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的篇章§         ↑迎戰凶‧勒拿九頭蛇!↓         (3)

至底部:#底



 

 

一抵達下個蛇頭所在位置,看著廣大的校內游泳池,不難猜測蛇頭會躲在哪裡…

看看在水底對我這需要氧氣的人類小孩露出鄙視的眼神外加先比通用不雅手勢、再挑釁的手勢…

若不是小光告訴我、它緊閉的嘴裡有人質宿主,我早已施放第五大天的雷霆下去電到它爽至斃命!!

我拉好自己快斷線的理智問著:

「祢們覺得我可不可以直接使出拿手好戲直接放雷霆下去?」

小暗默無表情地看了我一眼:【…你討打?】

……嗚……都忘了這悶騷是多憐惜生命……

【要不我們下去打?】,小光笑著給建議。

「……我還指望自己能有個長命人生而不是短命!!」

小暗白了我一眼,小光則是困窘地:

【痾,第五大天‧雷霆不單只是能施放雷電而已,還能劈分開所指定的一切有形與無形……我覺得你偶爾該向我們更深入請教關於十三大天的使用方式。】

………這是變相的在諷刺我沒好好學習嗎!!

【…目前只剩這一頭。】,惜字如金的小暗難得說很多:【…陽兒擊斃四頭、里昂擊斃兩頭、膚淡擊斃一頭、你擊斃一頭。】

…這阿飄兒是武神轉世嗎?

從操場趕到附近的游泳池明明不到十幾分鐘,就迅速果決做掉一個蛇頭…

我汗顏啊───每次我們的小比賽,不論過程如何,最後都會是阿飄兒完勝。

不行!!

目前墊底的是我和惹人白…所以這頭我一定要擊斃是嗎!

為了不墊底,我趕緊向雙子式神請教───

【第五大天‧雷霆的能力延伸運用即是切割所指定的時間與空間,就像這樣,我要區隔這泳池的水。】

小光直接當場示範給我看,祂熟練的單手聚集雷霆的光芒、接著手刀往前一劃……

……

「…這是神人級的絕招,目前我還是一介凡人。」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默默給予自己一個評語。

【唉唷,別想太多,這很簡單的。】

…你確定這宛如只在動漫和不貼近現實的電影才會出現的成果是凡人能簡單做到嗎!

看看泳池的水被一分為二的分開成如同像似被無形牆壁給區隔的水牆,這麼完美到連範圍內的泳池底部都是無任何水渣殘留…

「…這技巧太高深了,我覺得還是祢們來做就好……」

別說我這麼不上進,而是發覺半吊子的我,絕對會把愣在躲在水底整個驚悚到的蛇頭給斬殺…連同人質宿主一起被我害死………

很顯然也察覺到此事的小暗,嘆氣看了小光一眼。

【喔喔,好喔。確實這招對小祈有點難,我來好了。】

什麼有點難!!

是非常困難好嗎!

但,小光接下來不知做了什麼再次手刀一揮,直接展現祂強大的力量…

居然…居然把泳池的水直接全部抽到半空中……

這是怎樣做的啊────

【這是第五大天‧雷霆和第六大天‧拘縛的複合延伸使用的技巧。嗯…以現下的名稱,就是結界唷~將指定的地方切割時空並封鎖在某處。所以很簡單地~】

……

…容我再次聲明,別要求一介凡人…痾,即使是異能者的凡人根本不可能達到神等級的境界,好嗎。

被驚悚到的蛇頭在此時終於明白自己挑釁到什麼樣的對手,立即慌張地尋找逃生路線。

我會這麼好心地讓他走?

當然不可能。

我壞笑地盯著感受到生命危機而不停顫抖地蛇頭:

「沒有水可以保護了哪~那麼,安心的消失吧。」

接近它的每一步,它就恐懼地退縮至牆角。

直到無路可退、可逃時,有著年輕男子的微低聲嗓頓時傳來:

「【停下。如果再接近我就立即吞蝕宿主的生命和靈魂!】」

喔,看來是利用宿主的聲帶來說出人類語言啊──而且還藉此來威脅──

嘖,真是有夠小聰明。

而且也有夠麻煩!

