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足跡        一節》

 

我總是做著停留在那時的夢境…

大家共同歡笑的和樂…

如今卻已成了泡沫……

始源四初僅剩被流放至月球異界的月初。

身為祭祀神官的四者也只剩我苟延殘喘地被流放各界不得歸來。

直到遙遠的時間,我才終於如願回到故土…

縱使一切都已改變,仍然為著所侍奉的那位月初貫徹自己的使命。

 

 

悠哉坐在公園中的長椅上,雙眼目視著某位少男在光天化日如此全裸變態的在湖水中梳洗…

縱使這有著黑短髮的少男身版如此鮮嫩,但依舊引起了霍亂,試想在文明社會中,有個年幼的男孩全裸在公園湖中洗澡還不知羞恥的遮蔽,誰說不會引起爭亂?

「……我怎覺得頭有點痛?」,我嘴角抽蓄看著快速游泳逃逸的少男無奈呀:「月初‧托特大人…我不想當那隻思緒有點問題的褓母……」

『話別這麼損,他好歹是你的後繼者。』

一個有著彎月形的金色結晶體憑空冒出。

「唉,看到這樣的後繼者我只能深深感慨。明明如此天賦異稟,可思考卻有點詭異…真不知在三千年前他到底怎麼生活的?」

『……輕微自閉症的病徵…』

聽著月初‧托特大人這幾個字,我無言……

「難為當時左賽爾王子沒因此腦充血。」

『嗯。』

「好啦,接下來該辦正事了。誰讓我目前是偽神教左賽爾王子體內的那位大人,特別指派潛入阿蒙神官團還有九柱神充當白衣神神官的秘密間諜呢♡」,我站起身子伸展。

『別做太過火了。』

「放心放心,那位大人當時還咬著手帕掉淚苦苦哀求我好好當個臥底千萬別惹出任何詭異事件,嘖嘖,那位大人雖然是頂著陽剛外向的左賽爾王子肉身、沒想到如此哀憐祈求的模樣令我差點被偽神教教徒集體追殺…只好承諾即使看到九柱神、高階白衣神官任何一位落單都不可以趁機蓋布袋施法囚禁並毆打虐刑,嘖、真遺憾,您知道我有多想毆打他們。」

『……我也認為你不該惹事……』

「至於後繼者等我處理完這次任務再去找他,反正這次任務只是所有高階白衣神官被九柱神找去談論有關後繼者的任何事情。」

『嗯。』

收起與月初‧托特大人的通訊結晶,從次元空間拿出一套白袍穿著,再拿出完全遮蓋五官及眼眸的面具戴起並套上斗帽。

藉由我在某個世界所學到的特殊之力:異世之眼看著湖面中身高根本是恥辱的自己,嗯、不錯無人能認出我的真實身份。

偽裝好了之後,直接藉由魔法瞬間移動至埃及阿蒙神官團總本部的寬廣空間內。

藉由異世之眼讓我得知上方九名各自帶著強大神力的少男少女依然悠哉地坐在祂們各自的神座,嘖,從古至今依舊像個變態寄宿在可憐孩子的肉體上。

至於周圍不論隱藏或沒藏身的高階白衣神官似乎不到十名,看來滿多人都遲到。

「呦,這不是只有特異力量可取的廢物矮子白袍‧魄貝嗎?」,一名白袍神官用著很跩的態度叫喚我。

面對他的嘲諷,我只是冷漠不理會。

自討沒趣的白袍聳聳肩直接離去,不再理我。

在等待的時間,陸續有白袍來到但最多也只有五十名以內。

畢竟白袍階級的人足足有一百名,這階級的人不單只有實力強大而已,還必須要得到九柱神欽點並與九柱神底下的眾神簽訂契約而變成半神,實在有夠麻煩。

至於我可不是和九柱神底下的眾神簽訂契約,而是直接選擇最艱難的另一種方式,打敗任何一位白袍就能奪取其階級和地位。

回想當時還真夠嗆…我只能說真不愧是被譽為半神的白袍,由於各種私人原因害得我必須隱藏實力,只能用符合凡人黑袍等級的實力來迎戰……好佳在我在各界歷練的資歷非常深厚,否則就單方面被虐。

呵呵,若不是那事情之後讓我非常難得的在各界旅遊並學習各種特異之力,回想那漫長的時光如此有趣又摧殘,但我都熬過來了,不然我該如何將這吞噬在心底的所有負面情緒撲向祢們呢、九柱神?

