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哥───!小綾───!翊宇───!我們打倒凶了!很厲害吧──!」

小陣開心地往小焰那邊看去。

「小陣哥哥你好厲害!!」,小天使立即撲上小陣。

小綾則是無奈地回頭:「小陣……小焰他……好像已經昏過去了…」

「怎麼又來了!快醒醒啊焰哥────」,小陣抱著小天使對著小焰極度無奈。

我無言地吐槽:「小焰他到底受過什麼心理創傷?不然看到這次的凶這麼遭遇身心迫害的模樣……」

一旁的惹人白思索猜測著:「嗯…會不會是被類似的凶欺壓過?」

「我看不只被欺壓過吧?看看小焰這麼心理創傷…該不會!?」,我不可置信地望著惹人白。

他則是深感遺憾地:「或許慘遭凶如此疼愛有加的侵犯過…」

「所以被出手失去貞操脫離初體驗了!?」,我驚悚地喊著。

惹人白點著頭:「有可能。畢竟當今凶的個性千奇百怪,難保…」

「說的也是,遭遇專門對男孩子貞操出手的凶…嘖嘖,沒想到吃抹小焰的凶口味這麼嗆,看看小焰這麼暴力、還真敢下手的說。」,我佩服著。

「就是就是,凶應該事後被極刑凌虐消滅了吧。」

在我和惹人白熱烈探討小焰的心理創傷時刻。

一旁的足球癡好心出聲提醒:「痾…小祈…膚淡……小焰已經醒過來了………」

……

足球癡還補了個絕對是引發大災變的話:「…而且還從小祈剛開始說的受過什麼心理創傷?那邊開始聽到現在……」

…當下…我和惹人白立即僵硬……

「…我並沒有被凶欺壓…更沒被凶疼愛有加地侵犯過、還有不可能發生失去貞操脫離什麼初體驗一事……╬放心、放心!╬……為了終止你們這無止盡又沒意義的謎團,我會好心地回答你們倆人…畢竟不必擔心我的貞操,因為如同白紙一樣沒有任何問題。」

宛如魔王降臨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聲音著主人正是被我倆熱烈探討的當事人,邊為我們解惑、同時將手個搭在我們肩膀緊緊地用力著………

我倆顫抖地從纖瘦冒出青筋和凸顯些微肌肉的手臂…再逐漸看向當事人………

他正氣到全身緊繃的肌肉都浮現青筋、陰沉的臉色怒火狂燒到身後有如一團烈火顯現………

讓其他人懼怕地不被波及而退到一邊。

「╬那麼,你們還有什麼想繼續探討或者…有什麼遺言?」

我轉頭欲哭無淚地望著惹人白、他也同樣地望著,接著淚眼婆娑地抱在一起:

「「有……我們死定了!!」」

「接下來讓我們三人好好溝通交流一下吧。請容許我們離開一下下。」

小焰黑著臉微笑地直接拖著我倆走出教室到其他人看不見接下來暴行的牆角處。

 

 

幾分鐘之後…

從學校保健室裡拿來醫療箱的小天使好心地幫整身皮肉痛的我倆塗著藥膏…

「小祈、膚淡,你們真是的…下次別再亂開小焰哥哥的玩笑了!」

我哀疼地:「好啦、好啦-好痛!!」

惹人白也跟著哀號。

回想方才小焰施暴的過程,實在太令人無法用言語來表達…而且又覺得原來通往重生的階梯這麼的近!

至於其他人很沒良心無視我和惹人白兩名傷患,自顧自地討論著。

「原來是…『乞凶』…想不到會是藉由科技進步進化成現代的古老凶…」,杏姊嘆著氣:「我還以為全都隨著科技進步,這些類似老古董的凶就都不在了呢……真是大意……不過沒想到還是被小焰給看穿了。」

狂也跟著說:「小陣也被分裂出來的第三隻凶『認同』了。」

「!?什麼!!」,杏姊錯愣地:「老是少根筋又缺性子直接暴衝的小陣已經能這麼穩重地譯出凶了!?」

對於沒目睹十幾分鐘前我教小陣如何使用《祈樂》密技‧和諧之音的其他人完全不可置信。

「喂!杏姊妳那種眼神是不相信嗎!!」,遭受杏姊眼神錯愣得小陣,不滿地喊著。

杏姊收回錯愣,冷漠地:「我只是驚訝。真不愧是我們本家的孩子哪。」

受到稱讚的小陣立即滿足地在一邊與宙歡呼著。

御上卓好奇地問著:「那麼這乞凶,他究竟是怎樣的凶呢?」

「乞凶原本是古代的文字所孕育而成的凶,依照古書記載是被寫作為『乞求』於『凶』,屬於文字凶的一種。」,身為萬事通的小焰解釋著:「就如同字面上的,是對凶『乞求』的意思……」

