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小焰傍晚一回到家門口,正好碰到剛好回來的惹人白、足球癡、小天使及小陣他們四人。

小焰和小陣立即撇過頭扳著臉………

氣氛還真是有夠尷尬…

你們這對鬧彆扭的兄弟倆能不能快點和好?

由於跟叔叔一起出門辦事的阿飄兒還未回來,因此難得紅音阿姨下廚煮晚餐。

可是,小焰小陣正處於吵架期間而扳著臉的氣氛,完全讓難得下廚的紅音阿姨青筋直冒加火大不悅地舉著飯匙怒吼著:

「小焰小陣…你們媽媽我難得想好好煮個飯、你們那什麼態度!只是光吃沒有評語嗎!?例如說:好好吃啊!謝謝媽媽!!」

然而小焰小陣各個火上加油地冷酷回應:

「味道太淡了。」

「難吃。」

紅音阿姨氣到差點內傷:「……」

我望著小焰小陣他倆同時皺著眉頭喝著湯…嘴角抽蓄無言地感慨:

「真慶幸阿飄兒不在現場……」

惹人白咀嚼著:「同感…」

足球癡苦笑地:「會被抓去震撼教育吧……」

至於小天使則是趕緊幫紅音阿姨降火。

跟著我們一起用餐的小綾無奈地向著緊抱小天使的紅音阿姨:

「…那個…很好吃啊!非常美味。只是很清淡…」

頓時,被小天使和小綾雙重治療的紅音阿姨感動地緊抱著他倆說著:

「小綾────要不要來當我的孩子?加上翊宇的話我就可以直接丟了那兩隻…」

小綾為難地:「這…這樣…不太好吧…我必須問問我媽媽才行…」

………

叔叔啊──你快回來啊─────

要發生家變了啦─────

然而小焰還不怕死地邊拿醬油邊補加一句:「明明味道就太淡了-」

原本被撫慰心靈的紅音阿姨立即變成噴火怪獸怒喊著:

「你這兒子居然這樣對媽媽我這麼說───────!!」

眼看家變即將成真,小天使立即再次發揮令人憐愛到平息怒火的可愛磁場撫慰了紅音阿姨……

…我說叔叔收小天使為養子相信是正確的…………

可,紅音阿姨的暴動完又換活寶兄弟這邊出狀況。

因為,小陣也正好要拿醬油……

立即一道小閃雷在這兩兄弟間…

「「!!」」

這倆兄弟安-靜……地互相對望著:「「………………」」

再來很有默契地擺下筷子、異口同聲:「「我吃飽了!」」

………他們默契好到我們這些旁觀者非常無言………

小綾苦笑地:「…你們就…和好吧?」

瞬間,小焰小陣扭打在一起互喊著:

「等這傢伙好好反省再說!!」

「又不是我的錯────!!」

我嘆著氣給了個評語:「…這對兄弟還真是個活寶。」

其餘的大家跟著點頭,就連紅音阿姨還多說:

「他倆從小就這麼活寶,真不知像誰?」

………我說紅音阿姨…小焰小陣是妳和叔叔生的……

…或許,是像妳或者叔叔,更或者兩者都像………

此時,一陣門鈴聲響起。

我們探著頭看著紅音阿姨走去大門:

「來了-這麼晚了…會是誰啊?」

門才一開,就看到神情慌張地御上卓著急喊著:「當主呢?」

看到御上卓這樣子,我們全都走到走廊上。

小焰疑惑地:「御上!?」

小陣依舊喊著:「旁系!?」

原本對於聽到旁系兩字就會炸了的御上卓難得沒爆炸,反倒粗喘著氣:

「…失蹤藏書的其中一本,找到了!…就放在我家裡!」

?!