在這座空間聚集了數多白袍神官後,九柱神浮空降下來。

但祂們完全不說任何話,而是由九柱神欽點的九柱神官者來開頭。

由於此場會議非常無趣和爭論不斷,不過我仍是理所出重點呢:

讓伊姆霍特普復活來引出不在肉體中的左賽爾王子並補抓,再從左賽爾王子口中問出一些事情後,讓伊姆霍特普使用月初‧托特大人的禁術消除左賽爾王子的存在,就此天下太平的老套劇情。

至於要從左賽爾王子問出什麼事情?根據上方自以為只有神才懂神祗語言的九柱神等大方談論,因此我才得知,不過礙於劇情需要就先暫時保密。

哼哼,如意算盤打的還真好啊,連同各種過去現在與未來的變數也一併處理完整,真夠麻煩…不過該操心的是那位大人,不甘我的事。

原本以為就此散會,哪知重頭戲正式開始。

一名很年長的白髮老神官憤怒地:「阿蒙神官團是九柱神底下授予榮耀與光輝的集團,然而我們集團卻混入了背叛九柱神旨意的偽神叛徒!」

喔喔,有趣的事情來哩!

頓時一群蒙著面穿著灰色法袍的人們憑空冒出,他們每人手上各自拿著布條,而被包圍在中心的是一名看似國小生的金髮小男孩,赤裸的上半身雖然健壯可卻依然脆弱幼小的身軀佈滿數多傷痕,四肢被無數布條綁著無法行動如同罪人,可他黯淡無光的冷漠眼瞳直視著前方卻不知看向何處。

真可憐…看來被凌遲的很慘,真是的,沒人告訴你們對待小孩子要充滿溫柔和關愛的守則、而不是冷酷無情殘害的鐵則嗎?

難怪過去或現代的人老是搞出阿哩布達的奇異社會案件!

在場神官們立即鴉雀無聲。

甚至有人輕聲問著:「有沒有搞錯,這只是個孩子?」

「稟告九柱神,此罪人是美國阿蒙分部的新進成員,不但私自包庇偽神甚至與其為友,即為萬罪惡徒!」

……超瞎…只是這個理由?

你嘛幫幫忙,包庇和交朋友犯了什麼罪?

突然覺得我頭頂上有數多烏鴉鳴叫:呆子…

九柱神除了保持淡定的第一柱神之外,各個都依照各自特性表露著看法。

良久,第一柱神發話:『…汝為何與偽神為友?』

聽到第一柱神的提問,金髮男孩抬起頭視線集中在第一柱神身上,不說任何話直接移開視線回復先前看向不知何方。

面對金髮男孩這麼有性格,白髮老神官炸了:「混帳孽徒!你是啞巴嗎?第一柱神‧拉‧阿圖姆大人問你話,是不會回答!」

我說這老人家是吃錯藥嗎?

火氣這麼大幹嘛?

第一柱神淡定地盯著白髮老神官輕聲:『退下。』

頓時一股神壓逼迫白髮老神官,令他恐懼的閉上嘴跪下身子,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汝為何與偽神為友?』

金髮男孩再度抬起視線凝視第一柱神,但又像剛剛一樣有性格的無視…

此兩次舉動,引起血氣方剛的少數柱神還有眾多白袍神官怒斥著,但第一柱神依舊淡定得喝止住。

『有何原因,使汝與偽神為友?』

這是第一柱神第三次詢問,原以為這次金髮男孩會無視,不過這次卻居然不看第一柱神而是冷淡無任何生氣地回問:

「原因不就只是和偽神為友而被定下的罪?」

『……確實…』

「那不就得了。」,金髮男孩冷漠地眼眸直視著第一柱神:「反正在你們自以為是正義的阿蒙神官團眼中,只要接觸到偽神並祈求的人都該死,不是嗎、第一柱神?」

第一柱神盯著金髮男孩:『此話何意?』

「呵呵,何意?你問何意?哈哈哈!」,金髮男孩大笑著:「你知道嗎!我加入神官團為的就是學習任何術法來救我唯一的好朋友!結果,第一件任務就是親手殺害他!只因為我那罹患不治之病症的朋友因為祈求偽神幫忙延遲壽命就被視為人類叛徒!而你們這些可恨的神官更是認為我的知己已被偽神洗腦和支配而在我眼前殘殺他!」

金髮男孩瞪視著第一柱神:「什麼從偽神手中保護人類!結果呢!我所見所看的就只有無情如殺人魔的異教人士!」

「閉嘴!無禮的孽徒!」,氣不過的老人家直接跳至金髮男孩面前揍了數多拳,其力道令我看了都於心不忍……看看那凹陷到見骨都快折斷的程度就知道對孩童的身軀是有多大的傷害。

一道光擊中老人家,他慘叫了一聲就從世上消失,第一柱神淡定到彷若不是祂出手似的:「都說退下,還一直打斷…」

金髮男孩看著老人家的下場,仍不怕死得吐著黑血微笑著:「要如何處置我呢?如果不處死我,那我可是會尋找偽神教並加入,到時會回來找你們復仇喔。」

挑釁!這絕對是向在場的眾神還有白袍神官大大挑釁!