在它嘴裡的人確實能夠在瞬間被它吞蝕掉。

……嘛!?既然它能溝通,那就問問我從早開始就好奇的事情好了。

我停下腳步向著蛇頭:

「凶‧勒拿九頭蛇,你們是怎麼來到這世界的?一定是被召喚的,對吧。召喚者是誰?」

蛇頭見我停下腳步,以為用宿主來危脅非常有效、就邪笑地壯膽:

「【哼,人類就是如此!哈哈哈,只要手上有人質就絕對會唯命是從!!】」

………

這隻笨蛇頭在腦補什麼鬼?

它難道目睹過雙子式神所展現的一小部分實力就趴帶了?

「【你這小鬼就乖乖的站著讓我撕爛,否則我就把嘴裡的宿主給吞蝕掉!】

…我囧……這不是趴帶了…根本被嚇到精神異常了吧,我說!

進入發瘋狀態的蛇頭緩慢地動起身子,直到我回過神,才發現它尖銳的爪子近在眼前,立即用手護住。

受到傷害而跌在不遠的我,腦中不停地傳來雙手劇烈刺痛感!

可惡的臭蛇!

有夠痛!!

我吃力坐起身子看著血跡斑斑的雙手,咬緊牙根抵抗疼痛:「…混帳!」

「【哼哈哈!嫩小鬼你是能操控式神的異能者吧!哈哈!這麼弱小無力,還敢來消滅我真是不自量力。

「【對於將死的你這小鬼,我就好心回答你剛剛的問題。我們確實是受召喚來到這世界的,至於召喚者是誰、哼哈哈!是樂師啊~是個以為能控制我們並收為己用的傻瓜樂師!哼哈哈!!我們九頭蛇的每個頭及核心都有不同的意志,想收服我們根本不可能!哼哈哈───】」

是嗎…是無凶樂師召喚的……

我吃痛地再問著:「那…那召喚你的樂師呢……」

「【還真是好奇心旺盛的小鬼,好,我可是非常有慈悲心的,為了讓你一路好走就回答你的所有問題。】」

呿,自以為好心的混帳!

如果真有那麼好心哪還會用人質來威脅!

蛇頭壞笑地:

「【召喚我們的樂師,當然被我們充當留在這世界的祭品。順帶一提,那傻瓜樂師的屍骨和魂魄好好的被分割待在我們九個蛇頭中,才讓我們能自由行動捕食宿主。】」

…你們這些心腸狠毒的蛇頭。

「那你們為什麼要來這學校?」,我怒瞪著蛇頭。

「【為何來這學校?哈哈哈哈──當然純粹只是這裡比較近,而且還有許多讓人垂涎的美味人類啊!就像我嘴裡的這人質。】」

蛇頭張開半嘴,只讓我瞧見當中被複數舌頭綑綁的上半身赤裸男大生…然而他的遭遇卻比我剛剛所救的大哥哥還要悽慘許多……

他不但是有意識的、而我所能目視的上半身可說是有著數多非常駭人的傷痕…可卻無法說話與哀號……

因為他張開的嘴巴被舌頭竄入,只能以帶著滿是求救的眼神看著我。

……這個鬼畜變態混帳!!

「【啊啊~果然這樣折磨宿主慢慢啃食血肉是最棒的享受,其他蛇頭同伴怎麼會不了解呢!!尤其是核心,嘖,就算是同體的,我還真是搞不懂!居然這麼憐惜那些充當宿主的食物。所謂的宿主…呵呵呵呵──】」

看著蛇頭完全張開嘴巴,一完全看到被充當宿主的男大生整個慘狀,我差點嘔吐出來……

這根本是絕對禁止孩童和心臟弱小的人不能看的!!

礙於非常考驗心臟,所以我只能簡單提到,腰椎以下全都只剩發黑的骨頭…好,停,再看下去、我真的會會吐出來……

看著如此悽慘的男子,要說為何還能活著,估計是這殘忍的蛇頭故意延續他的生命來折磨著。

…實在…太過分了……

「【哈哈哈!宿主都是食物!非常美味的食物!尤其是富有健狀體魄的人類受盡折磨之後的血肉,更是讓人垂涎啊────咿呀!!】」

突然,蛇頭悽慘哀號著。

它的嘴與舌頭都被撕裂,當中的悽慘宿主被救出,雙子式神終於按耐不住出手了。

蛇頭痛苦不堪地在地上翻騰。

明顯出手救出可憐宿主的小暗,冷瞪著蛇頭:【…玩弄生命,罪不可赦。】

一瞬間,蛇頭翻騰的磁磚地面裂開無數隙縫,從這些隙縫飄出詭異的淡黑氣霧慢慢聚集成拿著鐮刀穿著黑斗篷的骷顱人。

!?

