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聆聽到寂寞的願望》<< 千年許願星的願望>>

 

曾經長輩們對我說著許多很神奇的傳說故事:

在這世上有著許多傳說的神奇寶貝,也有不為人知和探究真實只流傳在史詩中的特殊神奇寶貝。

各地流傳的傳說,都是象徵著傳說神奇寶貝的故事。

這些傳說神奇寶貝的面容都有許多訓練家有幸見上一面,但也有許多人只能從紙張上看見,畢竟傳說不是人人都有榮幸碰上一面。

可我所居住的島嶼卻是例外,因為這裡是有著傳說神奇寶貝棲息和眷顧的所在地,也是世上唯一被與世隔離的未知島嶼:傳說島嶼。而外界則稱為無法踏入的噩夢之島,因為渡海會遭遇龍捲風、海洋潮流逆襲,從空中會有強風、亂流吹到別處,從衛星觀測會被干擾甚至訊號中斷等;因為這裡可以說是被傳說神奇寶貝所共同保護的聖地,只有當地居民或傳說神奇寶貝認可並帶進來的外界者才能夠踏入這聖地。

生活在此的居民雖然各個都是由傳說神奇寶貝從世界各地帶來此處的人們,但卻是可以和神奇寶貝交流的特異人群,同時傳說神奇寶貝為了選出各自適任的訓練家才造就了這座島嶼。

因為在外界人人可是爭相互鬥的想要追捕祂們,因此長久孤單的傳說神奇寶貝們都希望在和諧的地方選出自己的訓練家。

雖說少數能成為傳說神奇寶貝的訓練家,但此聖地也有許多夢幻和罕見級別的神奇寶貝大多都會跟著無法成為傳說訓練家的訓練家成為朋友。

因此在此聖地出生並在外界旅途修行的訓練家都被外界人們尊稱為:聖地訓練家。

 

聖地的環境並不是外界所想像的原始自然,而是科技與自然結合的場所。

所以別認為這裡是落後城鎮。

此外我們聖地有區分長老和賢者這兩大稱謂,擁有傳說神奇寶貝的會被稱為長老、至於夢幻神奇寶貝的則是賢者,然而掌管聖地所有長老和賢者及大小事宜的是偉大的大長老,聽說這大長老是年紀很大可卻有娃娃臉和年輕體魄的老妖怪。

而且我們身為此聖地的孩子從小就得上學同時每天都得刻苦的接受磨練…因為不知多少年前我們偉大的大長老和阿爾宙斯尊上一致認為,身為聖地的一份子怎可以只有書本上學來的知識?

回想起來,真是欲哭無淚……你想想為了瞭解氣候,穿著飛行裝而乘坐能飛到上空的傳說、夢幻神奇寶貝到空中親自體驗被狂風吹、被雨淋、還得近距離感受落雷的震撼……同樣的森林體悟、火山灼熱、地底危機、深海恐懼和宇宙觀星都無一倖免……

這也是為何我們這些聖地的居民如此異與常人,同時服裝材質的研究發明和醫療設備如此先進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些根本凌虐的課程害的!!!

而且還有什麼野外基本求生和食衣住行…這還可以接受,但接下來、不知是前三代哪位可惡的賢者提議說什麼野外求生時,烹煮技能必須達到運用隨處可見的食材來做出能讓神奇寶貝一起享用的豐富餐點。害我們多上這絕對是內心創傷達到回想起來就可怕的課程,不行、不能回憶,不然會想吐……

 

回歸正題,今日是聖地最為盛大的日子,半年一度的瘋狂血淚慶典、也就是持有神奇寶貝的新人必須跟長老、賢者們任何一位進行一戰決定是否能認可離島並從大長老那邊得到聖地訓練家稱號證明以及踏出外界許可證的超級重要節日。

在此,特別說明咱們聖地完全沒有像外界新人訓練師一樣得到神奇寶貝就可以立即上路…因為生活在聖地的我們每位新人所持有的神奇寶貝都是外界有心人士處處想得到的,因此身為聖地訓練師的我們都必須肩負起保護自己的第一位神奇寶貝朋友。

唉,回想過去辛酸…有點淡淡的哀傷……

我來自我介紹一下唄,以免讀者以為我是旁白就好笑了!

