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開始前請容小祈我在此解說!

今次的番外是由小祈來負責報導某人的桃花運修羅場還有心理的話喲!!

為何這麼說?

因為某人從小自現在,上至青壯年、下至幼兒的男女一律都會愛上,來來、喜歡欣賞戀愛修羅場為悠閒興趣的大家趕緊找個位子坐好來目睹囉────!

 

以下純屬跟蹤報導,旁白:小祈、攝影:小暗、心理話語的呈現:小光。

 

在此!開始!!!

 

 

世上有些人從小就是個萬人迷,不用多做什麼舉動,任何人的目光都會一下子集中在自己身上…

對於許多人際邊緣的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嚮往…

但!

至少對我來說是個噩夢─────!!

你能想見,走在路上隨時會被他人視姦嗎?!

你能想到,周遭除了友人以外的隨時會被撲倒成為種馬嗎?!

你又能想明白,無時無刻被癡男癡女給瘋狂告白的悲劇嗎?!

啊────

我只是一介平凡男孩!

為何要讓我遭遇如此爛桃花運────

然而我家那死沒良心的老爸說居然還說:我兒啊,你趕緊多色誘幾個男兒、女兒回來讓你爸媽在有生之年能為你舉辦一場歡喜婚禮,從此成為現充!

當下在場的我和老媽可是氣到直接狂揍。

誰要啊!

這個混帳老爸!

什麼色誘幾個男兒女兒的!

你是把你兒子我當成想殘害國家未來棟樑的壞人嗎!

唉…有這樣少根筋的老爸真是做孩子的苦難………

明明我家老爸在工作時是非常認真帥氣的,怎麼在面對自家兒子時就會如此楞頭傻腦的!!

真是……

在家裡是這麼無奈,然而在學校更別提了……

無緣無故被找碴,只因男、女朋友被我勾引走了………

無緣無故被招惹幹架,只因別人看我細皮嫩肉想欺負而已……

甚至身邊還有隨時會陰你的某損友!

他是位身懷異能的異類!老是用一堆怪招來偷拍我的生活照轉賣給他人……這個損友還會開心將賺來的錢五五分帳給我……

你們評理!我是該氣炸還是該狂揍?

雖然能拿到額外的小外快是很開心,可是!那些照片全是我日常生活的照片啊───

我又不是那種喜歡被拍還很開心的心理變態!

而且就算要揍這損友,也很難成功!

我自開始記事前就有在鍛鍊自身武術,因此在運動競技方面是各方人士都極度看好的……然而在這欠揍損友面前只能像個小松鼠一樣被玩弄………

導致我每天被這些瑣事繁到都能瞬間變成暴走族!

注意!不是騎機車的,而是人行活動兵器!

就這樣冠上兩個令人羞恥到汗顏的稱謂:朝陽正太、S正太大人……

……………

啊啊啊───────

我心裡滿是憤恨哀愁啊───

所幸我還有能發洩的場所。

是的。

就是把凶成為我的出氣沙包!!

什麼?

你們不知道凶是什麼?

嘖!

那就讓我邊凌遲腳下的凶來出氣的同時邊說:「凶簡言之就是常人看不見、摸不到、觸碰不了卻會危害到人的東西。」

什麼?

你們問我為何看的到?

這不是廢話嗎?!

生在樂師家庭的孩子,除非上天惡整成為凡人之外,各個一出生就是能看見常人無法看見的東西。

也因此大家可以明白我家老爸老媽是樂師,而身為他們孩子的我當然也繼承到樂師的血脈。

什麼?

你們問樂師是什麼鬼?

唉…我原諒無知的人……

畢竟在台灣除了公開的特殊機構外幾乎無人知曉樂師的存在,因為、樂師在日本是比較盛行的。

那為何在日本盛行的樂師會跑來台灣?

還不都是我那老爸!

我家老爸是日本人、更是來自沒落的樂師家族,為了逃離家族打算將他藉由婚姻來提高名譽,就這樣逃到台灣來。

至於我老媽就是台灣公開特殊機構的一份子。

反正我不知這倆人怎勾搭上的,總之、我是他們的兒子,名為瀨川膚淡……這名字不用說是我老爸取的,我家老媽絕不會取這個擺明是惡搞的名字!

繼承老爸日本姓氏、繼承他平庸無突出的外觀,繼承老媽武能技巧、繼承她隱匿意識……

但,為何會成為萬人迷啊───

而且還是隨時會被當成種馬啊───

我明明沒有那些不切實際的戀愛系列動漫裡的男主角該有的特質和外表啊!!