小焰指著為了確認凶所竄出的那台電腦是否還能正常使用,而畫面顯示著學校公共電子郵件:「看這裡,有好幾封寫著『乞求凶』的郵件。對於數多有想詢問的男孩或女孩來說是很受歡迎的。

「對這乞凶提出疑問的郵件後,乞凶他就會回覆告訴你所詢問的『真正的事』。但『真正的事』不見得都是能達到詢問者的正面回覆,而且還有可能會成為『事實』造就悲劇。因此對於文字凶的任何一種是要特別注意,如果你不去乞求、還不至於會發生什麼事。但是一旦乞求了,就會確實的變成『命運』。」

杏姊也嚴謹地贊同:「就如同言可化靈如利劍,字可化魂而成真。」

「杏姊說的沒錯。何況文字凶最恐怖的地方…以這乞凶來舉例:回應你之後,乞凶會從那個人的人生裡,取走一個…原本會發生的好事,當作慰勞自己的酬勞!」

「嘖…怎麼跟之前出現在我家的先見之書一樣老愛向請求者索取酬勞…」,御上卓不滿地抱怨。

小陣聽著困惑地問:「酬勞是啥啊?」

御上卓沒好氣地:「連這都不懂…就是你幫別人完成一件事情後,所得到的致謝東西…」

「哥哥你閃邊啦!」,小奏將御上卓推到一邊,微笑地向小陣說著:「就像去算命要付給算命師錢呀!」

被打斷的小焰,咳了幾聲後繼續:

「在以前科技落後時代,乞凶的故事時常流傳在百姓口中,將所想詢問事情之人在信封上寫下『乞求凶』、信中的文字開頭則是寫著乞求凶兩次後,將詢問一事寫下並丟入郵筒或交給郵差,那麼這封信就會不知不知的消失,並在隔天日出出現在寄信者家裡的門口。可是現今卻…替換成電子郵件了。」

同樣是譯屬性的杏姊立即會過意:「…當今電子郵件盛行、只要在電子郵件的收件者打上『乞求凶』,之後在文字開頭連續打上兩次的話,就同樣能呼喚乞凶並詢問…嘛~乞凶就像顧問一樣,雖然報酬是拿取一件會發生的好運就是了。」

「可是能問乞凶什麼事啊?」,狂疑惑地問著。

杏姊冷笑地:「多著呢,比如戀愛話題啊、家裡近期疑難雜症啊、想知道明天考試題目啊、更直白的包括你目前為止發生過什麼醜事…很多元呢。只是-我看依照這乞凶至少活過好幾十個的話,能詢問的事情更多更廣,不過相對的報酬…也會加重致死喔。」

明顯被自家姊姊冷艷微笑給嚇到得狂,立即倒退了幾步猛冒冷汗。

「所以才會一直流傳至現在啊……」,御上卓無言地:「還真是受歡迎到簡直容易生存嘛……」

「倒也未必。」,杏姊感嘆著:「時代演變至今,世上文字凶已經稀少到只剩少數,這隻乞凶或許就是僅剩的一隻了。」

僅剩這隻?!

而且還是情報充足的稀有生物!!

嘻嘻嘻──我想要捕抓他做我的式神之一───

──因為可以得到很多情報呀────────哇哈哈哈哈!!

感受到我邪念的乞凶慌亂不已地掙扎,可卻因為小焰的結界布條綑綁只能哀憐地扭動。

「別想打乞凶的主意。」,早已摸透我頑皮心念的小焰送我一拳,同時向著陪在小天使左右嬉戲的雙子式神:「小光、小暗你們也管管小祈好不?」

小光偏頭不解地:【我也想將這隻乞凶成為小祈的式神!這樣情報多多!】

我很感動的撲上小光:「小光我的知音啊!!讓我們一起收服他,收集很多人的醜事做把柄!」,在伸手指看著乞凶。

立即,數多人把乞凶保護著,在前方戒備的小陣率先怒喊著:

「別亂收集別人的醜事當作把柄!!」

我壞笑地:「唉唷,別這樣說咩-小陣。我記得某人昨天好像將零分考卷藏在院子某地呢~而且累積的份有好幾張~~~該不該跟紅音阿姨說說呢~~~~」

小陣立即向我跪拜並抱大腿投降:「求你別說!!媽媽她會打死我的!還會沒收我的遊戲機─!!求求你!!!」

我滿意地繼續針對其他人:

「御上卓呀~妹控不是恥辱、可是,每天晚上的每一小時就去察看小奏是否踢被子,這樣變態行徑不太好哪。小奏呀~我跟妳說要收集小陣的生活照不需要派人偷偷跟拍、直接跟我委託就行哩!我可是能幫妳拍一連冊唷。小焰呀~怎可以在課堂上偷偷閱讀從家裡帶來的古凶課外讀物,這樣讓老師知道模範生這麼用功可以嗎。小綾呀~在學校很辛苦的呢,有那麼多粉絲愛慕,或許我偷偷幫你在提高人氣是不錯的選擇。」

被爆料的以上四人開始了哀號和質問──

首先是模範生小焰得反應:「你這傢伙怎麼知道得!!拜託-別告訴老師─────」

小綾臉色慘白地:「小祈…求你別再增加我的困擾………」

至於某對兄妹的對話很精彩~

「哥哥!你居然每過一小就看我睡覺!!我討厭你──!」

「嗚────!小奏-!我只是擔心妳有沒有踢被子!」

「那你也不必每一小時就來看一次啊!怪不得有時在睡夢中我覺得有股視線!」

我壞心地多爆料一句:「小奏~我多補充一下~你哥哥他呀,非~常地討焰小陣,所以看到妳房間都是滿滿得小陣照片,就偷偷拿去毀屍滅跡唷~!!」

「你這傢伙!閉嘴啦!!」,御上卓氣急敗壞地向自家妹妹解釋著:「小、小奏…我只是………」

「哥哥,我們需要良好溝通。」,小奏拎著御上卓的耳朵走到角落。

我放聲大笑地:「我贏了!!哇哈哈哈!!!這樣沒人可以阻止我降伏乞凶做式神啦-!呀哈哈哈哈!!!」

「哼,還有我們鳥羽姊弟。」,杏姊冷淡地:「我們可是今天才碰面的,你可沒我的把柄好說。」

狂助聲:「就是就是!」

一臉挫敗感得小焰欲哭無淚地望著保護乞凶的最後兩名:

「…杏姊…狂…你們鬥不過他的…………」

「嘟…可惡,我沒你們姊弟的把柄……我輸了……」,接著我邪惡地勾起嘴角:「以為我會這麼說嘛!小光!上!!說出一件讓他們乖乖聽話的把柄!!」

【喔喔,小光上場囉!】,小光提起手喊著,開始說道:

【鳥羽杏,目前推斷要讓她聽話的把柄是,由於始終無法得到愛戀對象小焰的芳心,因此時常閱讀一些越齡書籍策畫實施該如何把小焰拐回家就此硬逼就範結為夫妻,還打算生下一支兒子足球隊。】

我錯愣地:「哇賽!這也太勁爆了吧!!」

「那當然。」,被說出心裡秘密的杏姊完全不在意地離開乞凶走至一邊,冷漠望向小焰眨了眨眼:「小焰是我的。」

至於老早知道杏姊對自己有意思的小焰立即失了神魂成石化狀態。

「嘖嘖嘖,想不到杏姊這麼猛。那麼換你這最後一人了~狂~!」

狂立即哭喊地求救:「杏姊!救命啊!!」

杏姊撇頭:「我也很好奇。」

求救自家老姊失敗的狂,立即搜索四周還能求救的人…

很遺憾~沒人救的了你!

【那麼,小光繼續囉!鳥羽狂。目前推斷要讓他聽話的把柄滿多耶…喜歡御姊到是個小變態、總拿望遠鏡偷窺鄰家大姊姊洗澡、第一次春夢的對象是某知名御姊系偶像、為了讓自己更man吸引御姊所以偷借同年齡男孩子充滿汗水的衣物穿上、妄想對御姊做出兒童不宜的舉動、將來夢想是擁有一堆御姊后宮……總之滿多的,小光說不完。】

……………

……………………

「不要再說了啊────!!」

狂極度羞恥地喊著。

我默默評語著:「嗯嘛,感覺情慾旺盛。」

杏姊沒任何過度驚訝地:「我早就知狂這小變態非常喜歡御姊。」

聽到杏姊這麼說,我向著小光嘟嘴:「還有別的嗎?最好是杏姊不知道的。」

【有喔,他除了喜歡御姊外,還喜歡有人魚線的兄貴以及同年齡正太與蘿莉,是個出手尺度、獨特口味都很廣的雙性戀。這樣可以嗎?】

對於小光這麼會令自家人窒息的爆料,來,我們看看杏姊的反應!