我可是主角!不是配角更不是旁白!

本人叫做小祈、身材精壯偏柔嫩,總之不准說我瘦、弱!沒啥特殊裝扮,完全是大眾面孔,對了對了我今年滿十六歲了呦~而且我目前沒有任何一位聖地神奇寶貝做朋友所以無法參與今日的重要節慶和遲遲無法成為聖地訓練家。

不過我心情還是很愉悅~因為!就是今天!我等了十年!終於就可以得到聖地神奇寶貝了!而且還會被大長老和阿爾宙斯大人授予全新的稱號!

嘻嘻,我要先保密~!

「小祈啊!你起來了嗎?你忘了你今天必須要早早去見大長老和阿爾宙斯尊上嗎?」

樓下傳來了老媽的叫喚聲。

我才注意時間的指針正好指在五點半多。

等等!五點半多!!!

要死啦──!大長老可是出了名的守準時準制,敢遲到者只有三個字形容,一個字、慘!另一個字、虐!最後一個字、刑!

不要啊!

在此小祈趁著換衣服的空檔,跟各位說說,千萬不要賴床,以免會和我現在一樣大難臨頭!

火速衝下樓,來到餐桌迅速吃早點,還不時被我旁邊這位人畜無害面善心愛的混帳雙胞胎酸話攻擊:

「賴床祈祈,你終於醒了?」

嚼了口中食物吞下肚,我怒瞪著:「可惡小翎!你是故意不叫我的!」

「別說故意的,你以為我會不知你老早一小時前就已經醒了,還故意在那邊悠哉跟著讀者說明聖地。」

我低吟了幾聲:「可惡!」

本以為混帳雙胞胎忙著喝他手中那杯營養牛奶就不會繼續酸我,哪知他繼續說一句:

「唉,有這樣的天然癡呆雙胞胎是我一生的恥辱。」

接著不用說也知道,我們倆立即打了起來。

「你們倆個──!我是叫你們吃早餐不是叫你們上演培養雙胞胎的感情!」

老媽火怒得聲音傳到我們雙胞胎耳裡,讓我們停下動作。

然後,互相指著:「是他先開始的!」,再來怒瞪彼此。

「……洛托姆,交給你整治這兩個小子。」

啥!?

老媽居然派出她的搭檔來對付自家親骨肉!

看著雙胞胎率先遭殃被電的哀號與敗北,哼哼,我早已有準備!

噹~我今日穿的衣服可是絕緣的!哈哈哈!

「很好嘛,居然想的到絕緣衣服,沒關係、洛托姆是電系也是幽靈系的。」

看著老媽露出微笑展現她平時有保養的皎潔牙齒,心想:死定了!

「洛托姆用怨念。」

什咪──!對自己小孩用幽靈系最慈愛與兇殘兼具的絕招!老媽,妳是鐵了心嗎?!

看著洛托姆危險笑容逼近……

「呀啊啊啊──!」

在我陷入昏厥前,我心想著:記得要把我送到島上的醫護室去……

 

片刻回復意識,看著自己雙胞胎全身焦黑又不爽得氣場揹著我走在路上。

「看來我還活著,真是謝天謝地。」

「……」,小翎額頭冒出青筋,直接不說話讓我摔在地上。

「痛!」,我揉著屁股:「喂!你居然這麼狠心得這樣對我!」

小翎極度不爽地:「既然你已經醒了,就自己去找大長老,我可是還得繼續接受早晨的守護隊訓練。順道一提,由於你在家昏迷不醒所以不但讓你注定被大長老訓話還害我跟著遲到!」

