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的篇章§         ↑迎戰凶‧勒拿九頭蛇!↓         (1)

至底部:#底



 

 

看著完全無人的空蕩神社隱約瀰漫著凶的陰暗感覺潛伏在其中。

小陣質疑地:「就是這座龍浪神社嗎…?」

小焰補充:「還有聽說在道路旁就被抓進去的人…」

……還聽說咧!

你明明就是剛剛才得知這座神社冒出靈異事情的吧!

「總之我們去看看吧!焰哥!」,小陣率先走入神社範圍內的空地。

「這種情況…只有把沒有特別相關的人處理掉比較好行動吧!」

聽聽看小焰如此霸氣又冷靜地說法……

我說這對活寶兄弟,敢情詢問你們一件事…你們是打算遲到嗎喂?!

不要這麼光明正大的遲到好嗎!!

「…等等…」,惠禮大喊著:「等一下呀!!你們不要去啦!」

小陣很帥氣地擺出耶!的姿勢:「妳不用那麼擔心啦!」

小焰也很帥氣的回頭:「惠禮還是別跟來比較好!」

……囧…

你們倆兄弟擺出這好男人的表情是要馴服誰啊────

不過很顯然沒被煞到的惠禮大喊著:「你們可不要遲到啊!!」

一句話非常直球地擊沉如此帥氣的活寶兄弟……

看他倆失足跌倒地喊著:哇勒──,就知這直球殺害有多高。

「陽兒你們呢?要跟我一起先去學校?」

惠禮問著早已知道老是充當我們這小團體代言者的阿飄兒。

「我們會跟著小焰、小陣一起去學校的。」

「?你們不怕遲到?」

很顯然已預估活寶兄弟注定遲到的惠禮皺眉。

「…沒辦法,叔叔要我們多看顧他們兄弟倆。」

聽聽阿飄兒這如此保母的話,我都快汗顏了…

「好吧,那我先去學校了,待會見。」,惠禮快速往另一條路奔跑。

「我們也走吧,不然不知那對活寶兄弟又會惹上什麼麻煩。」,我哀怨地說著。

在大夥走上石階快抵達神社前,先聽到小焰和小陣的對話:

「焰哥,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還沒聽到任何比較具體的聲音……」

「可是,宙從剛才就一直唸…有啦有啦~吵死人了!!」

「……古雅也說有。」

接著就看到小陣的宙一直手無足到著喊著:有啦!有啦!真的有啦!!

突然有人拉扯我的衣角,回頭一看是小天使拉的。

「小天使怎了?」

心思超謹慎、容易察覺四周情況的小天使盯著不知何時綁起頭巾的小焰後方樹叢:

「…那邊……有東西的樣子……」

隨著小天使一說,突然一抹黑影迅速竄出即將攻擊小焰。

「焰哥!!背後!!」,小陣超慌張地:「焰哥!!危險…!」

然而和慌張的小陣相反,小焰極度沉靜地張開結界抵住凶的攻擊同時捕獲它。

嗯…不愧是反應沉寂又迅速。

阿飄兒讚賞地:「結界的熟練跟資深樂師有得比…膚淡、里昂你們找時間多和小焰學學。看看人家結界用的多好,哪像你們倆連張開都不會,只會一昧攻擊。」

被指示的倆名友人哀憐地:是…

痾,阿飄兒,小陣也一樣不會張開結界……所以別對惹人白和足球癡太苛責…

很顯然查覺到我心思的阿飄兒,瞥了我一眼:「有意見?」

「…沒……」

視線回到一觸即發的活寶兄弟那邊。

「焰哥!!」

小焰喝止小陣:「小陣不要走出結界範圍!」

「哇啊!這麼快…」

「已經鋪出寂靜的結界了!!所以對方的攻擊應該是沒有影響才對!」

突然凶掙脫小焰的結界束縛,讓小焰驚訝:「!?」

「啊!站住!!別想逃!!」

莽撞的笨蛋小陣!

你都還沒識破凶的正體,居然離開結界範圍揮舞樂祈指揮宙!

