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法喚回的心意>>

‧ <<所願即是為真>>

 

﹝((:不!這不是真的?!我的孩子……嗚嗚嗚……你說你跟勇者們一同前往遙遠的星系去救出最重要的友人並答應過我會平安回來的……你怎可以食言……你怎可以食言……我的孩子你怎可以狠心丟下我們這些家人……))﹞

﹝((:哥哥,我不會哭的,即使你沒有回來我不會哭,因為我是你弟弟也是身為3G成員的你的弟弟,所以我不會哭。我一定會和二哥、三哥一起努力繼承你們3G及勇者們的意志的!))﹞

﹝((:妳跟著妳所屬的團隊到遠方了,只留我一個人,妳知道嗎……當我聽到從彼端回來的倆名孩子當眾說著這令人心碎的消息,我、頓時失去了將來……回憶妳我的種種點滴卻無法哭出的淚水潰堤了,縱使站在那立起的石碑前、我仍前進不了心碎的那天……))﹞

﹝((:叔叔,你現在平安嗎?我知道你在遠方活著……如此有著領導風範又總是嘻皮笑臉的你,我真的再也看不到你回來將我抱在懷裡說著勇者故事了嗎?自從那天和我相似年紀的倆名少年到家裡強忍淚水說出口時,爸爸媽媽抱在一起痛哭了,而我只記得我……笑了……你們再說傻話吧?叔叔、總是喜歡說勇者故事給我的叔叔怎麼可能離去了?他……他還在、他還在我們身邊,你們說謊……你們說謊!我把自己關在房裡拿著和叔叔合照的照片笑著。就是嘛、叔叔還在,他還在……他還在……呵呵呵,叔叔、你這次要跟我說什麼樣的勇者故事?))﹞

﹝((: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堅持以〝始源‧G石〞和索路十一遊星主對抗,那麼凱哥哥他們……嗚嗚……都是我的錯……))﹞

﹝((:我的愛人:小護終於回來了,可是、他和戒道卻是遍體鱗傷差點奄奄一息的慘況回來了。我就知道3G和勇者們一定能成功救小護回來,可是為何只有小護和原本不知去向的戒道回來?看著他們咬緊牙無法回答我的疑問,我早該想到的……因為直到現在我也停不下淚水……一直為了我們所有人和星球而努力迎戰外敵的勇者們,當世界政府認定小護是背叛者而採取不幫不支援的情況下卻還是去遠方星系拯救特別隊員:小護,他們不會回來了……為什麼?假如世界政府當初給3G和勇者們支援那麼……嗚嗚))﹞

 

 

聲音……

無數哭喊的聲音……

從深沉的睡眠中,我睜開了雙眼……

 

這裡是哪裡?

 

我又是誰?

 

望著一片虛空我不知飄到何方?

 

放遠看去有紫色星球、紅色星球、綠色星球的星河,那些聲音是從何而來?

 

突然一群閃亮的物體迅速向我衝來,防備不及的我楞楞看著其中數多物體到我面前不到幾公分、就有強大的撞擊力把我即飛出去……

 

當下我很是無奈,只能說運氣真背……

 

 

當我再次醒來坐起身子,發現自己在非常狹窄的小星球上,同時回過神才注意到眼前蹲著倆名跟我體型差不多的紅髮、綠髮少年睜大雙眼盯著我。

我也望著他們……綠髮少年給人感覺有著清新神經氣爽,紅髮少年給人感覺卻是有著寧靜安祥。

我們互望了不知多久,倆名少年異口同聲問著我聽不懂的話。

偏了頭,他們在說什麼?

他們用不知所措的表情說了還是不懂的話。

晃了晃頭,聽不出所以然就起了個身。倆名少年也很有默契地站起身……可惡、我居然比他們矮一點……

看了看四周都沒有其他生物,連居住的屋子都沒有、更別說伙食,只有一堆發出不同顏色光源的結晶體,試問這倆名少年到底怎麼生存的?

我雖遺忘自己是誰,不過卻記得各星系的活物不是都得生存在有氧又有食物的環境中嗎?

為什麼這倆少年在沒有氧的宇宙沒有任何難受?

還是有什麼特殊原因?

