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原來地球上還是有能夠變身成金髮的血脈。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隨處可見的黑短髮少年,目前居住在某座還算繁榮的都市裡當一名偽中學生,年齡不可探討、因為本人懶的記。

不過說實在話,要說我普通也未必,畢竟誰都不會料想到我可是擁有祈願之力的特殊分體,至於本體的真實身份由於劇情不必要就不多說了。

總之,當初我忘記了何時來到地球並待了多少年?

誰叫我可是很慵懶地窩在自己創造的異界中舒適睡覺,直到數百年前很悲催的被某位混帳破壞神在地球亂鬧後醒過來…接著就被破壞神和他的隨從發現並抓回全王所在的〈啟源眾神界〉……嗚嗚之後就是我悲慘的生活……

回想當時所有宇宙與銀河的眾神齊聚一堂怒目瞪著我,害我幼小的心臟快速跳動了幾下。事後才知道原來我一睡就睡了將近數萬年,也代表我怠惰職責的時間有多長久。

痾…我又不是故意的…哪知我的異界這麼好睡……

反正簡言之,由於我這怠惰職守的特殊分體遭受到眾神一致的處罰,就是待在地球重複當國中生幾百年……

起初我原以為這處罰還真輕,事後,我後悔了…剛開始的前幾年還算好,可是自從發現不但畢業了又得重複從國一開始就讀,甚至凡是認識我的人在國三畢業的當晚整點立即遺忘我,這也還好。反倒最令人難受的就是上課!那根本是地獄!而且是上課地獄!試想每天或每年除了修建日之外都得坐在椅子上聽著台上不同講師重複著大同小異的知識…我就快抓狂了──!

而且還不能翹課!可恨啊──!

我只不過不小心睡了幾萬年有必要這樣嗎!

雖然我知道這樣怠惰本職不但造成所有世界能藉由祈願之力創造出的神龍急速銳減,可是也沒必要這樣責罰我吧…反正少了能夠祈願的神龍也是好事不是?

結果哪知…我當場差點沒被一群暴力份子狂扁,他們甚至指責就因為我在第七宇宙的地球私自亂造異界沉眠,結果導致不但增強了第七宇宙的地球神龍所擁有的祈願之力、更制衡了凝聚祈願後的負面邪龍也被淨化。

嗚嗚,說真的,我是冤枉啊!我哪知我所待的地球會突然冒出擁有祈願之力的眷族…

 

不過,終於啊──!再過幾天我就可以脫離這幾百年責罰了!哇哈哈!到時我一定要離開這專門給我帶衰的星球到處旅遊!

 

 

可惜我如意算盤打的再好,都還是難以逃離命運的糾葛…

是的,就在今天、就在現在的時候,看著房間如此凌亂到絕對是顯示被陌生人闖空門的此刻,我淡淡的哀傷了…

為什麼…我的房間被搞成這樣…嗚嗚,我只是個偽中學生、也只是個靠著善心人士的援助整天都只吃泡麵的窮人,並不是有錢人啊──!

拖著一身疲憊苦嘆今天流連不利。

將房間都整理好後,我才注意到!東西都沒有缺少!包括抽屜裡皮夾的金錢、看似可以變賣好價錢的東西完全都沒拿!

奇怪了?難道闖空門的犯人看到我房間如此簡陋克難,所以良心發現不偷任何東西!?

正當我開心的這麼想著時,上蒼似乎故意要把我整死般安排了一位不速之客直接炸了我房門!!!

真的用炸的毀了我的房門!

不──!你這腹黑全王,怎可以這樣對我!即使我不小心貪睡了幾萬年,也不必這樣陰我啊!

走進來的不速之客,是一名身穿滿破爛棕色武道服但身材極好的黑髮青少年,他傑敖不遜又炯炯有神得神情盯著我,直接無視還在悲催狀態的我說出非常重要的事情:

「喂,龍珠在哪裡?」

一聽,我立刻嚴肅盯著他。

「你是耳聾還是啞巴?問你龍珠在哪裡?怎不回答?」,黑髮青少年急躁得咆嘯著。

看著眼前這黑髮青少年的模樣,不知為何感覺很熟悉又很眼熟?