「小陣!先讓正體…」,小焰喊著小陣。

然而小陣完全不聽自家哥哥的話,直接發動攻勢:

「先打倒你的正體再來拷問你!!」

拿自家弟弟沒轍的小焰怒斥著:「你又要搞什麼鬼──」

突然我感受到神社裡供俸的祠堂散發些微亮光。

「看到了!」,小陣喊著:「去吧!!宙!!」

【了解!】

在宙即將擊斃凶前,不停躲避宙追擊的凶,突然說出話來:

【……好…】

察覺到的小焰立即喝止小陣:「住手!小陣!!」

頓時,一道閃雷擊落在小陣前面。

「小陣!」

小焰慌張地跑到小陣身邊。

「哇──」,跌坐在地上的小陣看到離自己很近的地面冒著黑煙,驚訝地:「嚇我一跳!」

在一旁當觀眾能看見常人不可見的我們五人立即跪下身子行禮…

因為這座神社的神祗,現身了。

古雅:【神出現了。】

「?」,小焰疑惑地轉頭。

【…等軍的…小孩嗎?】

隨著光出現的神明,是一位似人似狐的姿態,祂身穿著神官袍盤坐懸空。

小焰道出此位神明的名偉:「龍浪之神…」

被迫中止的小陣力馬跳起身子怒斥龍浪之神:

「喂!龍浪之神你要幹嘛?不要來攪局!!」

…………──你這白癡小陣!!怎可以這樣對神明說話!!

跟我有所同感的小焰對小陣喊道:「小…小陣!你真是!」

不過,好在這位龍浪之神並非度量狹小,非但沒生氣與在意、還好心伸手指著說:

【『那個』是…──錯的。】

小焰困惑:「…錯的…?」

不過暴躁得小陣哪會去裡龍浪之神特意以人語說的話,直接怒吼著:

「胡說八道些什麼呀!你不懂嗎?人家在打架時怎麼可以介入!閃雷還差點劈中我了!!」

突然意識到神明是聽不懂人語的小陣…立即轉頭拜託自家兄長:

「──嗯…焰哥幫我翻譯給他聽!!嗯

……──你這沒禮貌得白癡!!

是想引來神怒害慘這地區得所有人嗎!!

而且我還感受到一旁惡勢力傳來的怒氣壓迫感……

救命啊─────

小焰瞪著小陣額頭冒青筋:「………你欠打嗎?」

不理會自家弟弟無理取鬧得小陣恭敬地向龍浪之神以凶語對談:

「【龍浪之神,為什麼要介入我們之間的交涉呢?】」

小陣在小焰身邊不停說著:

「什麼東東啦?不要講那些我聽不懂的話啦!!」

小焰持續冒青筋翻譯:

「【「請原諒我愚笨的頭腦想不透您的意思」。】」

小陣接續:

「聽懂了沒?給我說清楚點!!」

小焰很順暢地:

「【「請您說明清楚。」他是這樣說的。】」

……夠強。

我佩服你、小焰……

然而差點害死大家的小陣沒自知地詢問小焰:

「焰哥,你是不是翻譯的不太對?」

小焰直言:「你的要求就好像是在美國要美國人跟你用日文說話一樣,強人所難!」

【………】,龍浪之神不說任何話,直接化為光芒消失無蹤。

「啊!不要隨隨便便就消失啊!」,小陣喊著。

小焰則是評語:「………真是位不太愛說話的神祗。」

「喂~說個一兩句也好啊──!」,小鎮嘟嚷著。

「那麼,不妨讓我來說個好幾句外加訓斥你。」,怒氣爆表得阿飄兒走到小陣面前微笑地。

小陣恐懼著搖頭:「不!不用!!」

在小陣打算躲到小焰身後尋求庇護前,立即被眼明手快得阿飄兒抓住。

「你還真有種呢,對神明居然如此不敬。神明是位看管此地區的高位存在,一介凡人的你居然還膽敢冒犯!你是不知道惹怒神明可是會害這地區遭受神怒嗎!」

隨著阿飄兒越說越不怒反笑地發揮自身力氣拎起小陣衣領逼至眼前。

 

………以下是處刑時刻,由於畫面有點不怎麼美好…

所以直接…開玩笑!