我再次集中精神盯著他們,他們又再次盯著我……

過了短暫時間,我放棄,根本看不出什麼異樣。

算了還是離開這裡吧,繼續逗留也不知要做什麼。

望向遠方、身後憑空浮現沒有連接背部的半透明星光色飄揚羽翼,不理會待在後方的倆名少年,輕輕一躍就飛離小星球。

隨意選個方向飛翔的我不知來到何處,發現到某個殘骸的巨大機器人遺骸、再往前一看居然還有更多機器人遺骸和形狀詭異的基地。

我查看了一下,雖說沒有腐壞但多處殘破不堪導致機器人完全毀壞。

稍微看了看其他機體也是一樣。

來到基地到處飛來飛去,在一片巨大玻璃牆發現裡面有許多倒地昏迷的人類。正當我打算直接無視轉個方向飛走時,赫然看見紅髮、綠髮少年居然拉著我身後數多其一的飄揚羽翼末端……難怪剛剛從小星球離開前會覺得有人握著我的羽翼……

快速展了展翅想要甩開他們,突然感覺到一股異樣錯覺來自左上方,一看只是個小黑洞、但隨即落下很微妙的圓球而且球上還有一堆黑刺。

我不理會,回過頭打算繼續剛剛振翅甩開兩名少年的手,卻居然看到他們居然在瞪我?

結果細看才發現是瞪我剛剛看見的那顆圓球不知何時飄到我正前方。當我打算將那顆圓球撥走,圓球居然一眨眼竄出黑色長藤。但不到我面前幾公分硬是被不知名力量擋住。

正當我疑惑時,後方有兩股強大能量和光芒衝刺著我的後方感官,想轉頭一看究竟可卻因為太亮只好正視前方;看到圓球竄出的黑色長藤突然劇烈晃動、也注意到圓球表面有裂痕逐漸擴大。

這麼有殺傷力?

可是我怎覺得很熟悉也很溫暖,真是奇妙。

在光芒中的圓球頓時裂碎成粉飄散無蹤,也在這時後方的光芒終於不再那麼刺眼。

轉頭一看,我詫異了。

原先沒禮貌抓著我羽翼末端的倆小孩居然變成一綠一紅的仙子!而且不說他們整身有著輕柔綠色與紅色的光芒在背上還有輕薄可以迅捷飛翔的妖精系翅膀;綠髮男孩額頭還浮現〝G〞紅髮男孩則是〝J〞的奇異文字,真是有夠詭異的。

頓時我會過意,這倆小可惡明明自己有翅膀可以飛剛剛居然還抓我羽翼不放,真是過分!

不過現下有點不對勁,那倆少年眼神渙散、目光無神的盯著前方巨大基地前的大型殘破機器人。

他們倆不知為何緩緩飛到那架巨大機器人位於心臟的地方,伸手一碰。

瞬間那足以閃瞎眼睛的綠色和赤色光芒又綻放了一次。

哼哼,這次我有先見之明,直接緊閉雙眼等。

不久,光芒結束,我睜開雙眼,看了、二度詫異!

那大型機器人居然自動進行拆解!

有一堆不知道是什麼的機器一一分解,而且各個都殘破到根本一碰就碎的地步。

在不遠看起來像主體的獅子動物型機器口中還有一名夕陽橘髮的青年躺著不知生死。

這景象有點奇妙……應該是我錯覺……總覺得好像一塊肉在虎口……

罷了,這奇怪的想法暫時撇到一旁。

仔細打量那名沉睡很安詳的青年,我發現這名青年居然非常奇特?!看樣子他身體曾經有遭受過致死的情況,否則依照他目前情況所僅剩得能量完全還有肉體失衡的這麼慘況根本無法存活。只是他身上的能量跟那獅子機器是相同的,嗯?怎有點眼熟?

突然我又感受到有人拉著我的羽翼末端,可惡!

又是哪個傢伙亂抓我的羽翼!

轉過頭一看,差點想逃避現實……又是這倆個……你們明明有自己的羽翼何必這樣一直抓我的羽翼……我無奈啊……而且我也知道為何我會覺得能源這麼眼熟,就是和這倆少年一樣、只差顏色不同其中一名少年不同而已……

正當我恍神感嘆的同時,看見那倆名少年不知為何用著悲傷得眼神望著獅子機器口中的青年。

算了,就當作好奇吧。

緩慢飄到青年前方,看著獅子機器如此威嚴的模樣,縱使已殘破不堪可卻不失威嚇。真是的……好像活的一樣,想嚇誰!!!

!?

有存在的波動?!

我抬頭四處觀望,發現在前方巨大浮空基地的那扇透明反光的玻璃牆內似乎有人的身影。

想說過去看一看,可、倆名少年居然緊抓我羽翼末端不讓我飛走……一開一闔說著我聽不懂的話,還指著那名青年。

看來是希望我救青年?

怪哉,他們怎麼知曉我能否救回他?

畢竟能救活這如同睡美人的青年只有灌入相同、相符及超乎原本青年擁有的的強大能量才得以救活。目前能做到的只有這倆名少年,但他們的能量似乎太過強大及不穩定到無法控制,想必救人行動會瞬間變成滅人行動……

唉……就當一次濫好人……免得這倆少年一直無故抓我羽翼……

我伸出雙手到倆名少年眼前,他們困惑望著我。我無奈撇頭用右手指著青年,他們才會過意、並開心得雙手緊握我的左右手……痛啊!手勁也太扯了吧!