哼!也多虧總是鍛鍊自身而造就現在體能如此優異,才總是能免於其難!

「啊囉,惹人白,你怎又在虐凶哩。是缺乏鈣質嗎?」

瞬間,整身肌肉繃緊,狠踹腳下的凶。

「還不是你這喜愛萌物成痴的傢伙害得!」

在此,回想起今早的事情並敘說給各位聽聽並公道評理!

 

今早我一如往常跟著友人們進到教室,可是不知為何唯獨我被許多在教室裡的同學們拋愛心視線光波……

這是怎樣?!

除去女生之外還有男生…頓時讓我覺得異樣的錯覺……

就好像回到之前在台灣上學時都必定每日上演被男女同學私自找去頂樓、校園角落、某樹下告白之前的橋段?

不過,我直接無視。

突然小陣靠過來低聲問著:

「我說膚淡你有招惹同學們嗎?我剛剛一進教室,同學們都帶著狩獵的眼光包圍我問一些事情…就連惠禮也是。讓我都嚇到想逃離教室了……」

「我哪知!不過他們都問你什麼事情?」,我挑眉不悅地。

「喔,就問說你是不是有學什麼來鍛鍊身體?有沒有女朋友、男朋友?之類的。」

我眼神死地:「……無聊………」

隨著上課鐘聲響起,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但是…今天不知為何讓我十分難熬……

授課的老師不論是男還是女都會在課堂上用熱烈的眼神看著我…

在下課休息時間,本想閉眼歇會的時候就被一群同學眼神視姦…莫名地感受到充滿色慾的壓力……

在離開教室時,路上的在校師生也都看著我流下口水……這是怎樣……

在上洗手間時,被男同學用不好的視線盯著和詢問能不能脫衣給摸………

尤其下午的戶外體育課更是悽慘…

首先,在日本學校的體育課前,一定會換體育服,而本校基於男女有別、因此男生在教室裡集體更衣,那麼勢必會坦誠相見。

就這樣我在除了友人們和早已看慣的小陣之外、對其餘男同學們目不轉盯注視下,繃著臉脫個精光換上衣服…我絕不承認有看到數多男同學臉紅露出少女心,甚至刻意不去理會教室門有打開的縫隙……

而在足球場上,又有一堆男同學故意拌自己雙腳跌在我身上趁機偷吃豆腐…這到底是怎麼絆倒自己的………

至於臨場休息時、更別提了…有些班上女同學提個水桶路過假裝中暑昏倒把水潑了我一身…………

整身濕漉漉的我雖然不怎麼在意體育服黏貼的不舒服,但還是無奈地感嘆著…

────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些人是集體中了幻術還是媚術嗎?!

帶著如此疲憊的心直到放學,也在此時某名滿臉小雀斑的隔壁矮小男同學將一張照片遞到我眼前求簽名,真相才大白!

這什麼鬼─────哪個混帳偷拍的────────

這照片上居然是我在叔叔家院子裡練完武,整身是汗地脫下道服光著上半身、而鬆垮的褲子完全能讓人看見整個結實緊繃的八塊腹肌……

偷拍兇手不用說,也知道是誰─────

會拍出這種照片並販賣的只有他!

那個該死的萌物控──────────────

 

你們說!

有這樣的損友該不該打────!

我怒氣地提起損友領口:「你幹嘛又偷拍我半裸照賣給那些喜歡肌肉正太的變態!害我今早在學校又再次被班上的同學瘋狂視姦!甚至還有些膽子大的人要求我脫衣給他們摸!」

是的,我所施暴的損友名字叫做小祈,是我先前提到身懷異能的異類,他也是個樂師、更是我家老媽先前所待的特殊機構裡的小後輩。

「唉唷,你就大方地給他們摸嘛~反正又不會少塊肉。」

「這才不是問題的重點!還有誰想給他們摸啊!」,我猛搖著他的脖子。

「痾…好暈呀………」,小祈雙眼漩渦地。

「真是!既然那些喜歡肌肉正太的變態這麼喜歡,幹嘛不去拍里昂?他體格比我好很多,整身紮實堅韌的肌肉也比我更令人垂涎。」,我不悅地問著。

小祈坐在地上為難地小聲抱怨著:「………可是…他們都指定你我也沒辦法………雖然足球癡不怎麼介意,不過看著他露出陽光般的笑容,會讓我拍得很有罪惡感………」

………這個混帳!!

