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的篇章§         ↑迷途在不知何方,如今、依舊想要見面。↓

至底部:#底



 

 

許多的『謎』,

一定會有一個與『事實』相連繫。

 

傾聽迷魂的聲音──

好像是與希望傳達的話語──

 

○─◎

 

「來到這裡,來到我身邊的話…」

少女如此清脆的聲音,就好比在海中歌唱的賽壬一樣、勾引了小焰使之著迷。

「…!」,似乎注意到病房門外有人偷聽的少女,移至床邊:

「……誰?是誰……」

「!」,被抓包的小焰。

「站在那裡呢?」少女虛弱詢問著。

「……」,小焰瞬間回神,直接轉身想要離去。

「……啊!請…請等一下!等等!!等等!別走呀!拜託!」

少女如此請求著,令小焰回過頭…

似乎只能待在半透明簾子內探頭的少女,祈求著:

「一下下就好了…………請和我聊聊天好嗎?」

嗯……看看窗外景色已是夜晚……

反正注定是必須當個晚回家的野孩子,就難得好心地當個晚歸孩子好哩!

不過還是先告知一下…

免得一回叔叔家,就會在門口被惡勢力處以老媽子念經之刑。

將指令寫了寫,折成紙飛機射出窗外後,走進病房內、看著小焰害羞地坐在椅子上……

嗯…感覺好像小情侶呢!

感覺說出來,我會被小焰狂揍…

要知道斯文型的小焰其實也是個潛在暴力份子──看看他時常和小陣來場扭打增加所謂的兄弟愛就知。

在沉寂的病房內,小焰率先道歉著:

「…對不起。我並沒有要偷聽的意思,只是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所以覺得好奇。」

「咦咦!?」,少女羞紅不可置信又羞怯地:「…在走廊也聽的到嗎?討厭……好丟臉────」

嘛~放心!只有我和小焰聽到而已。

少女錯愣地辯解:「我很小聲了,我以為誰都聽不到的──啊啊!不敢相信~好丟臉啊~」

逃避現實的她逼問著我們倆:「你們從哪一段開始聽的?」

記得很清楚的小焰:「『我一直都在等待你…』那段開始…」

我點著頭:「就是、就是,而且還帶著迷惑小焰的清澈聲唷~」

「你好亂講!」,小焰心虛地否認。

然而沒聽見的少女掙扎地想逃避現實而大喊著:

「求你千萬別跟任何人說!」

……這位少女真的是虛弱到需要待在病房裡嗎?

看看她如此精氣很足地喊叫,簡直跟繪禮白天的獅吼功有得比……

小焰錯楞笑著低語:「是個很有精神的人嘛!」

終於回歸現實的少女,問著我倆:「…對了,你們是小學生嗎?」

「疑?嗯,我念小學六年級。」,這是小焰的回答。

至於我則是:「我是小學五年級唷。」

少女…痾,應該改叫學姊了…

她好奇問著:「六年級…?莫非你是…龍浪小學的…」

小焰點頭:「…嗯,龍浪小學六年三班。」

學姊些微難受地苦笑著:「…『第三次』的同班同學…」

小焰驚訝地:「咦…?」

我錯愣地:「啥咪?!大三歲的學姊!!」

小焰揍了我一拳:「沒禮貌。」

「嗚嗚…,小焰果然也是暴力份子!」,我摀著頭好哀怨。

學姊擺脫剛剛的苦笑,展露陽光笑容說著:「我也是…六年三班耶!!我叫霧島未來!!好巧喔!!真是太意外了!」

小焰思索了一會:「霧島同學…一直都缺席的那位…霧島同學!?」

……原來是小焰的同班同學……搞啥…

「沒錯!很巧吧!!你還知道我呀?好棒啊!好高興喔!」

望著學姊見到同班同學的開心神情,我納悶著…

這倆位病患在醫院巧遇的機率還真是高……

小焰也間接聯想到:「那…不就是不就是…是指妳比我……」

「還『年長』?」,學姊絲毫不在意年齡方面的少女秘密:「因為我已經連續兩年沒去學校了啊!嘿嘿…」

……我深刻佩服人生的偶然…如此安排了這樣的巧遇──

最好連續兩年沒去學校的學姊跟今日緊急來就診的小焰,最好有這麼巧遇啦!