我痛到抽回手發現紅了起來……可恨……這兩隻看起來人畜無害得生物居然擁有和外表不符得怪力!

意識到自身怪力得倆少年吐了吐舌頭俏皮得抓著頭。

……我再次伸出雙手,很害怕他們又使出怪力。

可顯然這次他們有控制力道,呼……展動自己的星河羽翼散發星光,眼前倆名少年也訝異得感覺自身的力量隨著我得星河羽翼得光芒一同釋放出來。

強烈光芒中,星河羽翼當中的其中幾翼舞動著將青年捲繞至我們三者上空,同時我將倆少年的強大能量擬聚在一起緩慢的控制輸入到上方的青年體內。

直到青年全身充斥著綠光才停止輸送。

我收回羽翼、解除星光,而倆少年則是沒什麼大礙得繼續保持他們羽翼型態望著上方青年。不久,青年動了動,他做起身子伸了伸僵硬得筋骨才發覺我們三者。

青年和藹得帶著溫暖笑容也在無重力中飄下來。

倆名少年瞬間躲到我羽翼後,害羞得不時張望……真是夠了……別拿我羽翼來玩!!!

這次青年也說出我聽不懂的話,我冷淡得撇了他一眼,展翅飛往我剛剛好奇得巨大基地那面透明玻璃牆,完全無視倆名少年和青年。

停在透明玻璃牆前,看著倒在地上的數多人都快因為缺氧而踏入鬼門關了,想說直接沒良心得轉身飛走,可、不知為何我又聽到了聲音:

﹝((:我們快死了嗎?……但我們不後悔,因為我們成功阻止了索路十一遊星主也讓故鄉免於毀滅……值得……這一切都值得……可,我還是、還是想回到故鄉和家人相聚……一次也好……能否讓我夢到遠方的家人臉孔一面……。))﹞

﹝((:太好了,我們總算救回我們的特別隊員了。讓這麼年幼卻不是我們星系一份子的孤獨孩子肩負起消滅機界三十一原種、腦核以及阻止索路十一遊星主的計謀真是令我們心疼。不過總算,這年幼的孩子算是都達成了使命,能夠到我們故鄉去持續幸福時光,這樣我們就心滿一足了。))﹞

﹝((:我們的勇氣、我們的決心,即使因遙遠星系的彼端而無法永遠保護我們所愛的故土,但仍然不要忘記名為勇氣的誓言!我們每個人都是勇者、我們每個人都有無限可能!遠在彼端故鄉的同族者們別忘了,勇氣的誓言!))﹞

﹝((:代替我們這些無法回去的人保護著藍色星球的地球,我們知道小護和戒道你們一定會做到。別為我們而感傷,溫柔的你們一定會斥責自己,但別忘了,我們曾擁有的歡笑時光是永遠不會消失。假若三重連星系能令我們生存,我們深信未來的某一天一定可以再次回到故鄉和我們所愛的人相聚……))﹞

雖說和我先前意識清醒前有聽到的聲音一樣很多,不過也只有其中我只少許細聽幾名聲音。

如此渴望、寄望與冀托的心聲和想法,令我再次當濫好人……唉……

彈了手指,瞬間、在那些安祥即將踏上不歸路的眾人上方浮現一小團星光緩慢落入他們體內,使之讓他們脫離死亡階梯。

這樣就行了吧?

大概一段時間就會清醒了。

不過這些人到底從哪裡來的?

怎感覺他們的心聲好像和另一個星系的數多哭喊心聲好像有點類似的感覺?簡單來說不是原本居住在這星系的人。

不過我想,應該是剛剛某人心聲所說到的太陽系。

但,到現在我才發覺這星系有點古怪……為什麼明明充滿生命泉源的一個星系,卻居然沒有任何生命存在於這之中?就好像這星系是刻意被製造出來,還來不及孕育生命就停止了一樣。

!?

感受到我的羽翼又被拉扯,我瞬間火炸!

轉頭一看,不是那倆殘害我羽翼的少年;而是破爛醫生袍的青年,看著他狡詐的表情,我窺視他心聲與想法的意願都沒有,直接揮動一片羽翼瞬間拍滅他。

看著那狡詐表情青年痛苦得哀號我沒有任何同情直接無視讓他化為塵灰飛散後,才注意到剛剛救活的奇特身軀青年張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神情。但,他旁邊的倆少年居然還互拍手歡樂的一起轉圈圈……我無言以對……

該不會這倆少年對剛剛被我滅了的青年有深仇大恨?

突然,身後有許多人清醒的聲音和不可置信得語氣。半機器身的青年一看到那些人開心的湧淚並飄到透明玻璃前喜極而泣。

看著他們,不知為何心裡有股暖緩的感受?