杏姊保持著站姿,然而她瞪大雙眼呆愣又震驚地張大嘴巴。

嗯,不錯,效果良好!

「讓我死啊────────!!」

而狂則是羞愧地往牆壁狠狠撞上去…

看看他撞到藉以昏倒逃避這殘酷的現實,實在可憐。

不過由於狂這麼拼命地搏命撞擊聲響,立即讓原本各自敗北的人趕緊搶救他。

萬幸狂經過杏姊不知是不是有夾帶不滿出力地搧了幾下巴掌。

回過神來的狂,雙眼沒有對焦地:「這裡是哪裡?我到天國了嗎?」

圍觀在一旁我壞笑地:「錯,這裡是你所待的地獄。我們繼續單方面的真心大爆料吧~!」

「不──!!!」,狂立即跳起身子,這次往窗戶的方向衝去,極度看開地高喊著:「我要解脫!!我要逃離這現實啊!!!」

看到已經半瘋的狂想做傻事,立即有人撲上去制止不停掙扎並吶喊著的狂:我要解脫!不要攬我!我要奔向那絢爛光明的天堂!!!

在我們一夥人花了不少時間和唇舌後,才終於成功安撫了暴動想不開得狂。

完勝得我高舉勝利手勢地宣布:「我獲勝哩!乞凶是我的哩!!」

整身疲倦地小焰,頭疼著:「…誰能阻止他……」

沒加入戰局的惹人白早已看開地安慰小焰:「放棄吧,我從小就老是被這損友搞到爆走……如果想阻止他、只有那個人。」

「?誰?」,小焰疑問著。

「……小祈。」

正當我歡呼的時候,惡勢力的聲音傳入我耳中!!

我極度顫抖地往聲音來源處…也就是我身後小天使所在的位置。

「痾…阿、阿飄兒……你怎麼來了…………」

阿飄兒環視周遭挑眉,些微不悅地:「你又用小光的萬能能力在整人了,收到里昂用紙鳥傳來消息的我能不來?」

站在阿飄兒旁邊的小天使嘆著氣:「小祈你做得太過火,所以我拜託里昂用紙鳥傳消息給陽兒,讓陽兒藉由傳送門趕來。」

…當下…換我立即跪拜並抱大腿投降:

「大人哪!我知錯了!!求您高抬貴手──!」

阿飄兒冷淡地:「沒門。從今天起的兩個禮拜扣押你的零用錢。」

「鼻要啊、大人!過幾天和下禮拜都有新遊戲要發售呀!求大人緩刑呀!!」

「當然可以。」,阿飄兒勾起冷笑:「是要被我揍到一整個月都下不了床還是兩個禮拜扣押零用錢,你自己選。我先聲明,我會要求小暗看著小光不治療你被我毆打的傷勢;也別妄想拜託其他人先幫你付錢買遊戲片。」

我立馬秒答:「直接扣押零用錢……」

開玩笑,相信經驗談,被阿飄兒爆打才沒那麼簡單!

沒小光的治療兩個月都下不了床好嗎!

而且就算下了床不代表之後就能到處活動啊!

「那你給我去一邊罰跪。」

接受阿飄兒得話,我哀憐地跪坐在一邊,靜靜地當聽眾。

而小光和小暗也乖乖地陪跪在我旁邊,完全不敢

小焰認同:「我也這麼認為,因為現在不管是大人或是我們小孩子都幾乎用電腦打字或者電話聯繫更為便利,只有少數有必要時才會提筆寫字。」

御上卓吐槽:「因為以

這樣子對於文字凶來說是個大滅絕的災難,因為沒有人們帶著情感所寫的文字,文字凶是無法居住。」

惹人白質疑:「那這隻乞凶…怎麼能藉由電子郵件存活並成長?」

「估計起了變化吧…」,杏姊聳肩地:「每個生物或多或少都會有變異的特殊變種,凶也不例外……只是我也是頭一次見識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