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異世界的人間天兵>>

‧ <<這是一個穿越的開始,老話一句就是開場白。>>

 

這是一個開始,也是我初次遇到讓我擁有全新人生旅途的神祕老人。

偶然的際遇下讓我來說說我跟這位神祕老人的經過:

 

旭日高掛著早晨,除了現代大多是貓頭鷹習性的多數人口還在夢鄉裡、就只剩少數老人家以及勤奮的年輕人和小孩子了。

在河堤邊,一名身穿輕便衣服的黑髮青年正是還在這現實生活的我,目前在晨跑所以滿身是汗的坐著,黑瞳盯著下方草地不停追著足球奔跑的一群青少年和吹著口哨的教練。

嘆了嘆氣,隨之站起身子繼續慢跑離去。

殊不知在跑離不到幾步回頭打算再看一眼球場上的未來球員時,正好看見有一名戴著鴨舌紅帽與黑墨鏡的白髮老人出現在他剛坐著位置旁邊盯著自己爽朗笑著。

心想奇怪就慢跑離開河堤隨著沿途路上逐漸變成水泥街道和建築物,但還是仍繼續跑著以往熟悉的路線回租約的某棟公寓第幾樓第幾間的家裡趕緊梳洗,因為目前我是正值社會人士的新鮮人,如果到公司上班遲到可是會被那位人稱:鬼畜的主管,叫去好好的愛戴一番,拜託!誰想啊!

看著早晨的動漫節目:喜羊羊與灰太狼,一邊喝白開水並吃著從超商買來的牛角麵包,緊接著去洗手間上個廁所就立即出門。

接下來就是不需要細說的賣命工作一天,直接快轉時間。

黃昏時刻,一下班的我走在街道上、經過XX足球場停下看著球場上年紀很年輕的學童歡樂地踢著足球,不免低頭嘆著氣。

「想踢球為何不去一起踢呢?」

聽到旁邊的聲音,抬頭看到正是早上晨跑時那位穿著很簡便的白鬍子老人,他還是戴著鴨舌紅帽和黑墨鏡笑笑著。

「不了,對我來說只要在一旁觀看就好了。」,眼神轉回球場默默回答著一旁的老人家。

「真的只是觀看?呵呵。」,老人家聽了溫和地笑著:「明明喜歡足球,為何要逼迫自己不接近足球?」

再度轉移視線望著老人家,用著黯淡得眼神苦笑著,「我已經二十幾歲了,又如何跟那些小孩子一同踢足球?」,搖搖頭轉身走離開這能觀望球場的外圍:「何況我球技只是新手,看看那些孩子各個高超到讓我羞愧不能……而且就算可以加入,也只是會被取笑而已……」

老人家沉默了。

而我頭也沒回走回家脫下襯衫與長褲換上衣櫃裡的運動衣褲,同時看著裡面被掛著許多套衣服壓在最邊邊的一套衣服……那是一套球衣…是閃電十一人的球衣,也是唯一一件從網路上特地買來做為自己喜愛足球的紀念……

伸手摸著那套球衣,許多無法訴說的心聲默默埋藏於心底。

自從在電視上看到一群少年少女踢球的故事,還有千奇百怪的必殺技,勾引起我小時候嚮往足球的心情。

是的,處在孩提時期的任何人是非常嚮往動漫或現實的。

可,事與願違啊……現在的生活就是我期望的?只能在一旁觀望就真的是滿足的嗎?

關上衣櫥,我喝了幾口白開水,走到玄關穿起慢跑鞋、活動四肢伸展筋骨並走出門鎖上才開始繼續慢跑。

如同早上的路徑,再次跑到河堤邊坐著,看著下方數多球隊彼此爭奪門板上的比數。

「不論多麼隱藏你心底的期盼,你的目光還是依然停在這。」

抬頭看著站在一旁的老人家,默默哀悼,這老人家為何要像背後靈一直跟在身邊……

「哪,孩子,你喜歡足球,為何你身邊沒有名為足球的朋友呢?」

對於老人家的詢問,我無奈嘆著氣,「老爺爺,我先前說過了,我喜歡觀看而已……」

「那為何你的眼神如此落寞呢?」

如此犀利的一句話,沉默不語,準備起身打算離去,才發現那位來去無影無蹤的老人家早已不見人影了。

「天啊,我該不會眼花了?」,撫著額頭搖晃頭:「唉,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抱著心驚膽跳得情緒,處理完一如往常得生活習慣後,躺在床上思索著今日碰到的那名老人,不知為何他的身影異常眼熟?

好像在哪有看過他?

想著想著踏入了夢鄉中……

『你說你要踢足球?!你這蠢孩子,你跟本沒有那些天賦異稟的天才所具備的天賦,而且看看你身體本身就是體弱多病整個人虛弱到根本不該有激烈的運動!你看看那些球員各個是身體健壯哪像你這麼瘦弱!加上你運動神經也沒好到哪去!就算你學了足球也只是一直坐在板凳無法下場!放棄踢那沒有前途的足球,好好用功讀書將來努力打拼過日子比較實在!』

『可是……』,我想和足球做朋友……

『別再可是了,你今天考試考幾分?你課業複習完了嗎?還不趕快去吃完晚餐就去給我念書!』

『孩子,你媽媽說得對,趕快吃完晚餐就去念書,別再去想踢足球這不切實際的事了。況且踢足球將來也不能當飯吃,還是聽你媽媽說得用功念書比較實在。』

『……嗯……』

 

對我來說,踢足球真的是不必要的嗎?