小暗真的生氣了!!

居然喚出會將有罪存在其生命、靈魂都無盡折磨再拖入地獄盡頭的死神。

接下來的畫面,我還是不要看好了…

我還想回叔叔家時能安好入眠……

動著發疼的手,抽出幾張符紙貼在雙手緩和劇痛後,站起身子走到小光旁邊。

試圖挽救可憐人的小光帶著泛淚的眼眸看著我:

【…幫不了這可憐的人,他傷勢……只有小光變回原形用更強力到足以扭轉命理的治療術法來醫治才有可能存活。】

唉…當然……

看著下半身被小光變出來的被單蓋住,上半身沒有地方完好無缺,至於被強行竄入的乾枯嘴巴隱約可見裡面的血肉糢糊…望著如此悽慘已陷入昏迷快離世的青年……

我嘆氣著:「可是,祢和小暗不是不能隨意變回原體…而且,祢們出手治療的話,是必須讓被治療者付出代價的……看來,只能拜託癒療級十二心象徵了……」

【不行,你還未能夠完全指使十二之名式神。而且你現在還無法扭轉真理規則………就讓小光來吧。在情況特殊下,我和小暗是被允許能變回原形的。至於代價,我會親自和這人說的。】

小光站起身子看了小暗的背影。

至於背對小光默默看著死神殘忍折磨蛇頭的小暗則是揮了揮手,瞬間四周被黑暗所籠罩。

在漆黑絕對深暗中,只有小光的身影微微發亮,逐漸變成一抹光源體並照耀在青年身上。

不知過了多久?

有可能一下子、但也有可能過了好幾個小時。

畢竟在小暗的黑暗中,是無法判讀時間的流逝與否。

最後在青年的意識回過來,細瞇著眼看著充滿溫暖的光芒。

逐漸停下的光芒緩慢變回小光的身影,四周的黑暗也隨之消失無蹤、回復成原先的泳池場所。

「唔…這裡是……」,如同大夢清醒的青年坐起身子,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才往審視自己的下半身。

看著青年的身體變回原樣,我也鬆了一口氣,也萬幸有小光在。

「…我記得我不是……」

青年不可置信地觸碰自己的下半身,在確認是真實而非虛假後,他流下眼淚:

「這是一場夢嗎?如果是就好了……明明被怪物襲擊和啃食到根本是半屍怎可能還活著……」

「大哥哥你放心,這不是夢。小光已經完全治好你的傷勢,不過你可能還需要幾日才能行動自如。」

小光笑著:【是的喔!所以別哭了喔~】

青年擦拭眼淚,致謝著:「謝謝你們。」

【不客氣唷!】,小光露出大大地笑容。

處置完蛇頭的小暗走過來,盯著青年:

【…不可跟任何人說。】

青年愣愣地點著頭。

小暗冷漠地:【……該集合了…別忘了九頭蛇的核心尚未被消滅掉。】

對吼!差點忘了。

「好了,該去挑戰BOSS了!」

此時,我覺得好像少注意到什麼事情?

礙於青年目前還無法行動,矮小的小光很神勇地要揹他。

為了避免青年著涼,小光好心地變出一件斗篷讓青年披著,無視他困窘羞紅地表情直接揹起他。

在離開泳池底部,我才知道我少注意到什麼了……

同時也吐槽著:

「這大哥哥也昏的太久了吧!」

超傻眼…

看看這一臉安祥熟睡還輕聲打鼾的大哥哥、從我們來到這泳池迎戰變態蛇頭至少都有一段時間,居然給我睡起覺來!

這樣對嗎?

小暗默默走過去伸手捏住塌鼻子藉以讓他瞬間清醒過來。

「呼呼…我看見一位年邁的阿婆在木橋上向我推銷一碗湯!」

………

……

這位令人感到有趣又有點脫線的大哥哥真的是大學生嗎?

我強烈懷疑他該不會被嚇到精神異常了?

