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的篇章§         ↑突發的事態令人措手不及↓

至底部:#底



 

 

在安詳熟睡中,突然感受到外力的干擾。

讓我不免脫離幸福的睡眠中清醒過來……

真是的…

是誰啦?

「是我。」

……咿──

聽到惡勢力的聲響,我立即清醒過來,哪管什麼繼續跟周公下難分高下的棋藝!

「……呼啊-怎了?」

發現自己躺在榻榻米墊上的我,盤坐起身子打著哈欠望向四周,不就是叔叔家裡的和室嗎?

「完成指令、回報……」,阿飄兒指著小光揹著青年以及被紙人形式神橫抱的女性青年:「還有那倆人的事情。」

「喔…不能等到天高日照在匯報?」,我哀怨地祈求。

「不。」

簡單一個字…讓我哀憐了。

阿飄兒在我清醒後不再理會,腰桿挺直地向叔叔跪坐行禮完、遞出早上叔叔交給他的指令並匯報:

「叔叔,我們已完成指令。已徹底討罰凶‧勒拿九頭蛇‧海德拉。至於導致這事件的主使召喚者以慘遭悲劇落幕。同時在討罰途中,已成功救出數多名遭到吞食的人們…」

阿飄兒指著一邊:「至於帶回來的倆人,其中的那女人是核心的宿主,我們強烈懷疑需要列入警戒名單;另一人則是因為特殊情況成為《等軍》新入門子弟,詳情由小祈說明。」

正色擺出當家氣勢的叔叔點著頭接過指令。

……有需要這麼嚴謹嗎?

由於我注意力有點散渙,阿飄兒轉過頭瞪視著我!?

我虛咳了一聲,提起專注力,向叔叔說明:

「叔叔…小光揹著的那昏睡大哥哥是慘遭凶‧勒拿九頭蛇其一的蛇頭啃食導致……痾…」,想起那非常獵奇的畫面讓我差點反胃,所以委婉地:

「…危險至可以直接辦理後事的地步。因此我的雙子式神‧小光出手搶救後,雖然人已平安無礙,但、卻也因此必須成為《等軍》樂師的一份子協助維護世間以此作為代價。」

叔叔聽完,望著那大哥哥思索了一會,默默點頭:

「…好,我知道了。我會和爸爸討論並安排讓他接受《等軍》的培訓。」

在大哥哥的事情平安結束後,換那成為核心宿主的女人了。

「陽兒你說要將那位女性列入警戒名單…會不會太過之?」

對於叔叔的問話,阿飄兒搖頭:

「不。這女人根本已經為愛搞到自己失心瘋…如果放任不管會再次招來一些凶的來襲,畢竟核心曾跟她融合過。」

「是嗎…我明白了。我會安排好。」,叔叔撕掉指令:「確認指令完成。你們趕緊去休息吧,讓你們小孩子去迎戰這麼棘手的凶、實在很抱歉。」

「不,叔叔言過了。不論是年幼或年邁都是身為樂師,沒必要為此歉意。」

對於如此正經的阿飄兒,因指令完成而卸下當家威嚴的叔叔,立即困窘了。

「…那個……」,突然小天使端著五碗冒著煙的拉麵出現在和室外:「爸爸你們忙碌到這麼晚,我有煮拉麵給你們吃……」

惹人白聽了開心地:「!耶!我肚子好餓──」

足球癡跟我一起:「我也是!」

「翊宇謝謝你。」,阿飄兒向著小天使道謝。

「不用客氣啦,畢竟我們是朋友也是夥伴。」

阿飄兒愣著,微笑地:「說的也是。」

礙於實在太餓,在接過拉麵並向小天使道謝,就直接飢腸轆轆地幸福吃著拉麵的時候。

小天使將拉麵遞給叔叔:「爸爸你工作辛苦了。」

「喔喔!謝謝!」,叔叔感動地揉蹭小天使的臉頰:「嗚嗚…果然領養翊宇是對的…這麼乖巧又可愛……完全無法跟我那兩隻比!」

此舉……瞬間讓我們四名小孩子閃過:兒控。

在吃完熱騰騰的拉麵後,肚子的飽足感,再度讓疲憊的我開始昏昏欲睡。

接著就昏睡過去……

 

旭日清晨,陽光實在有夠明媚耀眼地照射在臉上…

我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孤單在和室裡……我…睡著了!?

而且身上蓋著薄被子!!