痾……難怪你火氣這麼大…

在此,我重新介紹一下我這位雙胞胎,我和小翎是無法區分誰是哥哥誰是弟弟,畢竟當時根據老爸所說我們是一起從老媽肚中出來,幾分幾秒同時互抱彼此出來而泣。

我們倆沒有誰優誰劣,畢竟我倆一個是加入負責在聖地擔任難以進入的守護隊、而我則是從小就被認定為新任的稱號者。

我倆誰都沒忌妒誰,而是互相激勵對方。只是小翎對我如此酸,純粹是他某次說出一個真心關鍵詞語…調戲……我們就開始互毆起來,接著就像剛剛那樣被老媽的洛托姆懲罰了。

「好啦,是我不好。」

錯事在先,老話一句,先道歉。

小翎看著我裝著一臉受害得表情,嘆著氣損我:「別用那種表情讓我看見,你趕快去找大長老,而我也得趕緊去守護隊了,不然咱們倆雙胞胎下場都是慘。」

「好好好,你要加油~我們一家未來全靠你哩。」

小翎沒好氣:「你才該加油,別辜負那位陷入漫長沉眠的神奇寶貝如此長久等待。」

我倆互相告別,走往各自的目的地。

走了十幾分鐘終於走到通往大長老所在處的山腳,看著圍繞山邊往上的各大宮殿和祭壇,說起來路線其實根本就是參考聖鬥士星矢裡的黃道十二宮通往教皇的路線,超囧……只是眼前這些宮殿和祭壇不像黃道十二宮只有十二座,看看數不完的一堆建築物,我真懷疑居住在聖地的前輩們是吃飽太閒所以建造這些建築物是打算讓我們這些後輩體驗終極好漢波的康莊大道嗎?

不過當然不可能照著路線走,那會累死。

只要走進任何一座宮殿或祭壇,都會有結合科技與傳說神奇寶貝技能的傳送點直接到大長老或其他宮殿與祭壇。

這樣就不必擔心走到腳殘。據說以前沒有傳送點時,來回走過幾遍包準細皮嫩肉的瘦小孩子變成陽光健美的英勇孩子,這據說有點出入所以聽聽就好。

經過傳送點快速抵達大長老所在位在山頂祭壇,四周都有雲朵不時飄移著。

同時我也聽到輕快的歌喉旋律在不遠的湖泊中傳來。

看來大長老心情不錯。

走到湖泊前,看著光著身子展現精實體魄留著金黃長髮的男孩,他只顧著哼著歌,我只好大喊:

「大長老!你被看光了!」

突然,天外一棍砸在我頭上,抱著頭:「痛啊!」

伴隨充滿威嚴的聲音:「會痛就好,看你下次還會不會膽子很大的遲到。」

「大長老,你老的怎可以這樣動手丟棍子,這是謀殺。」,我輕柔受害處。

「老?呵呵,敝人在成為阿爾宙斯的訓練師時,簽訂誓約後就停止成長了,你倒說說我哪裡老?」

「是是,你是萬年偽正太…痛啊!」

我才說到一半,大長老不知從哪生出棍子在丟我一棍。

「什麼偽正太,別以為我不知這詞語的意思。」,大長老走上岸,無視自身早已被看光還悠哉穿上岸邊的隆重衣物。

「跟我來,基於某個遲到的小鬼,阿爾宙斯已經等某個遲到的小後輩、等到先歇息一會了。」

「喔。」

跟著大長老走通往更上方的天空階梯,來到最高處只有一小片立足地,看見浮空的阿爾宙斯和身旁漂浮的所有石板散發著亮光緩慢又有規律的移動,此刻祂正在閉眼小頓著。

基於聖地禮節,我行禮:「阿爾宙斯尊上。」

『嗯…被選上的聖地孩子,你來了。』,充滿慈愛的青年聲音迴盪在我心裡。

阿爾宙斯睜開眼,慈愛的笑眼看著我:『已經十年了,你準備好喚醒孤獨沉眠的那位神奇寶貝了嗎?』

「是的。」

阿爾宙斯瞇著眼睛盯著讚許:『非常好,不愧是我們聖地中孕育而身的孩子。』,接著祂轉頭向著大長老說:『夥伴,帶領這孩子到那裡吧,此外呼籲其一長老或賢者隨同,在沉眠制約之外喚醒就必須跟黑洞一戰。』

「好的,我明白了,我會指派適合人選跟著這孩子去。」

阿爾宙斯點著頭,就閉上眼。

再次跟著大長老走下天空階梯到祭壇,看著眼前長髮男孩沈思呢喃:「該指派哪位合適者隨同呢?……有了!就指派她好了。」

正當我猜測是誰時,一抹人影就直接從傳送點冒出並走出來。

「大長老您找我有什麼事情?」

看著眼前這位不陌生的貌美女性,她可是一位專門觀看星空的權威、天文賢者。

這麼快?!到底是怎麼傳送訊息的?!