你看看小光背上的那位同樣也是大學生的青年就這麼成熟穩重…

「…大哥哥…你要跟我們一起走還是待在這裡?」

「?你們要去哪裡?」

「消滅襲擊你們、侵襲這座校園的凶。」

脫線的大哥哥驚悚地瞪大眼睛:「你、你們要去消滅那種怪物!?別想不開啊───你們小孩子怎可以如此想不開!要消滅那種怪物根本是國家防衛隊的責任!」

我頭好疼…這位脫線大哥哥……我們才沒想不開…

你忘了剛剛不就是我們從怪物口中救出你的…

【…你想獨自待在這裡?】

小暗的問話,立即讓這位脫線大哥哥安靜地摸摸鼻子、乖巧跟我們一起走了。

 

在涼亭中,友人們早已聚集在這,當中有五位生面孔大哥哥大姊姊也在。

其中看見兩名容貌與身材都極好的大姊姊與大哥哥糾纏著欲哭無淚的惹人白,讓一旁醋醰快被打翻的索羅亞克差點暴動…

正好站在涼亭石階盯著前方湖泊的阿飄兒說著:

「你晚到了。」

「抱歉、抱歉,有些事情耽擱。」

阿飄兒轉過頭,審視我們五人後、視線疑惑在小光背上沉睡的青年,但沒有多說什麼,反倒繼續目視湖泊:

「情況不太樂觀。」

「?怎說?」,我問著。

「你自己看。」

隨著阿飄兒指的方向看過去…

我錯愣了…

「不、不是吧!」

在月光的照耀下,閃耀的湖泊中、漂浮著數多大小不一結晶體及立聳在當中的巨大將近兩層樓高的結晶體…

然而、最令人愣住的是,即使是我1.0的普通視力都可看見在這巨大的結晶體中,至少有幾十位男女的身影圍繞在沒有頭部、只有身體的大型蛇身旁。

這不就明擺著是準備要把那些人全都當祭品的前奏嗎!!

「直接進攻?」

「不行。約哈說這座湖泊都已是凶‧勒拿九頭蛇的領域了,即使已經是破正體也還是處於劣勢…冒然接近湖泊邊都會被攻擊。」

我頭大地:「那怎麼辦?」

「遠攻。」,阿飄兒看著我:「里昂和里里被我限制,膚淡和索羅亞克是近攻,所以只能交給你的遠程攻擊。」

「喔喔!那我來試試!」

「先稍停,我和約哈還在探查那些晶體是什麼以及現在凶‧勒拿九頭蛇在搞什麼把戲。」

不愧是咱們隊裡的領導,如此謹慎小心。

確實,假如凶‧勒拿九頭蛇有暗藏陷阱或招式…到時吃虧的絕對會是我方。

誰讓我差點忘記《祈樂》前輩們的特別小叮嚀。

「對了,你在分開行動時,是不是有遇到突發情況?雖然很微弱到很難察覺,不過還是有察覺到你的式神‧小光現出本體。」

……佩服你啊阿飄兒,小暗都特地完美壓抑了都還能察覺到。

「嗯,是啊…小光揹著的那大哥哥實在有夠悽慘,還真是虐待狂的蛇頭……」,突然我想起當時從蛇頭的訊息趕緊說給阿飄兒知道。

「……是嗎…果然是被召喚的…那位無凶樂師真是不知該給予如何的負評…要召喚異世界的凶之前是不會好好用功。」

我也認同…

召喚出自己根本不了解的傳說級凶,結果落得慘劇的下場…

「不過這樣說不通。」,阿飄兒思索著:「小祈你想想,如果九個蛇頭都是以無凶樂師來做為留在這世界的祭品的話,那、核心呢?照你說法來看,會憐惜宿主的核心應該是沒有祭品的吧?」

!?

經阿飄兒提點,我才注意到!

「對啊,照理說我們都把有吞食祭品的蛇頭全都消滅了,那麼核心應該也會消失在這世上!」

難、難不成…有人當了核心的祭品?!

「我想…是沒錯了。而且最擔心的,是怕那個當核心祭品的人…是帶著悲觀的心情自願尋死得……」

天哪……希望阿飄兒得猜測不要成真──

因為我們四人超不會開導想不開的人……

拜託!!