不過現在…我冷淡回問:「你怎麼知道龍珠?」

別說我為何這麼問,因為龍珠自從那時大戰之後,為了避免再有有心人士濫用,我就用自己的祈願之力將駐守地球的神殿給封印了起來,至於地球上的七顆龍珠則是被我拿回了其中祈願之力變成了沒用處的活化石。

「憑什麼我得告訴你?」,眼前這黑髮青少年不爽道。

聽了,我立即笑了出聲反回:「那你又怎認為我得回答你?」

「混帳!」

眼前這位青少年血氣方剛的伸手就是半握凝聚…氣?!

怎麼可能!現代人不是由於太依賴科技導致武術近乎失傳了!怎麼還會有人能使用氣功?!

一顆氣彈在我還處於震驚時就發射過來。

「危險啊!」,為了避免我房間就此通風良好,直接接下這顆氣彈並消除掉:「真是沒禮貌的青少年,難道你家人沒告訴你不能亂毀別人家嗎?」

「你少囉嗦!告訴我龍珠的下落!」

看著青少年說到眼眶泛淚,我沉默了……為何我會有種欺負善良孩子的錯覺?

「你能說說原因嗎?」

「說了你就會告訴我龍珠的下落嗎?」

「這個嘛…不行!」

青少年氣炸地:「你!!!」,不過下秒洩氣得癱坐在地:「只要有龍珠…只要有龍珠我就可以許下願望…祈求我的家人能夠復活…」

我靜靜聽著青少年緩緩說出,事情的始末:「我的家族是擁有幾百年前那位偉大又強大的祖先的直系血統,因此每代出生的孩子各個都是能夠變身成金髮的強人。可是前幾年幾位喪心病狂的科學家發現了我們一家的秘密,不但抓走了我的哥哥弟弟們還有媽媽甚至還開槍擊斃為了保護我的爸爸。

「之後我就到處磨練自己希望能救出家人,最後我終於成功救出我家人,可是他們早已成為實驗道具喪命了…思念家人的我到處尋找可以見上家人的方法而不顧身體日漸衰弱,直到某天遇到會使用奇怪魔法的詭異胖胖粉色人物那邊得知了能夠實現任何願望的龍珠,不過龍珠被一名少年藏起來了,他還告訴我這名少年就是住在這房間的你……」

我聽完,差點腦充血……該死的魔人‧普烏──!

你沒事幹嘛亂跟別人說龍珠的事情!

我抹了一把臉,深呼吸幾次:「即使如此,我還是不能告訴你龍珠在哪裡,甚至勸告你,人死已注定、不可扭轉既定事實。」

「求求你告訴我!」

青少年流著一把淚一把鼻涕緊抱我大腿:「拜託你!我想見我家人!」

眼角微微抽蓄…男孩子哭成像少女一樣,縱使我觀念很多元也很難忍受,不過想想也罷,畢竟他都這麼傷心了,沒必要多補一刀。

可是他的下句話令我瞬間錯愕。

「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不論是做僕人、書僮或道具,只要是能讓你願意告訴我龍珠的消息,不論是什麼代價,我什麼都可以接受!」

正當我不知該說什麼,他還以為不夠得繼續說出絕對超出他年齡限制級的話:「你看我身材健壯體力極好不錯,只要是出體力相關的事情我都可以做到完好,還是不夠的話…我可以當…男伴任你操或給你舒服……」

囧啊──!

看著這青少年邊推銷自己甚至還脫衣服僅剩一條三角褲露出結石的身軀,聽著他越說臉越羞紅的十八禁話題。

我錯愕到下秒賞給他一個爆栗喊著:「給我把衣服穿好!還有你這出櫃的說法是從哪學來得?」

「喔…」,穿回自己衣服的青少年:「在旅途中曾經遇到不認識卻充滿好心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都會這樣要求我的。」

……我無言了…原來你這麼搶手啊…也難怪,畢竟眼前這青少年的長相加上身材如此健猛剛強,更何況還有賽亞人的血統…我看不論男女老少必定都倒貼…不過對我來說也沒意義……因為我是永遠不老不死的分體而已…什麼愛情和慾望對我來說沒必要。

似乎認為我懷疑他清白貞操的青少年傻氣偏頭:「不過我的貞操尚未給出第一次,畢竟我只想要得到龍珠的消息。」

望著青少年為了龍珠不惜連倫理道德和貞操都可拋的精神,我實在是啞口無言。

「唉,為了實現祈願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算了,就當作看在你的堅持上給你一次許下祈願的機會…」

