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的篇章§         ↑迎戰凶‧勒拿九頭蛇!↓         (2)

至底部:#底



 

 

我們四人站在幾乎無人走動的校園外,看著四周的校園圍牆都有數多符咒與布條,感受到這整座校園都已被強大的結界封閉著。

嗯…看看這堪比一座大型的監牢,相信應該能封鎖住凶‧勒拿九頭蛇吧。

「陽兒你們來了。」,手持樂祈、戴著頭巾的叔叔迎面而來。

叔叔一看到我們四人的統一戰鬥服雖然有點汗顏,畢竟在夜晚超像往生者所穿的壽衣…不過還是堅強地轉移話題問著:

「你們有先吃東西嗎?」

阿飄兒搖頭:「沒。我們怕會有激烈戰鬥所以都不吃。」

「嗯。這整座校園我們都已用結界徹底封住了,你們進去和凶對戰一定要小心,如果真的不行…你們就一定得逃,知道嗎?」

「「「「知道。」」」」

在叔叔為我們打開一小縫足以讓我們進去的洞口進入學校後,我立即要叔叔趕緊把洞口封住。

雖說現在是夜幕低廉,可、現在此時的這座學校完全無任何生機的氣息,只到處瀰漫著充滿不祥的紫色煙霧。

抽出一張淡藍色符紙丟到一團紫色煙霧中,片刻、那張符紙飛回來。

我確認好符紙還是一樣顏色狀態後,向三名友人遞出裡面裝滿了七種顏色符紙的卡匣:「這紫色煙霧對人體無害。不過預防萬一主要的這幾張符都帶著身上吧。」

在大夥將卡匣各自用布條綁在不礙事的手臂後,惹人白問著阿飄兒:

「要分散?」

阿飄兒看了看陰沉的校園…

「…不。已經有人來迎接我們了。」

瞬間,我們四人立即跳離原地,下秒,有條黑影甩在我們剛剛站的位置。

「看來我們的對手似乎也很興奮的想開戰呢。索羅亞克,我們上!」

惹人白拿著樂祈擺出迎戰架式,同時呼喚自己的凶同伴一起迎擊撲來的黑影。

不過這條黑影非常靈活地擺動身軀,完全就是耍著惹人白和索羅亞克玩。

「可惡!!都刺不中!!」

聽著惹人白怒氣吶喊,索羅亞克也生氣地怒瞪吐舌。

「…兩個傻瓜……面對敏捷度超高的凶,沒識破正體你們打個屁?」,我吐槽這一人一凶。

「對吼!」,完全後知後覺的一人一凶此時才驚覺……

我無言以對,你倆是沒發現只有你們獨自上陣?

完全沒注意到在隊伍裡同樣負責傷害輸出的足球癡和里里沒跟著迎戰……

「…凶體……凶‧勒拿九頭蛇的第五頭。」,一旁觀看的阿飄兒直接快速識破黑影。

看著黑影瞬間現出真形,是如同照片中看見的大型蛇頭,它長條的頸身斷連,就像分散出來散步覓食。

在被識破後,它慌張地快速要逃離現場。

一瞬間,數多鎖鏈的結界綑綁住它、令其不能動彈。

「這第五頭尚未有宿主,膚淡、索羅亞克。」,使用鎖鏈結界的阿飄兒立即指示。

「喔喔!索羅亞克,密技‧戰狂演武!」

惹人白跳上索羅亞克的背部,以眼不能所及的速度穿梭在蛇頭周圍,無數殘像揮舞樂祈襲刺著。

第五蛇頭哀號又狼狽地劇烈晃動著,但,無法掙脫。

就這樣在單方面地凌虐後,徹底消散。

「果然沒宿主比較好處理。」,我感慨著:「只希望除去照片已確定有宿主之外的一頭之外的七個蛇頭都沒宿主。」

阿飄兒收起結界:「也是。不過估計至少有一半已得到宿主。畢竟凶‧勒拿九頭蛇可是能分開到處掠奪的。」

我頭疼著:「那照這樣一個個殺不知要花多久……要不,我們分開行動?」

「…也只能這樣了,畢竟要在名早日出前完成。約哈找出剩下八個蛇頭及蛇核心所在,天文易經‧占位。」

在約哈占卜期間,阿飄兒望著我們三人:

「如何,各自一組,來比賽吧。」

一聽到比賽,我們眼睛發亮了。

「規則呢?」,惹人白蓄勢待發地。

「一樣。不能搶目標、如果一起發現就猜拳。此外,注意,核心要留到我們擊殺八個蛇頭後,在核心所在處不遠的涼亭會合。最後一點,數量擊殺最輸的人…要用龍笛表演一曲給叔叔一家人聽如何?」,阿飄兒問著。

「喔喔,好喔!」,足球癡天然笑著。

【里里和里昂一定會贏地!!】,三Q版龍異體同心的里里展現決心。

……你們這組是最犯規的外掛好嗎……

只要使用必殺技…直接秒殺完畢────

「嚴禁你們用必殺技、破壞周遭和殺傷力極高的招式。」,阿飄兒直接約束他們。

做的好,這樣這對另類天兵才不會亂搞。

【噎──這樣不公平!!里里抗議!!】

看著這反駁的賣萌三Q龍,我眼神死…抗議個頭啦!

祢這異世神龍之子是還想毀了這座校園不成?

雖然你能瞬間恢復原狀,但、也別這麼濫用自身的能力啊喂!

「抗議無效。里里,之前《等軍》神祗有說過,祢的能力太過強大會引人有心人士窺切,為了避免任何危險,盡量不要展現過多的力量與能力,知道嗎?」

里里聽了哀憐地垂下頭:【…知道了。】

…我的天啊──太、太太太可愛啦────

在良心苛責下,我立馬搶抱里里其中一體的綠Q龍:「呀啊啊啊────好可愛呀────」

遭受痛苦的另外兩分體及懷裡的綠分體不停掙扎:

【嗚──里里好難受!!】

足球癡連忙趕緊救走差點窒息的綠分體,我猛盯著。

里里害怕地窩在足球癡身後恐懼探頭顫抖。

「我說萌物控,你別再發作了、認真一點,好嗎。」,惹人白沒好氣說著。

不過我依舊還是猛盯著里里,下意識舌頭恬著嘴唇露出笑容。

【咿!!里里感受到貞操的危機!!】

遭受到里里慌張地飛舞甚至想躲進夥伴的衣服裡,完全讓里昂頭疼地要我收斂一點。

【占卜完成。】

見約哈占卜好大致位置後將四份卷軸紛紛遞給眾人。

將卷軸拉開…是份超先進3D地圖,完美呈現數多縮小型建築物、地形、我們每個人以及八個蛇頭與蛇核心的所在地…

我極度納悶:「……我覺得這份地圖如果量產,首先會先倒閉的一定是開創導航系統的公司。」

「我加一。陽兒勞煩您可別打算壟斷這方面的生意啊。」,惹人白傻眼。

足球癡則是開心地和里里不停盯著手上地圖猛瞧。

「常人不會擁有,所以不會有這問題。而且,這萬能地圖的製作可沒這麼方便。」

瞧你這阿飄兒說的這麼肯定。

不過…我疑惑地問著:「阿飄兒,這地圖是小天使手畫的?」

之所以這麼懷疑,因為我在這手繪地圖上,看見熟悉的畫法與習慣的痕跡。

「嗯,翊宇畫的。雖然他變成普通人,不過呢,我、約哈和翊宇有實際討論並嘗試過發現到,只要是翊宇親手繪製的地圖都會帶著本來就擁有勘察地形的異能,可、礙於已變常人的他無法驅動靈力,因此只能會是普通的地圖。」

阿飄兒盯著約哈:「後來,發現約哈的箴言能力能夠激發翊宇所繪製的地圖,就完美呈現了這份能重複使用的萬能地圖,只要翊宇每個一段時間加畫補強痕跡。順道一提,只要點擊地圖的位置就能放大並有效勘察。」

……我錯了────

這裡還有一個外掛!!

居然搞出這勘是遊戲中可遇不可求的超特殊神器!!

這是怎樣!

根本人比人氣死人!!

而且現在是外掛滿天下嗎!

又不是現下流行的穿越異世小說!!

「召喚你的式神,小祈。」,阿飄兒見我在內心腹誹,提醒著。

「喔喔。要召喚十二大天來召喚武鬥級十二天神將?支援級十二星神座?術法級十二天干地支?還是癒療級十二心象徵?」

「…停。」,阿飄兒賞我一拳打斷:「我們是來除凶,不是來毀滅世界的!你是不知道你根本無法管制那些暴力集團嗎!」

!?對吼!!差點忘了!!