太棒了!這麼有性格又如此刺激九柱神和神官的不怕死!

我決定要幫他一馬!相信那位大人看到這位人才必定會開懷大笑!

第一柱神閉上眼沉靜了一會,張開眼眸:『…很遺憾,如汝所願得賦予死之裁決。』

瞬間,一道光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落下,而我搶在那道光降下前,趁機使用絕對不會被九柱神察覺的複數異世之力偷偷救走金髮男孩藏匿在我的異空間裡。

望著先前金髮男孩所待的地方如剛剛那吃錯藥的老人家一樣憑空消失,數多白袍神官都恐懼的不敢說任何一句話,深怕惹怒九柱神。

『今次會議到此結束。』

隨著第一柱神的宣言,其餘柱神無表態的一同返回神的亞空間內。

在散會後,我悠哉地使用瞬間移動到偽神教所在地,同時將一身白袍與面具都收起來。

抵達燈光通明的高級房間內,看著正上演激烈的勇者鬥魔王,一群忠心教徒幫著操控3D遊戲畫面中人物角色陷入苦戰的左賽爾王子加油,我無奈呀!

幫幫忙,我們可是反撲世界的一群大罪犯,你們現在像遊戲狂熱份子的樣態如果讓九柱神和阿蒙神官團看到可是會打翻刻板印象哪。

看來狀況一時之間難分難捨,不告知那群遊戲迷,隨意打開一間房門,看著此房間地上的一堆木乃伊屍體…我沉默地關上再打開其它方間……最後直接甩門關上!

我錯了…我不該嫌棄一開始只放數多木乃伊屍體最正常、頂多看起來像邪教儀式的房間……

看看其他房間都沒比這房間正常啊!

什麼二次元、異次元、穿越、改造實驗室、個人嗜好收藏…無言啊!

這些根本都是心理變態等級的地步!

尤其當我看到暴龍張嘴迎面而來、十八歲年齡前孩童看了會踏入新人類世界的情況、一堆藉由術法而轉生的詭異生物,差點讓我滅了這些萬惡房間……

沒事把個人房間完全反映出獨特特質做啥!是想做什麼見不得人事情嗎!

隨意將地上據說是世界遺產的數多木乃伊屍體集中在房間角落後,從異空間將金髮男孩一放出來,他立即火炸地撲過來扁我一頓。

「停!停!好痛!」

「該死的綁架犯……」,好加在這位脾氣暴躁的男孩因為有傷在身所以揍了幾拳就倒了。

「真是的,明明一身傷還這麼動粗可不好地說。」

我彈個響指,瞬間治好金髮男孩。

他立即錯愕的察看自己。

偏頭困惑著:「有必要這麼吃驚嗎?這只是治癒術法而已…」

男孩看著自己雙手並張闔幾下:「現代幾乎沒人會這種瞬間治癒的術法,只有九柱神與九柱神官長才會。」

「是嗎,看來現在咱們敵方聯盟似乎一代比一代還弱呢。」

男孩警誡地盯著我:「你到底是誰?外表看起來比我小的小鬼!」

……我受到打擊了……

身高長不高又不是我願意的……

「……嗚嗚…你好人身攻擊的說…虧人家好心將你從第一柱神手裡救出來。」,拿出一張面紙擦拭眼淚。

「…」完全忍耐度是零又火氣暴躁的金髮男孩舉起雙手擺出看不懂得手勢:『信奉於泰坦史詩的啟吾主‧克羅諾斯,貫徹時光主宰的流逝與回朔,請賦予切割時間的利刃於信徒。』

接著一刀砍過來!