「對了對了,你們叫什麼名字啊?」

「…等軍焰。」

「我是小祈。」

學姊困惑地向著我:「小祈?這是本名?」

「是的!是的唷!這是我本名!」

學姊沒追根究柢我的名字問題,畢竟這對我來說是很敏感的話題~

她祈求問著小焰:「焰同學,你可以告訴我一些學校的事嗎?」

小焰沒有答應也沒有回答,反而詢問著:「霧島同學,如果妳不想說,我也不會勉強妳……為什麼會休息兩年沒去學校呢……」

是啊、學姊,妳有逃避上學的嫌疑唷!

學姊拉起半透明簾子緊握著…

「因為在六年級下學期時我生病了。」,學姊微笑地:「他們說,我如果離開這裡,就會死掉。」

…又是一個敏感度極高的話題……

覺得可能需要讓學姊好好緩和情緒…同時有些肚子餓……

我無視學姊的驚訝和小焰的好奇:「等我再繼續說唷~想回叔叔家裡拿些晚飯過來~」

在學姊呆愣地點頭、小焰白著眼我,直接離開病房。

嘛,別說我不負責任~

現在病房裡可是有雙子式神暗地守護著小焰唷~

而且!為了能聽到有趣地八卦,我刻意找了個隱蔽角落使用傳送門想要快速往返。

嘻嘻~夜晚的醫院不但沒啥路人~

而且就算有人看到,也會誤以為是醫院怪談,嘻嘻~

眨眼回到叔叔家裡廚房,似乎早有先見之明而提著裝著晚餐菜籃的阿飄兒正等著,他挑眉:

「不怕被多事的人糾纏?」

我頑皮地回應:「夜晚的醫院裡,誰敢糾纏?」

阿飄兒聳肩地將菜籃交給我:「記得要小焰多吃一些,今天的晚餐是我和慎太郎哥哥一起做的。」

「喔喔。」

在我抽出傳送門符準備使用的時候,正好聽見火速回到家的小陣開門聲。

小凌沒看見小焰而問著火氣滿點的小陣:

「小陣!?小陣,小焰呢…」

「醫院!」,小陣走著樓梯:「我要出門了!」

聽見跟著上樓的小凌說道:「小陣?要出門?要去哪兒…現在是半夜耶!」

「神社!」,小陣大喊著。

些微聽到小陣似乎在換衣服的聲響,同時不悅地:

「可惡的混蛋!都是那隻凶害焰哥病倒了!可惡──一想起這件事就讓我火冒三丈!」

似乎換好衣服後,小陣下了樓,我和阿飄兒看見他穿戴了一身《等軍》家族的正統戰鬥服,額頭綁著長條頭巾…

整體服飾造型還真是帥到會勾引人────

嗚…可惡!不知為何想起我們《祈樂》根本是阿飄的戰鬥服就是種屈辱!

混帳爺爺!你看看小陣身上所穿的戰鬥服超帥氣!

小陣緊握著樂祈站在玄關擺出戰鬥架式做出宣言:

「我要去報仇!!我一個人就可以擺平你了!」

接著火速跑出門……

此刻,我才注意到一件事──

小陣一個人帶宙去討罰凶?!

小凌向著跑出門的小陣喊著:「小陣!!去報仇…單槍匹馬…」

顯然喧嘩聲也令埋頭於工作的紅音阿姨打開房門好奇問著:

「小凌,小陣回來了嗎────?」

「啊…」,小凌轉過頭。

紅音阿姨困惑地:「我好像聽到小陣吵吵鬧鬧的聲音。小焰還好吧…」

「…………小陣好像又回到醫院去了,我也跟去看看吧!」

看著小凌也要跟著出門。

阿飄兒同時說著:「我跟著去。」

紅音阿姨呆然地揮手:「慢走。路上小心。」

因小陣的喧嘩而好奇聚在走廊觀望的三名友人被阿飄兒指示在家裡待命。

我看著紅音阿姨,勉為其難地:「那我回醫院照看小焰了…」

保持安然的紅音阿姨點著頭。

 

一返回到醫院,雖然剛才有小插曲,不過也才只過了幾分鐘…

可是!