看著大長老冷漠的收起高科技通訊器,我明瞭了……真佩服這老人家居然也很習慣用高科技產品。

「天文賢者我希望妳陪同這孩子到千年沉睡地喚醒千年許願星。」

「!?千年許願星?!」,天文賢者聽了立即興奮得說著:「您是說能實現三個願望的那個千年許願星!」

「沒錯。」

「太棒了,千年一次能碰到的千年許願星能見上一面是何等光榮啊──!」

痾……這位看起來有點像花癡的女性真的是我們聖地裡出了名的冷酷無情而封為冰塊女王之稱的人嗎?

天文賢者逼近大長老面前噴著氣喘著:「何時出發?現在、等等,還是選定時間!呀──!千年許願星啊──!」

看著大長老羞紅得不知手足舞蹈,真難為他被一名花癡糾纏。

「痾咳咳,天文賢者妳不需要這麼近……」

「您快說呀!何時出發?」

無奈純情得大長老慘敗天文賢者熱情逼問下,吱唔說出:現在。我就立即被行動派的天文長老喚出的代歐奇西斯給綁票了……

被代歐奇西斯一隻手抱著飛在空中,我無奈向另一邊被代歐奇西斯另隻手抱著得天文賢者說著:

「那個、天文賢者,我們好歹也先準備道具預防萬一吧!」

興高采烈得天文賢者瞬間變臉回我一句冰下十幾度的話:「準備什麼,能見到千年許願星只需要立即抵達!」

……大長老,你選這看起來是追尋明星的粉絲來隨同是故意報復我遲到嗎?希望答案不是YES……

到達聖地某個常常傳出鬼故事的山洞前,我吞了吞口水問著天文賢者:「為什麼要來這裡?這裡常常鬧鬼耶……」

「……」,天文賢者白了我一眼:「民間傳聞不可信,這裡唯一通往千年許願星真正沉眠處的入口。」

看著天文長老和代歐奇西斯走進山洞,我也只好跟進去。

洞內不算陰森黯淡,因為牆壁有火把照亮著。

走了不久到盡頭,我困惑著:「沒路了?」

「不是沒路,而是我們要進行跳躍時空。」

還沒會過意,天文賢者不知做了什麼,地上閃耀著紋章,眨眼間、我們來到宇宙中。

「哇!」,一時無法適應無重力,還有看到宇宙我立即摀住鼻口腳亂踢了起來。

「…這裡可以呼吸……而且你的適應判別有待加強……」,天文賢者冷眼看著我慌張的神態下了冰冷評語:「先前不是有在無重力地帶訓練過?你別說你忘了!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什麼?」

嗚嗚,好個斯巴達教育家……

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深呼吸,接著想像自己在沒有任何阻礙的空間裡,像游泳輕柔擺動、像慢速飛行一樣自由移動。

「哼,還行。不枉費無重力課程的教師是我,不然我會放任你在這裡自生自滅。」

好狠毒的傢伙!

妳好歹也是守護聖地的長老、賢者之一,為何沒有一點點的愛心……

根據這位天文賢者當初教我們課程初次見面就極度冷酷說著:「我字典裡沒有愛的教育,只有無情的紀律,你們只需準備祈禱自己能保持微薄廉價的生命能活下去就夠了。」

唉,大長老…我再次深深懷疑你是故意報復我遲到……但有必要這樣嗎!

「快點過來!還在混!信不信我叫代歐對你放招來回神!」

抖了抖,我可沒種裝作沒聽到:「來了!」

「快走!免得錯過時機。」

天文賢者冷漠得轉身往某處飄去,代歐奇西斯則是拍拍我的頭出自好意的拉著我跟去。

真不明白為何如此溫和的代歐奇西斯為何要選一位像女王的訓練家?

該不會祂有M潛質?!

真相了!

咻!

「好痛呀──!」

淚水泛光的看著兇手:代歐奇西斯,祂惡狠狠得眼神,就知道我剛剛想的全被祂聽見了……

嗚…我居然忘記超能力系的都會聽心聲……活該自己被抽…嗚嗚……

「到了,代歐等等要小心,畢竟大長老從阿爾宙斯尊上那裡得知會有不曾見過的黑洞神奇寶貝作為看守者。」

來到群星聚集的地帶,中央有一塊不算大剛好可以抱著的晶石正閃亮著。

我們落在群星地帶踏著,頓時一抹黑影憑空冒出嚇了我一跳!

