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凌晨是一場下雨的日子…

由於前幾天在某大學校園裡大戰很棘手的凶,因此難得沒有指令的我們很悠哉地坐在走廊邊,欣賞著來到日本後的第一場雨。

「感覺下雨都差不多。」

我唅著冰棒嘟嘴不滿地。

「如果不一樣才奇異吧!」

惹人白沒好氣地啃咬冰塊。

啊啊~說的也是──

「不過即使下雨了也還是好熱啊────比台灣更熱啊─────」

我拿著扇子搧了幾下。

「就是啊。」,惹人白難受地拉了拉領口:「喂,萌物控、你不能用冰符造個冰製城堡來避暑?」

「當然想……不過……」

「不過?」

我聳肩地:「我手邊原本就只有一張而已,而且已經用在湖上了…別忘了、那繁雜的冰紋要製作可是非、常麻煩………」

一想到那所謂的麻煩,惹人白困窘地:「……也是………居然需要有有能力製造冰的人和凶………」

「唉────」,我提議著:「我那雙子式神是做的到,不過你也知的…小光一定會被小暗阻止,所以放棄吧。」

「啊啊───好熱啊─────」,惹人白往後仰躺著:「快受不了了────」

突然閃過一個想法,我陰險壞笑地抽出傳送符給他:

「可以直接到北極或南極避暑,要不要?」

「你自己去!!」,惹人白瞪著我:「去北極和南極避暑是有病啊!我看到時還沒避到暑就直接變成冰雕比較快!!」

「嘖嘖,難得我這麼好心的說。」

「明明就是陰險!」

「你們倆又在吵什麼?」,手裡端著一個鍋子裡放著大冰塊的阿飄兒來到走廊:「屋內都聽到你們的吵鬧聲,現在是清晨五點多、還有人在睡覺,給我安靜點。」

「「是……」」

「里昂這塊也拜託你了。」,阿飄兒將鍋子遞給正跪坐在刨冰攪拌器前不停努力轉動把手的足球癡和待在足球癡旁邊觀望的小天使。

「好!」

我看著足球癡精神飽滿地繼續轉動把手……

「我說足球癡不會累?感覺我們好像在壓榨他似的?」

「痾……是他自己說要用的。」,惹人白再接過足球癡努力的成果刨冰:「里昂說這樣可以鍛練手臂……」

………

好吧,如此喜歡鍛鍊自身的人都這麼說了,我也不該說什麼……

一吃完冰棒,我向著足球癡:「我也要一碗刨冰。」

「好!給你!」

接過足球癡遞來的刨冰開始吃───嗯─────好冰──────

「哪,只是看雨和吃冰品有點無聊……」,惹人白頓時說著。

我偏頭看著仰躺的他一眼,繼續開心咬著刨冰。

「不能在戶外做早操實在無聊啊!!什麼都不能做的待在走廊,好無聊啊────」

……你好吵…………

「確實有點無聊。」,阿飄兒沒由來的附和著,頓時笑著:「不然我們拿龍笛來吹奏吧。」

我錯愣地:「痾…現在還是清晨未六點耶……」

「…你也知道現在還是清晨,那就給我安靜一點。」

嗚…真兇………

「可是!真的很無聊嘛─────」,我鬧起脾氣。

惹人白也跟著附和:「就是、就是!」

阿飄兒冷眼看著,但無奈我倆目前快要暴動了只好嘆著氣、放下吃完的空碗:「不然,我們來玩個遊戲。」

一聽到遊戲,我和惹人白立刻雙眼發光。

「稍等我一下。」

阿飄兒起身回房間裡拿東西。

「耶!有遊戲可以玩了────」,我歡呼地:「這樣子不會無聊了!!」

惹人白也跟著歡呼。

由於我倆的歡呼聲,讓抱著一盒木箱回來的阿飄兒皺眉不悅地:「吵死了!給我安靜一點!不然就不准玩遊戲了!!」

我倆立即安靜下來。

小天使看著木盒好奇地問著阿飄兒:「陽兒、這個箱子?」

「這是最近《祈樂》裡的道具部門所製造的東西,是以類似角色扮演遊戲的方式來專為鍛鍊新人而研發的…聽說爺爺也參與其中企劃案……聽玩過的白、咳,夥伴們所說是個能殺時間和有效鍛鍊身心的良評。」

原本我和惹人白聽到角色扮演非常興奮,但聽到爺爺參與企劃案後………

頓時興奮感完全消失。

──不用想也知!

這遊戲一定被爺爺大幅度修整過了!

我家爺爺除了是超資深樂師、《祈樂》理事長、叔叔的師兄、等軍爺爺弟子等身份外,還是個無師自通製作角色扮演的企劃高手………

即使有阿飄兒口中那些充當白老鼠的夥伴們多少良評,還是不敢玩啊!

因為自家爺爺那喜愛帶著好心來折磨我們《祈樂》全體上下同仁的惡劣性格,早早烙印在心底、都快成了童年陰影────

「放心,不會有生命安全,頂多造成心理各種傷害而已,就當作磨練吧。」

說的也是………才怪咧────問題就在這裡啊─────

你都知道會造成心理各種傷害了,怎可以說是磨練啊────

惹人白抱著最後的希望詢問:「還有沒有其它爺爺沒參與過的…」

「沒有,現下能打發時間的、不論是哪款新人特訓專用遊戲箱都有爺爺參與過。所以死心吧,《祈樂》的大夥可是非常想知道你們倆玩過後的心得。」

聽到阿飄兒這麼說,我和惹人白立即左右抱著他大腿,完全將什麼尊嚴拋到腦後。

「阿飄兒!我不想玩了、我也不無聊了────」

「嗚嗚──陽兒、我不敢玩啊────」

「求求你!爺爺他上次心血來潮參與過的某遊戲箱造成我現在都還很害怕著廁所裡的花子!!」

「那老人家的惡劣嗜好大家都明瞭!這個遊戲箱一定也慘遭毒手啊────」

「就是啊───被他整過的人無計其數────」

「而且還很陰險的超會造成心理陰影!!」

由於我和惹人白的哀號聲,讓突然早起想上廁所並經過的小陣錯愣著。

小陣傻眼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