「暫停!犯規啊!我們此作是講求埃及神話可不是希臘神話!救命呀!」,我快速閃過,呼了一口氣:「好險我靈敏度夠高。」

金髮少年白了一聲:「反正都是神,而且不論是何方何地的神都是世上眾神,又不是地球以外的神。」

我突然頓悟:「說的也對……」

頓時一到白光劃在眼前,我驚慌地喊:「不對啦──!」

「可惜。」,金髮男孩嘖了嘖準備再繼續揮刀。

頓時無形的重力壓在身上令他難受地趴在地上,接著重力消失反而出現數多黑色鎖鏈囚禁他四肢。

「我說咱們偽神教總部怎出現阿蒙神官團的神官,嗯?」

聲音來自房門的英俊帥氣少年。

「嗨,我回來了,真是即刻救援呢王子殿下。」,拿出手帕擦了擦根本沒流下汗的額角,笑著打招呼。

是的,眼前這位穿著連帽T恤的王子就是我們偽神教的王‧左賽爾王子。

「…你根本就不會有事……我說你回來就帶這份見面禮似乎有點不大妥當呢。」

「不會呀,看看這男孩如此Q嫩有彈性的肉體,武技高超、術法OK,不論逆來順受或者攻與防皆可用,完全是您的菜唷♡」

金髮男孩用著鄙視與唾棄的露股眼神看著左賽爾:「變態。」

左賽爾立即額角冒青筋:「別說出這會想歪性向的話來搞偏我的聲望!快給我快點說正經話!」

「是是是,明明就對伊姆霍特普有長達三千年之久的思苦之情,害得我們底下這些教徒為了紓解你的思念之苦不論男女老少都抓回來任你用的說。」

「…我說,給我正經話。」,左賽爾雙手冒出兩團黑火。

「好、好啦,討厭的九柱神與厭惡的神官想殺這男孩,所以我把他救回來,剛好可以鍛鍊他來挑釁您、九柱神以及阿蒙神官團。」

左賽爾深呼吸幾口氣,之後:「請詳細解說。」

「喔喔,了解,這是發生在九柱神招集所有高階神官的案件,當時人聲喧嘩、人心黑暗中陰謀鬥勇,一名可愛無人憐惜的少年就這麼被帶了上來,老神官當眾宣告他的罪業。此少年是一名為了救助從小就體弱多病的朋友而加入了陰險、黑心為主的黑暗勢力神官團學習著術法。」

我配合所說的伸手捂著額頭,裝作快要傷心欲絕地表情:「可是,命運如此無情編繪了一場悲劇!金髮男孩的朋友由於熬不過病魔而被剛好巧遇的偽神發現並就此發生了天雷地動的友情!偽神許諾延長壽命直到金髮男孩學會術法回來治好他的病,但是!卻被黑暗勢力神官團知道了,因此派遣數多神官和金髮少年一起來討罰!」

雙手握緊做出祈禱:「因此可憐的金髮男孩目睹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被惡心的神官認定是人類叛徒而殘殺在眼前,同樣地、知情的他卻因為朋友與偽神之間的承諾也被神官認為是叛徒,可憐的孩子呀!」,拿出手帕擦擦眼角:「就這樣,被誤會為叛徒的孩子慘遭神官無情的摧殘與侵犯,身心極度疲憊與憤世恨俗,最後在第一柱神提問時都還受到老神官重重擊打快喪命,但依舊當面這麼說:「什麼從偽神手中保護人類!結果呢!我所見所看的就只有無情如殺人魔的異教人士!」,嗚嗚嗚!多麼有勇氣硬槓神與神官的話,讓我聽了不免為這人才挽留了一條生路,就此結束。」

說完,左賽爾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嗚嗚,好可憐。」

金髮男孩黑線怒喊:「…別亂加有的沒的背景故事!還有你說誰被侵犯啊!我貞操還是清白的!」

拿出小冊子默默記下:「還是清白的。」

「我要做掉你──!」,男孩咆哮著

「大家都是文明人何必如此動粗呢。」

氣不過的金髮男孩陰沉地低下頭默念:「『向天祈福、向地禱告,神眾願盼不再流傳、人間肆虐蒼生無望,血淚泣哭昇華蔓延,唯一最剩的祈求鐘聲,宣告重來的破滅。』」

聽著周遭傳來一陣一陣清澈的鐘聲,我流下冷汗:「…沒必要玩這麼大吧……居然召喚宣告毀滅的滅世之鐘是想摧毀這附近的一切嗎?」

金髮男孩陰險地笑著:「大家一起早死早超生,呵呵。」

…他氣瘋啦──!

「黑洞。」,左賽爾使用他的招牌絕招,瞬間、金髮男孩施展的滅世之鐘就被硬生生消除。

「哇!偶像,你好厲害!」,我拍拍手。

但我的偶像很冷漠地無視我,直接走到金髮男孩身邊蹲下,拉起他的金髮提高:「還真是令人感到吃驚的神官,明明感受不到令人厭惡的神之連結、卻居然能使用只有得到神之連結的神官才能習得的高等神術。」

「就說你會感興趣。」,我笑著說道。

金髮男孩憤憤地:「哼,如果我不是被這鎖鍊綁住,早已砍了你這打算汙染人間幼苗的罪人!」

「哈哈哈哈…王子被唾棄了!哈哈哈!」

左賽爾臉紅地:「閉嘴!」,接著深呼吸幾口氣變回平常態度後說道:

「所以你帶回這差點被處死的神官,是為了讓他加入我們嗎?」

「當然。」

「……」,左賽爾瞄了金髮男孩一眼:「我是不反對,只要他有意願就行。」

 

 

尚未完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