為他好歹據說是時間掌權者。

 

之後新生典禮就結束了,看著數多新生跟著各學院的院長離去,只剩下自己和披掛在我脖子上打瞌睡的席納留在原地。

「源‧納啟教授。」

在所有學生和教授都離去時,校長走過來:「感謝你們一族的大尊長願意讓你來霍格華茲就讀和擔任教授一職。」

我點著頭。

「請跟我來,由我帶領你到你專屬的教職員室。」

跟著校長走到二樓,看著數多教職員室的門前都有奇奇怪怪的裝飾物,我不免錯愣了一下。

「我們霍格華茲的各學院宿舍和教職員室出入口都會有需要通關密語的特殊裝飾物。」

校長邊說邊帶我走到其中一間平淡無奇無裝飾物的房門前:

「這間是源‧納啟教授你的教職員室,同時也是你往後居住在霍格華茲的房間。」

「好的。」

進到空無一物的房間內,校長拿起魔杖揮了揮,瞬間冒出數多日常用品。

「之後這房間的裝飾可以依照源‧納啟教授的喜好自由搭配。此外想詢問一下當時霍格華茲濟派信件到異界的特派貓頭鷹,請問你是否有下落呢?」

我點著頭:「有,怎麼了嗎?」

「那能否告知牠的行蹤呢?畢竟那隻特派貓頭鷹是霍格華茲專屬的,同時也擔憂慘遭有心人士的捕捉,畢竟有數多有心人士一直想知道格華茲正確位置和進入島嶼的方法。」

「喔,校長不必擔心,你說的那隻貓頭鷹已經被我變成一隻名副其實的神龍了。」,我笑笑指著脖子上已經入睡席納。

校長不可置信:「這是怎麼做到的?雖然現在我們魔法界中的變形學問有許多能把任何生物變成所指定生物的魔法,可是從來無人可以完全變成近乎完整的傳說神龍何況還是能抵禦任何魔法力量……」

看著校長想伸出魔掌研究席納,不過我還是阻止著:「席納已經睡著了,祂一被吵醒的話會很聒噪的。」

校長目光非常熾熱的看著我,不過我依然很好心的粉碎她心裡的期盼:「在外界擁有任何魔法力量的人是絕對不能用的、因為光是付出的魔力和不知道正確使用方式與流程恐怕會造成各種悲慘後果;再來是最主要的媒介,只有生活在異界的我們一族才有可能拿到。」

聽完我說的,校長失望了。

「不過我記得外界廣為人知的魔法中好像有什麼變形咒、幻形咒還有什麼變身魔法……應該足夠了吧,沒必要學習我們一族這種風險極高又需要媒介的轉生魔法。」

「也對。」,校長想開了笑笑著:「那麼我就先告退了,你也早點休息,畢竟明天一大早你就要開始上課了。」

校長一離去,席納立即清醒過來離開我身上漂浮著伸展身軀:『嗚呀~說的真舒服。』

我瞥了祂一眼:「明明就裝睡。」

『沒辦法,誰讓校長:麥米奈娃可是對我很好奇。唉,我就是帥氣又風度極好的新時代好男人,不免讓校長也被我煞到。』

我沉思一會:「…席納不算男人只算是性別男的神龍……而且我記得校長不是很老了?還是你喜歡年紀大的女性?」

席納瞬間摔在地上怒吼:『就跟你說你的糾結點不對──!還有我並沒有喜歡年紀大的女性!』

無視席納的反駁,我望了四周雖然很樸素安詳舒適的職員室,可是我還是很不喜歡。

再次使用鏡像聯繫大尊長…

只是此時的大尊長似乎有點不太方便…看看他目前整身都是泡泡和坐在水邊,想必是在洗澡中……

「孩子你又有什麼事情呢?」,大尊長微笑著問,可是他臉色似乎有些陰險的黑色,彷彿在暗指:如果又是無聊的問題我就處罰你!

看著大尊長我偏頭說出令他差點氣炸的話:

「大尊長,你老大都不小了還用這麼高級的淋浴乳洗澡,難怪我和其他同僚都想說你身子怎老是光滑細嫩。」

「……」,大尊長神色陰沉一些。

「早知道大尊長都這麼愛護自己的肌膚,我和同僚應該要針對這方面惡作劇才對。」,我點著頭。

大尊長神色更陰沉許多。

席納在一旁看了咽了咽口水,伸手拉著我後領小聲提醒:『小傢伙別再說了。』

注意到大尊長似乎處在暴怒邊緣,我勾起嘴角說出最後一句話:「真希望早日回到異界告訴同僚這項好消息。」

碰!

大尊長瞬間身旁產生強烈的氣流,他不怒反笑著對我說:「好孩子,你如果回來敢洩漏這秘密,信不信我把你們一個一個抓起打屁股?相信順道錄影下來播放在異界各地是不錯的選擇?」

陰險!