小焰困惑地:「在御上家裡?為什麼!?」

「呼-呼-」,御上卓大喘著氣:「…我還不清楚怎麼會這樣,總而言之,先向當主報告這件事情…」

見御上卓如此緊急,紅音阿姨立即說著:「他還在外面忙著,我想辦法找找看…」

「是,謝謝您。」,御上卓向著小焰小陣喊:「總之,小焰、小陣!快跟我來!結界會不夠用!」

至於我、惹人白及足球癡之所以被要求,估計是不好意思指示我們吧。

在小焰小陣他倆衝去房間裡拿樂祈時,我立即抽出《祈樂》裡用來通訊的綁著七色線的特殊符紙:

「『聯繫陽兒』。」

類似電話嘟聲響沒多久,阿飄兒得聲音從通訊符中傳來:

「喂,小祈怎了?」

「阿飄兒,叔叔有在你旁邊嗎?」

「叔叔他現在沒辦法接聽,有事?」

「嗯,御上卓說失蹤十九部藏書,其中一本在他家裡,似乎發生什麼事情要小焰小陣他們去幫忙。」

「…好,我會跟叔叔說。你和稍微會用結界的里昂一起去幫忙,至於膚淡留在家裡。」

「喔。」

在阿飄兒掛斷後,有聽到我和足球癡一起前往的御上卓感謝地說聲謝謝,也剛好小焰小陣拿著自己的樂祈返回大門這邊,我們五名孩子立即跑出門。

在跑往御上家的路上,御上卓說明現在的狀況:

「我已經先在家裡設下結界了,凶雖然逃不出去…不過小奏還在裡面…」

「小奏?」,小焰疑惑地。

「御上奏!小我三歲的妹妹!」

 

在奔馳十幾分鐘後,抵達離叔叔家不遠的一棟大型日式建築物前。

「到了!這裡就是我家!」

看著此建築物的小焰感慨汗顏著:「……好大……這裡看起來還比較像本家……御上家是不是很有錢啊?」

「…嘟…比我們《祈樂》所住的家還小一點點。」

「你也有錢人家的孩子嗎?!」

面對小焰的驚呼聲,我笑笑地:「才不是呢,雖然是很有錢沒錯,但、近乎一大半的錢財都是靠著《祈樂》離去的親朋好友所得來的,為了讓我們這些後輩和未來見習生們能好好學習而留下的資金。」

小焰沒由來得道歉:「抱歉…」

「幹嘛道歉?這有什麼好道歉地?」,我不解。

小焰雙肩無力地:「沒事。」

足球癡則是拍著小焰他肩膀笑笑地:「小祈其實有些粗神經,所以習慣就好。」

我聽了立即不滿嘟嘴:「喂!足球癡,你說誰粗神經啦!」

然而好歹跟我相處很長一段時間的足球癡則是非常知道如何安撫我,伸手撫摸著我的頭:「好啦、好啦,我只是開玩笑而已。」

對於這麼善良有好的足球癡,我的不滿立即沒了。

正當我們三人聊到這裡才發現小陣居然異常地沒發出任何聲音,反倒很認真盯著御上家大門思索著:

「…我…好像曾經看過這房子…」

聽到小陣說的,正當我們三人好奇想詢問的時候,御上卓直接喊叫著:

「啊──你們別再討論了────快進我家幫忙啊──────!」

他還真是急性子的人………

一進到御上家,我立即感受到重重強大的結界充斥在這整個家中……

這根本是一座無形監牢嘛!

不過現在人命關天的時候,我沒時間吐槽地跟著前方帶領的御上卓跑過好幾個房間,直到某扇半開的紙門前有數多位拿著樂祈和結界布條的樂師鎮守、而最靠近房門的有一對年紀稍大的男女。

但、看著纏掛在紙門內那些成堆超強力封凶的結界布條…我頓時啞口無言……這也太誇張了吧────

其中那名女性向著御上卓喊著:「小卓!快點!」

「媽媽,小奏呢?」

御上卓的媽媽著急地:「還在結界裡頭、仍然失去意識!」

小焰綁起《等軍》頭巾向著御上卓說:「御上,結界太強了吧?這麼一來,我們也進不去呀!」

就是就是…這麼誇張到連普通人都無法進去,是要安怎!