『這裡不該有任何訪客…就算是受到阿爾宙斯眷顧的聖地子民也不該來到此地。』

無法分出性別的聲音迴盪四周。

「我們是來喚醒千年許願星。」,天文賢者恭敬回應。

『千年時刻未到,不可隨意觸犯星辰規定,請回去。否則休怪吾等無情。』

此話完全透漏不許可的意思,但我看著那晶石跟著拜託:「千年的時間都在沉眠,祂一定很孤單……」

不等我說完,聲音直接打斷:『就算如此千年許願星還是得接受,因為這是祂的宿命。跟著千年彗星再次造訪地球也是千年只能清醒七天並實現三個願望就再度沉睡。』

「可是這不合理,為什麼祂必須要睡上千年只能清醒七日,祂這樣根本沒有任何朋友!」

『……因為你不懂…年幼尚輕的孩子……當人們一知道能不費任何努力就能實現願望的時候,所產生的慾望之心會有多麼恐怖。在古老之前,千年許願星還只是個能實現願望的許願星時,常常就因為被發現能為人們無條件實現願望的下場,才會導致許願星被迫成為千年才會甦醒的緣由。』

天文賢者突然插嘴:「但千年是罪,許願星是無罪的。沒有必要讓祂獨自受苦,因此阿爾宙斯大人才會盼望能解開千年折磨!」

『憑何認定千年是罪?是折磨?』

天文賢者看著我回答:「因為這孩子聆聽星空的低語如此難受和渴望再次於旅途中遇上許多美好回憶。」

『……是麼……既然這樣,吾等就給你們一次機會。吾等向代歐奇西斯進行神奇寶貝對戰,在分出勝負前如果這孩子能到達千年許願星那邊並碰到,吾等就答應讓許願星不必再深陷千年沉眠。如何?僅有一次的機會,失敗可就注定許願星永遠得遭受千年沉眠。』

「那還用說!我和代歐當然接受挑戰!」

看著天文賢者和代歐奇西斯自信的迎戰,突然天文賢者轉頭向我說:「那你呢?」

面對天文賢者的問話,答案當然是答應。

『對戰開始。』

《黑洞看守者VS代歐奇西斯》

黑影開始產生形體,他的外型看起來像龍系可卻又不像反而像妙娃花一樣,總之就是很奇怪的形體,只有完全的漆黑。

「代歐、上吧!」

代歐奇西斯上前迎戰的同時,我也跟著踏出步伐,但、一轉眼間,黑影瞬間出現在代歐面前,一擊就擊敗了代歐奇西斯!?

真假?!

回頭看著天文賢者依然冷漠的站在原地不驚慌評語:

「真不愧是黑洞看守者,難怪大長老會指名我天文賢者來應戰。」,天文賢者對著爬起身子的代歐奇西斯下達指示:「代歐,速度型態!」

眨眼間戰況便的超激烈,速度對速度,兩邊根本不分高下。

「你還在混!還不快點跑到千年許願星那裡!」

嗚,冰塊女王的罵話還真是見血……

終於趁著黑影跟代歐奇西斯糾纏對戰的時候,跑到了巨大水晶前、這時我也看清楚水晶內有著小小的身軀在閉眼沉睡中。

伸手觸碰水晶,突然一陣光…四周立即變化到虛無中。

正當我四處張望的同時,不曾聽過的孩童聲音傳來:

『終於等到你了,我的訓練家。』

冒出的星光聚集在一起,矮小的神奇寶貝出現在我眼前漂浮著。

這神奇寶貝就是基拉祈──?

『我是基拉祈,俗稱千年的許願星。』,基拉祈雙手摸著臉頰笑笑地說著。

「你好,我是小祈……」,看著眼前的基拉祈祂笑笑的模樣……超萌啊──!

