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為了與再次重返樂師之路的友人人們一起執行指令而離開《祈樂》來到日本並加入了《等軍》,同時也和著同是《等軍》子嗣的小焰與小陣一起接受著《等軍》當主給予的指令───

『到九龍寺將放置在那裡的藏書帶回來。雖然有結界保護,但、結界具效力期間,不可以發出一點點『聲音』。只要說了話,就失去效力了。』

如此克難的條件對於老是會開口的小陣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務…

因此在於九龍寺取回藏書,才離開寺廟沒多久就立即引發戰況了……

 

 

為了保護遭受到凶攻擊而差點以頭著地撞在堅硬石階的小焰,我趕緊使用風符。

「焰哥!!」,趴在地上的小陣著急地喊著。

「!」,小焰正面挨了一擊,難受地:「咳!」

可惡!

才一下子就變成劣勢了!

這被封入藏書裡的凶果然厲害……可見一定對於如何應戰樂師相當有經驗。

正當我考慮該不該讓隱匿在附近的雙子式神出動時,小陣率先行動了!?

「…可惡…混蛋────」,小陣揮舞樂祈指揮宙一同向著凶跑去。

這個單細胞生物想死嗎!!

是不知道現在是處於對我方的劣勢嗎!!

小焰大喊著:「住手!小陣!你打不過他的!!快離開!」

我也跟著慌張喊著:「小陣快住手!」

但血氣方剛的小陣完全不理會執意要發動攻擊。

【年輕稚嫩的傻臣孩子──正好,我對於被封在這藏書裡這段無聊的日子就用你來血祭!!】

凶將藏書的結界布條再次的綑綁小陣和宙。

「嗚!混蛋────放開我!」

【呵哈哈!有夠蠢笨的傻臣孩子!居然連優勢、劣勢都無法區分就冒然攻擊,哈哈哈!】,凶邊狂笑邊將其餘結界布條凝聚成螺旋尖銳物瞄準著小陣胸口:

【去死吧──可恨的臣孩子───用你的犧牲來讓那些可恨的臣明白與我作對的下場──────】

小焰爬起身子施展結界,可是卻奈何不了凶,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弟即將遭遇噩耗。

真是…小陣實在太莽撞了……唉……

我抽出雷符化做閃雷俯衝過去…

在小陣胸口即將被捅出一個洞前把他撞開。

隨著綑綁小陣和宙的結界布條被解開摔落在小焰前方,同時鮮紅血液飛濺著。

「護狼!!!」

御上卓及時趕到,他雙手靈活操控著黑色布條趁著凶大意時趕緊封住。

「等軍焰!快將符貼上!!」,御上卓使力拉扯黑色布條:「大小差太多,我沒辦法撐太久啦!」

小焰聽了趕緊向著藏書丟出叔叔交給他的符:「封!!」

【!?】

符一貼上藏書,立即產生新的強力結界封印。

小陣坐在地上看著掉落在地上的藏書:「已經……封印了嗎?」

小焰陰著臉走到小陣那邊扯起他領口,完全被嚇到而沒反抗的小陣只能叫了一聲:「哇!」

同時,小焰用力地揍了小陣的臉頰一拳……

還真是大力呢……

看來小焰真的很生氣…呵呵………

被賞一拳的小陣跌坐在地:「…痛!搞什麼啦!焰哥?」

「我不是叫你躲開!?」,小焰完全生氣地怒喊著:「要是一直持續那樣的狀況的話,我們就死定了呀!你這個…大笨蛋!!」

「大…笨蛋…?」,被揍到發紅的臉頰讓小陣也生氣地扯著小焰的領口反駁:「可是焰哥!那傢伙將焰哥狠狠的甩了出去耶!」

「重點不在那兒!」,小焰也扯著小陣的領口:「首先,爸爸不是很慎重的說過千萬不可以出聲!」

「我怎麼知道他會出假動作啊!」

「你應該已經清楚對手是個狠角色的凶了!還一副孩子氣的做法!根本就是個不長進的大笨蛋!」

「不要笨蛋笨蛋一直叫!」

「因為你就是個笨蛋,才叫你笨蛋!」

看著這對兄弟吵起來準備打起來,一旁的御上卓無言、護狼則是難受地垂下耳朵。

最後御上卓終於忍不住地大喊著:「統統給我閉嘴─────────!!一群沒教養的孩子────」

………繼惠禮之後又來個獅吼功傳人……

「現在是你們吵架的時候嗎!?」,御上卓不高興地指著掉落在地上的藏書:「還不快點將那個拿走!丟在那兒幹啥!」

活寶兄弟立刻停止爭吵,不可置信地望著御上卓分別說著:

「御…御上…!?」

「旁系怎麼會在這裡?」

御上卓雙手浮現青筋努力忍住自己不毆打小陣而抖動著:

「────剛剛就已經說了────」

御上卓拿出指令不爽地:「指令也到我這裡來了!只靠你們三個,才會變成這種下場吧!還有,兄弟間的爭吵,拜託等任務結束後再吵──────說起來你們是只顧著吵嗎──難道都沒注意到小祈的狀況嗎?」,最後指著小陣特別說:

「還有你,不要旁系旁系的一直叫!」

看著活寶兄弟被生氣的御上卓罵了一頓才注意到我坐在地上勉強用符紙壓住傷口的狀況……

嗚…有夠沒良心的一對兄弟………

尤其是小陣───

我可是好心地幫你推開致命一擊而遭受腹部被刺中濺血……結果你居然只顧著和自己兄長吵架…………

太過了吧────

「!?小祈你怎麼了?!」,小焰慌張地跑過來。

小陣也跑過來:「你怎麼受這麼重的傷?!」

「……嗚…我討厭…你們這兩兄弟………」,我欲哭無淚地向他倆抱怨:「在與凶對戰中你們兄弟倆還能吵架…到底把樂師當成什麼了……」

可惡……那混帳藏書裡的凶…到底刺多深!……不行……開始暈眩了………

在意識模糊前,我趕緊喊著呼喚在周圍隱匿的雙子式神:「小光、小暗…」

接著就意識中斷了……

 

在我回過意識後…

因自身疲憊張不開雙眼而繼續淺眠時,我似乎聽到了交談聲……

小焰吃痛地:「…好痛……綾人,謝謝你。」

「幸好只是小擦傷。」,小綾蓋上某東西:「小焰受傷流血,小陣臉都腫了,真的讓我嚇了一大跳。」

「…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樂師的工作…果然很危險…幸好你和小陣倆人都平安無事…小祈也是……那麼晚安囉!」

小焰鑽進被子的聲音並回應:「嗯,晚安。」

在門外的小綾聲音傳進房內:「…睡這裡,可是會著涼的喔!」

回小綾的小陣聲音也傳了進來:

「…………居然說都是因為我的關係,…雖然我也不是不明白…不過我不認為還沒鋪好結界有什麼關係。這是身為男兒的志氣!

「因為我的緣故讓焰哥和小祈身處險境,我怎麼能隨便離開呢!我辦不到。惹到我,我一定會加倍奉還絕不輕易罷休!所以不能說是我不好。」

「…這樣啊……但是,讓事情搞到要吵架,你不覺得這一切就變得很沒意思了嗎…」

「…也是啦…Z…」

聽到小陣的鼻鼾聲沒多久,我聽到小綾突然說:「…媽媽…?」

接著就沒任何聲音了…

不知過了多久,才終於能張開雙眼…

發現躺在自己的床鋪上……

房內的黯淡藉由窗物的月光照耀讓我看到其他人早已入睡,而阿飄兒正坐在旁邊犯睏地等我清醒…

想坐起身子的我因為腹部劇痛到爬不起來只好繼續躺著。

被細微聲音吵醒得阿飄兒立即說著:

「你暫時躺著休息,雖然小光已經治療好你的傷口,不過你也知道的,小光現階段是無法直接完全復原你的傷勢、所以得到明早才會完全好,因此到明早之前的這段時間你會有激烈的劇痛感。」

「……嗯…」,由於身體的不舒服、加上房內的漆黑讓我閉上眼睛:「…有夠不舒服……小暗沒生氣?」

「………」,阿飄兒無奈地:「祂直接消滅當著《等軍》當主面前消滅那本藏書…你覺得呢?」

……完全氣到暴走了………

看來我之後沒好日子過了……唉…會被小暗狂唸……

「小祈…叔叔他要我向你說對不起和謝謝。」

「?」

「我們當時都在不遠處佈結界,自然也看到你為了保護小焰小陣的過程…叔叔他在事後罵了那對兄弟一頓呢。」

「…嗯……他們沒事就好了………」

「嘛,總之你好好休息…雖然現在很晚了,不過你應該餓了吧,我去幫你熱點粥再拿過來。」

「…我要加肉鬆……」

「…………」,阿飄兒輕敲我額頭就走出去。

在阿飄兒走出去的幾秒後,我聽到有人輕輕掀開被子、輕聲走到旁邊坐了下來。

良久,才開口:

「…小祈……對不起……」

「……為何說對不起呢、小焰?」

「要不是我和小陣太衝動…你也不會受重傷……」

「………」

「爸爸說的沒錯…要是那時在小陣不小心開口而被凶用結界布條抓住的時候趕緊使用符,就可以避免接下來的情況……而我卻因為衝動……」

「……唉…」,我張開眼睛望著跪坐在旁邊自責地小焰,他左邊額頭貼了個OK蹦:「…你的傷還會痛嗎?」

「…有擦過藥了。」

「嗯……」

我看著小焰非常自責地握緊雙拳,苦笑著:「…別想太多了……你還記得我在失去意識前向你和小陣問著:你們把樂師當成什麼嗎?」

小焰點著頭。

「樂師這份職責的工作非常危險…如果稍有不慎或一時大意就會結束人生………無關能力的強大與否…也無關年紀…對凶而言,我們臣都是敵人……一定要記得,身為樂師、在面對必須無時無刻警戒著,千萬不要因一時衝動而導致無法挽回的事態……