我咬牙切齒的瞪著大尊長,他也同樣瞪著我。

率先打住的大尊長揮揮手:「算了,找我又有什麼事情?」

看大尊長翻臉比翻書還快,習以為常的我:「只是想詢得大尊長的認同,讓我將原本在異界的房間直接變化至我目前所待的這間職員室。」

大尊長愣住:「為何?我記得霍格華茲的職員室不是都有良好的傢俱和空間?」

「是沒錯,可是我很不喜歡霍格華茲這裡的職員室,因為感覺如果我人一不在就隨時會被有心人闖入,即使有良好的保護措施也一樣。」

大尊長沉思一會:「好吧,不過你房間一變化並取代原本職員室內的空間,記得下達交錯空間的魔法。」

「好。」

得到大尊長同意後,我立即將此職員室的所有傢俱都堆在一旁小角落,直接拿出幾天前做好專門用來繪製魔法陣的器具,在地上的磁磚畫出極大的魔法陣。

瞬間發動,頓時這職員室內立即變換成原本在異界的自己房間。

踩在熟悉能夠變硬變軟的木製久遠地板,看著四周無數大大小小漂浮書櫃以及周圍空間是處在無重力的星河中。

『哇,小傢伙,你房間也太奇特了吧。』,席納困窘著說道。

「我房間算正常了,有些族人可是比我更奇特,比方說:史前時代的恐龍居住地空間、火山熔岩的空間……」

席納投降:『好、好、好,停住,我知道你們一族很奇妙。』

我聳聳肩。

『不過你房間居然沒有淋浴間、泡澡用的浴缸、飲食用的冰箱、飲水器、床、也沒有桌椅…』

拍了拍手,瞬間四周的星群聚集成淋浴間、浴缸、冰箱、飲水器、床的形狀接著變成桌子又變成數多椅子。

席納扯扯嘴角:『…還真是方便……』

「這房間好歹是我耗費許多心血才完成的,不論是這些自動分類的書櫃中有許多手抄書籍和數多我以前到現在收集而來或製作的道具,還有這星河空間、以及我所踩的這地板全都是。誰讓大尊長之前說我們自己房間自行處理和製作最舒適的空間,說起來、你可以找個時間來尋寶,或許能找到有用的東西。」

『東西?』,席納看了看四周:『我除了看到一大堆書櫃之外都沒有看到能放置道具的物體。』

「有的。」,我隨手從一旁的書櫃中拿出一本書翻開來指著某頁圖片,瞬間書本散發光芒冒出一顆淡藍清澈的晶石。

席納錯楞著:『該不會每本書都……』

點著頭,也順道說著:「對了,我房間內的星河中某些星群、黑洞也都有藏。不過由於這幾百年間藏太多,導致我懶得去整理就是了,印象中我好像也有把某些生物封印並塞在不知何方就是了。」

席納無言以對,最後感嘆著:『這房間的機關還真是多……』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向著比較有點遠的書櫃招手,書櫃飄過來,我立即抽出某本龍族的書籍,翻開至有著透明的特殊珠子那頁輕點一下。

「席納這給祢。」,將手掌差不多大的珠子和手上這本書一併丟給席納。

『這是什麼?』,席納接住珠子和書本問道。

「龍珠。是我將祢變成神龍媒介的龍骸本身持有的珠子,祢戴在身上應該就能學習這本書內神龍族紀載的龍族魔法。」

『!?真的嗎?!』,席納歡樂的將龍珠捲起盤玩著:『呼呼呼,這樣我也能立志成為魔法師了!』

再次困惑回席納:「祢應該是叫魔法龍不是魔法師。」

『就跟你說糾結點不對──!』

面對席納如此氣結,無辜聳肩。

「對了、席納,我明日要先上到哪所學院的上課?」

『嗯…說起來我得先跟小傢伙說明一下,雖然霍格華茲的教師一律都稱為教授、但實際上還是以教授的課程有所區分為教授或教師,課程主要分為共修課和學修課這兩種:共修課是不分學院,專門教導學生魔法基礎的教授。至於學修課則是依照學院的而特別指導的教師。』

「喔,那我算是教授還是教師?」

『……沒差,如我所說在霍格華茲一律都是稱為教授。』,席納憑空變出一本很厚的霍格華茲求生手冊-納啟版本:『由於小傢伙是特例,因此校長給你的這本求生手冊跟一般新生不同,裡面多加了共修課和各所學院的學修課。』

我隨手翻了幾頁看了看:「感覺課程多到不想上……」

席納給了我白眼:『小傢伙別忘了,你是來上學的。順道一提,如果你不想聽課學習的話就得教課。』

聽到這裡我深深嘆氣。

我的人權還真是沒有啊……

 

 

下一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