看看時間在於早上六點…原來只睡了三個小時而已……

難怪自己依舊犯睏…也感覺根本沒睡飽……

多虧我家那萬惡的爺爺導致生理時鐘一到就直接讓我醒過來…

到洗手間梳洗讓自己完全清醒後,開始找尋友人們。

在叔叔家裡到處尋找…途中在廚房看到上半身穿男兒牛仔風、下半身完全不對的吊帶裙和高筒絲襪的慎太郎哥哥展現高超廚藝……

…看來他們也不在這裡……

老話一句…淡定。

最後在戶外找到阿飄兒、惹人白、小天使及足球癡他們四人及他們的凶同伴詭異扭動的索羅亞克、根本是在亂飛的里里、拼命跟上動作卻差點折壽的約哈……

此外…多加同樣屬於早起的某兩凶。

望向屋內某兄弟房間,我感慨著:你們的凶同伴如此有早起的習慣,怎麼你們就老是賴床?

披著毛巾的他們在太陽底下由足球癡帶頭,帶著1234的節奏口號做早操…讓我看了實在感受到熱血兩字……

嗯,深刻認為睡回籠覺或許是好選擇。

在我躡手躡腳地想逃回屋內…

「既然醒了,何不一起做早操呢?我們才剛結束第一輪呢。」

在伸展動作的阿飄兒明明視線沒看過來,卻還是很神地準確向我說著。

嗚嗚…就這樣……我很淒慘地加入早操隊伍裡─────

…直到半小時後……

根本是救星的慎太郎哥哥在門口向我們喊道:「吃早飯囉───

才終於解脫……要知道熬夜的隔天如果太過於長時間激烈運動…可是容易暴斃的────

在吃著慎太郎哥哥精心做好的豐盛早餐時,我問著惹人白稍早被我們一起帶回來的大哥哥和那位女性後續。

「一早天剛亮,就有人把那女人帶走了。至於大哥哥叔叔帶他去見等軍爺爺了……你喔…超快睡死!根本叫不起來!哈哈!」,咬著吐司的惹人白取笑著。

阿飄兒風涼地:「…膚淡也是半斤八兩。」

惹人白瞬間哽住。

換我笑他,哇哈哈哈────

在吃完早餐後、將碗盤清洗晾乾後,我們在走廊聽到洗手間裡傳來小陣的大嗓聲:

「哇啊啊~你怎麼了焰哥?臉色這麼差!?」

我探頭往裡面看…

痾…小焰帶著一臉犯睏、黑眼圈地:「嗯啊?」

看著他搖~~晃…你晚上不睡覺在做什麼啊?

而且我們不免擔憂他會不會趴倒陣亡昏睡……

想必通宵的不止我們四人…還有小焰啊……

一想起昨晚至今凌晨…可惡啊──

根本是越級打大魔王─────

雖然平安了事,不過事後回想還是不免哀嘆。

都是那混帳九頭蛇害我們通宵到大半夜的!!

好想睡啊──────────

要知道小孩子常熬夜,將來可是會長不高的!

不過,縱然小焰多犯睏,依然梳洗過後,精神飽滿地回應小陣:

「沒辦法啊!通宵調查資料啊!」

……好認真向學……

阿飄兒視線看過來我、惹人白及足球癡:「看看人家多上進,你們該學學。」

我決定無視這句話!

小陣不滿地:「幹嘛不睡啊!?今天是星期天耶!」

「不行!有必要再交涉一次。」,小焰固執地走著。

突然,他停下,讓身後跟著的小陣來不及停止直接撞上。

碰!

……看來很痛……

「哇!」,小陣慘叫。

嗯,確實很痛。

「對了!」,小焰轉過頭陰暗神色地叮囑:「不可以說翹了游泳課,知道嗎!?」,同時加重語氣:「小陣、還有剛好聽到的你們五人。」

如此帶有威脅語氣的口吻,實在令人頭皮發麻──

小陣困窘地:「我…不會說的啦!」

望著這對兄弟一前一後地往戶外走出去還說著:

「但是,焰哥!!」

「偶爾一兩次應該「沒關係」啦!」

「但是──」

……小焰啊……你確定沒關係?

叔叔早就知道你們這倆翹了游泳課的事情…很火大的說要打你們屁股喔……

好在,阿飄兒立即出動小天使去給叔叔來個療育安慰…

不然,你們現在可是出不了門的……

!?

你們沒吃早餐啊喂!