「真是!給我召喚你那對近乎萬能的光暗雙子式神就好。」

聽著阿飄兒說的,我哀憐要求:「只召喚小光好不好?」

「不行。為了避免出狀況,小暗也一併召喚。時間寶貴,給我快點。」

…我又再次慘敗在惡勢力的威脅下……

「嗚…是。聽令於我的式神,代表光明與黑暗,此刻呼喚。」

隨著我呼喚,倆名穿著不同代表色輕便活動衣袍的稚嫩小孩,手牽手從浮現在空中的法陣中憑空冒出。

【小光來了。】

充滿朝氣的小光,是代表光明的式神小孩。

【……】

至於這沉默寡言極度悶騷的是小暗,不但是代表黑暗的式神小孩、還是超會管我的剋星!

先聲明,我可不是戀童戀正太戀蘿莉等變態詭異字詞…

而是這倆身高只有到我腰部、又沒性別的式神,因為沒有形體、純粹為了方便行動才弄了這副鮮嫩可口的模樣,補充、這倆小孩偏向不自知的天然黑,千萬別被他們耍著玩!

【這次要做什麼、做-什麼!!】,完全會帶動氣氛歡樂的小光,笑著超像過動兒。

阿飄兒哄著:「小光、小暗,我們要單獨行動,為了方便聯繫需要你們變出分身跟著。」

【好呦!好───】,小光歡笑地瞬間變出三個分身:【好了!!】

小暗則是只點著頭也變出三個分身。

當一切準備就緒,阿飄兒最後提醒:「記得,當所有蛇頭都消滅後、在校園湖泊的涼亭前集合。」

「嗯。我不會輸的!」,惹人白霸氣地跨上索羅亞克身上,跟著的小光、小暗分身則漂浮了起來,準備衝出去。

里昂微蹲身子準備奔跑也不相讓:「我也是!」

里里則飛在他身邊助陣:【偶們不會輸的!】

而跟著這組的小光、小暗分身則跟著擺出奔跑前姿態。

「得了吧,你們倆這老是輸的~」,為了節省精神力,也打算奔跑的我壞笑地挖他們傷心事。

「「你沒資格說!!」」

做為團隊領導也從未輸過的阿飄兒:「預備…開始!」

瞬間,我們快速從不同方向離開原地。

在快速奔跑的同時,看著地圖上離我最近的是在操場不停遊蕩的蛇頭。

「走吧!小光、小暗!我們要先奪下一個蛇頭!!」

【喔喔!小光會努力幫忙的──】

小暗則是瞥了我一眼。

一跑到離操場還有段距離得路上,還未看見遊蕩的黑影,反倒是一旁的草叢裡竄出三名衣著破爛身上帶血又帶傷的男女撲過來。

「呀啊啊!!喪屍啊─────」

小暗立即製造屏障阻隔他們。

【討厭──我們還是幼齒稚嫩的小孩子!怎麼可以這樣猥褻我們的清澈眼眸!!】

瞬間一計光球擺平三名男女…

「痾……」,我傻眼看著突然出手的小光。

但,彷若做出好事的小光露出牙齒展現如光明的笑容說出超天然黑的話:

【小光好棒!為世除去這些想猥褻小孩的大哥哥大姊姊!】

………

喂!別用這人畜無害的外表說這話啊────

【……】,小暗看了小光和我一眼,向著三名男女伸手,地上竄出黑影綑綁著他們。

正當我要問小暗時,那三名男女發出吼叫聲並掙扎著。

【……被洗腦了。】,小暗簡單明瞭說出幾個字。

嗯!原來如此!

難怪會想襲擊我們呀~

「小光、小暗你能解除凶對常人的洗腦嗎?」,我問著近乎無所不能的萬能型雙子式神。

正當小光高舉雙手大笑地說話之前,小暗伸手摀住祂嘴巴、冷漠對我說:

【…你自己做。】

……嗚嗚…可恨!!

所以我才說只想召喚小光啊──

誰讓小光比較疼我,哪像這沉默寡言又冷淡寂靜老想找機會訓練我的鬼畜小暗!