要知道孤男寡女在病房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就算是年輕的小孩子也是一樣!

我怎能錯過如此有趣的八卦!

快速進入病房:

「裡面的孤男寡女千萬別做未成年不該做的事…」

還未說完,我立即被小焰用拳頭天珠。

摀著頭頂,我吃痛地:

「嗚嗚……我只是擔心而已……幹嘛這樣揍人……」

小焰額頭冒青筋冷笑地舉著拳頭:

「這是不該擔心的事情!」

「是………」

一旁看鬧劇的學姊抽著嘴。

在和小焰邊吃晚餐邊聽學姊開始說起自己的事情:

「剛開始只是住屋環境汙染物質症候群的很輕微一些症狀而已……你們聽過嗎?」

……抱歉,我不懂這病症…也沒聽過……

知識份子小焰則是點頭:「嗯……一些化學物質或是塵埃等因素造成氣喘…或是高燒等,讓身體出現異常的有害物質。」

……還真是高深澳的病狀──

學姊閉上眼緬懷著:「但是狀況愈來愈糟,只要在空氣不好的地方或是吃的東西不新鮮,到最後,連我飼養的狗狗都不能碰了。」

突然學姊想起自己狗狗的事情,拿著床旁櫃子上的照片相本:

「啊!你們要不要看牠的照片!?很可愛喔!焰同學、小祈你們喜歡狗嗎?」

…我不討厭、也不喜歡……

狗是可怕的猛獸────

牠有著一副尖牙利齒、老是會撲人的可怕寵物!!

沒注意到我如此懼怕心聲的學姊,抽出一張照片貼碰在半透明簾子上給我們看:

「牠的名字叫湯姆呦!…看到沒?」

照片上,是尚未發病的學姊抱著很小的狗,和樂的畫面。

「雖然還是隻幼犬…可是黏我黏的很緊呢!好可愛!」

小焰笑著:「那麼,牠一定一直等著霧島同學回家囉?」

此刻,學姊沉寂地笑著?

為何她的笑容裡帶著苦喪的難過?

「………好想見到牠。」,學姊強忍著不捨淚水:

「…聽說牠為了要見我,咬斷了項圈,…從家裡跑了出來。牠還只是隻很小很小的小狗,為了見到我,一直跑!一直跑!往這家醫院的方向……卻在途中……」

似乎彷若親眼目睹慘遭車禍的小狗,學姊難過地摀住臉龐:

「連牠走時,我也沒見著牠最後一面,好想緊緊的將牠抱在懷裡,現在卻連只是摸摸牠的機會都沒有了……牠很愛撒嬌,一下子就跟我玩起來了呢!一個勁地拉著我…放學一回到家,就一直跟在我的腳邊。」

嗚嗚──好如此忠心的幼犬───

雖然是個年幼猛獸,但還是令人感到悲催──啊!那邊有衛生紙!

擦了擦沒有淚水的眼角,嗯、好哩!

悲傷的感動只需要零點五秒即可。

不過也同樣地,腦海裡頓時跑出昨天繪禮所說的話:

『而且被害者都是我們學校的女孩子…襪子不曉得被什麼東西給咬住……』

此外…最重要的一點……

神社…只在這所醫院的前面而已……

又一次地──我再度佩服命運的偶然與必然─────

最好有這麼巧合啊!!