要知道早餐是一天的活力來源啊──

「小祈,你跟著小焰和小陣。」

沒由來的,阿飄兒指派我這任務。

「啥──為什麼?!」

「…有意見?」,阿飄兒挑眉用一副:不許忤逆我的眼神。

「……沒……」

就這樣跟著活寶兄弟比較晚出門的我,在門口遇見送行的小凌。

他望著小焰擔憂著:「在必要的地方,花了…太多力氣了啊…」

我笑著跟小凌保證:「放心,我會看好那對活寶兄弟的。」

「嗯,拜託你了,小祈。」

「不會。我出門囉──」

跟在活寶兄弟的後頭,看他們對巧遇出門的惠禮強烈請託而來到神社。

「~~~~~~~~~…真不敢相信!!!」

充滿精神吶喊的獅吼功響徹在神社中…

如果沒人親自目睹,無法想像此聲是來自一名穿著洋裙的少女…惠禮…

我只能佩服…惠禮……妳有資格成為獅吼功正掌門。

看看她如此肺活量很好地繼續吶喊著:

「竟然要讓我這麼柔弱的女生…去當誘餌────」

……囧────

……如此擁有這麼嘆為驚人的肺活量!

說是柔弱、實在很難說服人!!

小陣在一旁眼神死得淡漠小聲地:

「妳哪裡柔弱啦?明明看起來比我還強悍!」

…這句話我也贊同……

耳尖的惠禮立即翻臉暴怒地揍小陣一拳吶喊:

「你說什麼───!?」

小陣哀號地喊叫:「快看!!大家快看!!她就是那樣恐怖!!」

……我汗顏……

只能說有些女性還真是強勢啊。

充當和事佬的小焰插入戰局:「…拜託啦!惠禮,我們一定會誓死保護妳的。」

瞬間…真的是瞬間……

憤怒得惠禮立即變成癡心少女,攀在小焰身上瀰漫著愛心磁場:

「既然小焰都這麼說的話……

……再次囧────

惠禮轉過頭向著小陣再度翻臉怒斥:「喂!小陣!如果有什麼萬一,我要罰你做五百次恐怖體驗!」

小陣火冒三丈地不爽喊著:「為什麼壞事都要找我勒!?」

…第三次囧──────

……真是夠了!

身邊沒有惹人白這位吐槽夥伴,實在憋得好漆哀!!嗚……

終於做足心理準備的惠禮,下定決心踏出步伐:

「──好吧!我要進去了。」

妳可終於想走進去了……

要知道你們在神社入口扯扯鬧鬧的,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們是為了愛情問題起爭執……

就這樣,我們三個男孩子看著惠禮獨自走入神社直到祭壇處……

嗯…怪哉……都沒發生任何事……

該不會目睹剛才惠禮如此暴力粗俗和癡心癡情的反差而嚇得不敢出來?!

果然連凶也被震撼到……

「哈哈──…什麼也沒有嘛!只是謠言而已啦…」

然而,通常這時候越是這麼說…

…就會有事情發生……

小陣注意到凶像上次偷襲小焰時,冒出的身影:「!!」

「呀啊啊啊…」,惠禮慘叫聲。

「惠禮!!!」,小陣趕緊跑過去:「沒事吧?惠禮!!」

癱坐在地上,被驚嚇到得惠禮摀著怦通怦通跳地胸口:「嚇……嚇我一跳~~我的襪子被~~」

「焰哥!!結界!!」,小陣轉過頭向自家兄長喊著,然而:「!!焰哥…!?」

小焰神色極度痛苦地蹲著身子,硬是靠著自己樂祈撐住喘氣:「呼-呼-~~~!」

小陣慌張地邊衝刺邊喊著:「焰哥!!」

惠禮也著急喊著:「小焰!?」

距離小焰最近的我,立即使用符紙淨化小焰周遭範圍內的空氣保持著清新,舒緩他病情。

「呼──呼──沒事…沒關係…我馬上就好了…嗚!呼──嗚…」

……這時候還在逞強!!

惠禮操心地:「舊疾嗎!?」

小焰痛苦到無法言語:「呼-呼──」

小陣慌張喊著:「跟你說要吃藥的…你還是沒吃嗎!?喂!哥哥!」

怎麼辦呢?!

我沒製作過治療、緩和病情的符紙啊────

直接使用傳送門把小焰送入醫院?

…到時…我看自己直接被當作珍稀生物被抓!!!

聯繫友人們拿藥過來?

不行…小焰一定把藥藏起來了……

啊────怎麼辦啊─────

──可惡!直接用傳送門,畢竟人命危及!大不了誰要抓我,就滅了他!