真怪異,明明跟他們又不認識,為何我會有這樣的感受?

既然這裡沒我的事情了,好奇程度降低。我打算再次展翼離去,突然左右手臂有人抱著,一看我又暈了……這倆少年到底為何一直糾纏我?

先不說他們不停說著完全不懂的語言,甚至我連他們心聲和想法都無法得知,實在是很麻煩!

原本我想直接很沒禮貌得想要甩開他們,可卻失敗反被拖往某個方向飛去。

在這兩隻不顧我感受高速飛翔下,不久到某處一落地超級不適的跪在想吐……

他們一定跟我有冤仇……

整個胃到現在還是有翻覆得難受,好佳在我剛剛沒有吃任何東西,不然現在一定吐出來。

休息片刻,我才開始注意四周,結果根本是回到一開始碰上這倆小惡魔的小星球。

同時我看到很啞口無言的事情……也知道為何這倆少年獨自生活在這卻不愁食物了……因為他們是以附近水晶體為食物!

望著他們那口小尖牙輕易咬碎絕對堅硬耐撞的水晶體、還咀嚼得津津有味吞下肚,我開始懷疑他們絕對不是人類了……

正當我黑線走神時,可怕的悲劇即將發生。

是的,這倆小惡魔居然愛好分享!

望著我手上這塊發光水晶體,我不知該如何婉拒他們……尤其在體觸過這倆小惡魔的怪力之下,我如果推回去,後果應該會被硬塞入嘴噎死……

左右為難的我,在他們超級期待的眼神注視下,我含淚張嘴咬下去……!?這!這這這……根本就不硬?!反而輕輕一咬就碎了!

而且吞下一點碎片有著滋潤的液體滑入肚中,豐富又飽足的營養讓人根本難以想像這水晶體不像眼中所見的硬物!

「好吃嗎?」

有著稚氣夾帶著天籟般足以令人陶醉的聲音從我旁邊傳來,我嚇了一跳?!

「你聽的懂了我們說話了吧?異界之外的星羽者。」,這次換另一道稚氣卻有點彆扭的語氣說著。

?!

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望著眼前倆名少年,我錯愕了……

綠髮少年很顯然是剛剛如同天籟的聲音者,:

「別緊張~你能聽懂我們的話,主要是來自你剛剛吃的『石光』。」

回過神,我愣愣說著:「時光?」

「不是時、光,是『石光』。是一種從各個星系聚集而來的光所凝縮而成的水晶體。」

「還能當食物吃下去,而且吃下者能回復體力與任何傷勢外還能聽懂各系語言。是個無上至寶。」,另一邊的紅髮少年不介意插嘴綠髮少年的話。

雖然插嘴很不禮貌,可、對這倆少年似乎也習以為常了。

「對了,剛剛謝謝你,異界之外的星羽者。感謝你拯救了他們。」,像似突然想起事情的紅髮少年立即彎腰致謝著,同時還一邊把旁邊笑嘻嘻的綠髮少年押著頭彎腰一起致謝,還小聲說道:「你也給我好好道謝!」

噗,這倆少年還真奇特:「呵呵。」

對於我笑出聲,倆少年停止打鬧看著我。

「不用向我道謝,畢竟那是我借用你們的力量所達成的結果。」

紅髮少年似乎不同意這說法,思索著如何回答。

我看了,只能苦笑著:「不然,基於當朋友的緣分,我們就當這是契機來互相認識吧。我忘了自己是誰,不過卻記得我似乎是因眾多願望而清醒過來,你們呢?」

綠髮少年笑哈哈得:「我是G─無限之(祈)願:拉庫歐。你可以叫我歐歐。」

紅髮少年也微笑得:「我是J─無盡之(盼)望:安洛瑪。你可以叫我安。」

接著他們異口同聲:「「你忘記自己的名字、那我們就叫你星兒~哈哈。」」

……你們是雙胞胎?……

還是有啥特異功能可以互相心電感應?……更無視我的意思直接取綽號……

歐歐笑得很樂:「我們好久沒看到跟我們一樣擁有羽翼的人了,對吧,安。」

安點著頭:「是呀,已經好久好久了,自從哥哥離開了之後我們好孤單,歐歐。」

「說到這裡,那些人為何在宇宙漂流?」,我提出疑問。

「還不都是那些擅自想毀其他星系來藉此復甦這星系的索路十一遊星主所造成的。」,歐歐嘆氣說著。

安則是怨言滿溢得抱怨:「就是嘛、就是嘛,居然想用其他星系來做出違背常理與道德的事情……太超過了……」

「我們自哥哥的體內所擁有最純之〝始源‧G〞而誕生,就是為了三重連星系的重生而努力。」

「所以我們無法認同守護三重連星系的索路十一遊星主的做法。理因在於他們違背星系規則,也因他們自己自身所造成的因果才導致現在這情況。」

「在紫之星創造機界三十一原種的誕生、失控而四處橫行並機界化,造成了許多災難,索路十一遊星主卻居然選擇袖手旁觀。直到三重連星系瀕臨滅絕才意識到嚴重性而來不及就慘遭危害並重創昏睡。」