【…別在心裡罵我。】,小暗瞥了我一眼。

…不想聽就別聽啊───

【…我也不想。】

「是是是。」,我拿出三張符紙直接往躺在地上不能動彈的三名男女額頭拍下去。

立即,他們不動了。

………

痾…

我好像拿錯符…拿成昨晚吃飯時用來電惹人白的符了……

為難地轉頭向雙子式神:「……嗯,很好,我的救治效果、非常好到人已安然往生了。」

小光嚇傻了:【蒼天啊────趕快救人呀────】

在小光迅速用治療術法救人的同時,我慘遭報應天珠…

被小暗踹了一腳的我,摀住臉面哀怨地:「我又不是故意的!!」

【……】,小暗輕敲我額頭:【…生命僅有一次。】

「……是……」

迅速果決搶救完的小光伸手擦擦根本沒留下半滴汗水的額頭,驕傲地挺胸拍胸脯:

【人沒事囉!!】

喔!我的萬能式神小偶像──感謝祢讓我不必被冠上殺人未遂的名號!!

請容許我擁抱您!崇敬您!!

突然我被小暗拉住後領,祂冷漠地:【…我們是代表第十三大天的啟光始明與終黑焉暗,身為被我們雙子選上的唯一者、不該對我們有所崇敬,而是平等如友。】

「我、我心裡想的只是玩笑話───別當真啦───」

邊說邊從小暗手裡脫逃,成功!

【……】

看著極度懷疑的小暗,莫名壓力好重、頭也好疼───

「真的是玩笑話,勞煩祢千萬別當真。」,再次聲明。

我拉著小光也幫忙說服這不知變通又老是信話為真的小暗。

終於才肯說動這超令人頭痛的傢伙…

在解決這小小溝通問題後,我們一到操場就看到已故意現形口中含著宿主的蛇頭早已蓄勢待發地盯著,而且是用捕食者的眼神……

「…我覺得我們在它眼中是美味的食物?」

對於我的提問,小光則是憑空變出絕對不是兒童專用的刀叉!!

看看如此銳利到高掛天空的月光都能反射,這是哪牌超不專業的廠商製造的!

…不對!!應該說,這刀叉祢是從哪拿來的!!

【放心,這嫩凶在我們雙子眼裡才是美味的上等材料!!】

小光說出很不對的話。

至於小暗則是拿著筷子和湯匙點著頭。

……你們夠了喔───

是打算把眼前這凶做什麼處置?!

「…祢們該不會想…吃了這凶?」

一句提問話,讓雙子式神都撫摸肚子,由小光代表回答:

【突然想吃宵夜。而且是難得的傳說品種蛇料理。】

我倒……

「那也不必吃凶啊───」

【放心,這是可以吃的。在遠古時期我們有吃過一次…當時的美味…好想再嘗一遍────】

小光向著明顯感受到被侮辱的蛇頭露出饑渴得神情。

【…我,也想吃。】

這不是可不可以吃!也不是味道的問題啊!!

「不行,祢們乖乖收起餐具!要吃食物也吃像樣一點的,別亂找一些怪里怪氣又長相很抱歉得東西當料理。」

在我正色教導這兩雙子式神正常知識時,聽到被負評得蛇頭火炸地張嘴、伸手撲來。

碰!!!

看著蛇頭撞上小暗的屏障卻還是怒氣騰騰地盯著我比出劃脖子的動作…

我超不解啊──哪裡得罪它了?!

【由於它有宿主所以能聽懂你說得,所以、很生氣。所以,它一定覺得自己身為最棒食材的讚評被侮辱了。】

我覺得小光祢的說法也頗有意義,看看這蛇頭也很火大的對祢劃脖子…

然而完全不理會的小光偏頭笑著,舉起刀叉流下口水:【好想吃…九頭蛇的肉吃起來很美味到人間不可置信的棒…】

認真得小暗立即將筷子湯匙換成菜刀:【…要料理一下。】

「給我停啊!祢們這倆吃貨!!要先救人!」

盯著危險級數爆表的餐具,我根本不敢收走啊────

【對吼!要先救人!】,小光輕敲雙手。

一眨眼間,不知祂做了什麼,眼前被阻擋在屏障外的蛇頭瞬間軟弱無力,它晃動長長的舌頭發現嘴裡的人消失無蹤。

小光雙手力大無窮地公主抱一名整身都被蛇頭唾液給侵犯的健壯男大生,但、祂不在意地放在一旁地上,專心在美味的食材身上,真是夠了!