很顯然也聯想到的小焰,思索低語著:「學校…制服…龍浪小學的女生制服…而且神社,就在醫院的前面。────莫非…牠並不是凶………!?」

帶著眷念不捨的思念,沒注意我倆不對勁的學姊呢喃著:

「…好想見牠啊…想再見到你…」

就像知名卡通名偵探柯南辦案找出真相,小焰恍然大悟地:譯出來了!!的神情。

「見得到的!」

小焰大喊聲讓學姊回過神:「咦?」

接著他轉過身子跑出病房:「妳絕對見得到牠的!我想那句話一定是『好想見妳』的意思!」

……喂!

你這沒良心的小焰直接丟下我和餐盒這樣跑走,這對嗎!

學姊錯愣地:「痾…焰同學他……」

我收起餐盒,沒好氣地:「去做任務…那個任務狂!」

 

提著菜籃好不容易追上小焰,跟著他返回原先他所待的病房裡。

「小陣!!現在就到神社去───…」

看著病床上原本玩遊戲機到熟睡的小陣,此刻人不在、只剩小焰的樂祈在床上發著微光輕聲共鳴。

……對吼!!

我忘記告知小焰,他那火氣沖天的弟弟為了替他報仇,目前獨自一人尋仇去了……

「痾…小焰…我剛才回去家裡拿晚餐正好看到小陣換上很帥氣的戰鬥服衝出門說要去神社…幫你報仇……」

聽完的小焰直接再送我一拳:「這種事要早點說啊───……小陣…!!」

嗚嗚──嚴禁暴力啦!─────

所幸小焰為了趕快去幫助小陣而衝出病房,好佳在…暫時躲過!

【小祈會痛嗎?要幫你呼呼嗎?】,現出身影的小光飄浮懸空地問著。

嗚…小光人真好!

【…他是自找的。】,毒舌小暗沒良心地落井下石。

「我又不是故意忘的!」

小暗瞥了我一眼:【…小陣那邊有有趣的事情發生。】

小光贊同地笑著:【是喔、是喔,要不要看?要不要看?我和小暗可以回溯時間一起欣賞唷!】

「…嗯……嘛~反正小焰到神社那邊只需要一點時間……」

【別擔心,我們直接踏入時空夾縫觀看再直接於小焰抵達神社時返回現在並到神社就好哩。】

小光說著超猛的建議…

【…所以,走吧。】

小暗直接牽起小光的手,不等我答應,就直接將周遭化為以光與暗交錯的景色中,瞬間、把我帶到了武裝完備的小陣正好抵達神社並與凶對戰的時候,我們在上空觀望著過程。

持續閃避凶攻擊的小陣苦惱地想東想西。

【來聽聽小陣的心聲唷~】,小光顛倒身子地彈了個響指。

『可惡!!到底想些什麼?我完全不懂!!』

隨著一直被凶壓著打的小陣,開始不耐煩地:

『而且不知道正體的話,宙也沒辦法好好攻擊!不對應該不是這樣!!怎麼感覺弄得更麻煩了!!』

……為什麼這些攻擊立即高的單細胞老是不先識破正體再對戰?

昨晚,惹人白也是一樣……

真是的…都是打辛酸的嗎?

在小陣一瞬間失神的同時,在神社鳥居附近觀看的小凌,喊著:

「!!小陣!!」

在小凌旁邊的阿飄兒急忙制止小凌上前,以免被凶攻擊。

「…!」,聽見小凌喊叫,注意到地上磚塊有異的小陣立即用樂祈撐高閃躲過攻擊:「宙!!」

飛在空中的宙立即揮舞雙手產生風斬攻擊。

可,沒被識破正體的凶非常棘手。

主要原因就是,絕大多數的攻擊都會無效。

躲藏於散裂的磚塊下的凶,散開身影攻擊小陣。

小陣錯愣地:「散開了!?」

眼看小陣處於無防備的狀態…

小凌大喊著:「小陣!!」

至於阿飄兒原本要行動,可、似乎注意到什麼就收手。

一名戴著護手套的藍髮青少年擋在小陣前面,將凶的攻擊擋住。

這名帶有陰柔卻冷酷神情的青少年:「這個家紋…你是《等軍》家的?」

小陣張嘴傻愣地:「…什…你是誰啊!?」

小凌跑過來:「小陣!!」

「陣…?所以你是弟弟囉?譯屬性的哥哥去哪裡啦?」

對於藍髮青少年的提問,小陣不悅地怒斥:「不在啦!!焰哥在不在都跟你沒關係吧!?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小凌駕著小陣:「小陣冷靜點。」

「你問我嗎?」,藍髮青少年酷酷地:「我是《御上》的樂師。」

…《御上》?