「但他們沉眠只有短暫歲月就回復並清醒,可、機界三十一原種早已在各星系造成大災禍,卻沒有任何一位肯去迎戰。反而待在毀滅的三重連星系中搞出什麼星系復甦計畫。」

「然而,那些來自太陽系的英雄和勇者們卻不同。」

「是的,明明沒有任何足以跟機界三十一原種和腦核抵抗的微小力量。」

「卻仍然借助《加印的遺產》來付出許多傷痛才得以抵抗原種。他們是英雄也是勇者。」

「也是最令人敬佩的英雄和勇者。更是讓人產生勇氣的偉大之者們。」

「「因此我們才希望能幫助他們。」」

看著眼前這倆少年及其默契得互說互接,我有點囧……而且還接的超級順暢……讓人強烈懷疑他們是不是事先有溝通過?

「你們是事先串好的?不然怎說的這麼順暢?」

我懷疑問著。

結果慘遭一頓大笑……

「有什麼好笑的!」,我羞紅喊著。

安抱著肚子眼中泛淚笑著,:「因為真的很好笑嘛~」

歐歐也一樣,:「我們才沒有事先串好說詞,而是自然而然這麼有默契地。哈哈哈……」

聽到這裡我充滿黑線得還是搞不懂梗在那?

「好了,不鬧了。」

看著歐歐強忍著笑,還裝出嚴肅得表情,我送他一計白眼。

你沒資格這麼說……

我嘆了一口氣,:「所以你們接下來有何打算,在救活那些人之後?」

「「不知道。」」

「……」,我倒……

我極度有種想要離去得衝動!

眼神死得默默展開星河羽翼,準備飛離。倆名糾纏少年立即飛撲過來抱著大喊著,:「「陪我們啦!」

我深吸一口氣,免得氣死自己不划算。

「唉,要不我們先過去剛剛救活來自太陽系的人那邊?」

歐歐和安,開心又很自動拉住我羽翼末端……

我怒氣MAX!

送他們倆頭頂各一拳加一句,:「自己有翅膀給我自己飛!」

 

 

「原來是你們救了我們所有人還有凱,真的是非常致謝。」

一名爽朗好像是這夥人當中領導者的壯碩長髮綁馬尾的青年,握著我的手充滿感激著。

而凱,就是有著奇特身軀的人類,好像他們說法是誰用了什麼G能量結合什麼科技所成功的超進化人類?

面對充滿感激一群人,我客氣得說著:「不用致謝,真正出力的不是我、是他們。」,我邊說邊轉身把試圖躲在我身後的倆少年提起後領到一群人眼前。

「星兒放開我!」

「別提我後領!」

對於這倆少年吵鬧,我無視他們。

只有冷笑了一下,立即讓他們了解再吵下去的後果是如何?

很顯然的,剛剛各揍他們頭頂一拳、充分讓他們理解何謂火大出手就是皮肉痛的道理讓他們安靜下來。

可相反的眼前一群人則是不可置信喊出不知是誰的名字,:

「小護……戒道……」

誰?

我看著歐歐,歐歐看著安,安看著我;接著我看著安,安看著歐歐,歐歐看我。

還是不知他們在喊誰?

正當我們錯愕時,那一群當中,有一名很詭異裝扮的、嗯?鳥裝?反正就叫怪人好了。因為穿的那麼奇怪一定是怪人!

那名怪人警戒懷疑問著,:「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和小護與戒道一模一樣,甚至連身體力量一樣、不,甚至更強!」

我默默轉頭看著歐歐和安,看來那怪人的話是對準他們,因此我正打算走幾步稍遠離一點,哪知這倆小惡魔居然這麼陰險!表面上裝得很害怕不已、還左右兩邊各自緊抓我手臂,用著很奸險的神情表示不讓我趁機逃走納涼。

……陰險啊!……讓我去一旁納涼就這麼看不過嗎?……

我們這邊的波濤洶湧只有短暫一會,因此當對面那群人因怪人的猜疑而回過神時,歐歐才開始說道:

「我和安並不是你們所認識的小護、戒道,我們倆是目前三重連星系僅存又唯一的雙子。至於我們為何會長得像你們口中的小護和戒道,甚至連力量也是;是因為我們的哥哥:拉迪歐也就是你們剛剛口中的小護,從慘遭機械昇華的紫之星、紅之星、綠之星中尋找出三樣物品並用自身的淨化之力所形成能夠復甦三重連星系的〝始源‧G石〞。而在小護哥哥長期淨化之力下,〝始源‧G石〞發生了奇蹟、在其中有了兩名孩子的出現也就是我和安。」

歐歐和安望著我同聲說著,:「「我們是異體同心,缺一不可。」

「至於力量為何歐歐會和小護哥哥一樣,而我則是不一樣,則是因為當時形成〝始源G石〞的三樣物品所成為主要因素。紫之星的物品是觀測星系運作的統合零件,紅之星的物品是仿照〝G〞能量的人形兵器的基礎原型,綠之星的物品是……數多慘遭機界三十一原種殺害的動物或者是綠之星的居民屍骸藉由小護哥哥淨化下形成生存之石。這也是為何我和歐歐都擁有〝G〞與〝J〞的原因。」

歐歐和安又再次望著我,用著我說不出得表情,:「「我們等同於是被小護哥哥創造出來的新世代。同時也是三重連星系的復甦者。」」

如此驚人的身世,嗯……確實讓在場得眾人啞口無言。

但對我來說還好,保持被當成夾心餅乾餡的無奈心情,:「既然已經說完了,能不能不要再這樣抓我了……我覺得我很熱……」

倆隻小惡魔用著很爽朗的笑容看著我,而眼神示意著:你覺得呢~?

……我無言……敢情我是有這麼好抱嗎!

唉,算了……我無可奈何得提出最主要的問題:

「既然這樣,那麼這些來自太陽系的人怎麼辦?總不能讓他們一直都待在這基地吧?」

果然此話一出,對面那群立即慌亂了。

歐歐和安看了看他們,鬆開了手、用著非常歉意得態度鞠躬說著:「「非常對不起……我們沒有辦法將你們送回太陽系……因為我們不知道太陽系位在何處所以無法打開通往太陽系的星系大門。而J方舟和伽利歐的創傷逼近完全毀壞無法藉由我們倆的力量恢復……真的對不起……」」

看著歐歐和安這兩名少年哭泣的臉龐,凱笑笑地走過來、輕柔撫摸他們頭,:「沒關係的,既然事情變成這樣也並非出自你我所願,那就只能順其自然了。」,凱轉頭對著自家同伴們,:「你們說對吧,各位。」

對面那位領導者露出潔白牙齒比著大拇指,爽朗又帶著自信得說:「那是當然的!」

看著歐歐和安沒有傷心難過,我錯愕想著:這兩個男人深不可測……

「可是目前有個嚴重問題。」,一名戴著三角眼鏡、鷹勾鼻的男子嘆氣說著。

凱望著男子:「叔叔是什麼問題?」

「……凱……你忘了這裡是宇宙、也是慘遭機械昇華的三重連星系,而我們在場都不像你現在是後天擁有G能量之者可以在宇宙中存活,因為我們是普通人類,一旦這基地的氧氣沒了、食糧沒了,我們仍然會踏入死亡。」

瞬間,剛剛的活力頓時消散無蹤。

嘛~也難怪,畢竟他們好不容易才死裡逃生,現在又面臨到生死難關的嚴重問題理所當然會心灰意冷。

「「這你們不用擔心。」」

眾人看著突然變成綠之型和赤之型的歐歐和安,困惑著他們為何這麼說。

「只要我們倆將這基地依照你們心中理想的生存環境就能將這基地變成能讓你們無限自足的環境內。」

「當然,這方案還有另一個要素,那就是需要巨大的「石光」來替代這座基地的核心爐作為此基地新的核心。」

對於歐歐和安的說詞,以及安手中不知從哪拿出來的那塊先前給我吃的結晶體之後。除了我之外的對面那群人當中也有一位沈思的男子沒有跟著眉開會心一笑了。

沈思的男子,也就是凱的叔叔,納悶說著:「但,很困難。首先那結晶體是否能成為這座龐大基地新的核心是大問題,再來、我們所生存的環境你們真的都知曉嗎?」

對此,歐歐和安落敗了……也難怪,畢竟他們不知這些來自太陽系的人所生存的氣候環境,甚至連他們吃什麼都不清楚……再來基地新核心問題也是非常困難,畢竟這基地真的太大了……我看他們在討論下去,不但我都快睡著,觀眾都快轉頁面了。

唉,我好人做到底吧……

我展開星河羽翼無視那群人錯愕表情,漫步走到玻璃牆並穿過去飄在無重力的宇宙間。

頓時,我背後的羽翼消散無蹤,不到片刻我前方產生扭曲,隨著我羽翼回來、連同一堆長滿結晶體的小星球一併出現在我眼前。

接下來,雙手平放在胸前聚集羽翼上的些許星光丟入眼前的小星球,:

『聚集而來的願望,時空構築、次元拓展,無限心懷編繪的旅途。』

默默說完畢,小星球產生劇烈變化,強烈的光芒伴隨陣陣崩毀炸裂聲,就好像星球爆炸前幾秒一樣。

我緊閉雙眼,接續說著下一段,:

『連繫澄潔編織的星光河流,再次永恆指引迷途者,回歸初始、重新啟程在星系洪流。』

眨眼間,小星球的所有變化瞬間消失。眼眸景象回復正常時所看到的是充滿生命氣息與源源不絕能量的巨大結晶體。

但還沒完,我轉過身看著下巴掉很大的那群人、倆個開心活寶貼在玻璃牆一直向我揮手……我裝作沒看到……彈了手指,瞬間那群人頭頂上出現先前的小團星光接著變成防護罩。

將很像泡泡球的他們緩慢穿越玻璃牆移出基地到宇宙間,當然歐歐和安也跟著一起出來……只是很暴力的破壞玻璃牆導致真空瞬間灌進基地……我無言……這樣根本不容許這群人除了凱之外有後路的機會,你看看、那些人當中還有人已經開始飆淚了、要不合掌禱告、更甚者居然給我安詳的雙手手指交握平放在胸前準備死亡倒數……

唉,轉回來好了,越看越無言還有更多火大的話想說,但不是粗俗的字眼。

左手面向基地,右手面向巨大結晶體,接著、當然是剛剛說過的那段,:

『聚集而來的願望,時空構築、次元拓展,無限心懷編繪的旅途。

連繫澄潔的星光河流,再次永恆指引迷途者,回歸初始、重新啟程在星系洪流。』

這次就沒有任何刺眼光芒,要不然每次都有,我看我眼睛早晚會被閃瞎。

看著基地和巨大結晶體普通速度接近中,彼此碰到時互相產生漩渦直到完全捲繞一起並不出三秒漩渦逐漸平靜變成比先前基地大上許多的五星陣。

在五星陣的每個點正好都各一座有著透明卻看也堅固不催的各種形狀結晶體所包覆著的浮空小島嶼;每座小島嶼雖說沒有任何突兀,不但自然環境、居住家、食糧生物、氣候及四季都正常,但每座小島嶼依照我讀取太陽系人們記憶中有些人體質各有因異而調整溫差。

最後我有點私心的在五星陣的中央再造出可以依自己所想而改變理想之型的祈願小星球給歐歐和安自行去惡搞自己將來要生活的環境了。

接著我一邊帶著泡泡球內的眾人飛往五星島嶼,在接近的範圍有我事先所想而創造出來專門排除任何各種會危害五星島嶼崩毀的可怕黑洞架構在外圈。

基本的防衛措施當然要有,所以才選擇如此逆天的黑洞鎮守我就不信有誰想來送死,況且我還很壞心在五星島嶼和黑洞外圈用其餘透明結晶體切斷任何時空跳躍、傳送裝置的任何手段,就變成外來者需要得到五星島嶼所居住的居民和五位島嶼守護者同意才得以藉由特殊通道才能進來。

別說我太操心和杞人憂天,因為多一點防範是好的。

穿越黑洞圈,接著強烈到令人無法抗拒的引力將我們吸入五星島嶼的各座小島嶼內,我展翼緩和星球引力的影響帶著包覆太陽系人們的泡泡球一同飛往五座小島嶼結晶體內的蔚藍上空,:

「我已經幫你們都解決了許多問題,不論你們腦海中所想的科技、資源、能源等,我大致上都盡量幫你們實現到樣樣俱備。因此都足夠讓你們生存在五星島嶼之中活上好幾世紀。」我笑笑得補著一句,:「此外奉勸你們最好別像在地球時所做任何會破壞島嶼環境的舉動,因為這五座島嶼彼此是息息相關、而且受汙染受創傷都一夕之間就讓你們集體命喪。請好好珍惜,這可是你們唯一的救命之地,一旦錯過了我可不會再幫你們一次、也不會再聆聽你們的祈願。對了,如果要到其他島嶼,可以藉由附近的傳送陣來返。」

帶著眾人降落在其中一座島嶼並解除泡泡球,看著現代建築和茂密森林搭配在一起的文化,雖然有點不協調但卻又很和諧的詭異。

「基本上為了避免你們為了開發過度而導致這片自然和生態無法回復的程度,還是希望你們多少有些節制、同時我還幫你們在每座島嶼各創造出島嶼守護者。有任何問題或各種情況都可以詢問,順道說說那些守護者的個性都各不同、其司長技藝也各有千秋,你們可以視為睿智者也不為過。」