我們是樂師!!不是心理輔導師啊─────

不過很悲催的…在惡勢力用著:不管是不是樂師都得救人的神情,我默默地先去一旁偷閒休息了。

走到涼亭看見原先傷勢極重的青年已清醒過來和小光聊著天。

「大哥哥你的身體比較好了嗎?」

青年動動雙手:「嗯…雖然整個身體有點麻麻的,不過大致上都沒問題。謝謝你們。」

「不會。應該說是要謝謝小光,畢竟大哥哥的傷勢、單靠我的異能根本無法將大哥哥搶救回來。」

青年伸手些微顫抖地摸著我頭:「不過也還是謝謝你們,要不是你們,現在我恐怕早已喪命在怪物肚子裡了。」

「嗯。」,我向著小光:「小光祢有和這大哥哥提到代價的事情?」

【有喔,剛剛你在和陽兒談話時,就已和他提到了。】

「那代價的內容…」,我好奇著。

不等小光回答,小暗默默地:

【…此者不能令任何人得知有關我們雙子式神的事蹟,如果違反將會立即喪命,其魂將化為消散。同時由於他有過被凶侵蝕極深,因此被開發了樂師資質…所以也提議加入《等軍》門徒。】

【就是這樣囉!】,小光笑笑地說著。

還就這樣咧!

不但被約束,還什麼被開發了樂師資質……這也太那個了吧……

雖然明白世上老是會發生這類無厘頭的事情…但,對當事者很無奈吧……

青年困窘地:「所以,請多指教了,師兄…」

………我不想被大我好幾歲的人叫師兄!!

才不想十一歲就被叫老!!

「勞煩別叫我師兄……」,我囧。

青年笑了笑:「說的也是。」

在和青年聊完後,我才注意著足球癡和惹人白的情況。

足球癡是直接抱著里里閉目養神,嗯~超想偷襲里里的說。

不過這樣之後都會被里里給列為重點防衛對象,所以放棄吧。

至於惹人白…看看人家被大哥哥大姊姊糾纏地瘋狂示愛,真不愧是男女老少都能通殺的美少年,嗯、不錯有開正逆後宮的潛質。

我才不理會惹人白傳來的求救眼神。

要知道妨礙痴男怨女的情慾,到時惹來的妒火可吃不消。

所以你自己加油,受歡迎的人唷!

順道一提,你還有索羅亞克這個醋醰等著處理咧,好好努力唄。

看看我對朋友多好。

「集合。」

正當我在欣賞惹人白的後宮爭奪戰,阿飄兒的呼喊瞬間解救了他的安危。

足球癡也立即睜開眼…你到底是清醒還是睡著啊?

「認真一點。」

阿飄兒視線看著我,讓我皮皮挫地專注在阿飄兒這邊。

「約哈已經探查出那些晶體是什麼了,來自冥府的噬魂晶、是能讓九頭蛇更高階進化的特殊晶體。而且已經確定情況非常不樂觀。如果我們在接下來的半小時內無法成功救出在巨大晶體的人,指令任務就宣告失敗。到時只能請求《祈樂》的資深前輩們出動或者為了避免災害擴大…必須拜託里昂和里里使用必殺技。」

看著阿飄兒嚴然得神情,雖然知曉是情的嚴重性,不過我們三人互看著。

「陽兒為什麼?」,惹人白困惑著。

「還記得為何我們跟叔叔說好今晚必定要完成指令的原因,就是避免凶‧勒拿九頭蛇與寄宿者的完全契合。」

………該不會!?

「阿飄兒、難不成只剩半小時的時間就完全契合了?」,我錯楞著。

隨著他點頭,我哀號了:

「這樣根本來不及吧!天知道那些噬魂晶有多堅硬、何況那巨大的噬魂晶硬度絕對更是堅硬!!而且如果來不及在這半小時內救出那些人的話…他們的下場……」

「只能遺憾視為凶。」,阿飄兒冷淡平靜地:「一律殲滅。」

殘忍的判定、冷酷的決斷,讓我們三人頓時備受壓力。

但是…我們無從反駁。

因為我們立志成為樂師後的基礎課程裡,就已知道一些殘忍的事情。

然而一旁無意間聽到的大姊姊不可置信地責備:

「什麼!!等等!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那些人見死不救!難道你們老師和長輩沒教過你們對於有難的人必須要努力去幫助嗎!」

是沒錯,但是,常識不適用在凶。

阿飄兒冷漠地漫步走到湖邊跟約哈準備開始作戰,完全不向這位大姊姊做任何說明。

這樣的態度讓大姊姊瞬間火大:

「喂!你這小鬼!」

阿飄兒不帶感情的眼神回望著,瞬間讓大姊姊感受到無形的壓力。

「痾,阿飄兒別這樣啦。常人不知道凶的事情,別對他們出手啊!」

我趕緊停歇阿飄兒些微提高得怒氣,畢竟在分秒必爭的時刻,有人一直再挑戰他的底線,他可是會毫不留情地揍一頓放倒、不分男女老少……

好佳在…我的勸說阻止了阿飄兒的怒氣,避免了一場單方面毆打的虐待。

「…什、什麼啊,那小鬼……」,大姊姊顫抖地。

不過我們沒人願意去多花心力去解釋,拜託,都要準備開戰了、最好還有閒工夫去處理其餘瑣事。

我走到湖邊問著阿飄兒和約哈:

「那我們現在?」

【孤者直言,以現階段來看、除去里昂殿和里里殿的必殺技之外,無人能擊破復原快速的冥府噬魂晶,然而被限制不可使用必殺技。在聽聞小祈殿是十三大天的唯一者,因此孤者建議由小祈殿的第七大天‧降臨…】

約哈尚未說完,就被不知何時來到的小暗打斷:

【…不允許。第七大天‧降臨是以生命作為召喚代價,身為我們雙子的唯一者,不能容忍第七大天的使用。】

約哈趕緊彎下腰致歉著:【是、萬分抱歉!】

小暗轉頭看向湖泊伸出雙手,漆黑至看不見的幽影瞬間籠罩整座湖泊:

【…凡是黑暗有關的一切,不論是冥府都皆是我所能干涉的領域。你們可以直接出手破壞噬魂晶、不必擔憂會復原。】

我就說雙子式神可是非常萬能的…

拜託!真實身份是第十三大天的祂們、只要有意願,任何世界都會瞬間被祂們給抹消。

不過好在,祂們很好相處、也很會傾聽,但、就是千萬別惹怒祂們!!

要知道脾氣再好的都一定會有底線。

阿飄兒致謝:「謝謝祢的出手。」

在小暗冷漠地點著頭走回小光身邊後,阿飄兒才沒好氣地提醒自己的凶同伴:

「約哈…你盡量不要要求小祈用第五大天和第八大天之外的大天力量。此外,十三大天的事情盡量別提到。」

【是,孤者明白。】,約哈向我致歉著:【請原諒孤者剛才越矩了。】

「痾…沒關係啦。」

「那麼回到正事,現在開始努力搶救那些人。」

「「喔喔!!」」,我和足球癡回應著。

不過惹人白則是吐槽著:「喔什麼啦!那些池水怎辦?沒有船,怎過去?」

我拿出深藍符紙丟在湖水上,得意地壞笑:「那還不簡單,直接冰凍不就好哩。」

瞬間,湖水立即結冰。

「做的好,大夥上!」

隨著阿飄兒得指示,我們踏上冰池迅速往核心的巨大噬魂晶溜過去。

在滑行的一路上數多噬魂晶變成小型蛇頭襲擊,不過實在太弱一下就被消滅。

抵達巨大噬魂晶周邊,就交給隊裡的負責攻擊輸出的足球癡和惹人白他們。

眨眼間就打碎了巨大噬魂晶。

散碎飄下的晶片中有著數多人跟著落下,為了避免在堅硬的冰面造成傷害,阿飄兒用結界護著他們。

唯獨核心漂浮在半空中。

「看來BOSS上場啦!」,惹人白握好樂祈擺好姿勢。

惹人白一喊完,核心扭動著身軀,沒有頭頸的巨大蛇身胸部冒出憤怒得簡易表情。

沒預警得直接甩尾襲擊著。

「哇!!」

差點被掃到足球癡好在里里咬住他後領往後拖才沒事。

拿出雷符在核心上空聚集雷雲,我喊著:「大家離遠點!雷神怒閃!!」

一道劃破夜空得巨大藍白閃雷毫不留情地劈在核心身上。

【嘶吼──────】

慘絕得哀嚎響徹在四周。

幾秒過後,閃雷得結束,只剩一具被電焦蛇身落在冰面上。

「哇賽!萌物控,你的雷系絕招還是一樣這麼猛。」,惹人白拿著樂祈戳戳電焦得核心屍骸。

 





至頂部:#頂

上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3919828-5

下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4344298-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