【小暗我們開始料理吧

對於小光的興奮,蛇頭才終於察覺到彼此之間強弱差異,感受到生命危機的它立即想逃離,可、卻被小暗的漆黑鎖鏈給綁住。

接下來的事情我傻眼到不想管了…完全放任根本為了品嘗美食的這倆雙子式神……

不過,我還是想吐槽!!

祢們到底有多萬能啊──居然展現如此高超的精湛手藝!!

不行…越看越想吐槽到底……還是先來看看這躺在地上的男大生還有沒有氣息。

「…嗚……」

嗯…清醒的真快,那太好哩~可以直接把人丟在這裡自生自滅了!

一身只穿運動短袖短褲的濕黏褐短髮男大生,摀著頭坐起身子:

「…嗚……頭好痛……」

突然他想起什麼似的,已足媲美男高音的聲貝慘叫著:

「啊啊────我想起來了─────有怪物!!有一隻超大很怪異的蛇張嘴────」

「…大哥哥冷靜一點。」,我沒好氣地鄙視年紀這麼大了還淒厲慘叫的大哥哥:「這不過是個夢而已。」

「夢……對,一定是個夢……」,男大生拍拍自己結實地胸膛緩氣,可、下秒他又驚聲尖叫地躲在我身後,伸手顫抖指著某對雙子式神腳邊沒被處理掉的蛇頭屍骸:

「才不是夢───就是那隻怪物─────」

……我無言看著躲在我身後的男大生…你不覺得丟臉嗎?

如此身材精實壯碩卻這樣哭泣婆娑地躲在一個小孩子身後,有點不怎麼有尊嚴……

【哎呀!受驚程度滿高的,來~喝一碗小光和小暗做的熱湯,身體會比較好唷。】

戴著廚師帽的小光端過來兩碗清澈無雜質的透明熱湯,當中漂浮著幾塊淡藍色的肉塊。

…嚴重懷疑……這是人類可以吃的食物嗎?

縱然這碗湯飄來陣陣勾引肚子的芳香,但看過主食材來源的我,此刻、根本不敢碰啊───而且,我只想問!祢們這雙子式神到底是從哪變出那些材料的!

然後湯裡完全都沒有那些材料的身影!

至於一點警覺心都沒有的男大生不知是被囚禁多久導致餓了多少天,瞬間慘敗、立即吹了吹幾口氣就喝下肚……

嗯,既然眼前有位現成自願當第一位品嘗以凶為食材的料理的人,讓我來仔細看看成效如何。

首先,狀況無異常。

看他如此感動地流淚地快被上天召喚,嘴裡念念有詞地:這是天國的美食…

好吧、看來是沒啥問題。

只遺憾這位大哥哥被嚇傻到分不清楚現實與虛幻。

輕啜了一口熱湯,嗯…確實不錯喝。

「好好喝…感覺身子比較有力氣了!請問這湯的食材是什麼?」

看著好奇問著的大哥哥…我汗顏希望他不要知道,對他受挫的心比較好……

很顯然不知人類脆弱心靈的小光露出笑容:

【主要材料是你剛剛說的怪物唷~】

大哥哥不自然地頓了一下,看看手上的碗、再看看不遠殘留的駭人屍骸。

【這怪物是叫做勒拿九頭蛇的其中一頭,它們身上的肉質非常美味。能夠養顏美容,讓身體流失的養分快速補足唷。】

我淡然在輕啜一口,看著得知真相的大哥哥再次光榮兩眼開開…昏倒……

【哎呀,看來他吃了九頭蛇的肉身子還沒那麼快好呢!】

不不不,他是被嚇昏的。

【……目前,陽兒擊斃數量已有三頭。】

沒由來的小暗突然說出目前情況。

嗆到的我咳了幾下…

差點忘記現在還在比賽啊────

一看萬能地圖,發現居然只剩三頭而已!?

好佳在,有一頭就在附近而已。

原本充滿好心的我打算把大哥哥丟下自生自滅,不過礙於他被蛇頭寄宿過難保剩下三頭不會對他出手,只好迅速喝完,拜託小光揹著昏倒的大哥哥立馬趕去下個蛇頭所在地…

 





至頂部:#頂

上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3615712-4

下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4159744-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