在我拿出傳送門的符,此時前方東西散落一地的聲響。

我們看向前方…立即發楞……

很顯然換了上半身時下流行衣服…可下半身絕對不正常的超短裙男子,不用說也知道是誰……

「疑……小焰!?你怎麼了!?」

小陣攙扶著小焰錯愣地向男子:「慎太郎────!!?為什麼?!」

「…別問為什麼了!!」,我趕緊向著他:「慎太郎哥哥快來幫忙!!」

在慎太郎哥哥跑到我們這邊,小陣好奇著:

「慎太郎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確實……

也太剛好了吧?

慎太郎哥哥哀嘆地:「因為老師的工作好像會再拖一陣子,所以出來買一點晚飯的材料……別說這些了!小焰怎麼啦!?」

看著小焰已經痛苦到緊閉雙眼完全靠在小陣懷裡大喘:「呼-呼-呼──」

「他的舊疾復發了!!要趕快送他到醫院…」

「有固定去的醫院嗎?」

「一直都是到龍浪醫院…」

惠禮此時才想起緊急時刻該要辦的事情:「那我去叫救護車…」

STOP!小惠!」,慎太郎哥哥接過小焰輕鬆揹起:「去龍浪醫院的話,這方法比較快喲!」

在慎太郎哥哥直接跑去龍浪醫院前,敏捷指示著我們:

「小陣,你快跟老師聯絡!惠禮、小祈,你們跟著小陣吧!我到醫院後,會馬上通知你們。了解嗎?」

我們三名小孩愣愣地點頭……

小陣佩服地:「……慎太郎真厲害。平常老是漫不經心的…」

我也贊同地:「……是啊……」

「要是下半身穿的不是裙子就好了。」,惠禮黑線地擔憂:「不要到了醫院被趕出去就好…」

……

…不……我只覺得病人會增加一位……

……而且是掛心理疾病的診科………

迅速返回叔叔家通知後,也得知慎太郎哥哥已將小焰送到龍浪醫院治療平安後。

我們大家一同到醫院去探望小焰。

在小焰休息的病房外,小陣望著熟睡的兄長突然說著:

「還在說…『不要進來』耶…」

?啥?

我們五人望向小陣,而他苦悶地:

「焰哥…自從被媽媽發現因發病整身冒冷汗地倒臥在書堆中後……醫生告訴媽媽:『這是一種過敏性疾病…是非常少見的體質。目前為止還沒有治療的特效藥。如果能過平常生活…我想應該是不會影響日常生活作息…』

「當時媽媽問著醫生到底是什麼樣的過敏原呢?醫生說:『並不是從外部侵入的過敏原,簡單的說就是……』

「我沒聽完醫生說的話,跑去找焰哥……當時在房門外……焰哥喊著:『不要進來!…不要進來!』直到現在依舊說著:不要進來!」

小陣伸著手指邊說邊數:「……不要進來房間!不要多嘴!然後…不要進到…我的『心』裡…」

小陣吸吐了幾口氣,表情正經卻又難過地:

「即使如此也不要就這樣緊閉房門。將這麼痛苦的事,任性的藏起來。為什麼不能開誠布公呢?真是搞不懂你耶!」

………

…居然這麼執拗…固執…又彆扭……

阿飄兒冷笑地:「嗯…好久沒遇見過這麼封閉自我心門的稀客呢,呵呵呵。」

好恐怖呀───

如此看見即將惡作劇的冷笑──我下意識地全身顫抖冒冷汗啊──

看看病房內的病人:小焰也突然感受到寒冷而呻吟──

阿飄兒雙手搭著小陣的肩膀,用著感同身受地神情:

「小陣…你覺得小焰這麼封閉自我實在很固執,對吧?」

小陣偏頭:「固執…?」

「對,就是固執!有病不可恥,所以為了讓你哥哥能夠坦然接受自己的病情,所、以。」

「所以?」

完了…小陣完全被阿飄兒拐了!!

「所以必須要靠你發揮平時得兄、弟、愛。」

小陣皺眉:「啥?兄弟愛?」

「就是你平常如何對待你家哥哥,就怎麼做囉。管他說什麼不要進來之類的。告訴你,對於這類封閉自我的人、千萬別順了他的執拗。因為只會讓他的病情不論是身體、心理都會惡化的!」