那你偷拍我的生活照並拿去賣就不會有罪惡感───!

「反正就是不准再拍,不然我要跟陽兒告狀!」

一聽到我要去找陽兒告狀,小祈很難得地沒哀號?

有古怪?!

小祈壞笑地:「阿飄兒不會懲罰我的,因為我可是有正當理由!噹噹噹───!」,他拿出一封指令:「這可是你家爸爸給我的任務!他說你在日本一定也要努力散播魅力好多拐數多男女成為丈夫和妻子。」

……………

…………………

又來了─────

我直接撕碎那封老爸給小祈的罪惡指令,拿出手機直接撥打回台灣,哪管什麼國際電話費!!

反正用小祈將我生活照拿去賣所賺的外快付得起!

現在!我只想讓我老爸遭天譴!

電話的另一頭接通:

「哎呀,小膚怎了,難得你會打電話給媽媽我呢。」

「媽,老爸又給小祈偷拍我生活照去拐清純少男少女心的指令了,麻煩妳料理一下。」

「是嗎,放心、我的乖兒子,我現在就去料理一下。」

在電話掛斷前,我聽到老爸的哀號聲。

嗯,心中的不滿頓時有些消除。

再來就是小祈……

「除了我家老爸之外,還有誰?」

「沒有。」

看著他開始冒下冷汗還裝淡定地看著旁邊,就知道一定還有人委託!

「我給你一秒考慮時間,要知道我現在沒耐性,或許讓阿飄兒來逼供是不錯的決定。」

小祈立即抱我大腿哀號著:「大人啊───饒了民女啊───民女只是受人之託而已,不要將民女交給惡勢力審裁啊────」

…………

「還民女咧!演什麼悲哀的民女戲碼!還不快說是誰委託的!」

我舉起拳頭逼問著。

「咿──反對暴力!我招供!那些委託的人是前些日子我們不是去某大學討罰勒拿九頭蛇的時候,你當時不是有幾名大學生纏著你……」

不用小祈說完,我也知道了……

肯定又是我自身帶著萬人迷的魅力發揮效果………

小祈繼續不滿嘟嘴抱怨著:「還不都是你被他們發現在叔叔家,甚至偷窺到你在清晨和晚上某段時間會在院子裡動身子流一身汗,加上還有另一位更有看頭的肌肉正太足球癡在…就可想而知引來了多少偷窺者……最後你可知道時常單獨出門的我立即被找上並被一群人委託時,他們是帶著什麼樣的眼光逼迫我嗎────」

小祈反拉我領口哀怨地:「他們各個帶著口水、色瞇瞇的眼神!!用著簡直是看中獵物的生物來拜託我────!」

痾………

看著小祈寒毛都顫抖,就知道當時場面一定很難受。

也難為他忍住沒抽出雷符電普通人………

正當我想同情他時,他竊笑地:

「不過,我也大獅子口地要了一大筆他們每人將近上班族兩個月薪水的委託費用,嘻呵呵呵。」

………這個混帳……

「記得五五分帳。」

由於我近期想入手一片很搶手的新出掌上遊戲機片子,所以…就當不一回事了,絕不是為了遊戲片而犧牲色相……

好吧…誰讓日本所製作的遊戲可是令人著迷的。

早知我想買遊戲片的小祈:「那當然,我還打算多買幾片給其他友人和小陣。」

在處理完今晚的指令,和小祈走回家的路上,他突然說著:

「對了,惹人白、你的半裸照可是限定商品,所以不會再有後續哩,嘻嘻嘻。」

我眼神死地望著小祈:

「那還真感謝啊…我只希望你不要動歪腦筋拍我全裸照就好了……」

「嘖,那可不行。你的全裸照會導致我們不用上課,甚至會讓這地區的醫院會立即掛滿急診……」

………我抽嘴:「……哪有這麼誇張…」

「就是這麼誇張。要知道現代有這麼可口優良的天然肌肉正太可是少之又少!」

………

算了…今次看在遊戲片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了……

不過,阿飄兒那邊我就不知……

但,一回到家就看到阿飄兒拿著我半裸照站在門口等候著小祈,就知道他將遭受皮肉痛。

 

 

以上,正是由小祈我所做的獨家報導。

說起來,阿飄兒給的皮肉痛讓我痛了好幾天………

嗚嗚,那麼今次的番外‧某人的半裸肌肉照所引起的風波在此結案。

預計下次來報導某人的戀愛桃花運修羅場!

本人我下台一鞠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