……啊!是爺爺說專以防護型技巧為主流的家族!?

「《御上》?」,小陣想了一下:「原來…是旁系啊!」

「…你…剛剛說什麼…?」,顯然旁系是地雷的藍髮青少年不滿生氣地:

「你這小子!什麼旁系不旁系的!你懂不懂什麼叫禮貌啊!!」

而小陣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因為是旁系所以才說是旁系嘛!旁系!旁系!」

小陣說到最後還故意以注音來說:ㄆㄤˊㄒㄧˋ…

藍髮青少年氣炸地:「我殺了你!!」

我說兩位天兵…你們看看被晾在一旁的凶可是準備再次攻擊…居然還顧著吵架──

注意到凶舉動的小凌向著小陣閉眼不忍看地喊叫著:「小陣…!」

真是天兵小陣……戰鬥中還能吵架…結果被凶完全迎面偷襲……

小陣吃驚地往後退,但、凶已經近在眼前,縱然那熟悉的結界布條緊追在凶身後……

在小陣不自覺閉上眼的那一瞬間──

由於雙子式神讓小陣心裡想法都顯現的,因此,周遭景色立即變成目前小陣所見的視野───

是個絕對不可能在地球能看見的廣闊無際異世界山林峽谷。

在小陣身邊不知何方跑出一名看不清臉龐、留著馬尾長髮的衣袍少年奔馳而去……

【…回溯時間到此。銜接原本的現在。】

小暗說完,四周景色立即消失…

轉眼,我們三人就已在神社的某棵樹後……

我的天!!

這根本是神隱嘛!

「小陣!!」

終於來到的小焰將凶綑綁住:「你還好吧?小陣!!」

凶掙扎地:【嘎嗚~】

至於原本在小陣附近的藍髮青少年瞬間消失無蹤……是忍者嗎?!

躲過一劫的小陣:「焰哥!!焰哥!你已經好了嗎?」

「小陣,別攻擊了!」

「咦?」

小焰看著凶:「………湯姆。」

被識破正體的凶,咻…地變成一隻如學姊照片中一模一樣的小狗‧湯姆。

小陣驚嚇地:「…哇啊!小…狗!?」

小焰綁起《等軍》頭巾:「這就是凶的正體,正確的說,牠還不能叫做凶。牠還在遊蕩吧?一直在找霧島同學的蹤影。」

小陣困惑地:「霧島?」

「牠的飼主。」,小焰舉著樂祈呼喚著迷途的小狗:「湯姆,來這裡,不是那邊。」

小陣無法理解地問著小焰:「怎…怎麼回事?不是凶,那是……?」

阿飄兒走過去活寶兄弟那邊,接近地蹲下身撫摸著湯姆:「是遊魂,牠的祈求聲音、牠的不停尋找,傾聽迷魂的聲音…恭喜正解。」

阿飄兒轉過身準備離去前向著小焰:

「告訴牠吧…牠所盼望、所尋找的那個人在哪裡,帶領迷途的可憐遊魂去見那個人。」

「醫院裡有位牠一直想見的人…」,小焰踏在鳥居前面,向著神社祭壇:「龍浪之神,我們將要引導迷魂,請解開結界。」

神社內專門為了守護持續迷惘的湯姆的結界立即消除。

在湯姆緩緩踏下階梯時,小焰向著小陣:「引導牠,不要讓牠被凶給附身了唷!小陣,用宙嚇嚇周遭的凶。」

「喔!」

「好了!走吧!!」,小焰說著。

這對兄弟拿著樂祈交碰撞著敲響了清澈樂聲。

接著由小焰率先走在前方帶領湯姆緩慢前往目的地。

神社裡的龍浪之神目送著。

至於躲在樹後觀看的我,被早先離去的阿飄兒發現,以手指著小焰他們示意著:跟著他們……

嗚嗚…我怎麼這麼勞碌命………

我悲慘地和雙子式神走向小焰他們離去的方向…在穿越樹林間,正好目睹藍髮青少年與小凌在對話。

「…你…應該不是樂師吧…?為什麼會…和《等軍》在一起?」

對於藍髮青少年的詢問,小凌笑了笑。

……我目睹不該目睹的一幕了嗎?

在他們倆人看到我與雙子式神時,我率先說明:

「我只是路過而已,不要在意我!!」

接著就是要快速逃離現場!

這樣才不會被盯上!

所幸湯姆的移動速度很緩慢,我一下子就追上了離神社不遠道路的活寶兄弟他們,雙子式神立即失去身影暗地守候著。

「你們走的好慢,好在我追上哩~」,我笑笑地。

小陣嘟嘴不滿地抱怨著:「是湯姆走的太慢了啦!」

「嘛~原諒湯姆唄~畢竟剛從些微凶化變回遊魂,本來就會導致靈體整個不安定到無法動彈呢。這小傢伙還真是有毅力,為了見到學姊,還能這樣移動、雖然很緩慢就是了。」

小焰回頭望了我一眼。

「好漂亮的星星喔!」,小陣仰望著沒被雲朵遮蓋的夜空。

小焰沒好氣地:「我們可沒時間欣賞風景。」

前往龍浪醫院的路上變回遊魂的湯姆,走走停停…

有時我們停下等候鐵軌的指示燈、有時湯姆疲憊地站著不動讓古雅輕輕推著…

就這樣,半璇月的漫長夜晚裡,我們引導著湯姆緩緩走著。

直至夜晚離去,旭日太陽緩緩昇起。

「啊…」,小焰看著太陽。

小陣接著:「天亮了……」

終於…湯姆走到了龍浪醫院────

加油!

還有一小段路就到學姊所在的病房了、湯姆。

不知是因為快要見到學姊?還是靈魂已穩定?

湯姆速度明顯回復到平常,快速跟著小焰來到學姊的病房。

病房內的學姊似乎徹夜沒睡地望著窗外:

「天亮了…焰同學到底跑哪兒去了?」

小焰拉開足以讓湯姆通過的門縫。

而我們在病房外讓這苦等兩年的學姐與湯姆能有相處的時間。

湯姆走至下了床想靠近半透明布簾的學姊腳邊…

如以往地輕輕咬著學姊的褲管。

「──…湯姆?」

看著已是迷途遊魂的湯姆成功回到學姊身邊而撒嬌著,我們也笑著祝福這苦命等候的湯姆。

再來,我們離開了醫院再返回家裡的路上。

畢竟接下來的時刻,不太適合打斷如此溫馨地時光。

嗚嗚…忠犬終於回到主人身邊,好感動地喔。

「雖然遇上車禍,想要見她的心情一直都還殘留著。在神社附近街道出事而不知該往哪兒去的迷魂,依照著記憶來到神社。從神社出來的時候,差點就成了凶的食物,沒辦法前進也沒有後路可走,所以才會被龍浪之神保護在祂的羽翼之下。」

小陣好奇地問:「那麼在神社裡鬧出事情是因為…」

我笑笑地:「或許是誤認為學姊吧~」

「嗯,湯姆的記憶中,對於穿著龍浪小學制服的霧島同學印象太深刻了,所以才會一直想接近穿著制服的女生。」,小焰撫摸牆邊:

「我們因為都是男生的關係,所以牠不影響我們,我們也都一直沒發現。」

小陣嘆息著:「真是的…不說清楚我怎麼會知道嘛────」

「不過湯姆能見到學姊真是太好了呢。」,我萬幸地:「想想這兩年裡湯姆不停地:好祈怪喔…到底是跑哪兒去了呢?會不會在跟我玩捉迷藏?…好想見妳……好想見到妳…」

小焰頓時無言:「……」,接著無奈地向著自己弟弟:「不要哭喔!」

但明顯已經被感動到流出鼻涕的小陣很沒說服力地大聲辯解:

「我才沒哭呢!」

接著換眼淚流下來……我怎都不知小陣情感如此豐富……來,一張衛生紙借你~

「但是除了我們以外,其他的人看的到湯姆嗎?」,小陣邊拿衛生紙擦拭邊擤鼻涕說著。

「應該沒問題吧!」,完全很理智的小焰佩服小陣低語著:「你的感情太豐富了吧!哭個不停耶!」

小陣困惑地:「為什麼?」

我刻意搶先亂回答,竊笑地伸出小姆指:「嘛,現下情感豐富的男孩子據說很討男女老少人喜歡唷!嘻嘻──」

小陣立即跟我扭打了起來。

在一旁看我倆嬉鬧的小焰,笑著望向太陽:「牠不是說了『好想見妳』。那就是指…有著『相同的情感』呀!」

小焰拿出叔叔給他們的指令並撕掉,很瀟灑地隨地亂丟:「總而言之,總算…結束任務了!」

「嗶嗶!不可隨地亂丟紙屑!不可隨地亂丟紙屑!」,我好心地提醒。

所以小焰很後悔地撿起紙屑丟入公園裡的回收桶。

嗯,這就是一時瀟灑的代價~好孩子要記得唷!

「焰哥…」

「幹嘛?」,勞動完的小焰望著小陣。

「我在跟湯姆決鬥的時候,好像看到了奇怪的景色耶!」,小陣拿著樂祈抱後腦說著。

「………奇怪…?」,小焰疑惑著。

喔喔,是那異世界的山林峽谷~

嘛,不錯,有連繫異世界的潛質~

如何,想不想跟某幾位在異世界旅遊的《祈樂》前輩見見面哩~!

不過我可沒打算告訴這對活寶兄弟有關異世界的事情…

因為我們現下有個有危及的事態……

公園裡擺設著時鐘柱子,標示在早上八點整────

「………」,顯然也注意到時間的小陣:「果然什麼事都沒有!」

「啊!」,小焰愣在原地。

小陣則是趁機跑了起來:「要遲到了喔!焰哥!!小祈!!」

啊!過份!居然偷跑!!

「等────」,落後的小焰也跟著跑起來。

小陣差點失足跌倒:「啊!呀啊!整晚沒睡昏沉沉的────」

而同樣想睡的小焰也差點被樹枝絆倒附和著:「哇啊!我也是從昨晚開始就都沒睡。」

「焰哥,你不是在醫院裡睡過了?」

「那樣子不能算是睡過了吧!?」,小焰駁回。

小陣:「算!」

小焰:「不算!」

被夾在他倆中間的我,忍不住哀嚎著:

「我才算是整夜沒睡!都是因為要看著你們兄弟倆!!」

小焰、小陣一起帶著同伴的眼神,笑笑異口同聲地:

「「一起熬夜通宵哩!」」

「我才不想熬夜通宵!」,我抽出雷符追著往前逃跑的混帳兄弟!

「救命啊──」,知道雷符可怕的小陣慌張喊叫。

小焰邊跑邊回頭勸告著:「小、小祈!把雷符收起來!被電到會出事的啊────」

「誰理你們啊──你們這倆混帳兄弟!!」

 

 

○─◎

在我們和活寶兄弟各自的指令,

完成之後,

我們都不免殘留著一點點的疑問,

因為隱約錯覺到…

那好像是會改變我們命運的徵兆,

或者該說是…

不久的將來會改變我們未來,像似標記一般的東西呢?

 

但現在只是先漲滿在胸口上,

要讓我們知道些『什麼』的訊息吧!

 





至頂部:#頂

上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4563547-8

下一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