我將要說的話都說完後,就讓早已興奮難挨的眾人自行去探索了。

畢竟踏在未知的土地,當下第一件事就是冒險,呵呵。

當我坐在草地上望著蔚藍和各種雲朵、星兒的天空,說實在、實在是夢仙境一般。

突然有人靠近我,我老早注意到,因此繼續看著天空說:「還有什麼事情?」

「那個非常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一名和凱差不多大的雙馬尾長至臀部的女性感謝著我。

「呵呵,不用道謝。倒是,你們不害怕或提防我?」

在窺視過這些太陽系人們的記憶,我了解自身的定位或許被他們歸類在異類或怪物。

「我們不會歧視你,不管是你、拉庫歐及安洛瑪,我們都會真心相待。」

看著眼前這位女性,我笑了笑,:「是嗎,真心相待呀?」,接著我視線轉回無望天際,:「如果只是我一時當爛好人而幫你們那就免了,畢竟我是看在歐歐和安的祈求才幫助你們的。嘛~不過能看到這片景象也算不錯的機緣。」

女性看著我微笑著:「是的,在我們故鄉也稀少之地能清晰看見這片蔚藍天際、清澈海水和茂密自然,已經好久沒有看見了……尤其是和故鄉的親朋好友一起欣賞。」,原本以為她會難怪接著她突然想起重要事情拍了手說著,:「和你聊天居然都忘記你這位大恩人的名字了,我叫做柳都木命、大家都叫我小命,能否有幸知曉你的名字?」

「呵呵,當然可以、只是我忘記自己的一切無法告訴妳我的名字,不過歐歐和安他們幫我取了個綽號叫做星兒,妳和其他人可以直接叫我星兒。」

小命聽了微笑得說好,剛好凱也走過來邀小命一起去走走。

望著他們倆情侶,我沒什麼感覺的視線轉回天際望著,突然又有人來打擾我片刻寧靜,而且還可惡的拉我羽翼!

「哪,星兒怎不跟我們一起去探險哩?」,可惡的慣犯之一,用著惋惜的語氣跟我說著。

「是啊~一個人這樣搞自閉不太好唷~」,可惡的慣犯之二,用著善良的語氣跟我說著。

不用回頭也知道這兩句超有默契的話出自某兩少年之口,因此回答著:「我不想探險,也不是搞自閉,只是純粹在欣賞這片美景。你們呢,不會是已經都沒了興致?」

歐歐蹦到我面前,嘟嘴說著:「這裡雖然很有趣,可是我和安還是覺得很無聊。」

安撫摸我背後的翅膀,默默說:「我們想要見拉迪歐哥哥……」

看著眼前綠髮少年用著期待的神情看著我,只能嘆氣告訴他們無情的實話,:「對不起……我沒有辦法……雖說我可以聆聽你們的祈願,可是、你們所期盼之人位在遙遠無法交流及我無法得知位置的星系中,所以沒有辦法幫你們實現……」

一瞬間,歐歐和安的氣息變了冷淡,但一下子就變回原本開懷的感覺玩鬧再一起。

但我知道,就算只有一眨眼,我也很確信自己並非錯覺,可我無法說服他們,畢竟我真的無法徹底感受他們的心底有多麼失落與空虛?

「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你們所說的拉迪歐哥哥會再來這三重連星系一趟。」

我的話,立即吸引前方打鬧在一起的倆少年,笑笑繼續說著:

「這是直覺,雖然不知可能性多高,但我想你們的哥哥一定會試著回到這星系來找尋你們還有太陽系的那些英雄與勇者們。」

歐歐和安聽了,開心得互相擊掌,:

「「太好了,耶!」」

「好了,接下來,你們跟我來吧。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展翅飛往天空,歐歐和安也變成各自羽翼型態跟著我穿越上空得透明結晶體飛到五星島嶼中央的祈願星前。

我笑笑著向著他們說:

「你們來向這祈願星許下祈願吧,往後你們可以在此生活也可以到其他島嶼遊玩。」

歐歐、安,開心笑著:「「好!」」

 

嘛,看著他們能在這只有他們倆的星系裡這樣開開心心的融洽,也真是不容易。

因為沒人曉得這倆少年遭遇的寂靜有多久?

也沒人可以感觸他們身在時空都不曾流動的靜寂多麼令人心酸。

他們現在可以如此笑開,我也覺得也開心。

可,我在將來某件事情劇變。更後悔自己居然在這時間裡沒注意到他們早已崩潰的內心所期望的心願,將會使他們走向偏路。

是的,世事難料。

是沒人能徹底預知。

也無人能干涉與阻止。

這是命、而非命,這是注定也宿命。

只能旅途無法干涉及阻止……他們無盡思念所偏執的路途。

 

 

下一節

<<雙子所思念之心徹底失落而化為血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