而現在的生活真的是我所希望的嗎?

 

「真是可憐的孩提時光。」

突然熟悉的老人聲傳來,瞬間夢境破碎。

「踢足球也許將來無法成大器,可是努力用功念書將來也不一定得到一份值得的工作。人生就是如此難已莫測,沒人能保證做什麼就一定會是一帆風順,可是活在當下、就得了解自己想做什麼要做什麼,這才叫做人生不是嗎?」

那名老人站在身後。

回望著他,他繼續笑著:「違背自己想要踢足球的內心,整天漫無方向的工作就是你想要的人生?一直在一旁看著他人開心踢足球,你真的就心滿意足了嗎?」

……是啊,只能在一旁默默觀看……怎麼可能會滿足……

「你可以選擇。」

「?」

「你的祈願,我聽見、我看見,因此來到你面前。你可以繼續這樣的生活、也可以放棄現下的生活到另一個世界重新人生。」

聽著面前老人如此說著,我愣愣地說:「是指穿越嗎?」

「是的。而且依照穿越定律你必須做出選擇。你可以選擇繼續這樣的生活到死亡離別這世界亦或者是到全新的世界裡體會你所希望擁有的足球人生。」

我錯愕了…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也可以碰上穿越的機會。

之前都一直以為穿越都是只有小說才會出現的事情,沒想到在現實裡居然讓我碰上了。

一直埋藏在心底的願望,有朝一日可以轉變的機會來臨……照理說我會直接答應…可是為何心裡會如此遲疑?

不是不信任眼前這位老人說的,而是我的親人,雖說從小親人會要求一直我讀書可是隨著時間流逝,當初扶養我的親人如今要換我扶養他們,又怎能隨意捨棄生命和離別?

「很遲疑對吧?」老人欣慰笑著:「站在養育之恩而善報自己的親人和捨棄養育之恩揮手離別到新世界的抉擇,始終令人感到遲疑。有得必有失,選擇哪一邊都將失去重要的一切。不過放心吧,我只是給予你一個轉變的機會,緣分既然讓我遇見你、那就代表這是必然的。」

老人慈愛問著:「你可以選擇,但你要知道,不論選擇延續或重新都注定會有犧牲的代價,但千萬別不要後悔就好了。」

我看著老人問著:「老爺爺你是誰?為何我總覺得你很眼熟?」

「呵呵,你當然會覺得我很眼熟,因為你是從電視某部動漫看過我。給個提示、我那孫子跟我一樣熱愛足球成癡,而且也老是拿輪胎來自主訓練。」

聽著老人的話在看著那大大爽朗的笑容,我立即想起是誰了!

「老爺爺你是圓堂大介?!」

老人搖頭:「圓堂大介這名字已不再是我了,現在的我只是一名專門為著想要與希望可以踢球的孩子給予機緣的一名老人而已,算是穿越神的使者、你就叫我使者爺爺吧。」

「是嗎…哪,使者爺爺,你覺得足球有趣嗎?」

「呵呵,當然有趣,難道你覺得不有趣?」,使者爺爺慈祥笑著反問。

「嗯…我只覺得我所生活的這世界裡,足球是只有分數高低的結果,實力是絕對、技巧要過高、天賦得要異稟……」

使者爺爺撫摸我的頭:「孩子,足球沒有如此複雜,踢足球是很快樂也很幸福的,只要將足球當成朋友你自然就不會去在意旁人的觀感。也許在許多人的認知裡只有贏才是有意義的,可是孩子、聽我這活過一輩子的老爺爺所說的微不足道的話吧。

「人生只有一次機會,必得把握僅有的此生,能夠活著做任何事情、即使微不足道或沒有意義,在將來的機緣下可是會牽連許多人的未來。太在意輸贏往往會讓人陷入糾葛而無法自拔,太注重成果可是會造就完美主義的萌生,你的人生只有一次機會,選擇在於你。你要過著成就亦或自由的生活全端看你自己。」

「使者爺爺,你真老成。」

「呵呵呵,畢竟我生前好歹活過幾十年、辭世之後成為各世界的穿越神使者,自然也看過各種遭遇。」使者爺爺爽朗笑著:「那麼孩子,你的期望是什麼?」

我……我期望什麼……

回憶種種過往…自己將心中渴望踢足球的心情埋藏起來,只能總是看著他人踢球感嘆……

「我想要踢足球!我想要過自由的生、而不是受到旁人觀念的束縛過活!」

「很好的回答,勇敢說出的孩子我最喜歡了。」

使者爺爺身後冒出燦亮的光芒,他伸出長滿厚繭的手:「我們走吧,讓我帶你到能夠實現夢想的地方。」

握著使者爺爺的手,光芒燦爛的將我們倆人送至遙遠的彼端。

 

 

下一節

<<全新的世界,將會是常理無法理解的超次元改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