「…嘛……別那麼氣小陣…他在迎戰凶時會因任性和衝動而搞出不少問題…讓後方負責支援的你也因此頭痛不已……不過,你還是必須隨時照看著小陣並配合他的行動而支援…你們是兄弟更是夥伴,缺少任何一位都不能。」

「……我知道了……」

「…我不會怪你和小陣的……早點休息吧,畢竟今天很累呢………」

小焰點了頭:「晚安。」,就走回去睡了。

在小焰走回去躺著沒多久、聽到他細小的鼾聲,阿飄兒立即就端著熱粥走進來…

擺明就是刻意讓小焰跟我談話。

在阿飄兒拿幾顆枕頭輕輕幫我墊高上半身…嗚嗚…腹部好痛………

「他們倆兄弟被叔叔罵過後一直很自責。」,阿飄兒用湯匙盛一小酌吹涼地到我口中:「爺爺他知道你受傷,可是在你深睡的時候抽空用傳送符過來看你。」

「……那混帳爺爺一定又幹了什麼事情被媽媽追殺了吧?」,我無言地說著…

別說我這逆孫這麼叛逆…

依照過往經驗,我家那精力充沛到根本是頑童的爺爺,礙於身份地位是很少會離國,因此會使用傳送符的案例,只有在國際大事情、在國外進行任務的《祈樂》成員出什麼狀況、《等軍》慣例每月的匯報以及…惹事被自己女兒…也就是我媽媽追殺………

 

 

一大早,小焰看到慎太郎哥哥很難得穿著軍服很詫異驚悚地:

「慎…慎太郎────!?」

正在用平底鍋煮蛋的慎太郎哥哥微笑眨眼地:「固摩──妮Good momong──隊長────☆」

小焰驚悚地躲在門後探頭:「為…為什麼…一大清早就穿著軍服呢…?」

慎太郎哥哥搖擺著雙手:「不好意思啦,因為──待會有個不得不去的採訪……要出門啦────」

穿著短袖休閒服準備出門的小焰,雙肩垂下無力地問著:「去哪?」

慎太郎哥哥一副少女心:「秘、密、呦

同時他還補充著:「可是這樣的打扮還真不習慣。所以至少下半身也正常點嘛…你看────裙子────」

………

好惡心………

都說了我們在吃東西的時候不要這麼噁爛人啊啊啊啊──────

小焰羞紅地阻止慎太郎哥哥翻開煮菜圍裙露出裙子,慌忙喊叫著:「哇啊啊啊變態───不要出去丟人現眼────」

……小焰…這句話應該是由慎太郎哥哥家屬來說的………

然而完全沒有正常人衣著審美觀的慎太郎哥哥還擺出自以為很萌的少女姿:

「真有『編輯』的感覺耶!讚喔!這樣的品味!!28歲、單身!募集女朋友中!!意者請洽角川編輯部

小焰已經放棄地無法陰沉無法言語……

我們也懶得吐槽了…

這樣異常扭曲得觀點,真佩服慎太郎哥哥的家屬還能放任他出來殘害世人眼眸…………

慎太郎哥哥從自我陶醉中回過神望著時鐘標示在十點整:「咦?小焰,游泳課應該沒這麼早不是嗎?難得的假期就再多睡一點,也沒關係吧?」

準備出門的小焰轉過頭:「嗯,沒關係,反正剛好有事要處理。」

一到醫院,在未來學姊的病房內,學姊向著小焰笑著:

「小焰,只有你…會這樣每個禮拜都到醫院來看我。太辛苦了吧?而且很麻煩不是嗎?」

至於小焰則是無所謂地:「一點兒也不麻煩,上游泳課前順道來而已。況且我也得來治療啊!」

學姊看著小焰:「…小焰的病治得好嗎?」

「…不知道耶…到底有『治好』這句話嗎?我一直都是這樣子,也不知到底好了沒?但是不用擔心,我會好好控制住,也會小心身體的。」

學姊放心地笑著:「這樣啊…不過……還是謝謝你特地來看我。」

突然學姊注意到什麼:「……你怎麼…好像沒什麼精神呢?」

小焰瞬間回神驚訝地:「咦?沒有啊!」

「小陣他也沒跟你們一起來,吵架了嗎?」,學姊疑惑地。

我沒好氣地:「他們吵的可不輕…」

「……」,小焰低下頭不語。

…唉,真是……

算了,讓小焰自己想通吧……

學姊無奈地搖搖頭,接著她似乎看到小焰身邊古雅的身影而伸手指著:

「…不知…是不是說了這些話的關係…小焰身旁的……」

小焰轉過頭望著古雅不可置信著問學姊:「妳…妳看的到嗎?霧島同學!」

「不能說看的很清楚…一團黑黑的…唔──唔──」

小焰慌張地詢問:「什麼時候開始的!?」

「就是最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

聽到學姊這麼說,小焰察看待在學姊病床趴著的湯姆是否開始再度凶化…

畢竟拒絕成佛的靈魂是容易凶化並引起周圍普通人逐漸看見常人無法所見之物,以一般所稱就是:開眼。

學姊抬頭看了病房內的時鐘:「啊!小焰你的…游泳課已經要開始了喔…」

小焰立即叫了起來:「啊!我都忘了!都已經這麼晚了。」

走出病房,小焰向著學姊:「那麼我下禮拜再來看妳!」

我揮揮手:「學姊再見!」

「嗯。下禮拜見囉!」

在即將關上房門時,小焰不知想到了什麼立即轉身向著學姊喊著:

「…─────霧島同學!」

同時拿出《等軍》專門用來傳遞訊息的紙鳥:「這個…」

學姊疑惑地:「────咦…?」

「叫做『紙鳥』,是樂師經常用來連絡的方式之一,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寫在這上面讓牠飛來。」

「……呵呵,那我直接用手機就好了。」

「…我們不太用手機之類的東西,因為會有危險…」,小焰將紙鳥遞給學姊:「雖然是老舊的方法,但卻是最好也最不會出差錯的方式…就好像是飛鴿傳書一般…這麼一來,不管是在世界的哪個角落,都可以找得到對方。

「一定可以…傳遞到我這裡來的。」

「…嗯……謝謝你、小焰。」,學姊笑笑地接過紙鳥。

在我關上房門前,我看到學姊流下開心和感動的眼淚:「…………」

……也是……

即使學姊比我年長幾歲…但也是孩子……

我想…不論是任何一位無法再離開醫院、只能待著接受治療的大人或小孩,縱然有家屬或認識的人陪伴……依舊會有獨自面對隨著時間不停閃爍生命之火的孤寂無奈……想必、是如此難受的……

跟著小焰走往他上游泳課的路上,向著小焰說著:

「小焰你給學姊紙鳥…這樣好嗎……」

「……」,走在前面的小焰沒回答我。

「唉唷,對學姊這麼好,該不會小焰喜歡人家呦~」

面對我頑皮的玩笑話,小焰依然不理我。

「無法成佛或重返命理的靈魂遲早都一定會凶化…湯姆已經凶化了……做為樂師的我們,你應該明白該怎麼做吧?」

「……不准對湯姆出手!」,小焰生氣地轉過身扯著我領子。

我冷淡地:「學姊她未必有成為樂師的資質…而且放任湯姆繼續凶化下去只會影響學姊離死期更近…你覺得這樣對湯姆和學姊是好的嗎?死者不該眷念於世、活者不該盼望於亡,因為生死兩界是注定有所影響沒有任何例外的奇蹟。」

「…我知道!可是………」,小焰握緊拳頭:「…霧島同學她都一直待在醫院裡…至少…不要讓她再孤單寂寞的等待死亡……」

我默默看著小焰深深嘆著氣,從卡匣裡抽出一張淡七彩顏色的符紙遞給他:

「接下來是我在自言自語、你聽聽就好……這張特殊符紙被我稱為:此岸與彼岸,對於現狀的學姊和逐漸凶化的湯姆來說是個不折不扣的寶物,此符的效果是會模糊指定存在的生死兩界卻又不會影響世界常規,因此不必擔心學姊會被逐漸凶化的湯姆給影響導致死期逼近、而湯姆也不會再受到學姊思念而凶化穩定著靈魂狀態,彼此都不會再有所影響。」

「真的嗎!?謝謝你小祈!!我立即拿去使用在霧島同學和湯姆身上,這樣他們就不用在分開了!」,小焰歡喜地拿著跑回去。

「!?喂──小焰!游泳課會遲到啊啊啊───」

無奈小焰跑太快了……

真是,又翹掉游泳課了…

這樣叔叔會很生氣的啊!

【…生者與死者不該有所牽連的……】

小暗憑空浮現在我身後。

「就這一次特例嘛、小暗,畢竟學姊她……最多只能再活幾年而已,我只希望至少湯姆能陪伴她度過餘生…」

小暗望著我一會,轉過身消失前叮嚀著:

【…只許這一次……但…生命的限度是注定的,你不可插手……否則,別逼我動手……】

……唉,小暗真愛瞎操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