御上卓握緊雙手望著被誇張結界封鎖的房內,有名倒臥的少女:「御上家是無攻擊屬性的,凶太過於強悍了,除了這麼做之外別無他法呀!」

…唉,這確實是《御上》的致命點……

誰讓御上家的樂師每次出動都必須配置能夠與凶對抗的樂師…

爺爺曾經也感嘆著:就算有強大足以保護他人的防護力,但、若沒有基礎的攻擊手段,仍然會有面臨險境的時候。

「但是這個未免也強得太離譜了吧!?」,小陣緊抓著不知為何異常慎怒得宙得尾巴:「你在生什麼氣啊?宙!!」

【哼──哼───討厭!】

足球癡的凶同伴‧里里,三隻Q版龍飛遊在他身邊盯著裡面:

【是裡面那隻低等凶一直在挑釁宙啦~】

聽到里里的凶語,我立即用符打開連繫至異空間的道具間,拿出指令寫了我要的東西並放入異空間裡,隨之、一個沒啥特色的手電筒和兩個中小型電池掉了出來。

頓時,無言充斥在四周。

我沒好氣地反駁:「別以為這只是普通的手電筒好嗎!《祈樂》所製作出來的道具才沒這麼兩光!」

可我還是很羞恥地將電池裝入手電筒內…

那些道具部門的友人們的惡質嗜好其一…將絕對不該讓常人持握的咒術道具弄得跟日常生活用品沒分別………

我打開手電筒的燈,照射在些微陰暗的房內。

隨著燈光照射終於看清楚裡面情況…完全沒料想到會被照出身形的凶,錯愣了幾秒才趕緊慌張地緊縮成一團不讓人看到身形,不過太遲了。

「小焰…有看到吧!」

小焰點著頭:「有。如鷹似人的妖怪,總是慫恿他人說出心裡的願望來藉此啃食性命,其名是…」

我立即摀住小焰的嘴,靠近他耳邊低聲:「先別說出來。御上卓的妹妹還在裡面,我擔心封印凶的藏書力量也一併被吞食了,這樣會對那女孩不利,記住、抓準時機。」

小焰立即沉默裝作不知凶的身份。

藉由燈光看見御上卓的妹妹手邊似乎有一本書,小陣好奇地問著:

「那女生手邊有一本書耶。」

御上卓瞪著那本書:「小奏身上抱著的就是『先見之書』……!」

「先見之書?」,小焰疑惑著。

頓時宙更是激烈地想往房內衝過去。

「你幹嘛啦宙───!?」

【喂────放開啦─────】

御上卓無視小陣和宙繼續說明著:「藏書原本是作用在將凶封於書本裡的特殊樂師所製作的特殊書籍,是專門用來封印凶並無法掙脫逃離的力量強大之書!但隨著封入的凶過於強大或足以影響藏書的話,會導致藏書產生變化…就是變成與凶相關能力的書名藏書。

「也因此,先見之書就是只要在裡面寫上願望,它就會照你所想的,幫你達成心願。但是,被封入藏書的凶都是性格惡劣的,所以這本書在達成願望之人的心願同時得到相對的報酬,依照許願所需程度、奪取許願的人的壽命。」

……還真是惡劣興趣的藏書………

突然小陣大叫一聲:「哇啊!」

一回過神的我立即看到小焰往小陣撲過去想拉住:「小陣!!危險!!」

啪───噠─────!!

「噗!」

【咿啊──】

小陣和宙直接迎面撞上結界產生的無形之牆,聽到那來自肺腑的聲響,想必很痛………

然而小焰卻則是驚訝地:「哇啊!」,直接穿過去……

…發生什麼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