「!?真的嗎!!不行!我要幫焰哥──」

「沒錯!就是這樣!有志氣!」

「可是…平常怎麼對待焰哥……」,小陣臨光一閃:「我知道怎麼做了!我先回家拿東西過來。」

看著純樸的小陣被拐…

再看著即將遭遇折磨的小焰…

我的良心有點輕微疼痛……

「…陽兒…這樣會不會太過份……」,惹人白小心翼翼地詢問,以免待會換自己悲劇。

「過份?那怎會呢?」,阿飄兒露出足以冰凍天地的冷笑:「身為必須隨時病按時吃藥的病人,居然任性地不吃藥來虐自己。那麼、我來好心助他一臂之力,有何過份?」

………

小焰…我還是在你醒來後、好心提醒你已被阿飄兒盯上了。

乖乖吃藥不要再惹阿飄兒得關切,不然…你的日子…只有苦……

別說我冷漠地不阻止…告訴你、我也很害怕阿飄兒……

不出多久,火速如紅孩兒性子的小陣揹著側背包回到小焰的病房外。

…你根本有打破現今跑百米高手的潛質……

趕緊朝這方面發展也是大好前途!

「小陣哥哥,你包包裡放了什麼?」,小天使好奇地問著。

小陣笑笑地打開給我們看……

…竟然…是掌上型遊戲機及遊戲卡匣……

「我平常對待焰哥,就是躺在他旁邊玩遊戲機玩到睡著!」

…佩服小焰沒因此憤怒地想揍你。

阿飄兒點著頭:「那這次你可以趴在他身上玩到睡著,表現出所謂的兄弟愛。」

「喔喔──」

喂!

來不及阻止,就看著小陣真的照做…而且還不到幾分鐘就秒睡……

至於小焰則是痛苦得像似被鬼壓床一樣……

……

…我該說什麼……

這兄弟愛還真是另類的呈現方式!

由於目前要等小焰自然醒,其他友人跟著工作繁忙的紅音阿姨直接回家。

唯獨我繼續留在他們兄弟倆身邊,深怕隨時有事情發生…

這次,阿飄兒要我先召喚雙子式神隱匿身形潛藏在我待命,這樣危急情況還有萬能的雙子式神擔保。

…就這樣無所事事地過了半天────

穩定病情的小焰呻吟地:「……嗚…好…重啊!」

「啊!」,小焰睜開雙眼感受到身上被某人壓著:「?!」

想必若礙於自己家的人,小焰哪會很有良心地沒把自己血緣弟弟摔到地上,只抱怨著:

「一般人會壓在病人身上睡覺嗎!?還是打電動打到睡著?起床啦!」

坐在門邊看著他倆兄弟如此友好地互動,我好心告訴他:

「是阿飄兒交小陣這麼做得。」

「?!」,小焰轉過頭看著我。

我伸手指著床邊櫃子上的藥和水:「…小焰,你得乖乖吃藥。」

「痾…」

看他一臉不情願,我好心提醒:

「我勸你乖乖吃藥,你已經被阿飄兒盯上了。如果不想之後日常生活都被他冷笑的惡作劇的話、得乖乖吃藥,這樣才不會給自己將來有心理創傷。」

我鬱卒地補充:

「這是個人經驗談……」

「────」,小焰聽話地吞下了藥。

「真是的,你要按時吃藥,不然怎麼成為一位傑出的樂師…看看你的古雅都擔心地一直站在床邊眷念你。」,我沒好氣的指責小焰。

古雅貼近小焰:【沒事了嗎?】

小焰道歉地:「我沒事了!已經不痛了。」

【太好了。】,古雅開心地蹭著小焰。

小焰精神很好地下了床,邀我一起到處走走。

在走廊上,小焰問著我:

「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你昏睡大半天,現在快傍晚了。」

「痾…睡真久……」

我白了他一眼。

突然一名少女清澈聲嗓從牆角的某病房傳來:

「……啊…你……一直都在等待你的出現。」

少女聲嗓停頓了,接續:「…好像不太對,再一次。我……一直都在等待你的出現。」

我跟小焰互看了看,決定走過去看看前方不遠半敞開門的病房。

「內心裡熊熊的火焰,燃燒著我的身體,就好像漂浮在這夜空。成群的星星佈滿在我的身邊。如果你能夠…」

我們倆探頭看進病房內,是一名躺在病床上吊著點滴的柔弱少女。

由於病床的半透明簾子、加上窗外的夕陽閃爍著她亮色系的半長髮…簡直如同墬落在世需要治療的病弱天使。

她以另一隻手伸高如同在舞台演出的演員:「來到這裡,來到我身邊的話…」

在小焰目不轉盯的時候,我看向病房外的名字…霧島未來?

 





至頂部:#頂

上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4344298-7

下一話:http://singchisiou.pixnet.net/blog/post/204775710-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祈修 的頭像
星祈修

singchisiou

星祈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