青少年聽了立即閃亮大眼確認:「真的嗎!!!」

「嗯,不過你必須答應我幾件事情。」,我嘆著氣:「一、不得再向任何人說出有關龍珠的任何消息。二、我會安排散落在各地的七顆龍珠安置一名試煉者,你必須得到他們的認同即可得到龍珠。三、成為不輸給你祖先的戰士,保護好地球。最後一點,只要你中途跟我說放棄,那麼我最後除去你記憶中有關我和龍珠的任何事情。」

眼前的青少年偏頭愣愣地:「喔…」

看來有聽沒有懂,不過、算了…望著他冷漠問著:「告訴我,你接受嗎?如果接受就告訴我名字。」

「痾,是、接受…我叫孫悟延!」

我差點昏倒…:「我說你們這些孫氏家族非得加個悟字嗎!」

這次換孫悟延震驚說道:「你怎麼知道我家人前先祖開始凡是誕生的孩子都會以孫悟來取最後一個字來命名!?」

抹了一把臉:真是夠了……

看看話說得差不多了,在望向床上的鬧鐘指針,很好已經快晚間八點了。

「孫悟延…算了,叫你悟延好了,你肚子餓不餓?我晚餐還沒吃,你要不要一起吃泡麵?」

一說道晚餐,悟延立即肚子咕嚕咕嚕地叫:「好…」

吃完簡單的泡麵晚餐,看著悟延倒在地上熟睡、看似無憂無慮的臉龐,我嘆著氣拿了件薄被單蓋著。

接下來,我瞬間移動到某處,漂浮在熱氣中看著四周都是赤紅高溫和熔岩,向著底下熔岩火海喊著:

「烏普!你在哪?」

隨著我叫喚,不遠處的熔岩火海頓時隆起,接著一名赤裸上半身的肌肉黝黑膚色青年盤坐在熔岩火海中。

冒黑線向著此青年抱怨著:「你幹嘛每次都亂找奇怪的地方修練?是存心自虐?」

眼前這位只有一直線黑髮的青年睜開眼笑笑地:「這才不是自虐,而是修練魔法和自身武功。」

「……坐在熔岩火海任由灼熱沖刷?……算了…烏普你知道普烏在哪?」

是的,眼前這位肌肉青年就是幾百年前至現在都還活著的稀少到只有手指頭可數的守護地球的戰士。

沒辦法,擁有魔法力量的人其壽命到哪,我可不知,誰讓我很偷懶的沒去研究。

「找普烏?他又做了什麼事情讓你這位祈願神祗前來一副興師問罪?」

白了烏普一眼:「普烏他沒事幹嘛亂告訴悟延龍珠的事情,害得我今晚不得安寧!而且只要再過幾天我就可以不用再接受處罰了!」

「痾……」,烏普心虛地轉頭小聲說道:「依照你脫離處罰之後的就會巴不得離開地球的思緒,當然得提前讓普烏跟悟延說。」

很可惜耳尖的我聽到了,恍然大悟:「原來你跟普烏同夥!」

烏普立即摀住嘴。

「當初我跟你和普烏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告訴任何人、龍珠的事情!當初就是因為你們那代守護地球的戰士狂一直使用龍珠導致眾神全體不滿而對我下達處罰!」

烏普不滿的小聲反駁:「明明就是你自己貪睡…」

「你說什麼!」

「不不不,沒什麼……」,烏普拜託又討好地說:「好了啦,別再唸了,看到悟空老師的子孫這麼渴望能見上家人一面,你就特例一次,好不好?」

「嘖…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已經答應給悟延能夠祈願的一次機會,可是他得通過試煉。」

「什麼試煉?」

「讓悟延在找到龍珠時給他試煉者,順道一提、試煉者是你那時代的七名保護地球戰士,我對他要求不但必須得到試煉者的認同同時也希望他成為保護地球的戰士。就這樣。」

烏普聽了有苦難言:「還就這樣…現在地球根本就是天下太平…別忘了那時候悟空老師等人多次保護地球,加上破壞神‧比魯斯大人和維斯大人來臨也沒毀滅的地球老早已被其他星系的人們認定為不可觸犯的星球……而且你讓當時其他七名戰士充當試煉者來認同他,會不會也太超過了?畢竟當中的達爾叔叔和悟空老師好歹目前實力都快達到比魯斯大人的一半了、何況是好戰份子…你是想藉機宰了悟空老師的子孫?而且如果我沒記錯有非凡實力卻能足以跟強大實力的超級賽亞人抵抗的,除了我和普烏之外還有比克叔叔……」