現在哪來跳過這樣的浪費時間!!!

我喊著:「啊──糟糕啦!真的要遲到了!!」

就這樣,我們七人風風火火地急速衝刺到學校。

 

接下來的一整天學校時間…

根本讓我對於今晚即將到來的開戰進入倒數時刻……

在下課休息時間,我看著手上的一張照片,那是第一個人失蹤時所遺留下來的信,上面有許多水滴乾掉以及被揉爛過的痕跡,不知滴落在紙張上的水滴是淚水還是雨水…

不過能明白的是,上面所寫的字,卻切帶著令人能察覺出滿心期待而落空、傷心欲絕的心意:

你說過…你會來找我的……

為什麼,最後丟下我孤單一人待在這裡!

我看不到明日,也不知明天在哪裡…

沒有明天的我,至今又在哪裡?

如此簡短的幾句,就令人感受到、寫出這幾句的人、是如此淒哀無助地心情。

可是…會只因為這樣,就造就凶‧勒拿九頭蛇出現的原因?

應該是不可能吧…

依照之前打敗過凶‧勒拿九頭蛇的《祈樂》前輩們所說,這凶是如傳說一樣的強大、憤恨憎怨世界的偏執以及小心謹慎的最佳典範。

而且,已不是這世間所能生存的凶‧勒拿九頭蛇,早在遠古時期就被趕出這世間,畢竟危害程度實在過高…所以必定被召喚的……

當時前輩們也特別向我們後輩們提醒:一定要記住,會召喚這類特殊凶的人都是怨世恨俗到需要關入精神病院裡開導的心理扭曲者,千萬不要因外表就隨意相信所說的任何話。

……該不會事情真相了──

不行,身為樂師…應該說身為人,是不能只因片面的訊息就這樣下判斷。

「你在想什麼?萌物控」,惹人白好奇地。

「…我只是想著,主使者該不會是位心理變態到需要關入精神病院?」,我苦惱地:「不知能不能拜託叔叔找一間風評良好、同時能把人關好的精神病院。」

「…………」,惹人白囧了:「你腦補什麼鬼!!」

「那不然你覺得為何日本境內會無端冒出神話級的凶?之前前輩他們也說到會召喚特殊凶的主使者都絕對是精神病患者。」

「要說偶然倒也太牽強…這擺明是有人刻意的吧。」,惹人白揉了一張紙丟中我額頭:

「還有!別隨意亂猜測主使者的事情,我們都還沒見到面就直接把人歸類在精神病患也太惡心了。」

「好吧──……但,為何要引來這麼危險的凶…是要有多深沉的悲傷才會導致被某人刻意指使並成功呼喚…」

「誰知,反正晚上不就知了。」,惹人白趴在桌上自我哀憐著:

「別多想了,現在先養精蓄銳,畢竟晚上一定會很煎熬…真是的……神話級別的凶,不用想也知道有多棘手!!弄不好,我們會瞬間結束人生的一回合!!」

……我說你也太悲觀了吧──

「還未開戰就先唱衰自己出局,是想被我好好開導一下?」

惹人白這個白癡立即被盯上了…

「痾……」,趴在桌上的某人聽見如同惡魔低聲的輕柔聲嗓,狂流冷汗。

看著他傳遞過來求救的眼神,我直接無視掉。

所幸,目前正努力查閱資料做準備阿飄兒沒再追究。

「小祈…我還是覺得我們必須要增援來迎戰。」,站在阿飄兒桌旁的足球癡看著手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資料皺著眉毛、雙眼漩渦地:

「這大學範圍實在太廣了…撇除根本無法躲藏的建築物之外,還是有太多地方適合讓凶躲藏的地點了,而且我不覺得大學生都會乖乖聽老師說的別再學校逗留……如果小天使沒被迫成為普通人的話就可以輕易找出來了。」

里昂說的也沒錯…────

「太多人反而壞事。而且今晚凶‧勒拿九頭蛇定會在校園瘋狂捕獲人並吞食下肚,到時才會更棘手,這凶是越吞食人就越強大。雖然我認同你說的,不過也只希望逗留的大學生不要太多……」,我苦惱搖頭:

「啊────好麻煩啊────」

突然一疊紙張往我後腦拍下。

「嗚?!」

帶著滿是悲嗆的心情往後一看……凶手是隊裡的惡勢力────

「阿飄兒你做什麼啦──雖然不會痛就是了…」,我哀怨地。

「有時間想那麼多,還不如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阿飄兒雙手懷抱充滿自信笑著:

「我們現階段跟新的凶同伴彼此默契不足、隊裡缺少能搜索凶堪稱萬能地圖的翊宇,雖然會導致我們執行指令時會遇到各種阻礙,但、這都不是大問題。

「最主要的是,別忘了曾經身為《祈樂》的樂師,可是有許多讓凶膽怯恐懼的密技。」

─────我明白!!

只是勞煩您…別露出那讓熟知你本性的我們看了會感受到生命危機的笑容!!

 

終於熬到,放學時間。

我們收好東西後跟著小陣去找小焰一起回家。

一到小焰的六年級教室,看見正站在門口的小焰處於沉思狀態。

小陣直接撲上去嚇他:「呀喝~~焰哥!」

「哇啊───嚇死人───」,小焰怒斥著小陣:「不要這樣嚇人啦!」

「什麼嘛────是你動作太慢,我們才來找你的。」,小陣不滿反駁。

小焰壓著小陣的後腦,突然看見班上一名黑長髮至肩的美女同學盯著他:「!」

她向著小焰微笑:「再見了,等軍同學。」

「………再見。」

小陣好奇地:「她是誰啊?大-美女!」

「同班的白露美鳥。走吧!我們回家。」

「疑?」,小陣疑惑。

「趕快回家著手調查!說不定是新的凶。」

「但…但是焰哥,今天的游泳……」

「笨蛋!現在不是玩樂的時候吧!?」

「又要翹課了!」

對於小陣的說法,小焰質問:「你說什麼?」

以上,如此光明正大的翹課,我們裝作沒聽到跟著小焰小陣走下樓梯。

一返回到叔叔家,我們四人留下小天使跟小焰小陣聊天,進到房間裡、我抽出一張白色符紙貼在牆壁上變出一個衣櫥。

拉開衣櫥,裡面分成兩層,下面是掛著數多件不同尺寸的統一無花樣短袖短褲衣褲,上面則是疊放的則是其餘個人所需配戴的短披肩、頭巾、腰帶、手腳護腕等東西。

在換上衣褲時,小焰正好走進房裡,看到我們四人集體換上潔白的衣褲,困惑著:

「你們要穿成這樣幹嘛?」

惹人白光著身子套上上衣:「執行指令。」

「………去當阿飄晚上去嚇人的指令?」,小焰吐槽。

「才不是!」,惹人白沒好氣地說著。

「可是…穿這麼單薄真的要去執行指令?」

對於小焰的質疑,里昂笑著:「小焰、你別看這身衣服這麼單薄,這可是件不會因戰鬥而被撕爛、耐熱耐寒,是以符紋煉製而成的《祈樂》特殊戰鬥服。免得戰鬥時還得顧慮被看光身材,又不必擔憂會著涼或中暑唷。」

小焰傻眼地:「這樣根本就不科學!」

我懂你的感受…不過我還是只能告訴你接受事實,你贏不了阿飄兒得辯解的,相信我……

「你覺得在常人眼中看的見凶的我們就非常科學?何況你還會使用結界。」

小焰瞬間慘敗。

我哀嘆同情地拍著小焰的肩膀:

「…反正就想成現實總會有好幾個無法解釋的事情就好了。」

「…好。」,小焰接受了這事實,接著問:「你們要去執行什麼指令?」

我們三人集體看向阿飄兒,他笑著:「只不過是有個作亂的凶需要我們四人去為民除害而已。」

囧!!

別說的我們將要面對的凶是如此弱小啊喂!

我一邊將縫著《祈樂》的布條分別綁在雙手、一邊腹誹著阿飄兒。

可遺憾的,他完全不理會我哀怨的心聲,將戰鬥服穿好的我們四人離開叔叔家迅速跑到指定地點。

 





至頂部:#頂

上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3166795-3

下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3919828-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