『那麼我就長話短說了,小祈、我不想再當千年許願星了。我只想做個普通能為世上帶來好運的傳說神奇寶貝。』

「痾…基拉祈,你說什麼……?」

『小祈,我希望你來就是為了許下讓我不再是千年只有七日清醒的許願星的願望,我已經不想再沉眠了……』

「好,我來為你許願!你不用再遭受千年沉眠之苦。」

當基拉祈肚子上的眼睛睜開,我立即說出了祂長久以來的願望:「希望基拉祈不再是千年許願星也不用再陷入千年沉眠之苦。」

基拉祈歡樂得笑著,頓時祂頭頂掛著三張紙張其中一張浮現字體,接著基拉祈整身散發強烈的光芒……

嗚…在我意識昏迷前,我只有一句話:

不要再散發光芒!我遲早會被閃瞎──!

 

 

『星宿必然,千年許願星不須再陷入千年沉迷了。那麼吾等任務也可算是卸任了。』

「那當然,既然是基拉祈的願望、那麼身為聖地的一份子理所當然就是要使命必達。」

當我回過神,首先聽到的就是黑影與天文賢者的對話。

「真是不中用,你睡了五分三十七秒也是浪費我的時間。」

對於天文賢者的狠毒話語,我只能習以為常。

一坐起身子,感覺頭頂上有輕微重量壓著,同時飄下一句話:『小祈終於醒了。』

聽著如此幼齒又熟悉的稚氣聲音,不難猜測是基拉祈。

『既然基拉祈已經不再是千年許願星,那麼吾等將進入永恆沉眠,你們還是早早回去聖地吧。』

黑影一說完,四周景象立即化為碎片變成先前的洞窟內。

「嗯,任務達成,代歐用瞬間移動將我們送到大長老那邊。」,完全無視和基拉祈玩鬧,天文賢者直接指示代歐奇西斯。

轉眼,我們就來到了大長老所在地。

對於我們突然憑空出現,站在我們面前的大長老氣定神閒地:「看樣子,已經成功讓基拉祈從千年沉眠的苦難中清醒了。」

「大長老那麼接下來?」

「天文賢者辛苦你了,接下來我會帶著他們去會見阿爾宙斯,你可以先回到自己的神殿了。」

天文賢者行禮之後就和代歐奇西斯走到傳送點消失。

說也奇怪,我記得天文長老不是很期待能夠見到基拉祈?

怎麼一見到基拉祈之後就變回冰冷的表情?

對於我的困惑,大長老似乎也知曉:「呵呵,那是因為天文賢者對於感興趣的事物只有短暫時間會變成狂熱份子,一旦時間過後立即又會回變成冰冷的模樣。」

好吧,我認了……

跟著大長老步上天空階梯,途中我抱著基拉祈又問著大長老:「對了、大長老我們為何要去會見阿爾宙斯尊上?」

「是為了你和基拉祈的夢想。」

我和基拉祈互看了一下,不解?

「你的夢想不是成為聖地訓練家而踏出聖地去外界旅行,而基拉祈也是希望能到處旅遊並結識不同的朋友,因此阿爾宙斯和我都討論出結果了。」

抵達頂端,難得看到阿爾宙斯尊上是清醒的。

『聖地的孩子,你做的很好。』

「!?謝謝阿爾宙斯尊上的稱讚!」

對於我們聖地子民來說,能得到阿爾宙斯尊上的稱讚是很榮耀的一件大事!

『我和夥伴討論過了,說實在的由於基拉祈的身份,我們是無法答應。畢竟外界都有流傳基拉祈的文獻資訊、再加上基拉祈的容貌更是人人皆知,為了防止有心人士會危害你們,我們都認為不讓你們踏出聖地到外界旅行是最好的選擇。』

阿爾宙斯尊上的話令我和基拉祈不免失落了。

「不過,我和阿爾宙斯也討論過,這樣會違背你和基拉祈的願望,因此我們換另一個方式。基拉祈目前還有兩個願望,因此這兩個願望分別得許下:讓基拉祈跟你成為永遠的互相依賴同伴,來防止有心人士會刻意竊奪基拉祈。最後的願望就是:讓基拉祈能實現任何願望的能力變成能為他人帶來幸運和奇蹟的特殊力量。」

『所以你們的決定是?』

看著大長老和阿爾宙斯尊上,我和基拉祈一起說著:「『當然!』」

 

 

尚未完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