烏普一說到比克就沉默起了個顫抖,當然我也是。

畢竟當初我可是趁他不注意時把他連同神殿一併封印,如果要讓龍珠現世也必須解除封印……我看倒時比克會直接從神殿找尋我的神氣飛過來扁人……

「我有點後悔答應悟延了……」

烏普則是好心的說:「你不如解除封印時先跟比克叔叔道歉比較好…雖然他一副惡人惡相、充滿斯巴達教育和完全與愛無邊的教育以及對神祗的尊敬,相信你應該不會被揍到死、頂多滿頭包而已吧?」

聽著烏普對比克的虧損看法,我大難臨頭:「你覺得他一看到我會溫和的等我告解完還是動手扁人比較快?我看,他是一看到我哪管什麼神祗身份直接動手先扁我再讓我告解後再繼續扁!」

烏普沒良心的在胸前劃十字:「你安息吧…我會帶餅乾去慰問你的……」

「沒良心的!與其慰問我不如幫我想辦法阻止比克!」

「我也沒辦法…因為我也超怕比克叔叔的……畢竟全天下只有悟飯哥哥不怕他…」

我淡淡的哀傷了……

「算了,這事先擺一邊。我等等先去找破壞神‧比魯斯和維斯那邊找找孫悟空和達爾在不在,畢竟都說要給悟延試煉了,我必須要找出當時七名保護地球的戰士…」

「那比克叔叔……」

我眼神已死:「聽天由命吧。」

「痾…那祝你好運……」

對著烏普我咬牙切齒,可是也無奈是自己自作虐,我看神殿的封印排在最後再解除好了。

「啊、對了,你知道其他人在哪嗎?」,烏普問著。

喔,對了,差點忘了烏普跟那時的戰鬥夥伴還有聯繫,我拜託著:「不知,告訴我。」

「嗯,我記得幾年前聯繫時,悟空老師和達爾叔叔依舊努力想扳倒比魯斯大人而持續接受維斯大人的訓練,小芳好像在閻羅王那邊幫忙當侍衛以免又發生大事,特南克斯在界王神界的圖書室當書蟲…痾、是發明家…至於悟飯哥哥也在界王神界任職界王神。」

「喔…等等!你說悟飯擔任界王神?」,我錯愕著:「根據界王神的就職必須要由最基礎的星球之神→界王→大界王,最後還必須要破壞神欽點才能升格成界王神不是?怎麼一位混血賽亞人能直接就任?」

「是維斯大人建議的,畢竟自從兩百年前老界王神辭世回歸輪迴之後,現任界王神只剩一位,而現任的大界王與界王中尚未有能力能完全制服各星系的霍亂。因此維斯大人認為由七名戰士中比較熟悉界王神的人為品格和擅長控制力量與深思責任感的悟飯哥哥成為界王神。」

「……說的也是,以悟飯的資質、能力和知識來說是確實是成為界王神的不二人選。對了,那悟天呢?你怎麼沒有說到他?」

「痾…悟天原本是和小芳一樣幫忙閻羅王鎮守天堂和地獄的,只是…他的個性比較隨興和不喜歡被制約…結果導致他五十年前無故曠職躲在月球逃避小芳的追殺……」

……我沉默了。

「所以悟天躲在月球某處?」

烏普點著頭。

「唉,算了,我先從悟空和達爾那邊先找起。」,正當我準備瞬間移動前,向著烏普:「烏普你先去找普烏,哼、讓我有麻煩事,就給我好好陪在孫悟延身邊充當見證者。」

交代完烏普,我瞬間移動至破壞神所在的神界。

一到達時,感受到左右兩股強大的能量揮了過來。

「要命啊!」

趕緊轉移到不遠處躲過偷襲。

「真是的!是哪個不長眼的想蓄意謀殺啊!」

突然我身後傳來一股陰險的氣息,也帶著微笑的語氣:「哎呀!祈願神大人您怎會在這裡呢?」

心虛地轉過頭:「哈哈,維斯好久不見了。」

看著維斯面帶笑容:「確實好久不見了呢~我記得您不是還在受罰期間嗎?喔呵呵,該不會是想逃?」

「慢、慢著!才不是!」,我趕緊澄清:「還不都是孫悟空的後代子孫害我必須來這裡。」

 

尚未完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